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令人发指!!——呼铁局挖“内人党”的残酷和恐怖/巴雅古特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7月01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作者:巴雅古特
    
     “文革”中,中共在内蒙古发动的挖“内人党”运动是震惊中外的大冤案,而本案很多具体事件,为人所知甚少。做为内蒙古蒙古族不能磨灭的一段苦难历史,“内人党”案件必须通过挖掘和发现正在消失的“文革”史料,才能全面勾勒。而这不是一朝而能完成的长期研究工作。 (博讯 boxun.com)

    
    笔者今收藏“文革”油印资料——《呼和浩特铁路局“新内人党”各族受害者向中共内蒙古自治区委员会领导汇报提纲》一份,B5纸,共14页。其落款日期颇详细,志为“1974年5月5日草稿,5月10日定高,19日向内蒙古党委尤太忠等领导会报,6月15日打印”。文中提到的尤太忠是当时的内蒙古军区司令员、内蒙古自治区革命委员会主任,是中共党派遣到内蒙古的“镇守使”和“封疆大吏”。
    阅读这份材料,其实也是等于自己在体验“恐怖”,心里簌簌的。此抄录其关键的几个内容公布于世,恕我与读者诸君分享“恐怖”。
    
    “1968年内蒙全区挖‘新内人党’,在呼铁局4万名职工中,挖了3700多名各族职工,446名蒙族职工中有444名被打成‘新内人党’。这些人中死亡的11名(另有2名家属),病残的347名(另有家属12名),早产流产的3名(另有家属2名)。”(页2)
    此知,呼铁局4万人中,近10 %受牵连,1.1%被打,0.9%致残, 05%死亡。(死亡包括流产死亡的婴儿5名,共18人。)这是个不小的比例,如果按蒙古族职工446人比率来算, 被打的近乎是100%了!而死伤者主要是蒙古族人。
    如果你不知道那些“内人党”们的具体死亡过程,上述统计数字很可能只止于抽象数目,也许不会震撼我们麻木的心灵。但是,历史也会留下具体事例的纪录,对这样的记录,我们到底应该感谢历史的真实才好呢,还是苦叹历史的残酷才对呢?请看抄件(括号内人名转写为笔者所加):
    “为了搞出人造的‘新内人党’,赛汉机务段将专业军人、共产党员、战斗英雄、西苏旗供销社主任阿民布和(Amin-Buvhe)同志由地方强行揪到该段进行非法逼、供、信武斗,要他供认该段有所谓‘新内人党’,当本人拒绝诬害时,裴正杉、高继忠等人在场,不到6小时,用机车检点锤敲其脑瓜致死。”(2-3页)
    “赛汉机务段司机巴音乌力吉(Bayan-Uvljei),正在住院治病,但不顾其死活揪回段里隔离批斗。同时,将其70岁高龄的母亲(家庭妇女——原注)也进行了隔离批斗,还在火红的炉子上烤老人头,称曰‘烤羊头’,当时白妻离婚回乡,家里只剩3、5岁的两个子女过非人生活。”(3页)
    “赛汉机务段司机曹道(Sodu)被隔离批斗的同时,将起怀孕4个月的妻(家庭妇女——原注)也进行了隔离批斗,并把胎儿用铁丝勾下来弄死。参与者还说什么:‘生下来还是“内人党”,留他做什么用?!’”(3页)
    善良的人们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但“文革”挖“内人党”的残酷现实远远超出了我们的想象。
    文中的“赛汗”,今做“赛汗”,是西苏旗政府所在地。西苏旗即原苏尼特右旗,属于内蒙古锡林郭勒盟,是蒙古德穆楚克栋鲁普(1902-1963)王的本旗。德王为内蒙古的自治和独立奋斗一生,最后成为共产党的阶下囚。但他绝没有想到,他死后5年,他为之奋斗的蒙古族人,他的本旗蒙古人会遭到如此的人身侮辱和肉体灭绝!
    受害者们写此《汇报提纲》,是为了严惩犯罪者。当时,中共已经承认挖“内人党”是个冤案,受害者应该得到平反。然而部分人,尤其是牧民没有得到任何补偿。尤其是,具体动手迫害他们的人,仍然把持着各级权力,高高在上,飞扬跋扈。他们的上级有意袒护犯罪者,没有给他们以应有的惩罚。
    然而这是“把强盗告到土匪头子”一样,不会有任何公正可得的。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巴雅古特:“但愿我没有言中”——关于香港自治问题
  • 巴雅古特: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性中国
  • 巴雅古特:巴音布鲁克的“蒙古加盟国”案
  • 巴雅古特:“应急预案”为军事政变打开了豁口
  • 巴雅古特:现成的“文革博物馆”--毛泽东纪念堂
  • 巴雅古特:扎进吐波心脏的钢刺—写在青藏铁路通车之际
  • 巴雅古特:“为人民服务”的真正含义
  • 巴雅古特:从“知识越多于反动”到“以愚昧无知为耻”
  • 巴雅古特:制造“无产阶级”的魔术师
  • 巴雅古特:幽灵
  • 巴雅古特:共党的扫盲和造盲
  • 巴雅古特:为了你们,也为了我们
  • 巴雅古特:82+28的故事
  • 巴雅古特:要求和呼吁恢复内蒙古高度自治权力
  • 巴雅古特:致蒙古族出身的傅莹大使
  • 巴雅古特:“四个现代化”实现了吗?
  • 巴雅古特:我的退党声明
  • 旧诗改新--我的剽窃/巴雅古特
  • 巴雅古特:致袁红冰先生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