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陈维健:佛罗伦萨永不殒落的人性光辉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7月09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陈维健更多文章请看陈维健专栏
    在意大利中部有一座群山环抱的城市,在十七世纪曾经有过一段辉煌的历史,在那一段时期,几乎所有的大师都汇聚到了它的身边,由此开创了欧洲历史上最辉煌的“文艺复兴”时期,世界也由此穿过了中世纪的黑暗开始了人性的复苏,它的人性光芒不但穿越了阿尔诺河谷流淌到罗马,它的光芒也照耀到整个欧洲及其世界。
     佛罗伦萨这个被中国诗人徐之摩称为“翡冷翠”的城市,在我生活在如同中世纪般黑暗的毛统治时代,它一直是我心中一盏摇曳人文光辉的烛台。由着母亲是音美教师的缘故,即使在“文化革命”的时候,达芬奇,米凯朗基罗,拉斐尔这些艺术巨匠和但丁,薄丘伽等文学大师及音乐家柴可夫斯基的故事与他们的作品仍然耳濡目染着我们。记得我家文革的劫后余生中,家里还珍藏着达芬奇的“蒙娜丽莎”的画和米凯朗罗基的“大卫”石膏头象。这些珍藏不可磨砺的影响着我们在那个人性被泯灭,文化被荒芜时代的生活和成长。佛罗伦萨“翡冷翠”在那个时代对我们来说,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但这个梦竟然有一天,梦想成真来到了我们的身边。 (博讯 boxun.com)

    2007年五月正是南欧春意融融的花季,我和已成为雕塑艺术家的兄弟,有机会从南半球的天涯海角的纽西兰来到佛罗伦萨。我们乘坐欧洲之星高速列车,从布鲁塞尔,巴黎一路南下,在穿越无数个长长的隧道后,终于来到了我们心想往之的佛罗伦萨。清晨的阳光正从山丘上升起,透过橄榄树叶,碎银般地洒在梦中初醒的城市。我们拉着行李走在悠长而古老的街道上,行李包下的小轮在细碎的石块路面上,发出咯答咯答的清脆声响。踏着脚下的石块,我们仿佛穿越了历史的时空,进入了时间的隧道来到了大师们生活的时光中。
    佛罗伦萨建于公元200年,在历史上就是一个贸易和艺术之都,在第一次十字军远征时,这里是罗马帝国通往东方的贸易之路。它也因贸易而成为当时欧洲最富有的城市。它所制造的佛罗伦萨金币成为欧洲最好的金币。然而富甲天下了佛罗伦萨,并不以此为满足,它要将它的财富化作艺术,将有价的财富化作无价的艺术瑰宝。十四世纪当欧洲大陆穿越了中世纪的黑暗,人性的光芒即将升起的时候,历史选择了佛罗伦萨这个没有海口的城市,去开创人类文明的黄金时代。
    
    十四世纪的佛罗伦萨是一个共和制的城邦国家,作为城邦的国家它由二个家族的联邦控制。其中一个家族梅迪奇家族,铸成了佛罗伦萨作为世界艺术之都的历史地位。梅迪奇家族是一个金融奇才的家族,它拥有遍布全欧洲的银行,成为富可敌国的家族。但是这个创造巨大财富的家族,却并不醉心于财富,这个家族对艺术的爱好胜过了金钱。梅迪奇家族的第二代及第四代继承人柯西莫(Cosimo de’ Medici,1434~1462)与罗伦佐(Lorenzo de’ Medici,1478~1492)。由着他们对艺术的醉心,在其巨大的财富的支持下,几乎网罗了世界上所有的杰出人才,将他们汇聚到佛罗伦萨。那是一个人才辈出的时代,一个大师巨匠云集的时代,从文学到艺术,从建筑到科学,在这里创造了直到现在还没有那一个时代可以企及的高峰。梅迪奇家族在收罗人才的同时,还培养人才,他们设立艺术学院,分立绘画、雕刻、建筑等学科,从文学大师但丁,薄丘伽,到文艺复兴三巨头的达芬奇,米开朗基罗,拉斐尔,从政治理论家马奇亚维里,天文学家伽利略甚至音乐家柴可夫斯基,也从千里之遥的冰天雪地的俄罗斯来到了这里。因梅迪奇家族开艺术风气之先,爱美成了这个城市的风潮,爱才成为这个城市的时尚。整个佛伦萨城都沉浸在浓厚的艺术氛围中。豪门贵族争先聘请大师为自己设计宅园楼堂,竞相收集名家作品,均以诗家为友艺家为荣。艺术家诗人在这个世界上第一次成为城市的明星。佛罗伦萨的市民也大多成为了能工巧匠。他们的孩子被送到艺术学校学习,天才的老师教出了高才的学生,从而使佛罗伦萨在那个时代创造了这个世界无与伦比的艺术财富。而梅迪奇家族所有的倾国倾城的艺术宝藏,又都献给了这个城市。现在的佛罗伦萨乌菲兹美术馆所阵例的作品几乎都是梅迪奇家族的收藏品。梅迪奇家族对佛罗伦萨的贡献,使他成为这个城市的缔造者,而这个城市所掀起的文艺复兴运动,也使梅迪奇家族被成为“文艺复兴的教父”。面对这样一个伟大的文艺复兴之城,我们的感情象是一个教徒走进了圣殿,几乎有了一种崇拜和敬畏的感觉。
     我们拖着行李在离中心火车站不远的一条狭窄的巷道内,找到了我们的住处。“背包旅行社”这个为青年人服务的国际旅行社,也对成年人开放。它不但价格便宜,更为吸引人的是它的开放性和生气勃勃的气氛。佛罗伦萨的背包旅行,与世界各地不同的是,不但它的大厅和楼道放满了大师们的雕塑复制品,它的墙上天花板上也都画满了壁画。这些作品都是曾经住宿在这里的青年旅行者留下的作品,也许他们受这个城市的艺术感染,住进这个旅社的青年,人人都成为了艺术的天才。我们住在这里仿佛置身于艺术学院的教学大楼。
    佛罗伦萨作为一个城市并不大,但作为一个博物馆它则是世界上最大的博物馆,因为佛罗伦萨这个城市就是一座博物馆。这个城市有四十多座博物馆和美术馆六十多座宫殿,散遍这个城市大街小巷的大大小小的教堂。以及触目皆是的雕塑作品。这个四十万人口的城市,它的塑像远远地超过了这个城市的人口。面对这样一个巨大的博物馆,一个从地理和城市建筑,几乎完整地保留了中世纪和文艺复兴时代的格局,以及保留着城邦时期的手工业作坊。这个城市如果仅仅作为一个游客,二三天三五天的观光是难以窥其一斑的。
    我们在佛罗伦萨仅仅只有二天的时间,为此,我们用了几天的时间来研究安排我们在这个城市的游程。在眼花瞭乱激情伴随的二天中,我们从被称为佛罗伦萨的阳台的米开朗琪罗广场的视野中开始推向整个城市,去感受这个城市的面貌。这个座落在佛罗伦萨山丘上的广场是迟至十九世纪的建筑,广场的中心矗立着被放大的米开朗基罗的“大卫”雕像,和雕像基座下的“昼”“夜”“晨”“暮“群雕。大卫雕像那巨大的身影几乎复盖了整个城市,也成为这个城市至高无上的精神象征。倚在广场玉砌雕栏上,座落在阿诺河两岸的佛罗伦萨就尽收眼底了。在古老的街区中,绿色橄榄树相拥着红色的建筑.“圣百花大教堂”巨大的圆顶和伟岸的乔托钟楼在初升的阳光下发出金色的光辉,阿尔诺河在城市的辉映下蜿蜒地向东流去,连结两岸的桥垂映在流波中。当我们把视线从远处收回到广场的左面的山林,青翠的松柏掩映着一段古城墙,墙内是幢幢城堡别墅,这些城堡别墅昔日的主人都是这个城市的骄傲,从天文学家伽利略到音乐家柴可夫斯基。随着徐徐而来的山风,那些历史上的名人可以说扑面而来。在它的山坳上,有一座青藤爬满的别墅,这儿曾经是梅克夫人为柴可夫斯基准备的,虽然柴可夫斯基应邀来到这里,但并未能与他倾心的女人梅克夫人谋面。这对终身相爱的情人,没有拉过一次手,更没有一次拥抱,只是在这幢别墅前二驾马车擦身而过,他们俩只有瞬间即逝的相遇,但就是这一瞬间,柴可夫斯基却为此写下了百世留芳的“第四交响乐”。时至今日,当我们在梅克夫人的别墅门前,依然能够听到马车的哒哒之声,依然感到梅克夫人的世纪留香,和柴可夫斯基永不息灭的心灵交响之音。
    佛罗伦萨的精华之处当然是他的博物馆了,全城四十多个博物馆,当以乌菲兹美术馆和艺术学院美术馆为之最。乌菲兹美术馆,这座十六世纪由梅迪奇家族为容纳市政所有部门而设计的办公大楼,现在成为意大利最大的美术馆。它藏有文艺复兴时期最伟大的作品,其中有波提切利的“维纳斯的诞生”和“春”达芬奇的“天使报喜”,米开朗基罗的“神圣家族”拉斐尔的”金丝的雀圣母”和提香的”花神”.几乎每一个到佛罗伦萨的人,没有不去这座艺术的殿堂朝圣的。我们去的那天,正好是免费开放日,长龙似的队伍,在美术馆的长廊一直排到阿尔诺河岸。沿着队伍的长廊上是雕塑挨着雕塑,长廊外是行为艺术家,摊头艺术家你傍着我我依着你。 踟蹰行走的队伍整个儿的沐浴在艺术的阳光中。二个多小时的队伍,当我们终于进入这艺术的殿堂,面对各位大师的作品时,在无法克制的激动中,我们的脸上充满了神圣的感觉,文艺复兴的大师们一尊尊,一张张的艺术作品在此复活了。要陈述这个有着四十六个陈列馆,多达十万件以上作品的艺术博物馆是困难的。当然更困难的是让我们在这些大师的作品前挪动我们的脚步。作为雕塑艺术家的兄弟,几乎每一件作品都让他如数家珍,流连往返。达芬奇的“天使报喜”是该美术馆的一张重要收藏,当我站在这张二米多长的作品前,有一种震撼,这张达芬奇年仅20岁的作品,能够多此生动地表现天使向处女玛丽亚报喜,告知她因圣灵使她怀孕生子的故事。玛丽亚那种听到报喜后的神态表情,一个20岁的青年竟能描绘得如此传神,只能用天才二字来形容。虽然达芬奇他的三幅最重要的作品没有收藏在佛罗伦萨,但最负盛名的“蒙娜里莎”却是在佛罗伦萨完成的。当我们站在”天使报喜”这幅画前,正好有一位老师带着他的学生们在讲解着这幅画,老师和学生的脸上都充满了艺术的神圣之光。达芬奇这位出生在佛罗伦萨郊外农民的孩子,是文艺复兴时代的天子骄子,他既是一位艺术家,又是一位文学家,同时也是工程师,科学家,发明家。正象那个时代将所有的天才都赋于了佛罗伦萨一样,上帝也几乎将所有的才能都赋于了达芬奇一个人。
    从乌菲兹博物馆出来,我们便来到学院美术馆。这里陈列着佛罗伦萨的镇城之宝,米开朗基罗的二米半高的“大卫”。大卫是圣经中一位战胜敌人的牧羊少年,按中国的说法只不过是一位农民。但是米开朗罗基却把这位农民通过艺术手法,将他雕塑成为这个世界上最俊美的青年英雄。米开朗基罗创作大卫的年代正是教廷腐败,外族入侵时期,于是他借圣经题材去表现一个时代英雄的形象。这位英雄在米开朗罗基的创作下,既不拿剑也不穿战袍,而是全身赤裸着健美的身躯,在深思紧锁的眉宇间透出一股反叛的英武之气。这个形象可以说最完善地表现了文艺复兴的精神面貌。这尊雕塑在五百年间成了这个世界美和正义的象征。这座雕像也是米开朗基罗的巅峰之作。当米开朗基罗把大卫从圣经中赤裸裸地放到阳光下时,也把被黑暗所禁锢的的人性放到了阳光下。从此,解放人性,张扬人性,让人性成为生活之美,从而使爱情,亲情,友情,同情这些世俗的情感成为一种崇高的境界。当我们俳回在这尊雕塑之下,在摄服其艺术的魅力的同时,更为他的正义精神所鼓舞,在他赤裸裸的躯体面前,所有的腐败,肮脏,阴谋,邪恶都将自惭形秽,逃循无形。“大卫”的雕像虽然阵列在博物馆里,屹立在米开朗罗基广场,但他的精神力量却是无远佛届的,它一直远射到东方的中国。
    在佛罗伦萨一共有六十几个宫殿和教堂,“圣母百花大教堂”毫无疑问是其中最为伟大的一座,它也是佛罗伦萨这个城市的心脏。这座建于1295—1496年的圣母百花大教堂,是文艺复兴时代一座最伟大的建筑。这座外表镶满了白,绿,粉红色大理石的教堂完全巅覆了传统教堂阴沉,禁锢,压抑的风格,而呈现出一种从无有过的妖娆之美。当我们在站它的脚下仰望着它时,有一种女性的美丽的圣光徐徐地降落在我们身上,让我们有一种身不由已的拜倒在她脚下的感觉。这个教堂的圆顶是世界上最为最壮观也是最大的圆顶,菲利浦 布鲁内这位天才的建筑巨匠不用一根脚手架,以鱼骨结构和椽固瓦的的方法从下往上砌成。被视为建筑学上的奇迹。圆顶上是米开朗罗基巨幅壁画“末日的审判”。当我站在它的圆顶之下仰视时,为建筑和艺术的崇高而出神入化。
    圣母百花教堂虽然在1496年落成,但为了有一个能配得上其宏大的架构的外墙,举行了多次的竞标,最后选中法布里的方案,用白色,红色,绿色三种颜色的大理石进行装饰,为此又化了三个世纪的时间,直到1887年才全部峻工。佛罗伦萨人以将近五个世纪几代人的时间去建一座教堂,这种对艺术的完美追求可以说是到了无于伦比的程度。
    佛罗伦萨的美和蜿蜒于其中的阿尔诺河是分不开的,阿尔诺河为佛罗伦萨的艺术家,多了一个天才的创造。佛罗伦萨和桥是分不开的,在阿尔诺河上曾有过无数形态各异的桥,其中最著名的是“旧桥”。“旧桥”是一座典雅的有着其独特造形的三拱廊桥,是罗马时期的建筑。现在保有的“旧桥”是1345年重建而成。在六百多年的岁月中它在饱经了风霜的同时,也产生了无数传奇的故事。但丁这一位被恩格斯称为中世纪最后一位诗人和新世纪最伟大的诗人。他的最著名诗篇“神曲”的神来之笔就产生于“老桥”。在老桥不远处一条幽深的巷道内,有一条但丁街和他的故居,在他的故居存放着画家亨利 豪里达著名的油画“但丁与贝达里丝邂逅”.这幅画记录了这一漫妙的时刻。那是一个春光明媚的上午,贝达丽丝神游在旧桥上和但丁不期而遇,但丁在和那位美貌的女郎邂逅的一瞬间。心头升起了如同新世纪太阳般的光芒,这光芒也象丘比特之箭一样射中了他。于是一个世纪性的作品在他心中酝酿而成,那就是后来被称作“神曲”的“喜剧”。当我们漫步于这神圣的“旧桥”,在满街“金铺”和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寻找着这段世纪性的“廊桥遗梦”。我们踏着但丁步屣过的发着褐色光泽的桥面,寻找着贝丽丝的芳踪。虽然几个世纪的消容,但今日的“旧桥”依然浪漫如故,风情万种的意大利女郎,和热情如火的意大利男子,牵手,拥抱,热吻,在这旧桥上演绎着千年不变的浪漫。“旧桥”它是人们心中一座永远的爱之桥。当我们俳回期间,历史的时空在我心中交错着,一如倒影在阿尔诺河波光粼粼之中”旧桥”的倒影。
    “旧桥”一座赋于了诗之魂,神之曲的桥,在但丁的“神曲”之后又有了被称之为“人曲”的薄丘伽的”十日谈”,对佛罗伦萨甚至世界来说都是弥足珍贵的艺术财富,它的珍贵使魔鬼之手都不忍摧毁它,二战时当希特勒败局已定,德军在撤退佛罗伦萨时,他炸毁了阿尔诺河上所有的桥梁时,唯独把它保留下来。
    当我们离开“旧桥”时,整个佛罗伦萨正溶入在夕阳的金辉之中。佛罗伦萨所创造出来的硕果累累的艺术,文学,科学成就,迄今为至没有那一代,那一个城市所能够企及。它所展现出来的人性辉煌,成了人类永不殒落的太阳。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陈维健:黑窑事件将成为中国人性复苏的起点
  • 陈维健:中原“黑窑”谁之罪
  • 陈维健:“不要奥运要人权”农民的心声
  • 陈维健:太湖美 美在太湖水
  • 陈维健:封杀沉默偷渡不了“六四”屠杀的罪责
  • 陈维健:“行政大西藏和文化大西藏”的补充
  • 陈维健:渔阳鼙鼓动地来
  • 陈维健:2008年奧運夢想
  • 不许调戏妇女到不许包养情人/陈维健
  • 陈维健:熔化血躯的钢水背后的国企改制
  • 陈维健:“国际歌”的声音又在中国大地响起
  • 陈维健:泯灭英雄的时代
  • 陈维健 :专制指挥民主的中西关系
  • 陈维健:诛连九族卷土重来
  • 陈维健:阿扁的一个呼吁二个作法
  • 陈维健:行政大西藏和文化大西藏
  • 陈维健:“物权法”还是“掠夺法”
  • 陈维健:境外媒体自由采访背后的故事
  • 陈维健:一个思想超越者的悲情和佛心
  • 陈维健:中国一个讨薪被打被杀的黑社会
  • 陈维健:不能相信的罪恶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