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王宝 .苗族 . 越战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7月02日 来稿)
    
    从一桩起诉案说起
     (博讯 boxun.com)

    六月上旬,美国加州发生了一桩近来已很少见到的法律新闻:联邦检察官向联邦法院起诉以前老挝(寮国)将领、现美国苗族社区地位崇高的领袖Vang Pao为首的十名加州苗族社区的闻人和一名前加州国民警卫队中校Jack,指控他们违反联邦的《中立法》,密谋购买价值将近1,000万美元的先进武器,包括AK-47步枪、Stinger反坦克导弹、榴弹发射器、C-4炸药等等,准备在6月12日和6月19日将这些武器分批运往泰国后再转运到老挝。他们还试图招募从美国陆军特种部队或海军SEAL特种部队退役的军人为雇佣兵,意图通过谋杀和攻击老挝的军事和民职官员、破坏建筑物等形式,阴谋推翻老挝的现任政府。1958年毕业于西点军校的前越战英雄Jack被控作为军火买卖的中间人和阴谋的策划者。联邦检察官并说:被告们上个月就派人在老挝的首都永珍(万象)收集有关军事设施和政府建筑的情报。检察官还说:目前仍有数以千计的他们的同党逍遥法外,其中很多人都身在其它国家。6月14日,联邦大陪审团已正式起诉这11人。
    
    在每天发生的浩如烟海的各式新闻中,这桩新闻本来并没有引起我的特别注意。直到看到中文翻译,证实了Vang Pao就是越战时期大名鼎鼎的王宝,才激发起我的写作兴趣(顺便说一句:我使用的流行的“拼音2003中文软件”,“王宝”两字竟可作为一个专用名词打出,可见其人在中国人中之“不朽盛名”)。
    
    一段已被湮没的历史
    
    “文革”初兴时,我小学还没毕业。没书可读、没事可做的我对父亲带回的《参考消息》特别感兴趣,几乎每篇文章都仔细研读。所幸那时的《参考消息》虽然免不了题材上的刻意筛选、“政治正确”的标榜,但译文总体上保持了外国媒体在撰写时的原汁原味,截然不同于当时随处可见的“党八股”,对我后来摆脱“党八股”的文风有潜移默化的影响。
    
    那时的越南战争正打得如火如荼、硝烟弥漫,对自幼喜爱军事的我特别有吸引力,也转移了我对国内“造反有理”、“文攻武卫”一类事件的注意。“苗族雄狮”王宝的大名就是在那时知道的。从《参考消息》上我知道:王宝是老挝苗族人的领袖。在美国中情局的秘密策动下,他组织了著名的“王宝部队”,专门跟越共和寮共作对,从侧面“有力地”支援了在正面战场与越共和寮共部队作战的美军。在“红旗下长大”的我当时还挺纳闷:受尽压迫的老挝苗族“贫下中农”们怎么也会奋起反抗共产党的领导或曰统治?
    
    后来我陆续知道:老挝苗族人的先人来自中国,这些外来的苗族人一直受到当地人的排挤和欺凌,故他们与老挝的当地人和越南人都有世仇。老挝苗族人世居在贫困偏远的山区,从事刀耕火种的原始生活,也种植鸦片贩卖。1931年,王宝出生在老挝的中部。二次世界大战期间,还是青少年的王宝就加入了老挝的抗日队伍,后在20岁时接受法式的正规军官训练,其后加入对抗寮共和越共的战争。王宝在老挝王室陆军中一路晋升,1964年成为第一位老挝的苗族将领(少将军衔)。上世纪60年代中期起,王宝在山区指挥苗族游击队和泰国的雇佣兵对抗寮共和越共部队。在美国中情局的大力支援下,王宝因能够以美援供应部属和村民粮食和医疗物资,甚至能掌控美国的空中武力,从而在部属和村民的心目中建立了“神明般的地位”。
    
    1975年,随著越南战争的结束,美国政府支持的老挝王室政府也跟著垮台。王宝先逃往泰国,再与几十万曾经反抗寮共和越共的老挝苗族人一起,由美国中情局安排陆续前往美国定居。王宝定居在南加州的橙县并已归化美国。战时被部属和村民奉为神的王宝,战后仍然是旅美苗族人的领袖兼保护人,32年来他也从末放弃过率领同胞返回故乡的愿望。屈指算来,王宝现年已76岁。令人“赞叹”的是,这位现代廉颇虽然垂垂老矣,却不仅尚能饭,更尚能反。不过,冷战已结束多年,美国早已对印度支那地区失去了兴趣,王宝辈的努力最终只能功亏一篑;年轻一代的苗族人,早已习惯了美国的生活和思维方式,认美国为祖国,奉美国的价值观为正宗,对故国、对父辈的失败情结和往日的政治仇恨统统没有兴趣。王宝辈若想带领年轻一代的苗族人“出埃及”、“过红海”,恐怕比赶牛群上刀山还困难。
    
    美国苗族人的现况
    
    上世纪九十年代,我曾在加州中部的某城读书,那里是美国的老挝苗族人居住的大本营之一,我也有机会去近距离观察和了解他们。老挝苗族人在美国常被通称为“Mang”,他们大多身材矮胖、皮肤黝黑、不善言语。据说美国政府曾将大批荒芜的土地无偿拨给“Mang”们开垦,试图让他们自食其力。但“Mang”们早就尝到了美国政府补助的甜头,没几个人愿意再在“天堂”里干“修理地球”的苦活。
    
    生育能力极强的“Mang”们崇尚多子多女,有所谓“七八个不算多,十个才及格,十几个正合适”之说(不知他们的这种传统是否是为了在恶劣的自然和人为环境下能保证传宗接代)。不要愁他们在美国养不起这么多的孩子。反正每生一个孩子,自会得到美国政府每月三百多美元补助的食品券等,保证生下来后饿不死(不过如今加州的物价飞涨,这点钱在加州早已很难生存,故大批的老挝苗族人早已搬离加州)。
    
    我曾去当地一家老挝苗族人开的修车行修车,因为他们的收费特别便宜。修车行的后面就是破烂不堪的住宅,乱哄哄十几个孩子鱼贯般地进进出出,玩得不亦乐乎,比赶集还热闹,却让客户几乎无从落脚。如将这些孩子一字排开,高高低低如楼梯般,每人相差都在一岁左右。大的已十七八,小的还在襁褓里吃奶。母亲背上背著最小的,一面忙著用砂纸手工打磨损坏的车身。这些孩子们散落在各处玩,父母根本无暇去管他们,都是大的带小的,长子/长女自然成为“总负责”。
    
    老挝的苗族人生性好勇斗狠,这与他们一直生活在恶劣的自然环境和受到其它族裔的欺凌有关。几年前在美国,一名前老挝苗族的军官在打猎时与六名美国土生土长的高大强壮的白人猎手发生了冲突。在美国猎手先向苗族人头顶上方开枪恫吓的情况下,这位身形矮小的前苗族军官竟然回过头在短短的霎那间连续开枪将六名美国猎人全部击毙,其身手之敏捷令《第一滴血》里的蓝保都相形见拙,比当年连杀韩家父子五人的赵子龙还威风,美国舆论更是一片大哗。我曾居住的加州中部某城,当地贩毒的非洲裔、拉美裔已经算是够狠的了,但和他们一提起“Mang”来,却无不露出一副畏惧和甘拜下风的神情。
    
    总的说来,当年跟随王宝跑到美国的这几十万老挝苗族人,是“走对了路,跟对了人”。但如今让他们再“走回头路,受二茬罪”,基本上是痴心妄想。
    (本文原载2007年7月号《争鸣》杂志,有部分修改) _(博讯记者:周晋)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王宝森昔日情妇竟能再次迷倒中国银行副行长
  • 从王宝森情妇“梅开二度”看性腐败的司法空白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