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在悉尼等我》,一部误导观众的电视剧/王方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7月21日 来稿)
    
     王方
     无论是对于曾经在澳洲留过学的人,还是正准备去澳洲留学的人对于讲述澳洲事情的文学作品尤其是电视剧类型的文学作品,自然是很有吸引力的诱惑。 (博讯 boxun.com)

    本人也如此。
    但是怀着无限的兴趣去观看,结果是带着满腔的失望而归来。
    失望的原因很简单,一部21集的电视剧《在悉尼等我》,其中主要的情节属于百分的不真实,次要情节则十分的不真实。
    看毕该剧,虽谈不上怒火满腔,但仍有血压上升,手脚冰凉之感。
    为使其他观众不被电视剧中的某些情节所误导、所欺骗,不书此文则犹如鱼骨梗喉,不吐更不快。
    《在悉尼等我》的制片人对媒体的宣传称,该片的定位是“一部言情剧”,也有的媒体说“是一部青春偶像剧”。
    无论是言情也好,偶像也罢,该剧的风格定位已经明确,因此《在》剧应该不会把观众带进“荒诞剧”或者是“科幻剧”的胡同里。
    剧情中的主要情节必须真实,无懈可击,真实地反映留澳学子生活的每一个细节,每一个侧面。
    但是很可惜,《在》剧不但没有真实反映留澳中国学生生活的点和面,编导设计出的许多情节完全违背了真实不说,有的情节连法律都被歪曲到令人发指的地步。
    细细数来,《在》剧足有五大谬误。
    笔者将其一一罗列,以飨读者。
    谬误之一:
    《在》剧一开场就给人虚假的感觉,贝志强和高莉莉是一对生活在中国底层的家庭,其居住环境在电视剧里已经体现出,只是一小间,绝不是住在豪华的庄园和别墅中,因此,就在这样一个狭小的空间里,女儿出国要在家里准备行李,居然能够瞒得住做母亲的高莉莉,此外,就剧中的高莉莉和贝志强的性格而言,贝志强是个怕老婆的丈夫,女儿出国这样一件大事他敢不和老婆商量就自作主张?再说,这个儿女还不是贝志强的亲生女,如果按照正常的思维方式和正常的逻辑去推断,贝志强的行为完全没有心理依据。因此剧中描写的情节其牵强附会的程度令观众反感。
    谬误之二:
    贝蕾到达澳洲之后,其亲生父亲刘玮既要帮助自己的女儿,又不让女儿知道她自己就是刘纬女儿的身世,还要打消澳洲妻子达芙妮的胡乱猜疑,因此刘玮设计了把房租偷偷地塞进贝蕾的枕头低下这一情节。
    对于刘玮的这一举动让观众看得一筹莫展。刘玮的这一举动到底是为了什么?他要让贝蕾感到是天上掉下了一块馅饼?显然不可能。
    因为这个房子里住着只有三人,贝蕾、达芙妮和刘玮,达芙妮是死盯着问贝蕾要房租的人,不可能自己塞钱在贝蕾的枕头之下,塞钱的可能只有刘玮一个人。难道精明的商人刘玮他不懂这个道理,他在贝蕾枕头下塞钱的情节完全是编剧画蛇添足的一笔,编剧的目的,为得是让李念偶然的来到,再让贝蕾误认为是李念给的钱,于是一场在编剧策划下的偶然对误会的矛盾冲突展开的激烈加剧烈,编剧认为这样的情节肯定能吸引观众的眼球,这位编剧真是错误地估计了观众的阶级觉悟和识别能力。
    编剧是劣等的说谎者,但他却把所有的观众都当作是白痴。
    更荒唐的还在后面,当刘玮知道,自己的女儿误认为枕头下的钱是李念给的之后,他也意识到女儿正在痴恋着李念,在这样的情况下,女儿完全有可能做出越轨的行为而投身于李念的怀中,这个父亲还是没有及时地告诉她,给钱的是什么人。
    这些细节的描述,只能让观众匪夷所思,完全不合一个正常人的逻辑行为。
    而观众所看见的就是编剧一个人在胡思乱想,一个人在胡搅蛮缠,他认为这就是看点,这就是冲击收视率的人气。
    嗨,实在幼稚可笑!
    谬误之三:
    贝蕾由于打工,误了上学,其缺学率高于20%,因此不能继续上学,此刻他的同学米乐给了她一张假的病假单让她去蒙骗学校。
    但结果是被移民局发现后,贝蕾被抓进移民局面临着马上就要遣返回国的局面。最后是刘玮出面担保没有坐牢,但还是要在15天之内离境。
    我们先说上面的一个细节。
    贝蕾在澳洲被政府抓到了两个把柄,一个是学校缺席率高于20%,另一个是伪造公文。
    凡是出国留学过的人都知道,缺席率高的人得不到移民局的居留延长签证,这样的人要么自己回国,要么就黑在当地。移民局不会因为留学生缺席率高于20%就兴师动众来抓人, 还要亲自遣送你回国。
    但在电视剧里,贝蕾是犯了一个要受到严厉惩罚的罪过,就是“伪造公文罪”,因为她把假“医院病假证明”交给了学校,也因此东窗事发。
    如果这样的事情果真发生在澳洲的话,贝蕾肯定要吃官司,且人证、物证俱在,坐完牢再遣送回国。
    但是由于编剧先生的无知,把这样一个重要情节轻描淡写地一晃而过。一个犯了伪造公文罪的贝蕾居然安然无恙,还等着澳洲的绿卡。看完这些情节使得我们观众对澳洲政府以及执法人员的素质产生极大的疑问,澳洲是不是有法律啊?
    事后,编剧又耍了个花招,先把DNA的鉴定说成是贝蕾非刘纬所生,因此贝蕾回国,刘玮到了家里,看见了官方的来信,说明了原先DNA的检查错误,现在改正,并继续贝蕾的移民申请。
    我想,编剧设计这些虚假情节对澳洲政府的工作态度和办事效率太不负责任了吧。
    对于DNA的检查结果哪有如此轻率,忽而非,忽而是。是的结果通知还是写一封信,那要是这封信遗失了呢?刘玮没有收到呢?那不等于一个人从此失去了一个亲生女儿。
    编剧大人,您也太损了吧,您损损自己没关系,也没有人来在乎您,您不要随意损一个国家,一个政府啊!
    帮帮忙也!
    谬误之四:
    再说说说那段送钱的情节吧。
    这段送钱的情节颇有点像文化大革命期间送红宝书的感觉。
    米乐已经知道自己的父亲已经破产,不可能再有大把大把的钱供他上学,唯有的五万澳币是给他用于四年的学费,但这个米乐居然不假思索地把五万澳币拱手送给了贝蕾,说是给她的学费。当然我们看得出米乐是在追求贝蕾。
    但是米乐不是白痴,在她没有得到任何贝蕾是否愿意和其谈恋爱的许愿下,就将重金拱手出让,这样的情节无论如何是不能被观众所接受的。
    要么米乐在澳洲大学雷锋精神,发扬雷锋精神,否则还用什么语言来解释呢。
    情节发展下去更荒唐。
    贝蕾也学雷锋,她再将这笔钱送给李念,但又怕李念伤害自尊心,怕人家说他是吃软饭的男人,因此她将这笔钱捐给学校做奖学金,然后指定给李念,事后,悉尼大学还真的以奖学金的名义把这笔钱给了李念。
    看到这样的情节,不得不要让观众毛骨悚然了,观众也不得不要发怒了,编剧竟敢如此在光天化日之下胡编乱造是对谁负责?
    在网上介绍过,编剧先生也是个上过大学的人,因此也应该明白大学奖学金的使用规则吧。
    首先,世界上任何一所大学不会接受一个学生提供的区区五万元作为奖学金基金,再退一步,就算是接受了,也绝对不会再让提供人指定给某某人作为奖学金使用。
    如果真像电视剧里所描写的那样,那澳洲真是一片漆黑,学术腐败,欺上瞒下,奖学金制度只是作为私人的赠与所用。奖学金获得者更本用不着凭实力、凭条件、凭成绩获得,只要某人点点头,一个后门就可轻易得到。
    如此腐败的制度恐怕连中国还没有出现,编剧先生先把这顶黑帽子戴到了悉尼大学的头上。
    只是现在悉尼大学还不知道此时,待哪天悉尼大学校长看了《在悉尼等我》知晓此情节后,不仅要暴跳如雷,还绝对把编剧、导演、制片人,连同播放单位中央电视台一同告上法庭。
    中国人怎可如此侮辱吾堂堂悉尼大学!
    谬误之五:
    刘玮要和澳洲老婆离婚,老婆要得到他公司的一半财产,然而在华裔律师的指点下,刘玮出具一份财产赠送声明,由律师帮他伪造一份把赠与声明的时间写在提出离婚之前,这样老婆就得不到公司一半的财产,另外的目的也可以顺利实现。
    这些细节的设计又是编剧一个人在自作聪明地胡说八道。
    先问问编剧先生,你懂不懂澳洲的法律?如果不懂的话,这里可以给你指点迷津。
    夫妻在婚后的财产无论大小都是每个人拥有一半的权力,这个道理你在电视剧自己也写了,应该明白。
    那么就算刘玮一人自作主张将公司赠送给贝蕾,就算在赠送的日期上律师帮他做手脚,把日期提前到闹离婚之前。但是懂法律的律师应该明白,既然是俩人共有的财产要赠与,光刘玮一个人签字是无效赠与,俩人的财产就得俩人同时签字才有效啊。
    但那个光头律师却自以为得意地设计出如此绝妙的主意以赢取这场官司。
    当然电视剧中的光头律师只是一具木偶而已,他的行为走向全是在编剧手里掌控着,由于编剧对法律的无知,对法律的妄解,因此电视剧出现的律师竟然是个法盲律师。
    再说就算是刘玮把赠送日期改在闹离婚之前,公司的法人代表名字不到政府机构去注册更换人名也是一张废纸。
    这位编剧也真够狠的,损了移民局不算,还要损悉尼大学,最后连澳洲律师也被他损得是个法盲律师。
    由于篇幅有限,电视剧《在悉尼等我》的谬误就不再罗列赘述,但是该剧的谬误岂止五处,至少五十处。
    撰写此文,只是作为一名观众的观点和看法,正确与否还请各路高手指点探讨。
    唯一再想说的一句是,如今电视剧的创作的确到了非常繁荣的时代,好剧,好片也常常鼓舞人,激励人。但鱼目混珠,泥沙俱下的情况也时常出现。
    希望不要在我们的电视屏幕上再看见谬误连篇,胡说八道的情节和人物,尤其是不要损害友好国家的形象和尊严。
    本着对观众的负责心态,本着对艺术创作的责任感,期待编剧们在落笔时切切三思而书。
    救救观众!
    谢谢编剧、导演还有制片人!
    
    
    
    
    
    
    
    
    
    
    
    
    
    
    
    
    
    
    
    
    
    
    
    
    
    
    
    《在悉尼等我》,一部误导观众的电视剧
     王方
    无论是对于曾经在澳洲留过学的人,还是正准备去澳洲留学的人对于讲述澳洲事情的文学作品尤其是电视剧类型的文学作品,自然是很有吸引力的诱惑。
    本人也如此。
    但是怀着无限的兴趣去观看,结果是带着满腔的失望而归来。
    失望的原因很简单,一部21集的电视剧《在悉尼等我》,其中主要的情节属于百分的不真实,次要情节则十分的不真实。
    看毕该剧,虽谈不上怒火满腔,但仍有血压上升,手脚冰凉之感。
    为使其他观众不被电视剧中的某些情节所误导、所欺骗,不书此文则犹如鱼骨梗喉,不吐更不快。
    《在悉尼等我》的制片人对媒体的宣传称,该片的定位是“一部言情剧”,也有的媒体说“是一部青春偶像剧”。
    无论是言情也好,偶像也罢,该剧的风格定位已经明确,因此《在》剧应该不会把观众带进“荒诞剧”或者是“科幻剧”的胡同里。
    剧情中的主要情节必须真实,无懈可击,真实地反映留澳学子生活的每一个细节,每一个侧面。
    但是很可惜,《在》剧不但没有真实反映留澳中国学生生活的点和面,编导设计出的许多情节完全违背了真实不说,有的情节连法律都被歪曲到令人发指的地步。
    细细数来,《在》剧足有五大谬误。
    笔者将其一一罗列,以飨读者。
    谬误之一:
    《在》剧一开场就给人虚假的感觉,贝志强和高莉莉是一对生活在中国底层的家庭,其居住环境在电视剧里已经体现出,只是一小间,绝不是住在豪华的庄园和别墅中,因此,就在这样一个狭小的空间里,女儿出国要在家里准备行李,居然能够瞒得住做母亲的高莉莉,此外,就剧中的高莉莉和贝志强的性格而言,贝志强是个怕老婆的丈夫,女儿出国这样一件大事他敢不和老婆商量就自作主张?再说,这个儿女还不是贝志强的亲生女,如果按照正常的思维方式和正常的逻辑去推断,贝志强的行为完全没有心理依据。因此剧中描写的情节其牵强附会的程度令观众反感。
    谬误之二:
    贝蕾到达澳洲之后,其亲生父亲刘玮既要帮助自己的女儿,又不让女儿知道她自己就是刘纬女儿的身世,还要打消澳洲妻子达芙妮的胡乱猜疑,因此刘玮设计了把房租偷偷地塞进贝蕾的枕头低下这一情节。
    对于刘玮的这一举动让观众看得一筹莫展。刘玮的这一举动到底是为了什么?他要让贝蕾感到是天上掉下了一块馅饼?显然不可能。
    因为这个房子里住着只有三人,贝蕾、达芙妮和刘玮,达芙妮是死盯着问贝蕾要房租的人,不可能自己塞钱在贝蕾的枕头之下,塞钱的可能只有刘玮一个人。难道精明的商人刘玮他不懂这个道理,他在贝蕾枕头下塞钱的情节完全是编剧画蛇添足的一笔,编剧的目的,为得是让李念偶然的来到,再让贝蕾误认为是李念给的钱,于是一场在编剧策划下的偶然对误会的矛盾冲突展开的激烈加剧烈,编剧认为这样的情节肯定能吸引观众的眼球,这位编剧真是错误地估计了观众的阶级觉悟和识别能力。
    编剧是劣等的说谎者,但他却把所有的观众都当作是白痴。
    更荒唐的还在后面,当刘玮知道,自己的女儿误认为枕头下的钱是李念给的之后,他也意识到女儿正在痴恋着李念,在这样的情况下,女儿完全有可能做出越轨的行为而投身于李念的怀中,这个父亲还是没有及时地告诉她,给钱的是什么人。
    这些细节的描述,只能让观众匪夷所思,完全不合一个正常人的逻辑行为。
    而观众所看见的就是编剧一个人在胡思乱想,一个人在胡搅蛮缠,他认为这就是看点,这就是冲击收视率的人气。
    嗨,实在幼稚可笑!
    谬误之三:
    贝蕾由于打工,误了上学,其缺学率高于20%,因此不能继续上学,此刻他的同学米乐给了她一张假的病假单让她去蒙骗学校。
    但结果是被移民局发现后,贝蕾被抓进移民局面临着马上就要遣返回国的局面。最后是刘玮出面担保没有坐牢,但还是要在15天之内离境。
    我们先说上面的一个细节。
    贝蕾在澳洲被政府抓到了两个把柄,一个是学校缺席率高于20%,另一个是伪造公文。
    凡是出国留学过的人都知道,缺席率高的人得不到移民局的居留延长签证,这样的人要么自己回国,要么就黑在当地。移民局不会因为留学生缺席率高于20%就兴师动众来抓人, 还要亲自遣送你回国。
    但在电视剧里,贝蕾是犯了一个要受到严厉惩罚的罪过,就是“伪造公文罪”,因为她把假“医院病假证明”交给了学校,也因此东窗事发。
    如果这样的事情果真发生在澳洲的话,贝蕾肯定要吃官司,且人证、物证俱在,坐完牢再遣送回国。
    但是由于编剧先生的无知,把这样一个重要情节轻描淡写地一晃而过。一个犯了伪造公文罪的贝蕾居然安然无恙,还等着澳洲的绿卡。看完这些情节使得我们观众对澳洲政府以及执法人员的素质产生极大的疑问,澳洲是不是有法律啊?
    事后,编剧又耍了个花招,先把DNA的鉴定说成是贝蕾非刘纬所生,因此贝蕾回国,刘玮到了家里,看见了官方的来信,说明了原先DNA的检查错误,现在改正,并继续贝蕾的移民申请。
    我想,编剧设计这些虚假情节对澳洲政府的工作态度和办事效率太不负责任了吧。
    对于DNA的检查结果哪有如此轻率,忽而非,忽而是。是的结果通知还是写一封信,那要是这封信遗失了呢?刘玮没有收到呢?那不等于一个人从此失去了一个亲生女儿。
    编剧大人,您也太损了吧,您损损自己没关系,也没有人来在乎您,您不要随意损一个国家,一个政府啊!
    帮帮忙也!
    谬误之四:
    再说说说那段送钱的情节吧。
    这段送钱的情节颇有点像文化大革命期间送红宝书的感觉。
    米乐已经知道自己的父亲已经破产,不可能再有大把大把的钱供他上学,唯有的五万澳币是给他用于四年的学费,但这个米乐居然不假思索地把五万澳币拱手送给了贝蕾,说是给她的学费。当然我们看得出米乐是在追求贝蕾。
    但是米乐不是白痴,在她没有得到任何贝蕾是否愿意和其谈恋爱的许愿下,就将重金拱手出让,这样的情节无论如何是不能被观众所接受的。
    要么米乐在澳洲大学雷锋精神,发扬雷锋精神,否则还用什么语言来解释呢。
    情节发展下去更荒唐。
    贝蕾也学雷锋,她再将这笔钱送给李念,但又怕李念伤害自尊心,怕人家说他是吃软饭的男人,因此她将这笔钱捐给学校做奖学金,然后指定给李念,事后,悉尼大学还真的以奖学金的名义把这笔钱给了李念。
    看到这样的情节,不得不要让观众毛骨悚然了,观众也不得不要发怒了,编剧竟敢如此在光天化日之下胡编乱造是对谁负责?
    在网上介绍过,编剧先生也是个上过大学的人,因此也应该明白大学奖学金的使用规则吧。
    首先,世界上任何一所大学不会接受一个学生提供的区区五万元作为奖学金基金,再退一步,就算是接受了,也绝对不会再让提供人指定给某某人作为奖学金使用。
    如果真像电视剧里所描写的那样,那澳洲真是一片漆黑,学术腐败,欺上瞒下,奖学金制度只是作为私人的赠与所用。奖学金获得者更本用不着凭实力、凭条件、凭成绩获得,只要某人点点头,一个后门就可轻易得到。
    如此腐败的制度恐怕连中国还没有出现,编剧先生先把这顶黑帽子戴到了悉尼大学的头上。
    只是现在悉尼大学还不知道此时,待哪天悉尼大学校长看了《在悉尼等我》知晓此情节后,不仅要暴跳如雷,还绝对把编剧、导演、制片人,连同播放单位中央电视台一同告上法庭。
    中国人怎可如此侮辱吾堂堂悉尼大学!
    谬误之五:
    刘玮要和澳洲老婆离婚,老婆要得到他公司的一半财产,然而在华裔律师的指点下,刘玮出具一份财产赠送声明,由律师帮他伪造一份把赠与声明的时间写在提出离婚之前,这样老婆就得不到公司一半的财产,另外的目的也可以顺利实现。
    这些细节的设计又是编剧一个人在自作聪明地胡说八道。
    先问问编剧先生,你懂不懂澳洲的法律?如果不懂的话,这里可以给你指点迷津。
    夫妻在婚后的财产无论大小都是每个人拥有一半的权力,这个道理你在电视剧自己也写了,应该明白。
    那么就算刘玮一人自作主张将公司赠送给贝蕾,就算在赠送的日期上律师帮他做手脚,把日期提前到闹离婚之前。但是懂法律的律师应该明白,既然是俩人共有的财产要赠与,光刘玮一个人签字是无效赠与,俩人的财产就得俩人同时签字才有效啊。
    但那个光头律师却自以为得意地设计出如此绝妙的主意以赢取这场官司。
    当然电视剧中的光头律师只是一具木偶而已,他的行为走向全是在编剧手里掌控着,由于编剧对法律的无知,对法律的妄解,因此电视剧出现的律师竟然是个法盲律师。
    再说就算是刘玮把赠送日期改在闹离婚之前,公司的法人代表名字不到政府机构去注册更换人名也是一张废纸。
    这位编剧也真够狠的,损了移民局不算,还要损悉尼大学,最后连澳洲律师也被他损得是个法盲律师。
    由于篇幅有限,电视剧《在悉尼等我》的谬误就不再罗列赘述,但是该剧的谬误岂止五处,至少五十处。
    撰写此文,只是作为一名观众的观点和看法,正确与否还请各路高手指点探讨。
    唯一再想说的一句是,如今电视剧的创作的确到了非常繁荣的时代,好剧,好片也常常鼓舞人,激励人。但鱼目混珠,泥沙俱下的情况也时常出现。
    希望不要在我们的电视屏幕上再看见谬误连篇,胡说八道的情节和人物,尤其是不要损害友好国家的形象和尊严。
    本着对观众的负责心态,本着对艺术创作的责任感,期待编剧们在落笔时切切三思而书。
    救救观众!
    谢谢编剧、导演还有制片人!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水浇陈良宇/王方
  • 被轮奸后的微笑/王方
  • 王方:听西班牙医生讲解毛泽东
  • 上海静安法院的腐败案例/王方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