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刘晓竹:胡锦涛推动寡头制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8月04日 转载)
    刘晓竹更多文章请看刘晓竹专栏
    大约一个世纪前,列宁认为,资本主义进入了最高阶段,叫做帝国主义,而寡头制将是其死亡陷阱。但是,列宁没有想到,西方资本主义后来变“修”了,经过一系列改革开放,引进社会民主主义的一些政策与办法,如自由工会与国家福利等,从而重新焕发了青春活力。显而易见,自由民主救了资本主义。今天,时光倒流,社会主义也进入了那个“腐朽的”最高阶段,叫做一党专制。它能不能死地复生呢?不能说没有这个可能,但条件是:继续变修,并引进资本主义的一些政策与办法,包括自由民主人权法制等。
     (博讯 boxun.com)

    遗憾的是,在胡锦涛的领导下,中国继续沿着一党专制的道路往下走,进入了列宁所说的“寡头制”,死胡同也。诚如列宁所言,必然难以摆脱“腐朽的、垂死的、消亡的”命运。实在说来,列宁的预言统统在共产党身上应验了: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日益变成“寄生的、腐朽的”一党专制,而当权者变成“食利阶层”,权力寻租越来越明目张胆,横征暴敛越来越家常便饭,剥夺百姓越来越残酷无情。五年以来,胡锦涛的政治路线日趋明确:强化“三位一体”的寡头制:一是党寡头,二是军寡头,三是财寡头。
    
    首先,党寡头就是“先进性”的体制。所谓“先进”,总是针对落后而言的,亦即假定大多数人是落后的,人民是不“先进”的,不能当家作主,而必须由一个“先锋队”来统治管理。党寡头的思想路线就是假大空骗,由中宣部担纲,封杀老百姓的言论自由与思想自由。此外,由警察武警领军,黑社会配合,血腥镇压老百姓的维权运动。党寡头的组织路线就是“民主集中制”,即多数服从少数,党员服从党干,下级服从上级,全党服从中央,中央服从几个党寡头。在最高层,胡锦涛主持一个寡头委员会,关门开黑会,黑屋做交易。
    
    其次,军寡头就是“党指挥枪”的体制。胡锦涛反对军队国家化,原因就在于此。因为,军队一旦国家化,军寡头难以立足。最近五年,胡锦涛有步骤地把 “中共中央军事委员会”变成了一个寡头怪兽。一来权力无边,二来黑箱作业。权力无边是说,它一不受中国政府的管制,二不受全国人大的管制,而是超越宪法的独立王国。黑箱作业是说,它既不对全国人大负责,也从来不向党的中央委员会或党代会提出工作报告,人事安排完全由几个党魁军头来决定。这难道不是一个寡头怪兽吗?胡锦涛依靠军寡头来控制中国三百万武装力量:四分之一对付老百姓,叫做武警,其他四分之三也是对付老百姓的,虽然没有明文规定。接近十七大,胡锦涛大量增加军费,以稳定军寡头的体制。
    
    第三,财寡头就是上海帮,广东帮,山东帮等,外加开发商与大型企业等,勾连而成的利益集团。他们也是地方实力派,盘根错节。实在说来,目前一党专制唯一有活力的部分就是这些财寡头,表面上是繁荣经济,实际上是官商勾结,牟取暴利,鱼肉百姓。五年以来,胡锦涛一直在强化财寡头在国民经济中的垄断地位,并非偶然。最高首长如果自己不在财寡头那里开户头,就是与财寡头沾亲带故。如此一来,胡锦涛不能真心反腐败,而上海反腐败,反来反去只有一个陈良宇,就一点也不奇怪了。胡锦涛与财寡头穿一条裤子都嫌肥,如何反腐败?
    
    在十七大期间,胡锦涛的寡头制将最后成型。对于中国而言,寡头制并不排除整体经济的迅速发展,但是,这种发展必然是不平衡的,充满危机的,代价昂贵的,而且很可能是短命的。对于胡锦涛个人而言,这应该是最佳选择。因为,做个独夫民贼,个人能力不济,故退而求其次,做个寡夫民贼,也很满足。不过,世界上的事情从来是聪明反被聪明误。胡锦涛精心设计的寡头制面临三大挑战:一是知识分子抵制假大空,因之,中宣部所看护的党寡头制不得人心,难以持久。二是解放军不是铁板一块,奴才治军,寡头操控,难以持久。三是经济寡头分赃不均,内部矛盾多,外部民怨大,难以持久。总之,胡锦涛的寡头制看起来很强大,但因为有上述薄弱环节,纸老虎也,必将葬身于人民维权的汪洋大海。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 RFA中国博客 晓竹天下(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刘晓竹:奥出一个新中国
  • 十七大引发政治老人战争/刘晓竹
  • 刘晓竹:十七大引发老人战争
  • 刘晓竹:打好三大战役,实现民主变天
  • 刘晓竹:胡锦涛退守十七大,怎么办?
  • 刘晓竹:十七大应该变灯
  • 刘晓竹:胡锦涛与中国政治三角恋
  • 刘晓竹:胡锦涛四个坚腚不移
  • 刘晓竹:民间维权导致三个变化
  • 刘晓竹:胡锦涛治水记
  • 刘晓竹:贪官也可以做贡献
  • 刘晓竹/没有假大空,哪来包身工?
  • 刘晓竹:博出一个新中国
  • 刘晓竹:议一议胡锦涛的不老实
  • 刘晓竹:以实际行动迎接十七大
  • 刘晓竹:胡锦涛使用拖刀计,怎么办?
  • 刘晓竹:胡锦涛缺了三根筋,怎么办?
  • 刘晓竹:假如大象会思考
  • 刘晓竹:考核胡锦涛的政绩
  • 刘晓竹:胡锦涛自我实现的预言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