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专制的强大与虚无/司马函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7月30日 转载)
    
    专制者一旦在一个国家得势,形成了一种不受制约的邪恶力量,在一定的时期,其力量是强大的,其危害是灾难性的。尤其是专制发展到个人崇拜的阶段,其危害更大。所以要在专制和个人崇拜形成之初严加防范。展望未来,从总体发展趋势上讲,专制的最终命运是失败和毁灭。这是规律。
     (博讯 boxun.com)

    (一)专制者的存在没有价值
    
    专制者发动专制,是为了满足专制者的心理需求,而人的心理需求又是以实现人生价值为目的。专制犯罪的特征是专制者侵犯他人的基本人权。专制者限制他人的创造力,这并不能增加专制者本人的创造力。
    
    在现代社会里,一个人的价值主要体现在一个人的创造力和一个人对社会的贡献。专制者对社会没有创造价值,相反专制者破坏社会价值。
    
    有的专制者用强权,将人民创造的财富说成是自己的政绩,把别人提出的政治主张说成是自己的政见,把别人创造的价值据为已有,这是在侵犯别人的产权,是盗窃行为,是不真实的、假的、虚无的,虚无的东西没有价值。
    
    有时专制者由于占有一定的官位,受中国几千年官本位的影响,官的大小好像决定一个人的价值的大小。官做到一定的位子以后,有人拍马屁,有人抬轿子,有人跑龙套,有人吹喇叭,前呼后拥,迎来送往,好不热闹,使许多专制者和专制系统的参与者忘乎所以。
    
    相传中国古代有位官人坐轿出游,带领一班随从,前呼后拥,好不气派,来到一座大庙前,这位官人想去庙里参拜菩萨,正好庙门口坐着一位衣衫褴褛的乞丐,官人的开路奴才认为这个乞丐坐在庙门口有损官人来到的气氛,便去驱赶乞丐离开,乞丐被强迫离开时,悠然反复地吟颂了一首诗:“我日吃千家饭,夜落古庙亭,你当了三品官,也是做一世人。”这位官人是一位读书人,听了这首诗后,当时由于场面热闹没有发作,出游回家后,又想起了这首诗,“这么多年来官场忙碌,官场得意,沐浴在官场的风光里,官场应酬热闹,家中妻妾成群,居然忙得来几十年没有想过人是要死的,死了怎么办?死了怎么办?眼前拥有的这一切又怎么办?死了以后又该怎么办?”官人陷于极度的精神恐惧之中,卧病不起,不久不治而亡。这是古代一位官人的故事,应该说这位官人的悟性颇高。
    
    近现代的人,由于知识水平的提高,知道死亡不可避免,因而就寻求精神上不朽,希望为后人留下一些业绩,一份精神遗产,这成为许多有追求者最深层次的人生动力和心理需求。
    
    一个人的创造物有无价值,必须经过社会实践的检验,必须从公平竞争中产生。许多专制者的思想还停留在奴隶主思想阶段,依靠剥夺别人的创造力来体现自己的创造力,通过垄断整个价值创造系统,垄断价值评判,靠自我吹嘘,妄图窃取价值。如文革期间毛泽东成了全国唯一的马克思主义理论的创造发挥者,成了真理垄断者。
    
    毛泽东发动多次政治运动的深层目的是为了用欺骗的手法谋求在精神上的垄断地位,否则,毛泽东靠什么万岁,万万岁呢?搞哲学不如马克思,搞社会主义和无产阶级专政不如列宁、斯大林,搞民主没有超过孙中山,在军事上曾经打败过蒋介石,但蒋介石政府腐败无能,打败一个腐败无能的政府,不能说明毛泽东有多伟大,毛泽东参与了第二次世界大战,他知道美国军事力量的强大,在军事上他没法超过美国,因此,毛泽东豪情满怀,他要带领中国人民跑步进入共产主义,搞大跃进,失败了,饿死了几千万人,他说,秋天来,风吹过,掉下几片叶子,算不了什么。他不服输,说:“人家说不到黄河不死心,我是到了黄河心不死。”
    
    毛泽东继续追求马克思主义的最顶峰,追求成为最杰出共产主义者的美名。康生、张春桥、姚文元正是由于他们在心理学方面的才能,迎合了毛泽东最深层次的心理需求,得到了毛泽东的赏识,他们帮助毛泽东建立了“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在列宁提出的“无产阶级专政的理论”中间,加了五个字“下继续革命,”这一理论成果伟大吗?如果算是一项理论成果的话,康生、张春桥、姚文元也有部分知识产权,但康生、张春桥、姚文元很聪明,主动把知识产权送给毛泽东,换取权力和地位,他们甘当毛泽东的好学生。毛泽东发动文化大革命,最深层的动机不是为了国家和人民,而是为了他个人谋求至高无上的历史地位,谋求在世界共产主义运动史上的领导地位。
    
    “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 能让毛泽东万岁、万万岁吗?在文革期间,毛泽东了解到美国的工人阶级收入大幅提高,有与资方谈判权,有罢工权,有失业保障和养老保险,每个美国公民有言论自由,结社自由,黑人获得彻底解放,每人都有选举权,直接选举产生各级政府领导人,许多社会主义理想在美国先实现了,毛泽东感到非常恐惧,问他的好朋友,美国著名记者埃德加·斯诺:“美国人民有一人一票的选举权,当家作主了,不知道一百年后,中国人民怎样评价我?”毛泽东意识到他没有兑现让人民获得解放的革命理想,他也预感到他没有“个人崇拜”中吹捧的那么伟大。
    
    专制者对权力的追求可以达到疯狂的地步,但要谋求精神不朽却远没有谋求权力这么容易。中国历史上有过多少专制者,有过多少权倾一时的大宦官,大太监,他们不都被历史淹灭了吗?有时由于专制者在位时手中控制着镇压机器,人民一时难以推翻专制独裁者,但人民拥有在专制者死后的追惩权,许多作恶多端的专制者与太监式的人物,不管他们将他们的陵寝安置得多么结实牢固,不都给人民废除了吗?康生搞了一辈子所谓的革命,康生的骨灰盒不是给人民群众从八宝山革命公墓移走了吗?有的专制者死后不敢保留骨灰,不是企图逃避人民和历史的惩罚吗?
    
    (二)专制者所依托的专制工具在不断瓦解
    
    既然专制者本身的存在是虚无的,没有价值的,那么作为专制者工具的“极左”和镇压力量有存在的价值吗?“极左”和镇压力量被专制者用于作为专制工具的前提就是放弃个人自由和个人自治。
    
    “极左”者参与专制,也有某种被迫走上邪路的原因。在一个革命高于一切的年代,许多“极左”者早期都犯过路线错误,有出身问题或被捕经历,如果“极左”者不以最最革命的面目出现,他们就会成为革命的对象,会被消灭掉。正是由于“极左”者的早期经历决定了他们是一个政治上的废人,专制者才敢大胆提拔使用,因为专制者一旦要抛弃某个令专制者不悦的“极左”者,可以轻易地抛出“极左”者的历史问题,予以清除。从这一点讲“极左”和太监一样,太监是生理上的废人,“极左”是政治上的废人。伴君如伴虎,“极左”者常年在专制者身边工作,必须对专制者小心谨慎,不敢有丝毫大意,否则就有灭顶之灾。“极左”者所做的工作,有成绩应自觉地归功于专制者,有错误要主动为专制者承担。这不是一个正常人干的活。
    
    历代专制者都玩弄这样一种高超而不易识破的技巧:专制者利用封官(干部任免)的特权,利用许多人想当官和想往上爬的心理(在我国有时把这称为追求上进和要求进步),把这些想当官的人当作专制工具,不断地给这些人升官,不断地调动这些人的积极性,等到这些人挤进了最高权力圈子或相对较高的官位后,由于没有更高的官位能提供,专制者将这些人利用一番后,找一个政治借口,把这些作为专制工具的官员撤换甚至清洗。许多作为专制工具的官员往往在最为得意之日也是隐含灭顶之灾之时,许多被清洗的官员等到反应过来,已经后悔晚矣。专制者永远不愁找不到清洗的理由,这样一来,专制者可以将许多过错推卸给被清洗者承担,树立敢于清理贪官污吏的形象,大快人心,更为重要的,可以腾出官位,许多人又可以官升一级,不断培养新的专制工具,不断清洗,不断提拔。
    
    随着科技的进步,经济的发展,人类社会的生活更加丰富多彩,当官已不是唯一实现人生价值的途径,社会对价值的评价亦呈现出多元化发展的趋势,社会给人民提供的可选择的机会越来越多,更多的人走向自主择业的道路,尤其是有才能有本事的人。因此,心甘情愿为专制者服务的人会越来越少,为专制者服务的奴才的能力将相对越来越差。从人才比较优势来看,一旦人民展开与专制者的较量,专制者必败无疑。
    
    还有许多社会发展变化因素导致搞专制和个人崇拜越来越难。例如,电视普及后,专制者不利用电视宣传自己,光辉形象树立不起来,一上电视,是有真才实学,还是哗众取宠,人民能从电视上看出,专制者自我神化的难度越来越大。自从电视普及后,已有的专制者的专制寿命都在加速衰减。
    
    于1999年3月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应高度警惕政治腐败分子发动秘密政变/司马函
  • 言论自由是检验爱国的必要标准/司马函
  • 司马函:破译几则专制者的政治密码
  • 就中宣部存在的问题给中共中央的公开信/司马函
  • 言论自由原理——扼杀言论自由无异于向人民投放神经毒气 司马函
  • 扼杀言论自由无异于向人民投放神经毒气/司马函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