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胡温肃贪祭出「必杀技」/古吕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7月13日 转载)
    (编者按:杀郑筱萸是因为郑筱萸没有背景。成克杰官比他大,杀了不还是贪污腐败更严重?实在没必要在杀郑筱萸上做文章。)
    来源:太阳报
     古吕/中国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原局长郑筱萸受贿及玩忽职守罪,二审维持死刑原判,并报最高人民法院核准,立即执行死刑,在中共官场产生巨大震慑力。 (博讯 boxun.com)

    
    铡郑筱萸以平民愤
    
    过去,官场流传一句话,「高官坐牢八载十载,妻儿享福三代五代」,说的是贪了的高官顶多坐他十年八年牢,但是他的妻儿子孙三代五代都享福无穷。这回,郑氏被铡狗头,震撼之力非同小可。然而,更令贪官们坐立不安的是,中纪委开设了全国举报网站。笔者认为,中纪委开设举报网站,是开辟了民主肃贪的新路,可以称为肃贪的「必杀技」。
    
    本来,以郑氏贪污仅六百四十九万元计,似乎罪不至死。事实上,近几年来,贪污数额在千万元以下的高官都没有被判死刑的,所以不少人曾认为郑氏最后可能改判死缓,而后来二审维持原判,又被认为是胡温在中共十七大召开前敲山震虎。
    
    事实上,郑氏之罪不止死一次,千刀万剐也不为过。在他主政期间,内地药品市场混乱,致死致残无数。有统计指,仅因郑氏批准使用的聚丙烯䁥胺水凝胶(PAAG)隆胸受到残害的女士,全国达三十万人。如此看来,不杀郑氏不足以平民愤。而胡温铡郑氏,立威之效是深远的。
    
    不过,贪官们都是抱有侥幸心理。五月三十日,中纪委要求贪官在三十日内说清钱权交易问题,可获从宽处理,但是收效不大,有些省市,竟然一例自首坦白的都没有。有人说,查出来算倒楣,哪有自首那样傻。更多人深信「那些事」都「单对单」,「你知我知」,绝对不可能被捅出。
    
    举贪网站直接通天
    
    谁知,胡温来了一招「网上举报」,由中纪委开办举报网站。内地百姓都相信,这个举报网站置贪官於无可遁形之死地。为甚麽?第一,网上举报方便快捷,且比投书隐秘,更加方便举报揭发。举报者也不怕打击报复。第二,举报内容可以直接「通天」。相信,中纪委的举报网站,各级领导直至胡温都可以亲阅。过去,投书举报,一级级上递,当中很多被扣压,甚至官官相护,竟落到被检举的贪官手上。有了举报网站,胡办、温办可直接了解,谁也扣压不了。
    
    贪官最怕百姓,胡温早就应用民主反贪这一手。现在,大陆百姓可对贪官说:「举报网站见!」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杀一个郑筱萸,管用吗?
  • 网民恶搞郑筱萸行刑:打假药半天不死
  • 郑筱萸:减少处决死囚是建设和谐文明社会的最重要一步
  • 药监局长郑筱萸被挥泪斩马谡/老古板
  • 郑筱萸:最佩服福建老乡赖昌星,最后悔自己腿脚太慢
  • 秋风:且慢为郑筱萸的死刑欢呼
  • 郑筱萸不如郑海雄萧洒/小草民
  • 郑筱萸替狗死了/冷月寒星
  • 郑筱萸被判死刑,刘志军、汪光焘呢?
  • 解读郑筱萸案:一个行业和其监管者八年恩怨
  • 郑筱萸错就错在成了中共靠近黑帮的象征
  • 重要的是治理造成郑筱萸现象的机制
  • 郑筱萸死刑执行网民发表更多讽刺制度性评论
  • 重要的是治理造成郑筱萸现象的机制.(图)
  • 中国药监局原局长郑筱萸今天被执行死刑 (图)
  • 郑筱萸两名律师“罕见地”公布9个法律文书
  • 郑筱萸二审判决可能会在下周一宣布
  • 药监局长郑筱萸料月内处死
  • 法学专家:郑筱萸死刑不可能改判 除非出现奇迹
  • 紧咬住“坦白从宽”——郑筱萸上诉请求免死
  • 贪官认罪不再从宽,郑筱萸坦白也难免死
  • 坦白未获从宽 郑筱萸被判死刑险些瘫在地上
  • 北京判郑筱萸死刑,“一石数鸟”
  • 郑筱萸案真相大白,“张志坚案”何以终了?
  • 郑筱萸案详情披露:最高检专案组侦查4个月
  • 600万元的死刑之路:审判郑筱萸内幕(图)
  • 12年漫长上访:湖南汉子一直在骂郑筱萸“天下第一贪” (图)
  • 《人民日报》高调评论:郑筱萸死刑体现人民意愿
  • 胡温怒斩郑筱萸,天下议论纷纷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