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陈维健:纸馅包子与邓小平的经济发展论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7月18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陈维健更多文章请看陈维健专栏
    
     (博讯 boxun.com)

    北京街头点心铺的“纸馅包子”被揭之余,人们除了为纸馅包子恶心以外,更是为制作这种包子人的道德深感愤怒。为了钱竟然能异想天开到了用纸板化成桨充作猪肉做成肉包。记者刚开始采访时,事主竟然还以新工艺不能外泄为由不于告知,最后在记者逼问之下才荷盘托出。并且大言不惭地说,现在肉价太高,这种工艺可以降低成本。以废弃的纸板当肉馅,这样的天才发明,毫无疑问迪尼斯记录可以榜上有名了,当然它更表明的是中国人为了钱,道德已沦丧到何等样的程度。
    做点心的小贩毫无疑问是这个社会的最底层,为了一点蝇头小利,竟然可以做出如此伤天害理的事来。而且做得如此地坦荡毫无罪恶之感,这使我们不得不去考问产生这种罪恶的社会环境。这个产生纸馅包子的社会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社会呢?这个社会米会掺上石子和滑石粉,增其重量增其色泽。工业酒精兑上香精可以当酒来卖,救人性命的药可以把它制成害人性命的假药,而这样的商业欺诈又成为这个社会司空见怪的现象。这个社会中的每一个人都生活在欺诈和被欺诈之中,任何一种商业行为如果不进行欺诈,在欺诈的商业流程中就会成为被损害者,只有在被别人欺诈的同时,也欺诈别人才能找回商业平等。当然大多数居民只是一个消费者,他们除出无可奈何地接受这种欺诈外,他们没有条件去欺诈别人。他们是这个欺诈社会的真正受害者。
    商业的前提是互信,没有信任的商业只能是尔虞我诈。以前做生意的人,也有以次充好,也有短斤少两的,但是有一个底线不能卖假货。卖假货可以说首开邓小平的“不管白猫黑猫会拖老鼠就是好猫”的经济发展理论。这个理论的潜台词就是只要赚到钱就是本事。在这个理论之下中国经济蓬勃发展起来了。在经济浪潮中,几乎每一个人都想做生意发大财,官员利用权力倒卖批文,医生看病推销药品,教师开补习班做家教,工人职员也一下班就摆摊做小生意,所有的人手里有什么就卖什么。经济起步的当年有十亿人民九亿商之说。在整个商业过程中,没有人再在意昔日的道德观念了,人们只在意赚了多少钱。社会上有钱的就是爷,没钱的就是孙子,笑贫不笑娼成了时代的风尚。二十几年发展过去了,从万元户,到百万富翁,千万富翁,亿万富翁,钱象吹汽球般地澎涨起来。资本主义国家几代人积累才达到的财富,在中国几年的时间就达到了。但是中国的富人难道真的具有点石成金的本领吗?当然不是,他们的钱没有一个赚得是干净的,可以说从头到尾都浸透了血,他们所有的财富都是奸商和官权结合的结果。但是因为有了邓小平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理论,这些富翁不但没有受到社会的谴责,反到为社会所吹捧。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都是权力的拥有者和权力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人,部分是通过攀凤附龙的新贵。这些人借着巨大的权力,垄断了某些行业,象电讯,水电,医疗,教育直至房地产,这些部门可以说斩你没商量。社会中所有的成员都成了他们任意宰割的羊。在权力之外的生意者,所能经营的大多是权力者不愿所为的,那些没有多少利润空间的行业。最近被揭的山西黑窑老板,说来也可怜,尽管天良丧尽地使用了不花钱的奴工,但年收入只有一万多元,还不及富人一顿饭。大部分利润都被政府各种权力机构所敲诈了。做纸馅包子的黑心摊贩,同样使用几乎不要成本的纸板,但他们一天又有多少钱可赚呢?只不过是一点蝇头小利而已。但是为了这点蝇头小利他们却能丧失人性,害你没商量。当下的中国社会是在上是斩你没商量,在下是害你没商量,整个社会的罪恶就是这样在经济的发展中滚动起来了。
    纸馅饺子是欺诈,假药是欺诈,国企改制是欺诈,土地征用是欺诈,和谐社会是欺诈,整个社会都是欺诈。而这一切都是因为邓小平惹的祸,邓小平为了掩盖其在毛手下时的政治罪恶,用另一种罪恶经济罪恶去掩盖它。他以发展是硬道理,把人们的善恶观念,是非观念统统地破坏了。当一个社会没有了善恶,没有了事非观念,出现象纸馅包子这样的事就不难理解了。在阿拉伯神话故事中有一个“魔瓶”的故事,一个商人因贪婪成性,想奴役魔鬼而发财,于是拔掉了魔瓶的塞子,把魔鬼放了出来。但魔鬼一当被放出来,就没有办法将他重新放到瓶子里去了,于是魔鬼就开始在这个世界上作恶,而邓小平就是那个拔掉瓶塞的人。他将人性中的恶魔释放出来,为了赚钱人人都着了魔。中国现在所有的罪恶可以说都是因为邓小平放出了人性中恶魔的缘故。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陈维健:不以为耻的国耻
  • 陈维健:佛罗伦萨永不殒落的人性光辉
  • 陈维健:黑窑事件将成为中国人性复苏的起点
  • 陈维健:中原“黑窑”谁之罪
  • 陈维健:“不要奥运要人权”农民的心声
  • 陈维健:太湖美 美在太湖水
  • 陈维健:封杀沉默偷渡不了“六四”屠杀的罪责
  • 陈维健:“行政大西藏和文化大西藏”的补充
  • 陈维健:渔阳鼙鼓动地来
  • 陈维健:2008年奧運夢想
  • 不许调戏妇女到不许包养情人/陈维健
  • 陈维健:熔化血躯的钢水背后的国企改制
  • 陈维健:“国际歌”的声音又在中国大地响起
  • 陈维健:泯灭英雄的时代
  • 陈维健 :专制指挥民主的中西关系
  • 陈维健:诛连九族卷土重来
  • 陈维健:阿扁的一个呼吁二个作法
  • 陈维健:行政大西藏和文化大西藏
  • 陈维健:“物权法”还是“掠夺法”
  • 陈维健:中国一个讨薪被打被杀的黑社会
  • 陈维健:不能相信的罪恶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