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严家伟:徒劳的借机吹捧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8月04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因为韩国一家商店,用酷似天安门城楼的背景,挂了一张小狗象,于是引来一些人的抗议,认为此举“辱华”。咎先生据实指出这只是“辱毛”而已,与“华”何干。这本是合乎逻辑与常识的平直之论,殊料又有一位署名“多难的中国”者,对此不以为然,发了一通高论。不过读罢其全篇大作后,也未见他能证明对毛不敬,便是“辱华”的道理。他只是借机把毛吹捧了一番。而且多处强词夺理,甚至不顾事实信口开河。只能令人哑然失笑。 (博讯 boxun.com)

    
     例如此君在文中大谈毛的所谓“清廉”,所谓没据有任何金钱财物。乍一听来似乎很有“说服力”,尤其在今天中国大小官员一个个疯狂敛财之时,特别对今天青年一代,更会产生强烈的震憾。然而只须指出一点就够了:毛时代的中国,毛已把整个国家据为已有了,不仅普天之下莫非“毛土”,率土之滨莫非“毛臣”。且全国的一切财产,资源他可以说要什么就有什么,不必付一分钱。任何中国大陆的男人在毛的眼中,都是供他驱使的奴隶,任何女人,只要毛看上了喜欢,就是他的侍妾。不需付一分报酬,招之即来,来之则用,你还得万分荣幸地叩头谢恩。----这样一个霸国独夫还需要钱干什么?毛甚至还矫情作秀地说他的手从来不摸钱,以示对“资产阶级的鄙视”。我到想问问毛在北大图书馆当个小职员时,因写字如鬼画桃符般的潦草,被张申府训斥,难道不是为了几个大洋而折腰?那时莫非领薪水也不拿手去接着?其实毛在死前,其所谓的稿费就已上千万元,当时的钱当然不是现在这个概念,折合今天的钱当在一亿以上。最近看到网上报导,毛的稿费已达二点零七亿元。请问这不叫钱和资财吗?特别要指出的是他那个所谓稿费,是通过权力强迫人民买他的书,谁敢不买,便是反革命。如此恶行与抢劫何异?如果这也叫没有任何金钱财物的“清廉”,那么陈良宇都不能算贪官了,他还没有“抢”到一亿呢!
    
     该文作者甚致还称江青,康生也是“没有积蓄”,而大加颂扬。同样的道理,权势倾天,有令,人不敢不从;有欲,人不敢不依。钱,作为一种交换价值的东西对他们已无任何意义了。而江青在广州喝水,都必须用飞机运去江最爱喝的山东崂山矿泉水。一日江青想起她一双心爱的拖鞋放在北京忘了带来,立刻用专机送去。如此的“阔气”肯定吓得比尔盖茨也要伸舌头。这些可都是大陆官方媒体揭露的,并非美国之音“造谣”。而该文作者竞把毛称作是“一个农民”,他大概以为农民是中国人口的绝大多数,把毛说成是农民的化身,于是“辱毛”似乎也就是“辱华”了。可毛身上哪有半点农民的影子,有的是刘邦的泼皮无赖,朱元璋的狠毒残忍,以及梁山好汉的绿林匪气,和农民的善良,诚朴,沾不上半点边。这样不看对象的贴金拍马,何异指鹿为马?他甚至还把中国人平均寿命的增长,也归功于毛,更是驴唇不对马嘴。难道毛的大跃进,人民公社饿死几千万人,反倒是有助中国人均寿命的增长吗?更不用说被他滥杀的,迫害致死的千万冤魂了。
    
     我真不知这位先生长的是一副什么心肝,要来如此借题发挥大肆颂毛。只好说他是愚蠢至极,徒劳无益而已。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严家伟:你要“右派”忏悔什么?— 与司鹏程先生商榷
  • 严家伟:曹聚仁的道德底线何在?
  • 酒不醉人人自醉,乔总经理被"双规"/严家伟
  • 五.一黄金周景区门票提价,领导"免费午餐"/严家伟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