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世纪新论】放歌香港的美丽与悲哀/巩胜利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7月01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巩胜利更多文章请看巩胜利专栏
【世纪新论】

     (博讯 boxun.com)

     2007年开年之后的5、6、7…日,台湾力霸集团遭遇严重财务危机,导致集团旗下的“中华银行”一天内即被挤兑近200亿元新台币(约合50亿元人民币),是进入21世纪以来宝岛内最严重的金融业挤兑危机事件。致富裕的台湾掀起了一场“金融风暴”,台湾金融类股票全线大跌,连续跳水共下跌了2.55%,为四个月来最大两日累计跌幅。2006年12月19日及2007年之后,地处亚洲也是交富裕的泰国证券市场未能承受住本国新政府18日通过的旨在遏制泰铢汇率上涨、限制外国资本投机、新货币金融调节规则的沉重压力,导致该国股市突然崩盘,基本证券指数SET狂跌19.5%,造成泰国经济动荡。泰国政府被迫紧急决定废除限制外资自由流动的决定(与当年巴西“放弃管制”如出一辙),股指得以成功回升5%,但仍在一日之内损失230亿美元。今日泰国再现了当年“亚洲金融危机”爆发前那令人心惊胆颤、可怕一幕。据外电综合报道:自2007年以来,美元汇率指数持续数年下跌,已经跌到了美元历史上的最底点。美国金融界有观点认为,下一个支撑点是80,按此线继续下跌,人们普遍担心美元就有可能崩溃而一蹶不振。但也有分析认为:美元下跌贬值将是有序、起伏的、有节制的,崩溃的可能性存在不大。但是,世界金融的起伏与危机,正逼近我们,就象21世纪末,尽管美元在全球依然风光无限,亚洲及拉美金融危机不照样袭击了大多数亚洲国家及拉美、欧洲的一些国家也被波击?总结与回顾金融危机给全球带来的所有可能,防患于未然,是未来全世界在“不可知”中寻求可能“知之”……本文挖掘出全球绝无仅有、令举世震惊的“金融危机”——
    
     20世纪末、撼动了整个世界的那场“亚洲金融危机”, 以香港政府“强力”干预中途取胜而告终。所幸的是中国政府没有因“加入”而陷入历史的泥潭,更幸运的是当年美国克林顿政府也没有“参战”,倘若是象第一次、第二次“世界大战”那样若干个国家都来积极干预“参战”,那么世纪“金融大战”岂不更灾难的当然发生?回眸这全球第一场世纪“金融危机”大战,就是当年取胜的“香港金融保卫战”——香港政府与“金融大鳄”之战,若是中国政府、美国政府都来积极参战,那将根本改变整个世界的格局和所有“参战国”的趋势和任何生存发展的命运?中国、香港及亚洲各国(包括台湾)的经济发展还能是今天这样盛世吗……那将是全世界绝对、全球绝无仅有的另一种遍地哀宏遍地的另一种惨象……
    
     2007年3月26日,当代香港历史上的“第三任”香港特首出炉,将于7月1日正式“登基”——香港“回归”10周年。然,就是这位今日“当选”、当年香港世纪“金融危机”的实际实践操作指挥者,而在当年差点把600万人的香港给“玩完”。但有一点人类历史谁都无法改变的铁证是:这就是一个国家、政府以铁腕、人为的强力干预经济和金融的游戏玩法,是绝对极其危险的毁灭游戏:⑴是20世纪末的那场“亚洲金融危机”,若当初的美国政府也象中国政府铁腕支持8000亿美元(相当于当年一家微软公司市值最高时期的总当量)与香港当局来玩一把、干预那场金融危机,其结果会是可想而知的。⑵是1985年9月,西方6国集团(当时为六国)铁腕干预日元对美元由250日元兑1美元、升值为87日元兑1美元两倍的历史巅峰,制造了此后日本国10余年的经济大衰退、却让美国10多年经济长盛不衰。政府人为凭好恶来干预、操纵经济和金融的“游戏”,远比世界上所有发生过的任何世界大战更事倍功半,远比第一次、第二次世界大战、美国两次打伊拉克战争及“9·11”事件更令全世界恐怖!甚至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就将另一国金融体系彻底毁于一旦、完全崩溃……倘若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香港世纪豪赌、中国政府强力支持香港,美国政府也支持香港的“对手”来真玩一把,这将是一场什么样的举世大结局……怕中国、香港政府所有的外汇储备早已功亏一篑、彻底崩盘?
    
     金融危机,已经与人类同行、成为全球各国永远生生不熄的痛和永远的战术和战略防务,金融危机将随着人类未来的发展而与日月俱在。21世纪的现在与未来,“金融危机”就在全球、全世界各国人们你、我们,他、她们眼中和身边、生活中……
    
    20世纪的“富贵病”——“经济危机”与富人携手并肩而去
    
    21世纪的“贫穷病”——“金融危机”却贫富不分通吃而来
    
放歌香港的美丽与悲哀


——给全球“金融危机”、香港回归10周年、第三任特首及全人类的今世未来
    
    ■文/巩胜利(著名中国问题学家)﹡
    
    
     之前:进入20世纪90年代以来,全球最富裕的瑞典、芬兰、挪威等北欧国家相继发生不同程度银行危机,1991年国际商业信贷银行倒闭,1995年2月有233年历史的英国巴林银行因倒闭而被收购,2002年2月6日国际金融界再次发生地震,联合爱尔兰银行设在美国巴尔的摩的ALLFIRST分行发生巨额诈骗资金高达7.5亿美元。1997年7月起,从泰国开始,又相继爆发东南亚、东亚、俄罗斯、巴西、土耳其、阿根廷等等国金融危机。20世纪末,亚洲爆发了全区域性金融危机,使这些国家GDP损失超过30%以上。特别值得注意的是,各国的金融危机证明,倘若不予以高度重视或措置失当,金融危机就极有可能演变成更为严重的经济危机、政治危机甚至国家危机。21世纪之后的“金融危机”,已经构成对发展中国家财富与国家发展的最大威胁。“金融危机”,不象“经济危机”那样专“吃”富国而与穷国无缘,“金融危机”则表现出管你贫富如何、却一概“通吃”的超级本性。
    
    
     21世纪以来,素有“南美瑞士”美誉的乌拉圭共和国,爆发了70多年以来最为严重的银行危机;2002年7月下旬,以阿根廷经济危机而引发的“多米诺骨牌”效应开始向拉美国家蔓延扩散。受到美欧金融市场动荡和拉美一些国家政治、经济不稳定因素的影响,拉美股市和汇市普遍暴跌,巴西、阿根廷、墨西哥、乌拉圭等国金融市场剧烈动荡,国家风险指数迅速飙升,拉美经济也再度笼罩在金融危机阴影下。“南美金融危机”,致阿根廷股市下跌了3.96%,墨西哥股市下挫了3.52%。使世界金融市场重挫,近年来一直处于低迷状态的拉美经济可谓是雪上加霜。阿根廷经济已连续下滑了六年,至今没有恢复元气。到2002年上半年,阿经济下降了9%,通货膨胀率达40%,国内失业率高达25%,全国3600万人口中,超过一半生活在贫困线以下。巴西股市狂跌,雷亚尔已经贬值30%。甚至历来稳定的南美小国乌拉圭也风云突变,其国家风险指数由2002年1月份的216点,窜升至其时的1000点。
    
    
     20世纪末、21世纪初,“金融危机”取代了始终萦绕世界发达国家的“经济危机”而震惊了全球,让全世界都看到那来无影、去无踪、令人恐惧的“金融危机”风暴。这“金融危机”昨天在墨西哥出神如化,明天在巴西神出鬼没,后天在泰国兴风作浪,接着又横扫了菲律宾、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韩国、香港、俄罗斯等国家和整个亚洲地区,令全世界的经济、金融界都望而生畏。熟料21世纪一开端,就迎来那跨越历史世纪的土耳其、阿根廷金融危机。那么,就让我们看看这世纪之交和那过去的金融危机——那别有洞天的“风景线”吧……于是,在一次国际经济研讨会的晚夕,有几位尖端的经济学家与银行家们进行了月夜畅言,无意中数着天上的星星,有一段毫无遮拦、自由透心对“金融危机”的高屋见瓴:

“金融灾难”横扫这美丽世界
    
     19世纪下半到20世纪上叶,环球市场经济发达国家以物资富足、剩余太多而导致的一种周而复始的“富贵病”——经济危机横扫了整个世界;20世纪末、及未来的21世纪,又有一种新生的与“富余病”相向、以大举内外债、在还与不还之间就毫不知情、局部而全面爆发流行的“贫穷病”替代了经济危机,则不管你是富庶、还是贫穷,主要以不富裕为主要对象的“金融危机”,则大力撞击着世纪之门,却又“以子之矛,攻子之盾”的大规模国际举债,攻无不克的把金融危机扼杀在摇篮之中。“经济危机”临走,留下一枚蛋——金融危机之后就开始盛行于今日世界。
    
     21世纪开端的2001年2月21日,土耳其金融危机不到100天之内梅开二度,再次震惊了全世界;7月10日之后,阿根廷金融危机一触即发,到2001年12月19日,阿根廷金融危机已经演变成经济危机全面爆发;还有令国人一知半解的广东省恩平市金融灾难、“中科事件”等等,让“金融危机”与中国擦身而过,也斐声中外,让中国高层、老百姓与全世界为之目瞪口呆。
    
     金融灾难,是因为它真的有机可乘。如果金融的“蛋”没有缝,“危机”何以兴风作浪?把“金融危机”扼杀在萌芽的摇篮里,就等于封杀了更为灾难的“经济危机”。13亿人口的中国,要不是1996年底到位了过热经济的“软着陆”,世纪末的亚洲“金融危机”进入中国也是再劫难逃;20世纪末,“金融危机”横扫了整个亚洲及俄罗斯、巴西、墨西哥等国家,到1998年8月“金融危机”狂飙般的登临香港,“世纪豪赌”和“金融保卫战”的香港政府以外汇购股入市,有资深观察家研究后大胆放言:若美国政府也像香港政府、像中国政府那样强力、支持干预港股“保卫战”中、香港的反方,也拿出美国国民生产总值千分之一的钱来支持国际金融炒家,或就为国家利益而牺牲比尔盖茨一人的财富?好在美国当局没看到这招“绝棋”,否则那将是一种什么样的结局……回首“金融危机”,再与纳斯达克一年内狂泻一半、漂走七个中国国民生产总值相比,真让人不寒而栗、令人恐惧。

富国阿根廷爆发“金融危机”
    
     2001年7月10日之后,由于阿根廷政府采取措施动摇了市场对新经济的信心,金融业发生剧烈动荡,股票出现历史上空前暴跌,银行间比索隔日拆借利率升至200%。8月1日,阿根廷股市再次暴跌超过5.71%,银行间隔夜拆借利率继续再升35%,国家风险系数也继续增长至1713点重要关头,到11月底国家风险指数突破了3000点大关,股市收盘时达到3046基本点。眼看阿根廷的金融危机是难以阻挡。到年底的11月,阿根庭股市梅尔瓦指数比10月31日整整下跌了9.9%,降到十年来最低水平。12月1日阿根廷政府强制法令管制,从当月3日起,任何人每个月出境带出外汇现钞不得超过1000美元,如确实需超过1000美元现钞,需经中央银行和外汇管理局批准。12月19日,阿根廷金融危机已经演变成经济危机全面爆发。用于对外贸易结算或支付在境外消费费用的外汇,不得以现钞清算,可通过电子结算系统、银行汇兑、票据或其他非现钞手段支付。阿根廷金融危机长期挥之不去,在2002前夕再创历史之最。这真是:甩不掉,理更乱。阿根廷金融危机,已经演变成历史上最成功的经济危机、政府危机、社会危机。
    
     这是在阿根廷政府已动用消耗了60亿美元外汇储备,依然还无望的情况下爆发的。还有,该国前总统梅内姆发表讲话,主张将阿根廷经济美元化,公开呼吁阿根廷人“将手中的每一个比索尽快地兑换成美元”,并说卡瓦略引入欧元的计划将使阿根廷走上“畅通无阻”的货币贬值之路。这一讲话顿时在市场上引起更大波动。2001年11月以来的金融危机更在加剧:造成阿根廷货币市场上,各商业银行为防止资金外流,拒绝放贷,囤积自保,并疯狂提升利率,以致各大银行隔夜拆借利率竟窜升到了700%。到2002年4月下旬,阿根廷人民长期积累、手中拥有约合125亿美元总额的银行存款,被冻结、无法使用,政府要求强制转换成低息政府债券,这几乎是前不见古人、持续的金融灾难。
    
     阿根廷曾经是全球第八大、最富有的经济济强国之一,2000年人均国民总收入达7440美元,其政府债务高达1321.4亿美元,已经占该国国内生产总值的近一半(超过50%以上),使国家金融、财政、经济运行,根本无法正常支付到位;据海外媒介报道,阿根廷当权者腐败所得可能已经超过了1000亿美元;更重要的是,阿根廷要达到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要求将全年的赤字水平控制在的65亿美元之内,显然是绝对不可能,这样又失去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强力支援。阿根廷“金融危机”,从酝酿前后到爆发跨越三年多时间,“金融危机”终于演变成无可奈何的“经济危机”而全面爆发。先是国家暴乱,接着连续数任政府内阁连续总辞职,阿根廷国家陷入一派混乱之中。而阿根廷最大的债权国——美国却是隔山观火。透过阿根廷金融危机,纵观全球各国的美元策略,美元储备只不过是它国经济圈的一小部份,活动范围小、调节能量微、使用比率低等等都存在巨大的隐患。有著名学者预言:这个周期的阿根廷金融危机,将使这个国民人均年收入超过8000美元、富有国家的经济水平倒退20数年——这就是金融、经济危机的巨大威慑力。2002年以来,由于美国的袖手旁观,阿根廷金融危机不但没有得到有效的遏制,反而象瘟疫一样、正稳步向拉美其它国家蔓延。

土耳其“金融危机”杀进21世纪
    
     有效的遏制金融危机,发挥国际金融组织及西方大国的作用,已经成为迅速扑灭世界各国“金融灾难”之火、成为20世纪末最为成功的经典之作。然而,在世纪交替之际,欧洲国家土耳其,100天之内发生两次金融危机,让土耳其政府是回天乏力,让全世界在次感到震惊。土而其在欧洲富裕、安康的怀抱里,竟也能出现金融灾难?
    
     2001年2月21日,土耳其总统与政府总理因对银行改革、能源部、政府部门腐败、渎职丑闻等问题争执不下,土耳其金融形势动荡加剧,伊斯坦布尔主要股票指数下跌了18.11%,银行间贷款利率猛升到4000%,各银行在2月19日这一天就狂购美元76亿,迫使土耳其政府宣布放弃对该国货币里拉的汇率控制,让里拉在外汇市场上自由浮动,这实际上是让里拉任意贬值。这是继2000年 12月1日,土耳其金融危机发生时,银行发生大量挤兑,土耳其政府在两周内投放了75亿美元仍未能有效抑止挤兑风潮,伊斯坦布尔股市也下跌了近10%,使银行贷款利率从45%猛涨至1200%之后的又一次金融危机。2002年6月,土耳其再次陷入政治不稳定,金融危机也再次出现。
    
     其实,在土耳其金融危机爆发之前,不管是穷国还是富国,还根本没有出现过不能剿灭的先列。而发生在土耳其国的两次金融危机,是人为的,完全可以避免的。其代表国家意志和政府首脑的总统、总理发生冲突,而法律却无可调和,这是国家法律惹的祸;土耳其经济规则不健全,导致金融秩序紊乱,为整顿金融秩序,先后关闭了八家银行停业整顿,造成金融市场人心惶惶;政府行政策略紊乱,酿成政府部门腐败接二连三,总统塞泽尔与总理埃杰维特又公开在反腐败等问题上相左,引起国人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不信任,而冻结了像其它金融危机迅速得到国际金融组织的美元支持。政府要有效的法律机制,规则要阳光化的公平制约,是土耳其金融危机又卷土重来的根本所在。其实,国际金融组织支持和扑灭这种“金融危机”,是得来全不费工夫的小菜一碟。但这个国家和它的权利行使,能让出钱的“国际社会”和付债的国人们有信心吗?2002年7月,土耳其国家政治危机再起,金融动荡再次加剧。

巴西“金融风波”出现绝景
    
    
     1999年1月初,巴西地方政府抗欠交中央联邦政府800亿美元巨额债务,外国资本对巴西政府能否履行为获得415亿美元贷款、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达成协议产生怀疑,引发大量外国资本抛售股票和有价证券套现、恐慌性资本大规模撤逃,巴西联邦政府不得不宣布将长期相对稳定的巴西货币雷亚尔贬值8.5%。1月13日当天,巴西圣保罗、里约热内卢股票资本市场即刻下跌9.04%、9.6%,之后更是狂跌不止,外汇市场急剧下跌8%。为挽救巴西货币雷亚尔,政府干预当日损失11亿美元储备,到15日的三天时间内,巴西累计流失外汇32亿美元。如是这样,巴西政府几十年苦心经营、1998年初的800多亿外汇储备、到年底剩下的500多亿外汇,会很快付之东流,将在今后无法偿还4810亿美元的外债……如是这样,其后果将不堪设想。3月15日,巴西中央银行果断宣布:放弃对本国货币雷亚尔的支持,停止干涉股市、汇市,实行“政府不干涉”的全部自由浮动。
    
     巴西外汇与股票市场立时就出现“绮丽”的景观:金融当局停止投放外汇救市,没有“救命稻草”的股市反而止跌回稳,雷亚尔与美元市场的汇价也开始止跌,无意中创造了世界金融危机真正的“天方夜潭”。巴西是全球面积、人口的第五大国,在世界经济中位列第八位,国内生产总值紧跟中国之后达8000亿美元。
    
     换言,倘若巴西当局继续干涉汇市,继续拿外汇储备来填补巴西雷亚尔跌差,其结果无疑会将巴西外汇储备全部“输掉”!还有,巴西政府背负3000亿美元内债、2300亿美元外债……当然,如果长期依赖美国经济的巴西经济跨了,除了巴西要遭殃以外,那最最心痛的怕只有美国,因为巴西还债,要用“双手”来辛苦的劳动,而美国讨债,却只伸出“一支手”你就得拿来!巴西爆发的金融危机,不管是历史有意、还是人类的巧合,都体现了源头本质资本市场及股票市场的“野兽”与“野兽之美”。

香港“世纪豪赌”恐龙灭绝的游戏
    
     公元1998年8月,是香港“世纪金融保卫战”的最后决战。从8月3—7日,香港股市恒生指数下跌近千点,由月初的8000多点跌到7日的7018.41点关口,而一年前的香港恒生指数是16820点的历史高点,如果继续下跌,香港股市将跌破原有价值的一半,这告诉人们一个非常简单的信号:原来1元钱,现在只剩下0.5元及以下的世纪价值。8月14—27日,香港政府进场强力干预股市,动用相当于1200亿港元的外汇储备,将恒生指数向上拉动1169点,保住了香港股市4000多亿港币的总市值。
    
     股票资本市场,被全球世界称之为市场经济的“野兽之美”。而香港政府破天荒的入市干预,尽管是甘露于天下,却打破了全球股市“铁”的游戏定律,失去了股票市场“原野”的“兽性”之美,开“市场经济”之一代历史先河——这,只有留待历史“老人”去慢慢考证、评说去吧……但有一点,若是在没有中国中央政府明确、强有力的支持及舆论与实践的强大导向、若在香港未“回归”之前的英属殖民管理,谁又敢预料这会是一种怎样壮烈的结局、会结出什么样的天下苦“果”来?
    
     也许,这是香港政府能给香港股市及投资者最大、最可能的有效保护——“唯一绝招”。假如美国政府也能象香港政府、强力“借”国际金融炒家的“一瓢水”,象打“沙漠风暴”600亿美元、2003年初的美伊战争的资本,或就是当年比尔·盖茨身价的1000亿美元为美国国家利益而牺牲,再如美国2002年国民生产总收入是108850亿美元(同年中国只有13880亿美元,此两组数字见财经杂志《世界2003》“数字中的世界:国家或地区”一节)若美国政府也拿出0.1%GDP来支持国际金融炒家来与香港一搏,那“拖下水”的怕不仅仅是香港,中国大陆也会“再劫难逃”……在国际一体化、世界市场经济的股票市场玩“政府、国家干预”的游戏,无疑是十分危险的恐龙灭绝行动,就是美国上百年以来的飞机导弹、经济封锁、经济制裁无法达到的目的,而在这“豪赌”之中就有可以不费吹灰之力,而轻易得手、就犯。谢天谢地,庆幸的是:美国人没有发现、看到像香港政府那样强力干预股市的“天机”,没有用这招“绝棋”,没有像干预“科索沃”那样来强力干预香港的“世纪豪赌”……幸亏中国也没有参与,也庆幸美国克林顿政府及情报机构没有强力支持,否则飞机、大炮及投放原子弹都无法达到的历史目的,就会当然的成就美国及其列强。但这种局部的“金融战争”冲突已经凸现,21世纪将会更加突出、规模更加空前而璀灿。
    
     过去香港世纪“金融危机”的实践者,成了今日的主人。据历史数据证实:香港金融危机——“世纪豪赌”,使香港本地生产总值损失一万亿美元左右,相当于香港21世纪以来、一年GDP的近10倍(香港GDP数字,参见每年“特首”的年度《施政报告》,2000年—2005年度,香港GDP分部在1400亿—2000亿美元之间),按当年香港600万人口计算,人均损失超过250万港元,让香港经济近10年时间原地踏步、裹足不前。

泰国平地遭遇“金融风暴”
    
     1997年2月,以美国金融投资家乔治·索罗斯为首的国际金融商,在国际金融市场大量抛售泰国币泰珠,引发泰珠兑换美元汇率节节败退,掀起一场声势浩大的泰珠挤兑美元浪潮,无奈的泰国泰珠,只有被迫实行自由汇率浮动体制,进而使泰珠与美元联系汇率彻底脱钩,到7月泰珠彻底崩溃,到无可救药、彻底的落花流水。
    
     当泰国币泰珠跌到一纹不值、“稀泥糊不上墙”的时候,索罗斯为首的国际金融投机商,又趁胜将“战果”扩大到菲律宾、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韩国、新加坡、台湾、俄罗斯等,致东南亚各国“金融危机”风卷残云、势不可挡。这是世界以来,金融危机波击面最大、范围最广、损失最惨重、最“成功”的金融危机。
    
     泰国金融危机,是当今“人造”最成功的金融危机。倘若索罗斯之辈,在泰国成功之后,于东南亚各国实行“合兵分击,各个击破”,那东南亚诸国岂不都苍茫茫纷纷倒下……?还有,若东南亚诸国,没有巨额的外贸逆差、没有巨额的内债与外债赤字(泰国1996年经常性项目赤字160亿美元)、没有人为高估本币与外汇的价值,索罗斯之辈就是浑身是“刺”,也没法扎进没有“缝”的“鸡蛋”!2002年7月下旬,泰国金融再次剧烈动荡。

“金融危机”墨西哥首发
    
     对墨西哥国来讲,“金融危机”是个“新玩艺”。除了在本世纪九十年代突发以来,世界也只领教过暴发于西方发达国家的几次“经济危机”,但如今的“新新人类”们似乎早已不记得那“经济危机”了,只是略隐略现的知道“金融危机”是“经济危机”的前奏,而墨西哥金融危机,就是在全世界毫不知情、毫无准备之下第一次暴发的。
    
     墨西哥的事情非常简单,1994年12月9日,新总统塞迪略宣誓就职19天后,墨西哥新政府想扭转比索过高的汇率、连年巨额逆差、资金大量外流、国际货币急剧下降等被动局面,突然宣布自12月20日起,比索一次贬值超过15%,致本国货币疯狂失控,三天内贬值超过60%以上,外汇储备由当初的180亿美元,剧减至54亿美元,金融危机演变成经济危机。
    
     始料不及的墨西哥金融危机,使该国1995年国民生产总值比上一年猛降6.9%,直到1997年初才走出低谷、经济才开始全面复苏,而今“金融危机”依然阴魂不散。墨西哥金融危机,给全世界一个强有力的新信号:除富国和市场严重过剩和严重匮乏之外,不富裕的国家也可以导致危害极大的金融危机!这分明是在告诉全世界:解决经济问题,切不可一蹴而就,更不能用过急的金融杠杆,去盲目橇动经济列车快速发展;还有今后世界,直接由“富贵病”——物资过剩引发经济危机将会减少,而金融危机就象天天要防洪水暴发时的一条悬河,随时随地有可能随着金融、股市、外汇、内外债、呆坏死帐运作、泡沫经济等领域而撕开缺口,而导致经济局部肢干的金融危机爆发。

中国实践了“金融危机”
    
     东南亚金融危机和亚洲“四小龙”神话的完全破灭,真让中国经济有不辛之万辛的历史感悟:好在中国经济在东南亚金融危机之前的1997年,就已经实施到位了经济快速增长的“软着落”,使泡沫经济早早的就开始“泡烂石出”。广东省是中国经济快速增长的缩影,其泡沫经济的出现几乎与东南亚诸国同出一辙,广东国际信托投资公司的破产资金、广东粤海集团的资本总量,一个集团公司都大于有象东南亚菲律宾、越南、新加坡等国的外汇储备总额规模,若金融危机爆发,泰国、马来西亚等就是广东省典型的缩影。中国金融界,正吸取了当代海内外的金融危机、局部大量资本抽逃事件,全面完善了规则监管的新制度。
    
     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中叶,中国经济第一“软着落”之后,在全国各地形成一些美丽奇景,一些城市预建的大工厂、大面积房地产开发的空地,“看着让人头痛,想着让人心痛、开发让人又无奈”的“空地”,在中国一浪高过一浪“环保”大潮声中,纷纷“化腐朽为神奇”,当地政府摇身一变:成为中国大多数城市文化标志的广场、绿地,成为中国“泡沫经济”一道最美丽醉人的“风景线”。中国内地,海南省爆发过金融乱局,中央新直辖的重庆市出现过乱集资、乱发债券的金融危局,南方“珠三角”内出现过广州城市银行、江门中国银行挤兑现金的乱象,以及特区大开发泡沫经济消退后而造就的城市大广场、大绿地、大烂尾楼,依然在南方盛行,遍处都是,举不胜举。
    
     由于20世纪90年代中国经济发展过快,留下中国城市最具代表意义、“泡沫经济”而得益的城市“广场”,在祖国内地是遍处开花,而一些“珠三角”的中小城市如江门市的国际广场、新会市的“岗洲广场”“东庆广场”,其规模面积之豪大、美化装饰之富丽,都堪称国内外之一绝的罕见,可谁人又知道:这就是那些留待开发房地产而搁置的土地上?这些“化泡沫经济腐朽为神奇”的美丽风景广场,却掩盖了中国经济过快以往房地产“泡沫”,那无法栓释、又难以启齿的一段伤心历史。

广东“二平”成功制造、堵截了“金融危机”
    
     恩平、开平是广东省江门市管辖的两个县级市,地处中国经济最繁荣的“珠三角”地区,是著名的侨乡(海外人口总数大于本地人口),“两平”计有115万多人口。在海外,恩平与开平的名声狼籍一样,都是因金融灾而难家喻户晓,非常有知名度。恩平市金融灾难经过了两个过程:这一是90年代左右,高息揽储达32亿人民币,发放贷款贷款无法收回,造成国家36亿人民币、368万港币的经济损失;这二是1995年中,若在建设银行恩平的任何营业所存款800元人民币,就当你存款1000元,使建设银行总行被迫调集25亿人民币,来应对巨额支付资金才得以平息。谁知,建行的巨额兑付资金,被农业银行所属的信用社再次高息吸存,又酿成1997年初的二次金融灾难(广东省恩平市“金融危机”详情,参见广东2001年第8期《南风窗》杂志《恩平,告别“金融之痛”》一文)。
    
     前后近10年时间才酿就的恩平金融灾难,致40年建立起来的恩平金融机构功亏一篑:农业银行恩平支行,停办一切省辖业务往来;20多家信用社,全部关闭,交广东发展银行清算;建行恩平支行被关闭,只设办事处不开展金融业务;全市仅剩下40多个金融网点。在只有近50万人口的恩平市,数次拨款、耗去了国家上100亿的人民币,摊在恩平市民身上,每个人背着200万的平均债务,要恩平人不吃不喝100年也还不清!然而对中国人,要问一句金融危机到底离我们有多远?而在广东省恩平市,对这一问题的理解却表现的是淋漓尽致:在恩平市,你存钱难,取钱也难;先是银行少,没地方存;再是存进去,怕没钱取,因为在这里连续演义了数年挤兑风潮,人们一提起存钱就像避瘟疫一样可怕。这真是:有钱、没钱都可怕!
    
     发生在广东省恩平、开平市的金融灾难,是中国乃至世界金融历史上、经典绝伦、人为造就、最大的金融灾难;恩平市政府一代接一代、前腐后继的胡作非为,成就了新中国史上的这经典之作,特别是地方政府凌驾一切、垂直而下的“金融领导小组”,以违背金融、资本规则以20—30%的利息吸储,膨胀、败坏了人心。近10年来,在恩平市当(县)市委书记、市长7人中,全部被绳之于国法和政纪。在担当恩平市近十年来的正、副书记、正、副市长的22名领导干部中,有8名受到开除党籍、撤职或判刑的处理,至今还有14人的在接受处理或逃至海外。这,也许就是人们俗称的局部亡国、亡党的写生。然而,就是这种一连三届、前腐后继的金融灾难制造者,却被不断的加官进爵,当被绳之以法时,禁还有上级政府领导“拼命”来死抱保。在广东,除了恩平金融灾难、广信国际信托的永远痛楚之外,最近又有爆发江门市是中国银行近70亿人民币资金抽逃巨案(参见山东《经济观察报》2002年2月4—11日B版《专题》文章;见广东《21世纪经济报道》2002年1月28日封面文章),使国家付出的惨痛、巨大的代价,而挽救这金融灾难,几乎又全是“亡羊无法补牢”。中国江门地区接连不断的金融灾难,只有上一级政府以巨额注资来填补。但市场经济一旦深入下去,局部的金融灾难只有使这个地区的人民遭殃,可能倒退十几年或几十年。
    
     之后:世纪金融危机,是因为它真的有契机可乘。如果金融的“蛋”没有缝,“危机”何以兴风作浪?把“金融危机”扼杀在萌芽的摇篮之中,就等于封杀了更大灾难的“经济危机”。中国,要不是1996年底到位了过热经济的“软着陆”,世纪末的亚洲“金融危机”进入中国也是再劫难逃;20世纪末,“金融危机”横扫了整个亚洲及俄罗斯、巴西、墨西哥等数十个国家,到1998年8月“金融危机”狂飙般的登临香港,“世纪豪赌”和“金融保卫战”的香港政府以外汇购股入市,有尖端观察家研究后大胆放言:若美国政府也像香港政府、像中国政府那样支持世纪“金融保卫战”中香港的反方,也拿出美国国民生产总值百分之一、或就牺牲一个“安然公司”的钱来支持国际金融炒家,那么“牺牲”的将不仅仅是香港的经济,中国当年的外汇储备全填进去……好在时任美国当局没有看到、也没有实施这一决胜世纪“金融大战”的“绝棋”,否则那将是一种什么样的历史结局???
    
     21世纪及未来,“金融危机”将与人类所有的发展和繁荣、衰退和兴起而与日俱在、生生不息……
    
     (巩胜利特别声明:作者对本文所著内容与事实,负有不可推卸、当然的法律责任。本文谢绝除此而外,一切任何形式的刊出与转载。囿于“知识产权”、“版权”规则,任何媒体(包括转载、文摘、网络使用、博客、Bbs、Blog和上网链接)若有任何需要请通过[email protected]与作者联系。)
    ————若有任何信件敬请“挂号”邮寄。
    
     ﹡巩胜利 :著名独立中国问题学家,财经、社会类评论家。其经济、社会类文章,在海内外广泛发表。代表作有:《中国“春运”:暴富了谁?掠夺了谁?》《21世纪:生生死死“新经济”》《中国党政军退出市场经济领域》等。其《来自中国彩电第一品牌的内幕》一文,引发中国1998年6月上海“长虹”股票强烈震荡,《中国投资失败档案》《中国金融怎么了?》《中国股市“黑洞”》《全球911绝对防略》《撩开美国NMD的面纱》等等,分解了中国和世界经济的一些重大、根本问题,是系列跟踪报道《可口可乐有奖销售揭密》《可口可乐何以有错不认》《可口可乐“玩”中国人的前前后后》溯源作者而震惊世界。在国际媒体《财富》《新闻周刊》《华尔街日报》及《欧洲时报》等媒体发表过一系列引起广泛震动的论述,也在中国最高层《国内动态清样》《改革内参》《人民日报》《南方周末》《世界经济研究》《财经》等广泛发表过独家前沿的经济、社会类评述、论著。作者的一些前沿文章,反应了国际、中国社会的一些尖端问题而著称,引起中国最高当局强烈关注,也引起国际、市场经济发达国家的强烈关注,被称为“具有驾驭中国语言文字与事件的最可怕功力”。作者是中国国际战略研究网专家,美国普利斯顿大学中国学社“资深中国问题学家”,中国经贸研究会特约研究员,著名中国问题学家,是从事国际、中国问题研究的著名独立学者。
    
     欲知学者巩胜利的一些文献资料,请点击以下国际网络链接>
    
    ————————————————————————
    
    地址(Add):中国·广州工业大道南 金碧二街78号404室 邮编(P.c):510288
    
    电话、传真(Tel Fax):(020)84045578 (0) 13822204711
    
    电子邮箱(E-mail):[email protected]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2007全球“5·1劳动节”大扫描——澳警开枪洞穿了什么?/巩胜利
  • 驾驭金融马车中国还需真功夫/巩胜利(图)
  • 【“博讯”中国评论】 柳斌杰接替龙新民是好事?/巩胜利
  • 【博讯评论】央行调率与1.1万亿美元悬剑/巩胜利
  • 【博讯新论】2007·吴敬琏/巩胜利
  • 【世纪新论】2007·黑色星期2及其/巩胜利
  • 【世纪新论】五十八年“法制中国”环境大系/巩胜利
  • 陶君:著名学者巩胜利的遭遇告诉我们什么?(请关注)
  • “新年特稿”2007:繁华中国的全球性困顿/巩胜利(图)
  • “春运”与拉姆斯菲尔德原理/巩胜利
  • 中国何以频发暴力“灭门案”?/巩胜利
  • 江山必由“民意”出——从美国中期选举及其看今天、未来的趋势和意义/巩胜利
  • “中元”开放—中国金融生态开始建立/巩胜利(图)
  • 中国房地产再飙涨?/巩胜利(图)
  • 中国《监督法》之笄/巩胜利
  • 中国“上帝”与资本主义垄断/巩胜利
  • Google、百度的生死期/巩胜利
  • 丙戊:呼唤“法制中国”定乾坤/巩胜利(图)
  • 今日聚焦:中、日走向何方?/巩胜利 星野俊明
  • 巩胜利仍等待手术,对支持他的朋友表示感谢
  • 大陆著名学者巩胜利需要心脏手术,急需资助
  • 中国不和谐有加重趋势/巩胜利
  • 世纪聚焦:余振东案的非《刑法》判决/巩胜利(图)
  • 贪官逃之夭夭——中国《法律》有漏洞?/巩胜利
  • 审计·中国绝对“第一案”/巩胜利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