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由喜贵淡出澄清“江胡斗”传闻/冼岩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7月08日 转载)
    据《解放军报》报道,解放军和武警部队已选举产生中共十七大代表296人,几乎所有高级将领都当选为代表,但中央警卫局局长由喜贵上将却不在名单之列。人们相信,68岁的由喜贵将在十七大后卸任。

    中央警卫局局长一职在中共权力斗争中的举足轻重份量,不仅仅是理论上的,而且已经在1976年的关键时刻得到实践验证。因此,让由喜贵担任中央警卫局局长一职,是江泽民在卸任后保持政治决定权的重要布局,可说是对其核心地位的最后保险。由喜贵的淡出,澄清了海外长期以来关于“江胡斗”的传言:虽然由于最高权力的更替,新核心为任命自己一系人马,不可避免要触动原核心旗下的人马及其既得利益,但斗争并没有延及最高层面,也没有影响权力交接;以陈良宇案为标志启动的江胡之最高权力的实质性交接,是坚定的,且已接近尾声,十七大将是交接完成的标志。

     从中共历史看,此次最高权力的转移是最顺利的。既没有象毛、邓时代历经周折、城头变幻,又不须等到前任离世才能完成。更重要的是,这种前任仍健在情况下发生的权力移交,并没有使后来者束手束脚。从科学发展观、和谐社会等理念的提出,到最近6.25讲话,胡锦涛提出了不少对前任具有纠正性意义的说法,树立了自己的治国理念架构。如果这种成功移交其中没有包含多少偶然因素,那么可以说它已经创立了一种“有中国特色的”的最高权力和平移交之典型示范。 (博讯 boxun.com)

    毫无疑问,即使在最高权力真正移交出去后,江泽民仍会拥有重要的政治影响力,而且仍将是权力棋盘上颇具份量的一只筹码。但他将不再是权力核心,不再是政治决策的最后决定者,而只是可以提供咨询意见的元老,尽管是最重要的元老。

    十七大后,胡锦涛的核心地位终于可以名至实归,但为期只有短短5年。5年后,第5代核心将在名义上接位。根据江泽民创立的规则范例,在第5代任期的头5年,胡锦涛仍可拥有最终决定权,然后就须真正放弃实质性权力。显然,能够真正掌握实权的5年,加上可以幕后操纵的5年,总计10年,时间并不短,但由于一直在荆棘丛生的权力关系的泥浆中行走,需要平衡的关系、利益太多,很难有大的突破性作为。这也是中国现行任期制度的特征:保持稳定性、连续性易,大的突破难;大突破只可能是形势逼出来的,即在条件充分、形势具备下的顺势而为。执政者的作为,不可能超越客观局限性。

    因此,在胡锦涛为十七大乃至中国后十年定调的6.25讲话中,虽然不乏对前任政策、理念的调整,但更多是继承。6.25讲话的核心是坚持“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所谓“中国特色”,从政治层面而言就是集权、稳定。前者要求拒斥类似西方的竞争性民主,后者必须限制政治空间的开放与自由。从这个意义上说,虽然中国社会由于特殊利益集团膨胀的不可抑制、官民矛盾的激化而提出了政治改革的要求,但这种要求在执政者层面上还压不倒对于控制和稳定的需要;众所期待的十七大,预计在政治改革、党内民主方面,不是举步甚微,就是只能作出些象征性的动作。

    在这种体制惯性下,与权力相纠缠的特殊利益之膨胀难以避免。媒体披露的“黄菊当上上海市长后,身负与纽约和新泽西港口商讨合作的重任,带着徐匡迪、沙麟、夏克强等好几个副市长访问美国。但是他刚下飞机,什么人都顾不上见,什么事都顾不上谈,第一件事是在纽约唐人街麒麟金阁酒楼,请正在这里留学的江泽民公子江绵恒吃饭……”等场景,充分展示了不受制约的权力易于腐化的特质。体制内腐败与反腐的较量将长期存在,胜利总是“阶段性”的,根本性的遏制难以预期。在这种情况下,一定程度的稳定虽可维持,但真正的和谐难以实现,社会关系将长期处于一种紧张和刚性之中。更重要的是,这种紧张和刚性使社会对各种开放趋势没有免疫力,只能更趋封闭与僵硬。一旦经济增长受挫,这种由“不和谐”导致的紧张和刚性,就可能成为社会危机爆发的导火索。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由喜贵全身退出江湖
  • 江泽民亲信由喜贵行将退役(图)
  • 江泽民亲信由喜贵仍居中共警卫局要津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