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民众已经露出对胡温新政丧失信心的苗头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7月14日 来稿)
    (博讯编者按:来稿没有署名,欢迎注明)
    
     科学的任务不仅是应当陈述一种事实,而且应当洞悉事情发展的前景,获知事物流动过程中初步的萌芽。胡温执政以后,中国政坛传来一阵清新之风。但是顽固的官僚反击使胡温新政面临夭折的危险。中央政府的权威下降,已经到了下至小型企业主和地方官员,大到部委领导都可以肆意践踏的地步。理论上,这正是资产阶级知识分子所需要的弱政府;但是实际上弱的不是地方政府,而是中央政府。从网络中可以看出,社会舆论中弥漫着群众情绪的动向和细微的变化。在陈述这些变化以前,本文先探讨几个残酷的事实。 (博讯 boxun.com)

    
    第一个事实:中央政府强于外交,弱于内政。中央政府整体上成了垄断企业的公关团队,不仅急着去美国,给美国的寡头们消气;还急着给企业群解决生产资料来源问题。对外对美国垄断资产阶级让步妥协,对内忙着应付国内官僚资产阶级的要求,放任右派言论,加强右派民主和自由。
    
    第二个事实:保障生产已经超越了保障基本生存。国内的基础建设几乎都带有利润色彩,无论高速公路建设,还是拓展生产性领域,目标只有一个:保障生产。但是对于人民具有切实保障的住房、医疗、工资水平等普遍的民生问题却一再遭受生产性保障的掠夺。官僚资产阶级把生活保障性生活资料、生产资料普遍资本化,依靠腐败的资本集团和官僚集团对人民的基本保障进行掳掠。可以理解,当中央政府试图拉低房价时,地方获利官僚不仅以实际的行动对抗调控措施,而且建设部某官员、某网络调查、某些媒体、某房地产大鳄几乎同时抛出了“中国房价还处于合理水平,价格还不算高”的言论。这些言论漠视事实,已经达到了否定基本事实,模糊界限的可怕阶段。这些言论往往互相配合,从舆论到政治、经济界。无一不默契配合。
    
    第三个事实:右派的理论已经占领了上风,而且正在逐步清除网络左派舆论的影响。传统上纸质的媒体已经被官僚和右派掌握,网络媒体左派正在占据主流。但是网络的快速性也带来了可信度的问题。任何人可以匿名在论坛上发布言论,而且不必负任何的责任。因此,右派利用这样的漏洞呼吁政府决策不能参考网络,实质上在剥夺左派上书言政的权利。左派受到资金、右派等主客观条件的限制,往往不能充分地发挥影响力,而群众仍然处于分散中,分散的群众声音被淹没在有组织、有力量、有地方暴力机关支撑的官僚右派舆论中。而这个大人民群众仍然处于无组织、无秩序的状态,无法对十七大发挥建设性、影响性的力量。
    
    第四个事实:右派正在加大对中央的影响力度。十七大的内容中很可能出现反人民、反社会主义的主题。中央的新政除了人民在民间、网络分散无力的欢呼以外,没有得到更多有组织、有力量群体的支持和配合,即使有支持也只是欢呼,没有更多的实际行动,显得孤单和寂寥。而右派是有组织的、有谋略的。有力量的右派显然比无组织的群众呼声更加能够影响中央的决策。这是很可怕的,也是左派忙于争夺舆论阵地,却没有切实的组织力量保障所必然发生的情况。
    
    第五个事实:中央的权威大大下降,不仅在国际上被视为没有自尊,软弱可欺;而且在国内也被公然亵渎。小到地方势力,大到部委高官,和中央唱反调,搞明或暗对抗的不计其数。可怕的是,他们仍然在高位岿然不动。直让人怀疑,抓意识形态的领导干部故意放纵;或者只针对平民百姓的反动言论而无视“高等人群” 的反动。典型的只许州官放火,不准百姓点灯。
    
    第六个事实:中国正在向拉美化和俄罗斯化推进。自由派号称学习了美国的先进经验,实际上真正的学习对象是俄罗斯式的寡头和拉美式的政治经济格局。美国的精神是保护弱者,控制强者,但是中国的右派却是劫贫济富。右派曾经鼓吹国家分裂、国家变小可以更快发展经济;又鼓吹殖民地有利论。完全放弃了自己的人格和国格。但是就是这样的反动知识分子,国家仍然放到了美国,防止美国要挟,避免“友邦惊诧”。
    
    第七个事实:中国正在演变为官僚资产阶级国家。生产资料理论上仍然属于全体人民,但是实质上已经基本完成了私有化。主要的经济领域完全被外资、官僚资本所控制,成了新型的殖民地经济和官僚经济。大家不要忘记,官僚资本主义仍然是可以发展的,仍然可以带来经济一定程度上的繁荣的。1933年左右,国民政府的四大家族带来了经济一定程度上恢复,当时经济发展仍然保持了旺盛的速度。如果不是日本发动了侵略中国的战争,国民党很可能不仅仅龟缩在台湾一隅,而现在大陆是仍然是中华民国时代。
    
    随着右派和官僚资产阶级对中央政府进行的围堵,中央政府试图玩平衡和阶级妥协,结果反而造成了潜规则侵吞了正式规则中对弱势群体的保护性措施。因此,网络舆论中反映的群众情绪发生了一些显然而细微的变化。
    
    1、民间已经对虚弱的中央政府开始发生了怀疑,这也是民间涌动的潜流。2005年贵州省政府干预电煤。但是地方企业对政府下达的调度令计划,在执行时,往往大打折扣;有的钻政策空子,向省外发运煤炭;政府控制铁路运力,企业就用大载量的货车走公路运输。
    
    2006年6月,九部委提出了“90平方米以下占七成”的“房产新政”,被人们看成是此轮宏观调控“下手最重”的条款。但是后来的解释中“90平方米”为何摇身一变成了“100-105平方米”。经历了意想不到的变通,难怪有网友感慨万端:如今就连房地产主管部门也像开发商那样大用术语、大玩文字游戏而“忽悠”老百姓了!抑制房价的措施又将是空谈。2007年5月南京重拳调控房地产,遭致开发商的“软抵抗”,结果是因为后期执行、监管不到位,被商人钻空子,使得政策在执行中,效果大打折扣。因此有人评论说,在房价暴涨面前,两股势力的斗争已呈白热化趋势:在群众怨声载道,呼吁房价下降的声音越来越强大的背景下,中央政府不断出台各类措施,试图实现房价“软着落”。但中央政府出台的各项政策遭到了前所未有的阻挠。在这股势力的阻扰下,房地产调控被大打折扣,甚至化为无形,从而形成了今天房价越调越高的尴尬局面。宏观调控的阻力来自何方?可以说,在巨大的行业利润面前,地方政府、开发商和部分经济学家、媒体们勾搭成利益集团,强力阻挠宏观调控,成为推动房价上涨的“幕后黑手”。无奈的群众只好恨政府之无能,而怨政府之不争。即使是两限房项目,也带有欺骗性的因素在其中。两限房实质是以让步的姿态确认了高房价的野蛮游戏规则和政府的疯狂掠夺。
    
    2、民间开始出现对新政府的不信任,情绪充满了焦躁不安和失去等待的耐心。
    
    最近的事实是,中央虽然对上海的楼市施以重拳,但是上海的房价仍然逆流而上。而对于这一点,政府无能为力,甚至连某部委的官员的基调都是和逆流而上的论调一致,确实是非常可怕。蔡承荣在《当前我国“政府失灵”的主要表现及对策》中敏锐感觉到了政府失灵的现实,更多的知识分子从理论的角度提出了政府力量下降的尖锐问题。网民们已经从过去“胡哥”一片中开始怀疑政府的能力,在期待中充满就焦躁和不安。这是一种非常危险的动向,直接关系到胡温新政府的权威性。甚至有网友把新政的各种措施说成了政府的欺骗。虽然失之偏颇,但是反映了群众在中央政府调控能力失去后产生的一种不再信任政府,不再对政府寄托希望的空前信任危机。
    
    3、民间普遍认为,问题的关键不是文件、政策的出台。关键的因素在于政策的实施和推行。
    
    这已经是中国最根本的问题:理论与实践的脱节。而我们还在强调实事求是的时候,问题的根本已经转移到理论如何使自己具有指导实践的能力的阶段了。
    
    2007年6月至7月,中央纪委出台了《八项禁令》,后来“两高”出台了惩治十种新型受贿犯罪行为的《意见》。7月11日《检察日报》评论说,40 天里两个“重磅级”反腐败文件出台,再显党和国家反腐决心和力度。但是执行的情况却是形式主义的。将禁令内容罗列出来让党员们自己填写承诺,实在是无奈而又愚蠢的办法。请问谁会把自己的不轨行为填写在一张区区的表上?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民间的反映说,
    
    “反贪!中国都搞了几百年了!上面有政策下面有对策!”
    
    “没有人民参与的反腐,那不叫真正的反腐”,
    
    “希望不是2007年最大的国际笑话续集”,
    
    “敢发动人民的力量反腐,那才是真反腐;反之,不敢发动人民的力量反腐,既使弄再多的文件,也是糊弄老百姓的假反腐,其结果必然是越反越腐.”
    
    “痛心啊,反腐的铁腕就看现在的领导人的了!”
    
    “支持建立强力的执行机构!”
    
    “缺乏监督的情况下!谁敢保证不贪?是我,我也贪,我们想看到的是怎么去建立监督体制!只有全民监督体制建立起来,谁还敢贪?”
    
    “发文件是容易的,要民众相信这种文件的内容是真实有效的才是关建,就本篇的所有评论看来多是横眉冷对,那么全国人民对着个态度应该都差不多的吧,有能力反腐,而仅在口头上反那是动机问题,想反腐却没找到方法则是能力问题,但结果都是一样的----危害国家和民族的发展”
    
    “傻子才相信能反腐能成功,人渣领导,痞子政府”
    
    “狗屁,不过是迷惑民众的举动罢了。如果真要反腐,所有政府官员都应该枪毙!”“我想看的不是文件,是怎么抓出大贪官”。
    
    民间舆论一直在呼吁借助人民群众力量实行全民监督、强有力的执行机构和政策的连贯性。有位老同志说,为什么不敢发动群众?很简单,多数都不干净。一发动群众连党就全部都挖掉了。
    
    当党的命运和贪污腐败分子的命运联系到一起,确实是党最可悲的结局了。
    
    4、民间呼吁建立强大而有力的政府。这个政府不仅是出台政策,做政府报告,还要求在实践中严格推行,不打折扣。
    
    房地产是最能够暴露地方政府嘴脸的领域。各个大城市的主要领导人总是一再给出承诺,然后或是不了了之,或是大打折扣,政府无信义。这确实是中国政治的失败。
    
    中央新政之所以遭受阻击,根本原因是因为信任自由主义经济学那套政府不控制经济的汉奸理论,不依靠人民群众的放任理论,仍然守着“阶级斗争熄灭”不放的僵化理论,对和强势集团做斗争没有认识到残酷性的幼稚理论,而是仍然柔软可欺的政策运行模式,对具有阶级斗争性质的行为持有一种妥协、商量、和气的中间态度的必然逻辑结果。
    
    下面试图对这一现象的分析得出自己的结论。
    
    1、让步论是腐败越来越深入的根本。政府在反击腐败的时期,有一些所谓的智囊给中央领导建议说,如果不修改腐败的标准,那么多数官员都会有嫌疑。腐败标准的后退实质上向腐败分子做出的巨大让步。而这种让步必然是客观上起到了纵容的后果。邓小平说过,和经济犯罪分子进行的斗争属于阶级斗争的范畴。但是我们居然对阶级敌人让步,可以说我们的某些领导同志已经糊涂到什么程度。
    
    2、脱离群众使政党必然变质,去资产阶级寻找靠山。党的力量来源不是靠群众,而是靠官员,是危害之一。反腐败的力度必须突破质、量上的控制。不能只抓几个典型,或是查到政治局委员就截止。而是发动人民群众,依靠人民群众。党的力量不能来自官员,而只能够来自群众。当党的组织保障来自官员群体就会导致政府被大面积腐败官员挟持,成了挟天子以令诸侯。现在看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官员比例超过70%已经比任何言辞都能够说明问题的实质了。
    
    3、脱离实践的庸俗官僚手段失去了新条件下阶级斗争的形势。阶级斗争根本在于经济资源的分配和利益问题。目前三座大山的问题实际上就是从既得利益集团手中拿回老百姓应得的部分的斗争;而且是群众争夺经济关系中人与人地位的斗争。谁能够否认这是阶级斗争?作为人民历代的代表者,不能平衡对待强势群体和弱势群体。太极拳的平衡原理应当适当向无力量、无组织的群众倾斜。这也是美国民主的重要原则。而向权贵倾斜则是拉美失败的逻辑,这一点是主张西化的知识分子都不能否认的。如果我们仍然在强势集团和弱群体之间搞什么平衡,只能导致弱势群体全面的失败。有网友评论说,中国所谓的太极拳迟早众叛亲离自己搬石头砸自己脚。
    
    4、社会民主主义的阶级利益调和论是害人、极端幼稚的,是右派的阴谋。经济利益的重新再分配动了资本家的奶酪,他们肯定是以各种各样的潜在规则对抗。这也是资本的特点:最大限度地保持利润,避免可能的一起损失。工人阶级先锋队的共产党不能搞阶级妥协,妥协就是下台,就是苏联东欧式的演变。对党来说,作为一种重要的策略,可以不提阶级斗争。但是必须依靠人民群众推行新政。以阶级斗争的实际来斗争,但是可以不提阶级斗争的理论,也是左派政府的斗争策略。
    
    5、民族利益优先论使国家失去战略依托。不能不站在第三世界国家立场,反对帝国主义。背叛第三世界国家立场和不能反对压迫、反对资本奴役的帝国,是政府投靠帝国主义的必然步骤和必经阶段。自由派正在促使政府投靠帝国主义集团,将共产党演变为社会民主党。
    
    大家不要以为政府演变为西方资产阶级和官僚资产阶级代理人会是好事。恰恰相反,新政府越是放弃人民利益向资产阶级让一小步,就是丧失权力的一大步。苏联东欧时期,党是在政治权力上不停地让步最终导致毁灭。到了中国,是以经济权力的转移,进一步推动政治权利的转移而实现的。
    
    因此,未来中国的经济政治格局将会有两种命运:
    
    1、如果政府接受资本家的条件,继续放任。短时间内经济仍然在上升,但是持续的泡沫式发展最终将造成国民经济全面崩溃。银行等金融资产被席卷一空。共产党必然下台,主要的中央领导干部将面临国内资产阶级分子和帝国主义分子审判和被处决的命运。而那些在经济过热中获得巨大利润的资本家呢?他们已经为自己准备好了退路,已经办好了美国的国籍,已经将妻子、儿女转移到了国外。
    
    2、但是如果政府果断采取调控措施,以实际的行动推动经济模式的转变,实现经济的着陆。虽然短时间内经济增长速度放慢,资本家反抗增加,经济总量受到影响。但是避免了全面危机的爆发。可以说,舍车保帅是中国人最聪明的做法。但是如果政府想不发生危机,但是又要把经济增长继续疯狂下去,想什么都得到。那就必然会被全面经济危机赶下历史的舞台。历史上全面危机中下台的政府并不我们的认识能力差,他们也意识到了当时他们应当采取措施。他们瞻前顾后使他们最失去了最后的历史机会。对于我们的人民共和国而言,胡温新政是共产党内部力挽狂澜的最后一支有生力量,共产党是否能够获得新的生命就在此一举了。
    
    民众期待着十七大以后政府回归人民,因为他们的标志一向是“中央人民政府”!而宪法规定:我们是工人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