[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中纪委出题考倒了自己/冼岩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8月05日 来稿)
    法律规章必然落后于生活,必须随着生活的变化而不断改进。从这个意义上说,7月8日最高院、最高检发布《关于办理受贿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明确定性10种新类型受贿行为属顺理成章。但非同寻常的是,此前的5月30日,中纪委发布了“八项禁令”,其内容与“两高”新确定的受贿行为正相衔接。中纪委禁令规定:在30日内主动说清问题的可考虑从宽处理,拒不纠正或本规定发布后违反的,要发现一起,查处一起,严肃处理,绝不姑息。

    这是一场猫与鼠的心理游戏。猫方中纪委以“严肃处理,绝不姑息”相威慑,以“30日内主动说清问题的可考虑从宽处理”为诱饵,试图诱导鼠方即有违规受贿行为的腐败分子主动缴械。但显然,久经考验的鼠方心理素质很稳定,他们恰如其分的表演令中纪委的心理战意图落空。30天大限已过,虽然一些地区对相关信息还讳莫如深,但从已披露的情况看,老鼠显然没有给猫留多少面子。虽然“八项禁令”所指行为被称为官场潜规则,可见其涉及面之广,但公开披露情况的地区不是主动交代的人数少得可怜,自报违规金额小得让人不可思议,就是干脆没人主动交代,后者包括最近频繁“出事”的山西省。

     总而言之,猫方轰轰烈烈的一番动作,结果似乎没有得到任何它想要的东西;准备好的“从宽处理”指标,竟然派送不出去。因为老鼠们不是声称没有问题,就是只有一些本来就够不着“严肃处理”的问题。例如河南省纪委披露:6月15日前向组织主动说明问题的党员有979人,共上交违纪款821万元,人均不足1万元。在这种情况下,恐怕猫方就算想树立一个“从宽处理”的典型,以取信于鼠方,都不容易找到目标。这种拿不出手来的羞涩,或许是一些地区纪委将相关信息列为“机密”,不向媒体披露的原因。 (博讯 boxun.com)

    这种结果其实并不出人意料。虽然中纪委一再宣称自己的目的是“惩前毖后、治病救人”,但违规受贿一方可不这么认为,他们很清楚这一场游戏的性质:你们要拿走我的财产和权力,甚至要对我施以刑罚,这是一场涉及我根本利益乃至生命自由的生死决斗,其间绝没有调和余地;所谓宽大,不过是17层地狱相比于18层的宽大,总之是要我从天堂跌落到地狱;除非是跌落已经不可避免,谁会傻到主动交代?而这么些来年整肃贪腐的成绩,也不足以使腐败分子感受到“跌落不可避免”的威慑。当前,中纪委最需要取信于监管对象和社会的,不是“主动交代,从宽处理”,而是“发现一起,查处一起,严肃处理,绝不姑息”。没有后一种信用,所谓“禁令”只会被认为是虚张声势。

    从某种意义上说,“八项禁令”也是中纪委出的一道考验题,考验腐败分子还有多少是可以“挽救”的,有多少已经无可救药。事实证明,绝大多数犯有贪污受贿罪行的人已经无药可救,从他们“犯事”的那一刻起,就自动站到了执政党和人民的对立面,视监管力量为寇雠,视公共利益为鱼肉。所以,执政党与他们的矛盾,已不再是人民内部矛盾,而是不可调和的敌我矛盾。他们不是需要或可以挽救的对象,而是执政党肌体内的病菌毒素。所谓“治病救人”,需要挽救的不是他们;应该通过下重手剔除这些病菌毒素,从而挽回执政党肌体的清洁健康。

    所以,对这些腐败分子绝不能心存侥幸、心慈手软,必须随时准备重拳铁腕,不惜施以严刑峻法。7月10日原国家药监局局长郑筱萸被迅速执行死刑,这或许是一个良好的开端;但个例单薄,还不具有足够的说服力。中央政府需要拿出比对付其他“敌对分子”更大的专政气魄,因为隐藏在内部的敌人更棘手,危害更大。“八项禁令”声称,“对拒不纠正或本规定发布后违反的,要发现一起,查处一起,严肃处理,绝不姑息”,这一叙述的后面,隐含着以前对腐败分子并没有“发现一起,查处一起”,而是有所“姑息”的事实。这种姑息,可能有面对腐败的蔓延速度和生命力,“法不责众”的无奈。但众多事实早已证明,期待腐败分子主动交代就象期待狼不吃羊反而割肉喂羊一样荒唐。在各种腐败案中,几乎所有的“主动交代”、“立功悔过”,不是只针对其他人,就是发生在知道自己的主要罪行已经无可推诿、隐瞒之后。这样的案例教育,自然不可能起到“感化”的效果。

    既然羊感化不了狼,唯有想办法将狼消灭。这是一场艰巨的战斗,也是执政党证明自己执政能力的必经考验。这场较量不仅对腐败分子生死攸关,对执政党同样攸关生死。历史上无数次因权力腐败而导致亡国的教训表明,拿出一张让人民满意的答卷,是保持政权和社会稳定的必由之径。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冼岩的“爱国”催眠术/吾从孟
  • 与胡舒立女士谈“解放思想”/冼岩
  • 家国是中国人的信仰/冼岩
  • 在“乌有之乡”的发言:《读书》事件预示思想学术表达面临转型/冼岩
  • 中国思想界近30年左右势力之消长/冼岩
  • 从《中国改革》到《读书》——资本主导中国/冼岩
  • 胡锦涛的难题/冼岩
  • 潘岳不小心道破天机/冼岩
  • 处决郑筱萸不能证明中央反腐决心/冼岩
  • 由喜贵淡出澄清“江胡斗”传闻/冼岩
  • 黑窑奴工事件为执政能力破题/冼岩
  • 从避免流血的三个机会看六四责任/冼岩
  • 汉奸宗庆后/冼岩
  • 公安局一个副科长能够“保护”得了拥有装甲车的杨树宽吗?/冼岩
  • 从三种力量的互动看和谐社会的前景/冼岩
  • 中国需要什么样的“文艺复兴”?/冼岩
  • 股市也要“让领导同志先走”?/冼岩
  • 威权主义是中国的次差选择/冼岩
  • 股市狂欢已近尾声/冼岩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