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我家的抗日老兵/刘放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7月12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作者:刘放
    
     今年是“七·七”抗战七十周年纪念。我拿起电话,也向远在中国居住的老父表示了慰问与祝福。 (博讯 boxun.com)

    
     家父是抗日老战士。1937年抗战爆发,年少的他满腔热血,弃学从军,先到军校短期培训,然后编入部队,任下士班长。只因在艰难的战争环境中罹患重病,后来被送回家乡疗养,没有成为将军,也没有成为烈士。成为烈士的话,当然也就没有我了。“没有天那有地,没有地那有家,没有家那有你,没有你那有我?”道理就这么简单。
    
     由于年代久远,老兵也就成了英雄。秦汉的瓦当如今也是国宝。在澳洲,参加过二次大战的老兵都被视为英雄,澳纽军团日参加游行,他们带着满胸的勋章,神气得很。而参加过一战的老兵已经绝迹。几年前,尚健在的一战老兵,真的被当作国宝,过生日时连总理也前往祝贺。而事实上第一次世界大战中的加里波里战役,澳洲打的是大败仗,简直是一败涂地。这些幸存者同样受到澳洲人民的尊敬,被尊崇为澳洲之魂。
    
     家父是真刀真枪与日本军打过的。1940年,日寇进犯广东从化、增城,父亲所在的151师452团与日军近卫旅团骑兵在琶江、太和一带遭遇作战。因敌我力量悬殊,主要打的是游击战,在夜间出击进攻日军。战斗中双方互有伤亡,打的不是大仗。但他打过日本鬼子,是货真价实的抗日战士。
    
     而令人难于置信的是,我们对父亲的这段历史一直毫不知情。他瞒着我们,瞒了六十多年。直到2005年,中国政府给所有参加抗日的老战士颁发纪念勋章,这件事才“曝光”。国内的妹妹给我来电话,说你知不知道,咱老爸是抗日老战士,是英雄!
    
     我着实感到震惊和意外。心里酸酸的。我终于明白了,传说中父亲的所谓“历史问题”,根子原来就在这里!只因他参加的抗日军队是隶属国民政府的,这样,他就有了参加国民党军队的经历,有了“历史污点”。
    
     父亲的这段经历,让他终生吃尽苦头。历次政治运动,都挨惩挨批。文化大革命中,更被批斗、游街、被关被打,受尽污辱,差点连命都送了。当然我们全家因此遭到连累,受了多少伤害,在此就不说了。这样的苦许许多多的中国人都受过,比起来我们家算是轻的。放在那个时代,那种历史背景中,我们家这样的事是一件极小的事。
    
     正是因为连累了家人,父亲为此深感内疚,所以他从不告诉我们,他究竟有什么历史问题。而我们又没有去他的单位看大字报,也没有人告诉我们,他是因为参加了抗日,打过日本鬼子而有罪。我们只是隐隐约约听说他有历史问题。父亲退休后,我有几次想问他,还是忍住了。既然他将此作为生命中的伤痕,我就不能再去触痛它。
    
     但父亲算是幸运的,因为他的长命,他终于等到了这一天,总算还他以清白。近年来中国政府承认了国民党军队是抗日的主力,2005年又给幸存者发了纪念勋章。而这一切都太迟了。那些已经去世的,那些被杀的呢?
    
     资料显示,解放后被枪杀的原国民党军队抗日将领不下一百多人。活下来的也大都处境凄惨。我的老乡、抗日名将黄琪祥,虽然后来投身革命,反右时还是被划为右派分子,文革中更被迫害至死。
    
     岳飞并非是中华民族历史上最冤屈的人。这些恩怨与谁言说?
    
     这里引述中国历史学者王康先生《我们的精神元年――纪念抗战七十周年》文章中的一段话,作为本文的结尾:
     中日之间曾有22次大型会战,1,117次中型战役,38,931次小型战斗,340万中国将士血沃沙场,214名将领从容殉国,其中饶国华、王铭章、范筑先、钟毅、唐聚五、唐淮源、 梁希贤、寸性奇、许国璋、彭士量、阚维雍、陈济桓、蔡炳炎、秦霖、夏国璋、郑廷珍、姚中英、李必蕃、毛岱钧、萨师俊、陈安宝、石作衡、赵锡章、王剑岳、王 甲本、李家钰等六十余人或自杀殉国,或与日军肉搏牺牲。
    
    我们曾经为他们馨香俎豆,肃雍钟鼓,焚烛燃香,长揖叩拜过吗?
    
    抗战乃中国亘古以来最惨烈、最英勇的民族圣战,亦为中国对人类文明与和平的最大牺牲与贡献。可是,我们至今空缺与它们相对称、匹配的圣殿:中国抗战忠烈堂。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达赖喇嘛,一个坚忍的流亡者/刘放
  • 新年感怀:大国崛起与没落,如何走出历史轮回/刘放
  • 红太阳的殒落--毛泽东逝世30周年/刘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