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余杰:我们如何宽恕日本?——兼论葛红兵的言论自由以及我们如何纪念抗战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7月19日 来稿)
    余杰更多文章请看余杰专栏
     近期,著名文学评论家葛红兵在其个人博客中,发表了《中国:你该如何纪念二战?》一文。该文在被其他网站转载时,标题被改为《中国纪念抗日战争意在宣扬复仇》。该文较受争议的部分,在于作者认为日本人民也是二战的牺牲品,中国的复仇教育主导了对二战的纪念,是直接的反日宣传、仇日宣传。
     (博讯 boxun.com)

     该文发表之后,在短短几天之内,葛红兵便收到了超过七百封充满诅咒的信。甚至还有网民把葛红兵的先人也拿出来抨击,“葛红兵的爷爷就是臭名昭著的大汉奸葛日仁,一九四六年被国民政府正法,并没收家产”,“其父葛本浓为其起名葛红兵,本意一是向人民谢罪,二是想让葛家的人抬起头重新做人”。
    
     更有甚者,还有网民公布葛红兵的地址、电话,声言:“大家可以写信到他单位谴责;也可打电话或写邮件给他本人,骂死这个民族败类!这个狗汉奸!”据说,某些义愤填膺的爱国者们,计划到集体到葛红兵任职的上海大学抗议,让校方将其开除。
    
     在“网络民意”的巨大压力之下,葛红兵被迫删去了这篇文章,并就此发表歉意。
    
     所谓的“网络民意”,就这样无比粗暴地剥夺了一名学者的言论自由,就这样自以为是地“捍卫了国家的尊严”!
    
     我个人对中日关系及中国如何纪念抗战等问题的看法,与葛红兵既有相当的重合之处,也存在着若干分歧。但是,在这汹涌澎湃的“网络民意”面前,我愿意与葛红兵站在一起,与他一起承受铺天盖地的辱骂与打击,如法国先贤伏尔泰所说:“尽管我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我愿意用我的生命来捍卫你发表自己观点的权利。”葛红兵的言论自由是不能被剥夺的,既不能被当局剥夺,也不能被“貌似正确的大多数”剥夺。当爱国被当作至高价值,成为迷信,成为迫害人的借口的时候,我不会以“爱国者”自居,而宁愿被归入“不爱国者”的行列之中。
    
     在今天中国大陆的语境下,中日关系问题成为一个高度敏感的领域。“反日”思潮近年来持续发酵,成为不可挑战的、“政治正确”的价值。有人说,这是因为日方不断挑衅的结果。其实,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以来,日方的所作所为,并不比此前几十年更加过分,比如首相参拜靖国神社、右派编写篡改历史的教科书等,并非自九十年代才开始。在中日两国“蜜月期”的八十年代,日本的右翼团体同样活跃,被中国官方誉为“中国人民的老朋友”的日本首相中曾根,即多次参拜过靖国神社。在那个时候,为何从未听到过中国官方和民间有批评的声音?
    
     那么,为什么近年来中国的反日思潮会持续升温呢?我个人的分析如下:首先,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惨案之后,中共当局迅速改变其宣传和教育策略,不再死守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这些臭不可闻的意识形态,转而以民族主义为旗帜,企图以此重新获得统治的合法性。宣扬民族主义,必然要树立“敌人”,寻找一个奥威尔在《动物庄园》中所说的“公共污水沟”。这个“公共污水沟”,既可以转移国民对国内政治现状的不满,也可以成为统治者扩大权力的充分理由。于是,在近代历史上与中国有过惨烈战争、并在反省战争历史方面存在严重欠缺的日本,便成为一个可以利用的靶子。以中共当局的意图而言,他们才是最希望日本官方去参拜靖国神社的人,如果日本官方没有那样做的话,他们反倒没有了借口,难以煽动起狂热的民族主义来。
    
     其次,随着九十年代以来中国大陆经济的起飞,中日之间的经济地位逐渐发生易位。七十年代中期以来,中方迫切需要获得日方的贷款、技术等,遂不惜主动向日方示好,并承诺在历史问题上“宜粗不宜细”、“一切向前看”。而进入九十年代中期,当中国财大气粗,成为外资争夺的“香饽饽”的时候,日本的投资和技术便不再那么重要了。于是,向日本“说不”终于成为可能。对于中共当局而言,对日本“说是”或者“说不”,都出于功利主义考量,而不是基于正义的原则和尊重历史的原则。中国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民间舆论,所谓的“民间舆论”全部都在官方的控制、引导和操纵之下。官方不喜欢的民间舆论,便可以立即让其消音;而官方喜欢的民间舆论,便给予其鼓励与纵容。比如,官方不会批准其他任何理由的游行示威,惟独以反日为目的的游行示威,能够在军警的眼皮之下“自由”地实现。
    
     反日、反美、反台,是中共当局导演的、部分民众出演的一出“木偶戏”。这样说也许伤害了某些爱国志士的自尊心。但是,我想反问的是:如果我们每一个公民都并没有权利来捍卫被强迫拆迁的房产和被掠夺的土地,却可以“自由自在”地骂日本、美国和台湾,这样的自由难道不是一种扭曲的、畸形的自由吗?如果仅仅因为对非理性的“爱国主义”提出非议便受到暴力威胁,那么爱国背后正义的根基便荡然无存了。
    
     民族主义是一柄危险的双刃剑。中共当局制造反日思潮,固然能裹胁大量单纯的青年人参与其中(我本人也曾是此种教育宣传的受害者,也曾对日本充满了刻骨的仇恨,在我早期的文字中便可以发现这一点),却并不能真正打击对手并让自身强大起来。昔时义和团盲目排外给中国造成了深重的灾难,国人却并未从血雨腥风中清醒过来。义和团的思维方式和言行方式,依然残存于许多国人心中。即便是一些号称追求民主自由的人士,也将反日思潮当作一种可资利用的资源。以维权人士自居的范亚锋、郭飞熊、陈永苗等人,便曾经是反日活动的参与者和策划者。他们企图通过掀起一场民族主义的运动,达成民主宪政的结果。这一想法无异于缘木求鱼,只能将中国推向更加苦难的深渊。
    
     我深信,中日关系终将迎来“破冰”的那一天。中日之间的对峙、隔膜和仇恨,对两国的长期利益而言并没有任何好处。如今,东亚地区是一个随时可能擦枪走火的“火药桶”,台海冲突、中日对立、韩日争端、北韩核武化等,均是该区域内国际安全的重大隐患。如果中日之间能真心诚意地缔造根植于两国民众心灵深处的和平与友好,那么两国才能携手创造亚洲长久的稳定与繁荣。
    
     这种转变如何才能启动?中日关系的改善,前车可鉴即为欧洲的法德、英德关系。很多人认为,二战之后,法英原谅了德国,是因为德国总理勃兰特代表德国下跪赎罪。葛红兵不这样看,他认为:“德国所有的罪孽,都是不可以用‘下跪’这种形式来得到抵偿的。真正使德国得到原谅的原因,是受害者的宽容和谅解。中日之间关系的解决,最终在于中国。中国对日本的原谅,才能构成中日之间真正的和解。无论日方抱着怎样的态度,都不构成和解的先决条件,这是我的一个本质看法。这样说并不是让我们忘记日本人所犯下的罪过,而是说由于日方在过去的罪孽过于深重,而以致于自己都无法从中解脱,这才需要我们的谅解。”我同意这一看法:爱那些可爱的人,并不对人性构成挑战;爱那些不可爱的人,才能让自身进入一种更高尚的境界。日本固然难以让我们感到“可爱”,但爱那并不可爱的邻居,正是上帝对我们的要求,也是我们人性升华的标志。
    
     让中国人爱日本人、宽恕日本人,确实不是一件容易做到的事情。但是,让中国人爱身边的同胞,难道就是一件很容易做到的事情吗?中国文化强调,“有仇必报”才是君子、才是大丈夫,宽恕则是一种历来都遭到否定的价值。中共当局更是以仇恨当作其夺权与掌权的民众心理基础,如葛红兵所说:“一九四九年之后,中国所有的教育也都是指向‘仇恨’的。比如说对帝国主义的仇恨,因为我们要论证执政的合法性,帝国主义的仇恨是以美日为代表的;然后又指向阶级仇恨,剥削阶级和被剥削阶级的仇恨;接着是管理者和统治者和被管理者和被统治者之间的仇恨…… 所有的这些其实都是仇恨教育,这导致中国人不会原谅别人。如果中国人不学会原谅,不学会爱的话,就永远不可能和日本真正和解。”当我们处于只会恨的状态,我们便成为恨的奴隶;而那些鼓动我们去恨的人,则狡猾地充当傀儡戏的操纵者。
    
     一个民族真正成熟的标志,是拥有充实的自信心和宽恕的力量。我们说去爱日本人、去宽恕日本人,不是在日本人先学会爱与宽恕的前提下才去实施。我们虽然是受害者一方,但我们可以比加害者一方更早地摆脱仇恨的捆绑。我们可以选择悲悯地、同情地看待日本和所有“仇敌”的视角。作为受害者的我们,可以通过仰望上帝获得一种高于加害者的生命状态。爱与宽恕,跟恨之间的关系,不是平行的,爱与宽恕居于恨之上。在此,葛红兵提出了石破天惊的建议:“我提出一个极端的意见:即使日本不悔罪,即使日本不补偿,我们也要原谅罪人。只有中国先原谅了日本,才能帮助日本认识到他们的过错。一个仇恨的民族,是得不到世界的认可的。中国给世界的感觉是有威胁的、好战的,比如说台海问题不放弃使用武力,都跟我们的仇恨品性有关系。”如果我们知道人人都是罪人,那么这个建议便不会那么石破天惊了:爱人如己,也就包括爱仇人如己;爱人如己,这样的爱是不需要回报的。
    
     我在这里强调爱与宽恕,并不意味着遮蔽抗战的历史,忘却抗战的先烈,以及不再谴责战争制造者的邪恶。宽恕与揭示真相紧紧相连,没有真相便没有宽恕,没有宽恕便没有未来。在直面残酷的历史真相这个意义上,我并不同意葛红兵提出的让孩子们远离血腥的历史资料的意见。葛红兵认为,大陆各地为纪念二战展出大量血腥图片,不利于广大中小学生树立正确的人类观、战争观,容易伤害他们的心灵、心智。这种看法似乎是出于保护孩子天真无邪的心灵,实际上却剥夺了孩子们洞悉人间真相的权利。孩子要获得健康成长,不仅要让他们沐浴着阳光长大,还要让他们正视这个世界的黑暗面。在美国首都华盛顿有一间犹太大屠杀博物馆,其陈设复原了当年纳粹集中营的房间、刑罚等,其黑暗与邪恶,让人触目惊心,甚至目不忍睹。许多家长和老师都带着孩子前来参观,并向孩子们仔细讲解那段不堪回首的历史。因为这就是人类历史上真实发生过的一页,孩子们需要了解全部的人生与世界。反之,如果将孩子局限在一个只有光明而无黑暗的“美丽新世界”中,并不利于其健康成长。
    
     但是,葛红兵批评当前由中国大陆官方主导的抗战纪念活动背离了“非战”的目标,无疑是一个不可否认的事实。我们理应保护葛红兵的言论自由,因为这是我们“认识自己”的第一步。如果不能正确认识自己,就不能认识对手。当雅典不能容忍苏格拉底的时候,雅典的末日就来临了;当爱国者们企图用非法手段来压制葛红兵的言论自由的时候,爱国也就堕落为一个剪除异己分子的借口,爱国者也就堕落成“爱国贼”。那些企图剥夺葛红兵的言论自由的人,其思维方式恰恰与日本右翼暴力团伙和德国新纳粹光头党一模一样。希特勒和东条英机等战争贩子,其发动战争的重要原因,不正是要消灭那些跟他们的观点和观念不一样的人吗?
    
     抗战似乎已经远去,抗战其实并没有远去。那么,我们如何来纪念抗战呢?我认为,我们需要堂堂正正地纪念抗战,需要摆脱党派利益的纷争,需要呈现真实的历史状貌,需要容纳各种不同的意见和看法,更需要在纪念中检讨人性的邪恶并促使人们思考如何让人性臻于良善的境界。纪念抗战的目的不是让中国人深陷于对日本的仇恨之中,而是让我们自己和日本人一起看到战争的可怕、可恶以及战争发生的根源,并进而成为捍卫和平的力量。只有爱和宽恕才能根绝战争。我们单单依靠自己,根本无法爱人和宽恕人,何况是爱日本人和宽恕日本人?但是,倘若我们在上帝的面前看到自身的罪性,看到自身的不堪,看到自身的局限,那么,爱与宽恕便成为可能。
    
     日本人的“不忏悔”,并不是只有日本人才患有的一种特殊病症,而是人类共通的罪性。在“不忏悔”这方面,中国人丝毫不比日本人做得更好。从反右到大饥荒,从文革到六四,多少中国人的手上沾满鲜血,其中又有几个人公开站出来忏悔过呢?日本人当中毕竟还有老兵东史郎站了出来。日本人固然善于遗忘,难道我们不也是以遗忘当作生存的本能吗?学者刘柠在《今天怎样纪念抗战》一文中指出:“公平地看,日人确有对‘加害者’的责任认识不足,历史反省深度不够,或把严肃的历史认识问题做政治、外交性考量,权宜色彩过重,动辄摇摆等问题。但与此同时,不能不看到我们对历史真实的扞卫,一向是诉诸别人有余,返诸求己者寡。”这一反思是冷峻的,也是尖锐的。
    
     我们的历史,包括抗战史在内,早已支离破碎、面目全非。在中国大陆,抗战仍然被歪曲成共产党领导的抗战,而对作为抗战的中流砥柱的国民政府,则竭尽矮化和丑化之能事。明明是毛泽东躲在延安指挥共产党种植和贩卖鸦片、扩充军队、破坏抗战,后来甚至公然向来访的日本政客表示感谢日军侵华,因为没有日本侵华,共产党便不可能起死回生、恢复元气并夺取政权;在中共的教科书中,却将毛吹嘘为抗战英雄,将小小的平型关之战夸耀为抗战的转折点。与之相反,明明蒋介石是抗战中当之无愧的国家领袖,领导国民政府艰苦卓绝地抗战了十四年;中共却将其描述成不抵抗的罪魁祸首,以及从峨眉山上下来摘桃子的坏蛋。这些指鹿为马、黑白颠倒的做法,与拒不承认南京大屠杀和慰安妇问题的日本右翼分子相比,究竟有何差别呢?
    
     对大部分日本的普通民众,我们固然需要爱与宽恕,也需要告诉其历史事实。当然,我们自己也需要寻求和坚守历史真相。在官方意识形态的严重干扰之下,迄今为止,中国大陆仍未产生一流的、独立的抗战史家及著作,也没有任何一个独立的、研究和纪念抗战的民间组织。刘柠指出:“我们没有类似日本‘战殁者追悼会’、韩国‘光复节’那样的全国性公祭。除了三千五百万(抗战伤亡人数)、三十万(南京大屠杀罹难者数)等过于抽象的概算数字之外,我们拿不出精确到个人的具体伤亡统计,遑论铭记他们的名字。不仅如此,抗战结束六十二年,我们迄今还没有一部堪与台湾吴相湘教授的《第二次中日战争史》相媲美的、涵盖对敌后和正面两个战场评价的权威抗战史。这不能不说是学界的羞耻。从这个意义上说,对抗战的最好纪念,莫过于我们每个人扪心自问:对于那场战争,我知道多少?”我们如何面对这刀锋一样的追问?
    
     是谁导致了这样的结果?一方面肆意摧毁各种抗战遗迹、迫害抗战英烈;另一方面故意宣扬仇恨意识、培育病态的民族主义。始作俑者,难道不正是中共当局吗?学者王康在《我们的精神元年——纪念抗战爆发七十周年》一文中,历数了中共当局破坏抗战遗迹、侮蔑抗战先烈的种种罪行:一九四三年,为缅怀阵亡将士,鼓舞士气,国民政府斥巨资在南岳衡山修筑“忠烈祠”。一九五零年,新政权一纸批示,“忠烈祠”连同湖南境内所有“反动遗址”被斧凿火毁。在抗战首都重庆南山,有一处埋葬有二百余名中美军飞行员遗骨的“空军坟”。韩战既起,“空军坟”即遭厄运,所有碑坊棺木悉数拆毁,充作人民公社食堂地基,残骸焚烧殆尽,充作肥料。张自忠将军是抗战中殉国的最高级别将领。一九七二年十月,武汉军区司令部编写的《历代中原战记》中竟然写道:“蒋军第三十三集团军总司令张自忠被日军击毙。”在前线阵亡的张自忠将军倘若地下有知,情何以堪!
    
     于是,一个表面上相当吊诡的事实出现了:为什么那么多的“爱国者”对此等怪现状熟视无睹,却被葛红兵的几句真话刺激得义愤填膺,恨不得食其肉、焚其骨?答案其实很简单:那些作为全都是掌权者一手实行的,而当权者是不能批评的,因为一旦批评当局,便可能招致灭顶之灾;葛红兵仅仅是孤身一人,攻击此一介书生,不仅没有任何的危险,而且还能彰显出自己“高尚的爱国情操”来。这样的爱国主义,举轻若重,何其容易,亦何其聪明!
    
     今天,在中国大陆,研究南京大屠杀虽然不是禁区,但研究反右、文革、六四,则全都是禁区。被外敌杀害的同胞可以获得当局的恩赐来纪念之,但被本国政府杀害的同胞却不能获得任何纪念的机会。所以,在没有言论自由、新闻出版自由、宗教信仰自由以及民主宪政制度的前提下,我们也就没有恢复对历史与现实的真实表述的自由,也就无法实现对抗战的真正的纪念。当然,也就更不可能催生出爱并宽恕日本人的超越性的价值来。
    
    
    ——二零零七年七月十六日
    
    费城郊区,威斯敏斯特神学院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余杰 :一颗历尽沧桑依然发光的珍珠—读刘德伟《一粒珍珠的故事》
  • 挨餓與人權/余杰
  • 张育仁指控余杰剽窃其作/金晋京
  • 余杰:骂美国,还是学美国?—驳庄礼伟,兼论美国的宗教精神
  • 中央是奴隸童工的救星?/余杰
  • 余杰:泼皮式的爱国可休矣—评薛义向李登辉掷瓶事件
  • 余杰:跨国公司在中国的道德盲点
  • 蔣介石是什麼神靈?/余杰
  • 关怀社会,追求公义/余杰
  • 余杰:寻求公义需要更大的耐心和勇气-天安门屠杀十八周年祭
  • 呼喚「土地倫理」/余杰
  • 余杰:宽恕是最大的美德
  • 余杰:北大需要五星级酒店吗?
  • 三峽黑幕掀起一角/余杰
  • 余杰:现在是流泪播种的时刻—香港信义宗神学院“汤清基督教文艺奖”获奖感言
  • 余杰:切尼与索尔仁尼琴
  • 余杰:大陆媒体为何对杨紫烨获奥斯卡奖保持沉默?
  • 誰是緬甸獨裁者的後台?/余杰
  • 余杰: 公审邬书林为期不远
  • 余杰 :都江堰的灭顶之灾
  • 余杰:青藏高原上的血雨腥风——读唯色《杀劫》(图)
  • 余杰:自由港变成大监狱
  • 余杰:胡锦涛任内不会实现政改
  • 出版社突然通知余杰无法出版他的新书
  • 爆破作文案驳回余杰上诉,维持原判
  • 余杰就取消限制出境措施事致北京第二中级法院的申请
  • RFA:余杰败诉名誉侵权案(图)
  • 余杰"爆破作文"案将于2006年11月29日开庭审理
  • 余杰:李长青,一个勇于说真话的基督徒记者
  • 余杰被禁止出境无法访台,中共当局侵害公民权又有新招(图)
  • 余杰等人士反驳叶小文不满布什会见李柏光、王怡、余杰
  • 中国高级官员首次批布什会见余杰等中国政治异见人士
  • 余杰:香港名校大陆“捞月”
  • 昝爱宗:为了真相,失去自由 / 余杰
  • 美国驻华大使单独宴请余杰夫妇
  • 人权对话必须坚持下去—余杰与德国驻华大使史丹泽博士的会谈
  • 说骗子是骗子,也得小心:“爆破作文”案一审判决:余杰败给郑北京
  • 余杰: 方舟教会探访上访村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