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都是艾滋病惹的祸/过关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7月16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坊间早就流传着几个有关艾滋病的不是新闻的故事,这几个故事,有的已经见诸报端和媒体,有的尚未公开披露,被包裹得严严实实,只在私下里流传,属于“口述的历史”一类,但消息灵通的社会人士想必均已知道,用搜索在互联网上仔细检索,也一定会发现这方面的蛛丝马迹,因为,秘密已经保不住了。
    
     在大约一年多前的北京地方报纸上面,刊登着在北京著名的步行商业街区王府井,一辆疾驰的出租车闯进悠闲的人群中,接连撞死撞伤9人,造成了极其恶劣的社会影响。记忆好的北京市民也许还记得,就在大约二十五年前,北京最大的出租汽车公司、现在叫“首汽”的青年女司机姚锦芸,因为同领导上的矛盾,在天安门广场驾驶着出租车向金水河前面的人群撞去,当场造成两死三伤。半年多后,北京东面相距百余里地的廊坊,一个王姓青年工人也由于同车间主任的矛盾,在早上驾驶五十铃大卡车,沿公路向正在上班的人流直冲过去,结果人群死伤惨重。北京的姚锦芸和廊坊的王姓青年最后都被判了死刑,但人们最愤恨的,还有逼姚锦芸和王姓青年走上绝路的部门领导。 (博讯 boxun.com)

    
    回首当年,中国那时的社会状态不比现在,文化革命刚结束没有多少年,改革开放尚未开始,人们还都普遍陷于极度的贫穷当中,用当时最时髦的政治术语来说,“整个国民经济面临着崩溃的边缘”,中国几乎处处都处在一种“穷山恶水出刁民”的现实状况,动辄铤而走险,在大庭广众之下,公开以死相抗,不像今天,社会富裕了,人们的生死观也有了根本性的改变,“好死不如赖活着”,对抗性的社会矛盾成为群体性同政府之间的公开较量,经济上和财产犯罪则成为社会最隐蔽的犯罪主流。
    
    新闻界对王府井这起驾车故意伤人案追根溯源,发现肇事人是一个流落在北京郊区的外地农民工,个子矮小,性格内向,在给运沙场装卸几个月的沙石后,因索要不到工资,据说又怀疑自己得了艾滋病,思量着自己也许没有几天活了,也活腻了,于是劫持了一辆出租车,驾车向北京市内最繁华的王府井街道,冲着密集的人群撞去。当然这是最明显的自己找死,是一种反社会性的自杀形式,肇事人的心理:临死也要拉几个有钱人当垫背的。这同911的恐怖分子并无两样,只是这位农民工找不到飞机,也不会驾驶,否则,他真的会开着飞机撞上北京什么地方。当法庭上宣判了肇事农民工的死刑之后,这位因故意杀人罪被判死刑的农民工的嘴角一撇,脸上浮起了一种怪异的笑容,就像以后陕西汉中那位连杀十来人的小个子农民邱兴华的表情一样。
    
    坊间还流传着一则消息,河南驻马店地区,一个艾滋病村的中年妇女,到北京来寻亲,看望她在此地打工过日子的另一对艾滋病母女,这对母女母亲四十岁出头,女儿十七八岁,都是艾滋病病毒的携带者,丈夫因患艾滋病已死,母女二人在河南农村老家难以生存,就流落到北京谋生来了。报载,在北京城郊像这样的来自全国各地的艾滋病病毒携带者有两万多人,我在两三年前也曾为此写过评论文章。
    
    这位来寻人的河南妇女根据信封上的地址辗转找到母女二人后,看见她们在一个人口密集的住宅小区,租了一座五六平米的小门脸,每天自己制作的肉饼、菜盒子生意做得正红火,小区的附近住户来买者络绎不绝。这位河南妇女觉得奇怪,在她们驻马店农村老家有明文规定,艾滋病携带者是不许可做餐饮生意的,更何况她们母女二人,只带了两百块钱出来闯天下,哪里来的本钱做这个生意。做母亲的悄悄告诉这位妇女,穷人嘛,哪有那么多的讲究,母女俩靠卖身子积攒下来的本钱呗。事情最后是怎么露出来的,不得而知,只知道这对母女没有回去,她们隐姓埋名搬到了京郊的另一个地方,继续做她们的肉饼和皮肉生意。
    
    最后一个故事也发生在一两年前,在坊间流传也有一年的时间了,早已不是新闻而是“旧闻”了。人们说,近年来301医院就发生了两件震撼人心的新闻大事,一是向全世界公布SARS真相的老军医蒋彦永,公开为六四事件呼吁平反,另一个就是眼前发生的这件事了。
    
    以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著称的301医院,是拥有医学权威专家最多,医疗设备最先进,居住设施最为完善的顶级医院,一名医务人员出身的女行政干部,年轻貌美,一贯风流,在得知自己患了艾滋病之后,她不动声色,仍然接连与多名解放军中上层军官频繁发生性关系,当她的艾滋病患者的身份在体检时被披露之后,据说301医院的有关领导们召开了紧急会议,商量所造成的严重后果。经查实,与这位艾滋病女军官发生性关系的解放军师以上军队干部不下一二十人,其中不乏威名赫赫的高军阶者。这件事最后如何个结局,又如何为那些军队首长制定体检和治疗计划,不得而知,恐怕应该算是解放军内部的最高机密了吧。
    
    在今天的中国大陆,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发展,特别是医疗改革的深入发展,越来越多的中国民众看不起病,尤其是看不起像艾滋病这样最要命的病。有多少人、有多少个社会群体因为患有艾滋病、因为身体里带有艾滋病的病毒、因为做农民工打工而拿不到工钱、因为下岗、因为住房被强行拆毁、因为耕地被强占、因为……种种意想不到的天降大难而陷入到绝望之中,他们(她们)心里憋屈,无处发泄,于是走上了报复整个社会的道路。
    
    当然,像这种因报复社会而犯下的故意行为(有的是犯罪,有的还够不上犯罪)还可以举上许多,我们今天只拿这三种不同类型的事情在这里说事。我要说的是,只有陷入绝望,对前途没有一点信心的人,不管他本人的社会地位如何,经历如何,职业如何,政治面目如何,当他们对自己的个人前途彻底绝望的时候,他们就选择了以各种的方式,以合法或非法的手段,走上报复社会这条道路。他们伤害的具体对象是某些个人,但他们针对的目标,却明确无误的是整个社会。
    
    贫穷、毫无保障的农民历来是中国最弱势的群体,连谋生都困难,面对疾病更是难于自保。中国自走上改革开放道路的近十几年来,无端失去赖以为生的土地,凭空天降大祸而造成的种种不可抗拒的灾害,以及农民工无休止的被拖欠工资,是压在农民头上的三座大山。中国的农民又最窝囊老实不过,一向逆来顺受,委曲求全,不是被逼得无路可走,连喊冤上访都尽力不去。那些持刀杀伤老板,身绑炸药与政府官吏同归于尽的惨案,基本上可以说是凤毛麟角,微乎其微。除了这三座大山,农村中日益恶化的生态环境,日趋严重的环境污染,还有假种子、假农机、假化肥的困扰,各种高税费的盘剥压榨,都使得农民喘不过气来。
    
    在很长一点时间,“艾滋病人在公交车上用针管扎人”的谣言在许多大城市里传播,引起了市民的极大恐慌,对此,政府有关部门还特意站出来在电视上、报纸上辟谣,说是艾滋病人都得到了妥善的管理,不会自行流动,危害社会。
    
    可要真的是有意的呢?政府没有办法防治,在四处随意流窜的艾滋病人面前,政府其实是无能为力的,无法控制的。
    
    人们也许还记得,去年的某个时候,《凤凰卫视》播放了武汉一位女大学生感染了艾滋病的采访报道,她是学校的学生会干部,还是光荣的共产党员,她是在同外国留学生睡觉时被传染上艾滋病的。她自己介绍说,等到治疗的时候,才发现还有许多同她一样的大学生们都在接受艾滋病的治疗。看来,被感染上的艾滋病的大学生患者构成了一个不小的群体。这位武汉大学生说,那些被感染上艾滋病的女大学生们都选择了沉默的方式、隐匿了自己的去处,只有她,再三思考之后,选择了同《凤凰卫视》合作,将这个特殊的艾滋病群体向全社会曝光的做法。
    
    当然,人们感兴趣的疑问还有很多:这个女大学生当初是如何入党的?这里面是否有性的交易?被发现与外国大学生睡觉感染上艾滋病后,她的党籍是否还被保留着?也许,人们更关心的,是那些数量更多的患了艾滋病的女大学生们去向如何?她们会不会在自己有限的生命里通过卖淫去报复更多的男人们?
    
    这许多年来,我们许多城市的女大学生们的名声在大打折扣,大学的学费连年高涨,那些家境贫寒的农家女、城市女,无处找到打工的地方,在高昂学费和生活费的压力下,不得不走上你们都可以想象到的那条道路,靠卖身挣取自己的学费和生活费。居住在不同城市的朋友对我说,每到傍晚或周末,他们那个大学小区旁边的街道上,总会停满了各种来历不明的小轿车和出租车,这些小车的主人无疑都是一些大款甚至手握实权的大小官吏,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大学生们掩面遮脸,快步钻过铁栅栏的缺口,然后匆匆寻找来接自己的小车,赶往某个夜总会或舞厅、酒吧,度过灯红酒绿的一夜。
    
    我不想评论这些女大学生们的是非,人为经济所困,是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的。在我们这个大学学费在逐年不断高涨的国家,行家们(电视上播放的武汉大学老师的推算)测算出参与性交易的女大学生们不在少数,她们通过这样的性交易来解决自己的学费、毕业后的就业、以及将来的出国问题。此外,分布在全国各地的明娼暗妓是难以统计的数字,她们大多隐身于美容发廊、浴室、按摩中心、酒店、酒吧以及歌舞厅、夜总会等服务场所。有一个大学(好像正是武汉的那位)教授公开宣称,我国不久后的大学校园将成为全国最大的妓院,数以万计的女大学生正在以青春和知识的宝贵身份纷纷加入这个行业,她们的积极参与说明了这个时代社会财富的不公,知识的贬值,道德教育的失败以及社会伦理的缺失,也说明社会环境的整治是一件多么无奈的事情。
    
    在沿海的经济发达地区,一个漂亮妓女的年收入高达几十万,上百万也不稀奇,被人们戏称为“无烟工厂”。可能维系妓女事业的繁荣昌盛不仅仅是贫穷的问题,还有妓女们仅用身子应酬就可以获得巨大收益的现实状况,这种既轻松又可以赚到大钱,使许多的女大学生自从尝到实际利益的甜头以后就难以收手,一发不可收拾的继续下去。
    
    有一段时间,作为对网上流传的北京外国语大学女大学生的处女率仅仅为15%左右的反击,几个北外的女大学生自发地组织了一次向北外的女大学生们的问卷调查,根据她们自己调查的结果,她们女大学生的处女率高达89%左右,这两个数字之间可真是天壤之别了。当然,这只能一笑,不能当作社会调查的统计数据及科学依据。
    
    在这中间,你无法知道被感染上艾滋病、丙肝、性病的女子会有多少,不知道她们为解决自己、自己的子女、老人的生存问题和医疗问题,始终坚持带病上岗,继续无止境的传播下去的能有多少,这是一个你无法控制,甚至难以预料的领域,你的扫黄和艾滋病人的救助计划,只能治标,解一时之急,无法从根本上解决问题,中国由于现有的社会腐败、道德滑坡,骄奢淫欲遍布各地,许多地方吸毒人员的不断扩大化,从事卖淫人员的不断扩大化,以及穷人上不起学没有文化、看不起病,说中国在不远的将来会成为世界的艾滋病大国,这决不是一句玩笑之话。
    
    要解决这个问题其实不难,只要政府稍许的“均富于民”,给民众留一条生路,使民众永远满怀生存的希望,永远不要产生绝望的心理就可以了。近年来,胡主席、温总理反复强调的“对贪官决不手软”、“构建和谐社会”、“不得随意占用农民耕地”、“城市拆迁法治化”,都是一剂剂看似不错的社会药,如果真的都能如愿执行,岂不是善莫大焉。
    
    反过来,执政党和政府还可以通过各级党政机构组织和新闻媒体,教育和劝阻那些恨不得敲碎吸净民脂民膏以使自己暴富的贪官及奸商们,千万不要图眼前之利、将那些下层民众全都给逼到绝路上去,赶尽杀绝,要给民众留一条活路,哪怕是一条多么崎岖狭窄、希望渺茫的活路,哪怕对那些即将成为饿殍的人,画一个大饼,挂在他们的面前,给他们一个自我安慰,即使他们最后真的都饿死了,也不致上街闹事,不致聚众对抗政府,破坏改革开放和社会稳定和谐的大好形势。
    
    永远对未来抱有美好的希望,永远不要对未来的生活失去信心,这话,说着容易,要实行起来,该有多难多难呀。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短新闻点评三则/过关
  • 草虾:中共诸侯2007-过年?过关?(图)
  • 曹长青:高雄过关, 天佑台湾!
  • 黑龙江沙兰洪灾:尸骨寒了好过关!/眉批派
  • 王希哲:容忍台独蒙混过关是中国共产党政府的再次犯罪
  • 逢年过节,还是逢年过关 谈“暴力讨薪”
  • 过关:鲜血凝就的记忆是不可磨灭的
  • 过关:无国界无时限追杀令
  • 过关:新西行漫记之一——两个跨国保镖的故事
  • 过关:中国为什么不能为国内重大灾难性事故降半旗?
  • 过关:点评今天中国的大盖帽现象
  • 过关:社会纪实--得不到赔偿的受害者
  • 过关:社会众生相之-警车塔楼惊魂记
  • 过关:中国,无穷无尽的吃喝风
  • 过关:枪声,在深夜通宵不停
  • 过关:我的蒙古族朋友和亲戚
  • 过关:从重庆万州到汉源事件说明了什么?
  • 过关:我从美国大选看中国
  • 过关—— 关于无界网络软件的使用信息反馈
  • 物权法高票过关 曾庆红大唱三个代表好!
  • 假证公司为帮偷渡者顺利过关搞偷渡培训
  • “文革”闹剧还在上演-甘肃庆阳大搞“人人过关”
  • 过关:还能够正常的思维吗?——记我的同时代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