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缚来宾:一位国军抗战老人的哀叹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7月15日 来稿)
    缚来宾更多文章请看缚来宾专栏

     我与这位原国军老战士素昧平生,是在晨练中,偶然发现贴在墙上的、希望在纪念抗战胜利60周年之际得到公平、公正待遇的申诉信,次日准备拍照时偶遇老人家的。老人家叫李开常,1922年生人,老家在湖北省,是抚顺化工厂的退休干部。当我与老人攀谈时,发觉已届耄耋之年的老人家,尽管年逾80,但依然精神矍铄,思路清晰,言谈举止间无不透出儒雅之气。

     1944年他高中刚毕业,不顾家人的阻拦,满怀爱国热情,挺身参加了国民青年远征军204师,走上了炮火连天的抗日前线。抗战胜利后,由于战功卓著,加上高中文化的根底,1945年被国民政府教育部保送至武汉大学深造学习,1949年大学毕业时,中共已经掌管国家政权,他被分配到辽宁抚顺市政府计委工作。自1954年因为历史问题被清出计委后,在以后连绵不断的政治运动中,屡遭迫害。这位曾在中缅边境亲历为中华民族的自由和生存浴血而战的老战士,在后来的和平岁月里并没有因为这段光荣的历史而得到应有的爱戴和尊重,却饱受了几十年世所罕见的屈辱。 (博讯 boxun.com)

     2005年正值抗战胜利60周年之际,老人看到中央“八部委”下达文件,要求各地慰问参加过抗日战争的老战士,其中,没有提及当时参加抗战的国民党、国民政府及其领导下的数百万国军将士,于是感到愤愤不平,联系到自己的兵戎相见的抗战经历,老人家多次上书中央、省、市有关部门,要求得到同样的荣誉和待遇。但时至今日,也没有任何结果。老人家不改初衷,矢志不渝国民党人身份,把申诉信贴到了大庭广众之下。谁知第一天贴上就被撕毁,老人迫不得已,用墨汁直接涂写在了墙上。

     关于如何看待正面战场,如何对待国民党抗日将士,歪曲它的最好办法便是只讲一面。以前讲到抗战时的国民党正面战场,有人只讲一触即溃;讲到国民党将士,只讲消极抵抗、个个畏死,这就不能解释为何毕竟还坚持了八年抗战直至胜利。而事实上呢,事实上也是这个样子吗?在抗日战争中,国军仅阵亡就达300多万人,206位忠勇的国军高级将领牺牲,毁机20400架,海军舰艇损失殆尽。每一次大的战役都意味着数以千计、万计的国民党官兵为国捐躯。据大陆史家记述,如在一九三七年淞沪抗战中,国民党官兵伤亡达33万多人。其牺牲的壮烈,在中华民族和世界各民族抗敌御侮的历史上鲜有其例。

     抗日战争时期,中国军队与日本军队共打了38个大仗,现在终于承认:“以国民党军队为主负责正面战场的大仗,如淞沪、析口、徐州、武汉等战役;以共产党军队为主负责敌后游击战,也打过两个大仗,如平型关战役、百团大战。”《见胡锦涛05年“九三”讲话》。也就是说,共产党在大的战役中,起到的作用还不足6%。

     然而,令人痛心的是,曾坚持长期英勇抗战的国民党官兵们,虽然战死者已矣,但在大陆的幸存者,其绝大多数在后来的岁月里命运多舛,饱受人间凌辱,遭遇了很多不公平的待遇。正如李开常老人家所记叙的那样:“我只有被使用的义务,没有被升迁的权利!甚至应该享受的待遇也被剥夺!”如果李开常老人家是共产党而不是国民党的抗日军人,那么他的今日恐有天地之差。现实的情况是,他的退休金仅785元,而且医药费、暖气费全要自己掏腰包,住房面积不足60平米。

     在我了解到他的情况后,便把他的申诉信贴到了有一些有影响的网站上,谁知无论是在在开放程度较高的天涯还是凯迪都遭到了拒绝,甚至在我的和迅博客里也被屏蔽。当然我不想怪罪和责备他们。现实的政治环境他们不可能不考虑自己的生存。而由此昭告的却是:在历史已经大白于天下的今天,官方还在拒绝和屏蔽这段历史。

     在西方,无论政治派别为谁,只要是参加过二战的老兵都受到极大尊崇,享受着政府提供的充实的养老金,即使日本,那些昔日的侵略者也及大地享受着天皇的恩宠,而唯独中国的国军将士受到冷落。

     中国国军抗战英雄在大陆的凄惨和不公平遭遇,是中国现代史上沉重的一页。他们是中华民族的英雄,他们的抗战历史不该被歪曲,他们的献身精神不该被遗忘。现今,实事求是地客观地评价中国抗战史,以及公平、公正的对待那些浴血奋战的国军抗战老兵,不仅关乎尊重和承认历史史实的问题,也是对人们的良知、道德和胸襟的考验。

     缚来宾2007/7/15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缚来宾:凤凰卫视的说假与造假
  • 57年,一小民遭遇“阳谋”之后/缚来宾
  • 缚来宾:当伪道德成为道德高标
  • 缚来宾:莫让领导人慰问成扰民
  • 多亏了兽医,金正日才有今日/缚来宾
  • “六方会谈协议”:朝鲜痞气与无赖的流氓嘴脸已经现行/缚来宾
  • 缚来宾:历史已经印证:腐败源于专权
  • 缚来宾:中国文人咋有那么多“马屁精”?
  • 缚来宾:“吃苦耐劳”未必是好传统
  • 缚来宾:曾经有一个谎言:“中国不适合搞资本主义”
  • 共产主义:伪耶稣与假天堂/缚来宾
  • 缚来宾:中国人心目中的上帝
  • 从查韦斯的当选,看“制度决定论”的宿命/缚来宾
  • 缚来宾:愿萨达姆成为“所有独夫民贼”的榜样!
  • 一切独裁者都是这般模样!/缚来宾
  • 金二核试爆又在抽谁的耳光?/缚来宾
  • 关于异端的权利——写在“慵散论坛”被关闭之日/缚来宾
  • 惊诧于“反对信仰骚扰”/缚来宾
  • 张召忠,你怎么还不嫌寒碜?、缚来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