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刘路:炮打刘晓波--我的一张大字报.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7月19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刘晓波更多文章请看刘晓波专栏
    刘路更多文章请看刘路专栏
     (博讯 boxun.com)

     序言:
     既然牛司令说刘家兵团倒戈的倒戈,起义的起义,投降的投降,俺作为小兄弟还挺着什么意思?干脆也反了算了!
    
     “抄袭”案高寒才是主犯
    
     高寒其人在民运中是什么角色不好说他,反正在独立笔会是著名的革命家。因为太革命了,自忖人脉不够多,面子不够大,可又雄心勃勃,想干点惊天动地的大事,于是运作面子大、心肠软的胡平、王军涛二位先生活动刘晓波发起针对奥运会的签名活动。胡、王认为高寒让他们操盘,全盘委托国内的人(刘晓波)主办,高寒事后不认账,认为仅仅是要他们活动刘晓波在这份名单上列名第一,以凭借晓波在国内的资源争取更多的人签名。我们姑且认定高寒说的对吧。可是,高寒又攻击晓波抄袭(虽然说成是无心之失,但抄袭的定性却没有改变),胡平不平,起而反驳,高寒则不顾社交的伦理底线把跟多人的私人通信统统翻出来当证据。洪哲胜老先生看不过,出来作证说把刘晓波列名作者是《民主论坛》按照通常习惯所为,与晓波无关。高寒劈头就骂:如果是这样,你老洪就是抄袭的共犯!
    
     在这里,学识渊博的高寒先生用了一个法律术语“共犯”,我们知道,“共犯”是故意犯罪,而且要有共同故意,先前高寒说晓波是“无心之失”,言外之意晓波是过失抄袭,是过失犯罪,现在又弄成故意,岂不是要把自己的嘴巴打得红肿?
     好了,我们姑且不管高寒的嘴巴,且以高寒最后的“共犯”理论来说话,难道高寒自己不是“共犯”么?
     大家看,“犯意”的提出是高寒,开始高寒尚有自知之名,自己写好初稿,通过关系找晓波修改,组织签名,这个事实高寒自己都不回避。现在他把“修改”说成“抄袭”,那么这个“抄袭”也是高寒设套让晓波干的,难道有什么问题么?
     “抄袭”稿出来后,胡平群发给高寒、茉莉等海内外一大批人征集签名,除了茉莉外,再无一人提出异议,这里自然也包括高寒同志。但是,高同志先是闷声不响,等刘稿贴出后,又弄出个双胞胎文稿,把分歧公开于国际社会,造成“抄袭”事实的突现。晓波顾全大局,立即撤下自己修改的文稿,高寒却指责晓波,天下有这样的逻辑么?
     论证至此,可以刊出,如果说“抄袭”案成立,那么高寒就是主犯,而且是首犯,这个案件的性质就是陷害!高寒才是加害者,晓波则是被蒙在鼓里的可怜的受害人。
    
     晓波实施绥靖政策姑息养奸
    
     但是,晓波今日受此羞辱却是他自己找的,这是他一贯对高寒纵容包庇、姑息养奸的结果。高寒出尔反尔,信口胡说,诽谤侮辱他人的言行不是始自今日,而是早已有之。
     上次笔会选举,高寒恶意诽谤笔会同仁;天鹅绒行动更是不过不顾国内人士安危,盗人名字陷人黑狱;去年白宫事件以后,高寒和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制造谣言、混淆视听掀起罢免余王理事的闹剧。我等看不过去,向理事会提出动议要求开除高寒。本来许多理事对高寒的言行早就看不过去,经过我等院外游说,通过开除高寒的动议应该没有问题。但是,身为会长的晓波却大搞绥靖政策,给理事们一一打电话为高寒说情,给我们提动议的会员做工作动员撤消动议。晓波的理由只有一个,我们不是共产党,笔会中应当允许高寒这样的人存在。最后的结果是,煮熟的鸭子飞了,高寒没有被开除,仅仅被警告了事。即使警告,高寒也根本置之不理,晓波却为了高寒的声誉,严令任何会员不得泄露此事。
    
     高智晟事件,高寒是拥高还是害高?
    
     高寒在海外一直以高调革命家著称,高律师的事出来以后,他和袁红兵、郭国汀等人在海外推波助澜,把高吹捧成千古圣人、未来总统、铁血英雄,什么肉麻的话都不吝出口,实际上是把高架到火炉上烤。把不同意高的主张、劝他低调一些的国内同道说成是高的敌人。当我和老鼠通过一些信息推断高在狱中无法承受压力而寻求妥协,发出信息给海外降温的时候,高寒等人更是大义凛然、义愤填膺地臭骂我们是落井下石的伪类。即使高的悔过书出来以后,高寒等人接受记者采访的时候还是满口谎言,拒不承认既成事实,导致当局一次又一次地公开高的《悔过书》、《公开声明》等等文件,这也在客观上毁损了高律师的名誉。
     可见,高寒根本不是在捍卫高律师的权利,而是在利用高律师,用高的自由和家人的苦难为他们的“革命理念”背书。现在,高寒又提出抄袭案,其实头上长着一只眼的人都能看出,他不过还是借高律师的悲情来埋汰晓波而已。
    
     就是这样一个人,连高律师都看透的人(高在我们拜访他的时候一再暗示对海外的胡乱吹捧和忽悠表示不满,他三次对我们说,“我是个头脑简单的人,但是我不糊涂!”)
     我原本准备把对高律师的采访全文发表出来,因为这样做就将彻底让大家看清楚高律师对那些忽悠他的高寒之流的态度。但是,遗憾的是,晓波在读了采访录之后,给我打了20分钟的电话劝说不要发表,第2天还找了老鼠作工作。我认为,晓波的做法又在客观上保护了高寒一类革命家。
    
     结语
    
     高寒是这样一个人,晓波却把他当成朋友,百般袒护,包庇纵容,一直到今天让其侮辱。有人说晓波是大人物,不跟高寒一类混混一般见识,我只是小人物,但是我爱憎分明,如果换上我,我一定学习吉鸿昌赋诗一首:
    
    
     悔不开除高,
    
     留作今日羞。
    
     除恶当务尽,
    
     且莫学老刘。
    
     [ 本帖最后由 刘路 于 2007-7-19 20:45 编辑 ]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刘路:“网通公司”不要太嚣张了
  • 刘路:献给“六四”的成人礼-解决“六四”问题的法律思考
  • 刘路:酷刑下的自由灵魂—读高智晟律师的通话记录和他给胡佳的信有感
  • 刘路:为赋新词强说愁—评刘晓波《物权法争论者背后的政治较量》
  • 刘路:再谈中国政府从来没有把F认定为邪教组织
  • 刘路:中国政府从来没有认定法轮功为邪教
  • 刘路:罪名不是秘密,执法不能违法—抗议北京市公安局对高智晟案件的违法操作
  • 刘路:罪名不是秘密,执法不能违法
  • 刘路:铁窗民运的忧虑与光荣--拜见朱虞夫先生有感
  • 李劲松:也从陈光诚案看律师的责任伦理——答刘路
  • 刘路:关于郭飞雄被打的声明:给中国留点脸面,给人民留点希望
  • 刘路:在上海见证传唤小乔
  • 刘路: 解决台海危机的曙光
  • 从刘路沧州受辱看法律维权的困境
  • 夜郎国里的“夜狼”—李元龙的故事/刘路
  • 少一些英雄,多一份成功 ——我看刘路袁红冰之争
  • 燕园故人:为袁红冰辩―评刘路“隔岸煽火者的凌云霸气”
  • 刘路:一个隔岸煽火者的凌云霸气 ——读袁红冰《为高智晟辩》
  • 刘路:中国式维权的法律品格—漫谈维权路径
  • 刘路:律师法修改:别把律师当异类(下)
  • 刘路:律师法修改:别把律师当异类 (上)
  • 刘路: 一篇关天网文,扳到一个腐败法官
  • 刘路:十字架的高度—信仰中国的精神坐标(图)
  • 刘路:权力对诗人的宣判—力虹案宣判记事
  • 刘路:陈树庆案简要通报
  • 刘路谈力虹、陈树庆案(节选)/ 李晓蓓
  • 刘路因高智晟一案向联合国反对任意拘禁工作小组控告北京公安局
  • 刘路:最后的英雄——郭飞雄二三事(图)
  • 刘路:关于李劲松律师答刘路的三点意见
  • 刘路:郭起真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辩护词
  • 大律师刘路(李建强)将为崔英杰辩护(图)
  • 刘路:欧阳小戎:失踪是一种常态?(图)
  • 刘路:给流浪街头的格格(图)
  • 刘路:由赵岩案判决所想到的-为赵岩泄密罪名被判不成立向莫少平律师祝贺
  • 致小乔、小戎的慰问函/刘路
  • 刘路:一个成熟的共产主义接班人—读《江泽民文选》有感
  • 刘路:“党国一家”、“党即国家”的司法逻辑-评李元龙案一审判决书
  • 刘路:法殇___送别黄静[系列图片](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