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中央党校资深老教授赵生晖:我的马克思主义观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7月21日 来稿)
    赵生晖
    
     我今年已经八十五岁了,可算得是高龄了。我这一生跟随中国共产党,信仰马克思主义,历经了近一个世纪的伟大时代。现己行将就木,我觉得应该对这一生作个交待。如果不作这个交待,无声无息地离开这个世界,那将有愧此生,永为遗憾了。 (博讯 boxun.com)

    怎么交待?核心就是信仰。信仰指导行动。这个信仰,就是马克思主义。它指导了我们党,指导了我们人民,指导了我们个人。它是我们的灵魂。那么,这一生走了下来,亲历的、所见所闻的,对这个指导思想,应该有自己独特的体验和认识,和对别人(特别是理论界)的认知有个分辨能力,不能是浑浑噩噩、人云亦云。事物总是要发展的,人类的认识也总是由浅入深的,思想、主义之类的意识形态的东西,随着人类社会的发展也会是要不断发展、更新的。僵化的观点、教条式的观点是绝对有害的,是决然站不住脚的。
    本着这个认识,敞开心扉地谈谈我的马克思主义观,将会是很有意义的。
    一、我是怎样参加革命,接受马克思主义的?
    我出生于1922年。那个年代,就国际形势来说,那是个帝国主义时代,国内形势则是军阀混战,民不聊生的年代。进入三十年代,我初访世事,“九一八”事变日本帝国主义侵占我东北三省,亡国阴影笼罩在我这稚嫩孩子心头,那是既恐惧又愤恨。这时,我哥哥赵生明和他的同学王廷政等进步青年加入中国共产党的外围组织从事救亡、进步活动,后来王廷政加入中国共产党并任家乡河南沁阳地下县委书记。从他们那里了解到共产党是救(应是抗)日救亡的中坚力量,是共而打内战,围剿共产党领导的红军。共产党好,国民党坏,就这么牢牢印在我的脑子里了。
    就我的家境来说,是个贫困家庭,经常是吃了上顿没下顿。正因为家贫,王廷政有意栽培我,向我灌输革命的道理:诸如穷人为什么穷?富人为什么富?共产党是穷人党,代表穷人向剥削、压迫人的富人作斗争,为穷人谋利益。在共产党领导下,苏联取得革命胜利,建立了社会主义国家。在农村建立了集体农庄,人民过着幸福生活。至今我仍清晰地记得是,有一次王廷政给我讲的苏联集体农庄一个老太婆的故事,她竟然一个人拥有一袋白面。我惊讶得不得了。什么时候我家也才能够过上这样的幸福生活啊!
    答案是:跟着共产党干革命,推翻旧世界建立新世界。
    1935年我参加了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入团的动机:跟着共产党,打日本,救中国;推翻旧世界,建立苏联式的社会主义的新世界。这时,还不知道马克思主义。但己经是受到马克思主义的熏陶了。
    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了,国共两党组建了抗日民族统一战线。1939年我来到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根据地首府——延安,入了边区师范学习。在这里我系统地学习了马克思主义,知道了它是科学的真理,是无产阶级战胜资产阶级的思想理论;它的目标是在全世界建立共产主义,其第一阶段是建立社会主义;马克思主义的理想,在俄国己经实现:列宁领导的俄国革命,经过二月革命、十月革命,推翻了沙皇和资产阶级,夺取了政权,建立了苏维埃社会主义联盟共和国,实现了社会主义。进一步了解到共产主义是人类最崇高、最美满的社会,它实行的是“各尽所能,各取所需”原则;而社会主义社会,由于刚从资本主义过渡而来,只能实行“各尽所能,各取所值”的原则。没有剥削,没有压迫,人人过着“楼上楼下,电灯电话”的生活,苏联式的社会主义多么诱惑人啊!苏联的今天就是我们的明天。马克思主义思想鼓舞着人们,为建立美好的新生活而战斗!
    我就是在这种思想教育下成长为一个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的。
    1945年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同盟国的胜利而结束,一大批被苏联红军解放的国家成为社会主义国家。不几年,到1949年,中国革命取得胜利。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在国际上形成强大的社会主义阵营。这是马克思主义的巨大胜利。1949年过去了,二十世纪的上半世纪过去了,它的下半世纪来临了,我充满革命豪情,在1950年元旦的日记中写道:
    “二十世纪的上半世纪,社会主义由理想变为现实。八万万人口在伟大的共产主义思想指导下,得到了解放。它的下半世纪,将是资本主义总崩溃,共产主义在全世界胜利的时代。二十世纪将以更加灿烂的光芒照耀着人类的历史。”
    狂妄的无知,却也是那个时代真实思想的写照。
    二、社会主义的实践,使我大为失望。
    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以实现共产主义为理想的中国共产党成为执政党了,它开始领导全国人民建设我们的国家了。
    如何搞建设?这对共产党人来说,完全是个新课题。在夺取政权的战争年代,我们有根据地建设经验可以借鉴,尽管它已经远远不够了。但是,我们有马克思主义关于共产主义和社会主义的基本理论作指导,有苏联社会主义建设的模式可以仿效,我们又可以根据中国的特点加以创新。于是,就开始我们的社会主义建了。其实,到底什么是社会主义,我们只知道它是计划经济、公有制,按劳分配,是绝对排斥资本主义的。其他,则是一无所知了。
    建国头三年是国民经济恢复时期。农民分得了土地,极大地调动了生产积极性;工商业者、手工业者获得了和平创业环境。国民经济得到迅速恢复和发展,到1952年,国民经济恢复任务胜利完成,全国一片欣欣向荣景象。
    在急于向社会主义过渡的思想指导下,我们党制定了过渡时期一化三改的总路线和总任务,这就是要在十五年内基本上实现国家工业化,和对农业、手工业、资本主义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到1956年只三年时间就完成了。个体农业成为集体合作社农业了,个体手工业者成为集体手工业合作社员了,资本主义工商业者成为公私合营的劳动者了。于是,私人经济没有了,都是全民经济和集体经济了。我国就成为伟大的社会主义国家了。这是我们憧憬为之奋斗了二十多年,付出了千百万人的生命而换得来的新社会。怎不令人欢欣鼓舞呢?
    可是,一路走了下来,在毛泽东的“以阶级斗争为纲”(此口号虽是1962年提出的,但在此以前即以此来指导各项工作了)的指导思想下,发动了一次次的政治运动,以政治挂帅、不断整人、不断反资本主义的方式,来推动各项工作,来领导经济建设,治理国家。直到 1976年毛泽东去世,“文化大革命”结束,搞了二十多年的建设,竟搞了个“贫穷的社会主义”。
    “三大改造”消灭了私有制,消灭了资本主义,实现了公有制、集体所有制的社会主义制度,也就是苏联式的社会主义。农民失去了土地所有权,生产积极性、主动性降低了;工商企业的单一全民所有制,排斥市场经济的计划经济体制,扼杀了最有活力(推动社会前进的生产力的发展,竟然使社会主义成为物质匾乏的社会。
    1958年以后的三年大跃进,以“人民公社”为桥梁急于向共产主义过渡,违反经济和社会发展规律,生产上大搞虚报浮夸,生活上实行共产主义的分配原则。结果遭到了自然和社会的惩罚,竟然出现了全国大饥荒,出现人口大量非正常死亡现象。1960年前后全国到底非正常死亡多少人,至今还是个谜。有一种估计是3200万人。这是个在中国历史上从未有过的天文数学。如何向历史交待?
    政治运动一直困绕着中国。
    1950年开展了第一次肃反运动;
    1951年在385万干部队伍中对干部进行审查,即清理中、内层;
    同年,开展对电影《武训传》的大批判;
    1952年开展“三反”、“五反”运动(“三反”为反贪污、反浪费、反官僚主义,“五反”为反行贿、反偷税漏税、反盗窃国家财产、反偷工减料、反盗窃经济情报);
    同年,在高等学校开展思想改造运动:
    1953年6月制定了过渡时期总路线,开始长达三年的农业、手工业和资本主义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运动;
    1954年2月四中全会召开,揭发了“高(岗)饶(漱石)反党联盟”,在全国开展了反对高饶分裂党的斗争;
    同年底再次开展全国审干工作;
    1955年底初开展批判胡风反革命思想和活动,到年中升格为反对“胡风反革命集团”斗争,到肃清暗藏的反革命斗争,开展了建国后的第二次肃反运动。此项斗争并与审干结合进行,一直到1956年;
    1957年4月中央发出开展整风运动的指示。为征求党外人士对党的意见,中央和有关部门召开了多次座谈会。对党外人士的意见,中央认为是右派分子向党进攻,即停止了整风,从6月起开展了反右派斗争,一直到1958年;
    紧接着是1958、1959、1960年三年的“总路线”、“大跃进”、,“人民公社”的三个“万岁”,导致了国民经济破产,把人民推向灾难的深渊;
    1959年庐山会议开展了反对以彭得怀为首的反党集团斗争,并发出了反对右倾机会主义的号召,在全国由城市直到农村进行了反对右倾机会主义斗争。
    三年“大跃进”造成的人口大量死亡现象,终使党中央有所清醒。从1960年到1962年上半年采取了若干得力措施开始纠“左”,包括1962年初召开的七千人大会,形势迅速好转。但是,这一切同毛泽东阶级斗争思想太不协调了,为他所不容。于是,有8月至9月的中央工作会议、八届八中全会的召开,他“重提阶级斗争”,阶级斗争要“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大反“黑暗风”、“单干风”、“翻案风”,大反修正主义。从此起全国城乡搞起了“社会主义教育运动”,在城市为“五反”(反贪污盗窃、反投机倒把、反铺张浪费、反分散主义、反官僚主义),在农村为“四清”(清账目、清仓库、清财物、清工分)。并开展了“全国学习解放军”运动;
    1962年在文化领域开展了大批判,一大批文化界著名人士被批判,一大批文学著作、学术观点被批判,一大批优秀电影被批判、被禁演;
    但是,这一切政治运动在毛泽东看来都不是根本上解决反修、防修问题。于是,在1966年他独断专行地发起了“文化大革命”运动,这场运动“横扫一切牛鬼蛇神”把一个大中华整整折腾了十年。一大批开国功臣、元老、社会名流、知名人士被批斗、被监禁,甚至被整死,包括国家主席刘少奇都难逃劫运。而广大干部和群众混战十年致死的至今也没有一个数字,估计至少当以百万计。直至十年后的1976年毛泽东的去世,我们党、国家、人民才从这亘古未有的浩劫中解脱出来。
    所有这一切都是在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的旗帜下进行的,是在建设社会主义直至建设共产主义的崇高目标下进行的。这是什么问题,不值得令人深思吗?
    还需一提的是从建国伊始直到1976年的27年中,在对外关系中,我们党奉行了一条极“左”的国际共产主义运动总路线,在马克思列宁主义的“世界革命”的崇高目标下,以帝国主义、修正主义、反动派为敌,要打倒“帝修反”;支持东南亚各国共产党进行武装斗争,夺取政权:支持和鼓动“第三世界”反对帝国主义:把与自己观点不同的社会主义国家和政党称作“修正主义”,大加挞伐。这些都是在“无产阶级国际主义”、“解放全人类”、“保持马克思主义的纯洁性”的口号下进行的。其实质就是反对全世界。结果是在国际上败坏了我们国家和党的形象,而我们支持的东南亚各国共产党的武装斗争也一个个以失败告终。这不也值得我们深思吗?
    社会主义的实践,以失败告终,叫人大失所望。全党全国人民在沉思,中国要向何处去?执掌一国大权的中国共产党如何引领中国向前发展?
    三、改革开放使中国社会走上了正确发展道路,使党产生了新的指导思想。
    毛泽东的去世,“四人帮”的被粉碎,文化大革命得以结束。毛泽东时代结束了,新的时代开始了。以邓小平为核心的党的新的领导集体出现在中国政治舞台上了。
    中国历史翻开了新的二页。1978年5月开展的“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大讨论,解放了被极“左”禁锢了的人们僵化的思想。人们开始思考:我们搞了近三十年的社会主义,竟然是贫穷的社会主义,这是为什么?到底该怎么建设我们的国家?这年12月党中央召开了十一届三中全会,回答了人们的思考。全会开始了清除建国后的“左”倾路线,寻找到了正确的治国之策,把我们国家引上了正确发展方向。这就是实行改革开放的新政策。它标志着我们党走上了正确发展道路。是党的发展史上的一次根本性大转变。
    十一届三中全会后,我党决然抛弃了毛泽东的“以阶级斗争为纲”的指导思想,和以政治运动为手段治理国家的极“左”路线,大胆、彻底的拨乱反正,平反了冤假错案,勇敢地把党的工作转移到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轨道上来。
    任何一个国家、一个社会都必须以发展生产力、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才能生存延续下去。这是一个极浅显的道理。可是,在执政后的几十年间,我们党竟然连这个道理也不懂得。“斗争哲学”冲昏了头脑,看到的都是敌对分子、敌对思想,发动一个个“政治运动”,置经济生活于不顾,一味是“斗、斗、斗”。十一届三中全会我们党终于明白“人是要吃饭的”,这才抛弃了“以阶级斗争为纲”的指导思想,把经济建设提到党的中心工作上来。中心工作的转变,要发展经济,必须按经济规律办事。于是,改革开放就成为党的新政策被提了出来。过去按斯大林的模式搞社会主义,搞一大二公,追求纯而又纯的单一公有制,搞计划经济,搞平均主义的分配制度,把资本主义看作洪水猛兽,一切有利于发展经济的客观规律,都冠以“资本主义”、“资产阶级”的大帽子,加以批判,加以排斥。改革开放就是抛弃传统的社会主义模式,把反了几十年的资本主义、资产阶级再“请”回来。在国内是解散人民公社,改造国有经济;在国外是引进外资,允许外商在国内投资,办企业,等等。于是,奇迹出现了,短短几年时间内,经济发展了,市场繁荣了,人民摆脱了贫困过上了初步小康生活。这一切脱胎换骨的变化,来源于改革开放,这样的社会主义,叫作“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就是社会主义的公平公正与资本主义的先进文明相结合。这场巨变是在以邓小平为核心的党中央的领导下实现的,邓小平在指导这场巨变中作出了前人所未有的贡献,所以很自然地人们把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的理论”称作是“邓小平理论”。由此我们党获得了新的指导思想。这个理论说是马克思主义的新发展,但它却是同传统的马克思主义背道而驰的。一个是绝对排斥资本主义,一个是全面借鉴资本主义。
    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发展,我国国民经济的总产值在短短的十几年内跃居世界前列,国力大为增强,人民生活大的为改善。在1990年、1991年苏联解体、东欧骤变的共产主义失败中,只有中国挺了下来,而且更加发展了。这是为什么?就是因为中国实行了改革开放,抛弃了传统的社会主义僵化模式,吸收了资本主义的先进文明。在深入的改革开放中,党的指导思想——邓小平理论,也得到了发展。这就是江泽民2000年2月在广东考察时提出的“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他总结了中国共产党的历史,鲜明地提出我们党“代表着中国先进生产力的发展要求,代表着中国先进文化的前进方向,代表着中国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一些人对“三个代表”不以为然,似乎是老生常谈,没有新意。他们不了解正是这“三个代表”思想,体现了党在新时代党的性质和历史使命,可以说是对传统的马克思列宁主义的修正。它把发展生产力作为党的第一要务,而不是不断的搞上层领域的革命,搞阶级斗争;它以一切先进文化(包括资本主义的、传统的)武装自己,而不是没完没了的搞意识形态斗争,排斥异己的先进文化;它宣称自己代表着中国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从而摆脱了传统的“无产阶级政党”、“无产阶级先进分子”的狭隘提法。这三句话的提出是很有勇气、很有见识的。它宣示了我们的党是全体人民的党,是为发展生产力和先进化而奋斗的党。这正是改革开放新时代的党,是对马克思主义政党学说的新发展,其实是一个伟大的创新。历史在前进,社会在发展,理论作为时代的意识形态也必然要发展变化,甚至必然有新的理论产生。这还有什么疑问吗?
    2002年党的十六次代表大会召开,大会选举产生了以胡锦涛为总书记的新的领导集体。这一届党的领导集体本着与时俱进二开拓创新的精神,依据新世纪、新阶段国际国内形势的新发展、新的变化,把党的新的指导思想——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思想推向新的境界,提出以人为本、科学发展观、构建。和谐社会和推动建设和谐世界的新的思想。这就是说我们党的立党宗旨和一切活动都是以广大人民群众的意志和利益为依归,是全体人民的政党;它最终抛弃了(好点说是发展了)马克思主义的僵化教条式的经济社会发展模式,使经济社会发展转入科学发展轨道;将马克思主义的核心思想——阶级斗争思想转入到和谐社会、和谐世界的新思想上来,彻底抛弃了人斗人、世界革命的过激思想。
    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科学发展观和和谐社会思想成为在改革开放新时代党的新的指导思想。它是马克思主义的新发展。但要指出的是,这个新发展,已经同传统的马克思主义大相径庭了,它己经是当代中国共产党的崭新的指导思想了,是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指导思想了。
    四、马克思主义的误区。
    我不是一个马克思主义资深的理论研究者,对马克思主义以及它的发展列宁主义没有作深入研究。但自马克思主义诞生以来的一个半世纪的实践,特别是我所经历的自上世纪三十年代以来的实践,任何有头脑的人,都应该从这一实践中对它作出新的判断。
    我有个基本理念:第一,任何一种主义、思想都产生于一个特定历史时代,社会向前发展了,时代变换了,旧的主义、思想必然要变换发展,甚而产生新的主义、思想。世界上没有一种主义、思想是“万岁”的。同时,第二,时代是有局限性的,既然是任何一种主义、思想都是时代的产物,必然因时代的局限,而具有局限性,不可能是“绝对真理”。它的片面性、非理性的部分,在历史发展的长河中,终会被检验出来。这一定理也适应马克思主义。
    本着这个理念,从我这数十年间经历的马克思主义的实践,我认为马克思主义的社会主义尽管是人类文明发展至今的崇高社会科学,但它还是显现了它的时代的局限性,存有重大的误区。这种误区又是致命的。
    第一,马克思主义特别是列宁主义对资本主义的批判,有极大的片面性。马克思生长的年代是资本主义原始积累的年代,具有残酷剥削、压榨性,劳资严重对立过了半个世纪列宁为寻找无产阶级暴力革命的理论依据,把马克思的这一论断推向了极端,说资本主义已到垂死、腐朽、没落的阶段。时至今日,又过了一个世纪,资本主义不但没有垂死,反而大大促进了生产力的发展和社会的进步,反倒是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消退了。为什么有如此大的反差?这其中有一个如何看待资本主义以及以前社会的剥削问题。马克思主义把剥削看作洪水猛兽,必欲去之而后快,要建立没有剥削的社会。经过这几十年的观察,我认为剥削是人类社会发展和文明发展的强大推动力。剥削是什么?是社会的剩余价值。社会的剩余价值如何分配?是人们面临的重大问题。如果没有剥削,人们把剩余价值全部平均分配消耗了,那么,社会、文明就必将永远停留在一个原有的低下水平上。有了剥削,社会上一部分人占有部分剩余价值,社会财富才可以集中起来扩大再生产、进行社会文化建设,社会才会进步,文化才会发展。这是很浅显的道理。试想没有剥削,能有当今的文明先进的社会吗?“剥削有功”,是必须予以充分肯定的。说到这里,还有个理论问题是要重新认识的。这就是资本、管理是否参与了创造价值?传统的说法是劳动创造价值,把资本、管理排除在夕,这样拥有资本和从事管理的人员就成为剥削阶级,处于被打倒的地位了。这个理论能够站得住脚吗?如果没有资本和管理只有劳动力,生产力能够发展吗?社会生产能够进行下去吗?显然是进行不下去的。劳动力、资本、管理是生产的三大要素,缺了那个都是不行的。把资本、管理排除在外,无非是要加大资产阶级对无产阶级的剥削程度,为创造无产阶级必须起来打倒资产阶级的理论罢了。当代资本主义的高度发展,说明这一理论已经彻底破产。
    第二,马克思主义的阶级斗争学说,号召“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推翻资产阶级,进行世界革命。不仅过激,而且过于天真。阶级斗争学说是马克思主义的核心,是它的灵魂。人类生活在同一个地球上来,要能够生存、生活下去,必然要组织起来,形成一个共同体,这就是社会。在社会内,必然要有多个不同阶层、阶级,他们既分工又相互合作依存,这样社会才能存在下去,人类才能生活下去。资本主义社会是人类社会发展的高级形态,它的社会各阶层、各阶级更趋复杂,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是其中两大阶级。他们由于社会地位不同、分工不同,他们在社会统一体中既有相互依存的一面,又有对立矛盾的一面。这种依存、矛盾的统一体,推动生产力的发展,社会的进步。当今资本主义的高度发展,既得益于先进文明、科学技术的发展,也得益于资本主义不断调整社会各阶级、各阶层的关系,为社会发展提供良好的生产关系和上层建筑。马克思主义的阶级斗争学说产生于资本主义原始资本积累的十八世纪上半纪,它只看到了资产阶级与无产阶级两大阶级的对立,号召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推翻资产阶级;而到了列宁、斯大林时代,则将阶级斗争学说推向极端,鼓吹并组织无阶级进行世界革命,推翻全世界的资产阶级及其政权;而中国共产党人则在夺取政权后,以无产阶级国际主义名义支持了东南亚各国的武装斗争。这种阶级斗争学说,在共产党取得政权的国家内,无一例外地是“以阶级斗争为纲”指导一切,不断的“兴无灭资”。马克思主义的这种阶级斗争学说,在经历了二十世纪的近一个世纪的实践后,以失败而告终。终究历史是以科学文明和社会和谐的推动而发展的。这种结果是历史发展的必然。试想谁能够组织领导这场全世界的大革命呢?谁能够组织领导这场全世界的大厮杀呢?又有多少人愿意参加这场大革命大厮杀呢?特别是那些先进的发达国家,怎么能使无产阶级起来去参加打倒资产阶级的大革命呢?谁愿意去进行这样的大革命、大厮杀呢?这些都是根本不可能出现的事。阶级斗争的暴力革命只是社会发展中出现的非和谐的个别曲折现象。
    第三,马克思主义的建立共产主义社会思想是空想的,共产主义是虚无飘渺的。自古以来,人类就是在追求美满的社会生活,不断推动社会前进。古之所谓“大同”世界,今之“空想社会主义”都是人类美好的理想。马克思主义把人类社会的发展分作原始社会、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共产主义社会五种社会形态,意欲“消灭剥削”,把人类千百年来的理想,一举建立起来共产主义大同世界,愿望是良好的。可是经过马克思后的百多年的实践,这种愿望依然是个空想。
    共产主义是什么?传统的说法是社会产品极大丰富,人们觉悟极大提高,各尽所能、各取所需。可能吗?社会财富是有限的,人的需求是无限的,可以各取所需吗?什么叫觉悟极大提高?人人都成为共产主义者,可能吗?共产主义有高级、初级之分,初级阶段叫社会主义,是刚刚通过阶级斗争,推翻了资产阶级,消灭了剥削,实行计划经济、公有制、按劳分配的社会。这样的社会主义经过二十世纪的一个世纪的实践,以彻底失败告终。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苏联解体、东欧骤变,社会主义没有了,共产主义运动没有了。有人会说,中国的社会主义不是傲然屹立吗?是这样吗?中国搞了几十年的社会主义竟然是贫穷的社会主义,这样的社会主义正是经典的马克思主义的社会主义,难道要这样的社会主义吗?是邓小平的改革开放,才有了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什么叫“有中国特色”?说白了,就是把已被打倒了的资本主义和资产阶级又“请”了回来,用它们的先进文明与社会主义的公平与公正相结合的社会主义。这样的社会主义,已经与传统的社会主义相去甚远了。这应该说是以邓小平为领导核心的中国共产党人的伟大创造。共产主义初级阶段的社会主义既有如此失败,它的高级阶段的共产主义可想而知,只能是“空想”。“大跃进”的三年在我国不是急冲冲进入共产主义了吗?结果是生产的大破坏,人口的大死亡。惨痛的教训,还深刻吗?现在依然还在叫喊“为共产主义奋斗”不是太幼稚无知吗?邓小平说中国式的社会主义要几代人、十几代人甚至几十代人去为之奋斗,这就几百上千年了。这就够我们奋斗的了。人类社会总是要不断前进的,马克思主义界定的社会发展的五种形态,到了共产主义就进入高级形态,好象社会就尽善尽美不再发展了,不免大天真了。社会如何发展,后人自然会依照社会和自然发展的客观规律,来选择他们那个时代的社会形态,包括政治、经济、文化制度,以及生活方式。前人切不要主观地去为他们设计什么社会发展模式,当代中国人就是要为建设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即为把我国建设成文明发达的小康社会而奋斗!不要再奢谈什么共产主义为后人设计社会发展模式了。
    人类文明都是相互借鉴、相互促进的。任何主义、思想也都是相互借鉴、相互促进,才得以产生、发展的。甚而在一定的历史条件下产生新的主义、思想。马克思主义也不例外。但是,在二十世纪马克思主义产生了一种奇怪现象。在追求纯而又纯的马克思主义的崇高理想下,共产党人把与自己不同的社会主义流派不问其有无合理成份,一概斥之为“修正主义”,大加挞伐,而自己则以正宗的马克思主义自居:在对待当代社会、经济、文化的先进文明的主义、思想上,则是以“阶级、阶级斗争”的眼光,一概斥之为“资产阶级’”、“资本主义”,在中国则叫作“资产阶级自由化”、“西化”痛加挞伐,拒之门外。他们全然忘了,连马克思主义也来源于“西方”,你坚持马克思主义,不也是“西化”吗?这是十足的“封闭”思维。马克思主义的三大误区之所以不得纠正,也正由于这种封闭的思维作怪,把自己与世隔绝起来,自我欣赏,不得自拔。
    五、我的建议
    一、将党的名称中国共产党改为中国社会党。这是恩格斯创立第二国际时各国党的名称。你搞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叫作“社会党”,有何不妥?这是一个名实相符的名称,从而使它实实在在立足于中华这个大地之上。
    二、这个党的性质为全体人民的党,即全民党。代表全体人民,应该是最崇高的,世界存在一日,人民就存在一日,这样的党,只要不脱离人民,以民为本,就将永存。
    三、党的指导思想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即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和谐社会和科学发展观。适应时代的发展,新的指导思想取代旧的阶级斗争思想是大势之所趋,时代之潮流。
    四、党的奋斗目标是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使中国成为先进的发达国家,现阶段是在数十到一百年内使中国成为小康的社会主义国家。这个目标够我们党奋斗几百上千年的了。以后是什么目标,随着社会的发展,科学技术文化的进步,后人自会予以确定,用不着前人予以圈定了。
    必要的说明:
    我追随中国共产党、信仰马克思主义一生,是热爱党的。然一生走了下来,随着时代的变化,对党的共产主义和社会主义事业,对马克思主义,有了新的更加理性的认识。这个建议就是在此认识基础上产生的。
    这个建议只是个人的认识,我知道现今是不可能被实施的。至少在今后数十年内不可能实施。当前以至以后长时间内,我国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建设,必须以稳定压倒一切,必须加强党的领导。如稍有不慎,更动党的纲领引发动乱起来,则一切无从谈起。但是,必须对当前党的纲领己经发生根本变化,有所认识,不能视之不见。此项建议,只是从理性的角度,推理出来应得的结论。这个结论,决不是空穴来风,在未来数十、一百年内,世事必然会有巨大变化,中国共产党必将变得更加现代化,党对社会、经济、文化发展规律的认识更加深刻,党的领导更加坚强,对党的这几个基本纲领的认知会更加理性,到那时候,我的这几条建议,会自然而然地成为现实。那时社会将不会引发任何震动。终究任何主义、思想包括马克思主义在内是要发展的。到了一定时候,也必将退出历史舞台,而由新的主义、思想所取代。这是一条铁的定律。人们将拭目以待。
    
    (文章作者是中共中央党校资深老教授)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