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中华民国谣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7月30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中华民国谣
    
     你不是一个飘逝的国号 (博讯 boxun.com)

    你是我永久的忧伤
    你逝去的背景让我绝望
    我曾经拒绝向红旗敬礼
    我也拒绝佩戴红领巾
    发誓要等国军回来
    可是我等到头染白霜
    再没见到你草绿色的军装
    
    在我的幼年,母亲对我说
    你的背影就在河的那边
    那条外祖母用小脚渉过的冰河
    那条被军事分界线割裂的冰河
    那边是铁道和德国人营建的美丽青岛
    这边是旗帜鲜红和刺刀闪亮
    外祖母说,河的那边有舅舅的生命
    穿过硝烟,她也要把你紧紧扯住
    
    长大以后
    沿着八路姑姑当年走的路
    我也进了曾经是你的青岛
    可你已经退缩到东南的一汪海湾
    你的背影再也寻找不见
    我却象那个痴情的姑娘
    翻山越岭也要追寻你去呀
    哪怕知道你是个花心的男子
    那怕我的眼泪为你白白抛光
    
    哦,中华民国
    我在江南的丛山中寻找你
    我在国父的陵园里呼唤你
    我在异国图书馆里缅怀你
    我还在海南的海岸上把你张望
    可是你一去不归啊
    你青天白日的旗帜
    只在共产党羞辱你的影片里张扬
    
    1949,你可怜的百姓
    敲锣打鼓把你送走
    欢天喜地中,他们迎来一群虎狼
    历史不曾想到,大秧歌的后面
    是杀人盈野,血泪横溢,白骨如霜
    是鬼蜮横行,饿殍遍地,千里榛莽
    可那个时候,你在哪里啊
    我的中华,我的民国
    
    
    哦,中华民国
    亚洲第一共和国
    岁月流失,你就这样飘逝
    飘逝在历史的尘埃里了么
    在你栖息的小岛上
    国号将改,宪法将改
    你还把故国也当成了外邦
    那么我是谁呢
    我可从来没有认同
    那个坚持专政的政权啊
    它也从来没把我当成公民
    连阅读《金瓶梅》
    都要省军级的批条
    说句话,写篇文章
    都是坐牢的罪状
    
    过去,我还在梦里把你怀想
    如今,俺只思念那绿岛上的姑娘
    只为她扯住椰子树的影子
    还在把乡情倾诉
    只为她满目幽怨、低吟浅唱
    还有多少泪眼把王师张望
    
     2007年7月27日于海南
    
    苦丁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