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國權與民權的深層矛盾/李怡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6月30日 转载)
    
    回歸十年:國權與民權的深層矛盾
     (博讯 boxun.com)

    
    香港回歸十年,有兩大風景,一是政客名流紛談愛國,升旗禮與國歌不輟,另一就是六四燭光與七一遊行。這兩大風景,正可以反映「一國兩制」的深層次的矛盾。
    
    中國憲法第五十一條列明:「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在行使自由和權利的時候,不得損害國家的、社會的、集體的利益和其他公民的合法的自由和權利。」
    
    一個人的自由,以不損害他人的自由為準則。這一點無可置疑。但將國家的、社會的、集體的利益放在個人的自由與權利之上,就不是香港這一制百多年來所習慣的準則。前基本法起草委員、人大代表廖瑤珠律師,曾撰文表示:「(憲法第五十一條)這一條,反映了中國大陸上以國家的、社會的、集體的利益為主……。我們居住在香港的人,習慣的想法是,國家、社會、集體在行使權力時必須盡量避免不必要的損害個人自由和權利,而且有些基本個人權利,根本就從來沒有由人民交出來,付託給國家、社會或集體處理。」
    惜廖瑤珠早逝,未能見證這個中國憲法與基本法的根本矛盾。而香港十年的政治激盪,基本上是上述兩制的分歧。
    廖瑤珠所說的「有些基本個人權利,根本就從來沒有由人民交出來」,是甚麼權利?包括表達自由的權利,也包括經普選而產生執政者的政治權利。這些權利是天賦人權,是原本就屬於人民的「個人權利」。但在中國的憲法中,表達自由以「不損害國家利益」為原則,普選的政治權利也以「不損害國家利益」為原則。這些都被認為屬於國家的權力,而國家權力,就是由執政黨打江山而取得的,政權由槍桿子而來,卻從來沒有經由人民投票授權,也就是人民的天賦人權從沒有付託給某政黨或某個人去掌握和處理。
    一九八二年人大委員長彭真曾對第五十一條作解釋:「國家的、社會的利益同公民個人利益在根本上是一致的。只有廣大人民的民主權利和根本利益都得到保障和發展,公民個人的自由和權利才有可能得到切實保障和充份實現。」
    這個邏輯也與西方文明國家及香港這一制的傳統觀念不同。按照我們的邏輯,上述這段話應反過來說:只有人民個人的自由和權利得到切實保障和充份實現,廣大人民的民主權利和國家社會的根本利益才有可能得到保障和發展。
    
    
    
    從中國的國權主義觀點來看,六四集會損害國家的利益;從香港的民權主義觀點來看,六四集會正是每一個人的基本的自由表達意見的權利,而只有個人的自由和權利得到切實保障,國家、社會的根本利益才有可能得到保障與發展。從國權主義觀點來看,香港實現普選是國家的權力,是中央政府的權力,中央說可以就可以,說實現多少民主就是多少;但從民權主義觀點來看,普選根本就是經基本法確認的個人的基本權利。從國權主義來看,為二十三條立法,是天經地義;從民權主義來看,任何立法以不損害人民的個人自由與權利為原則,這才是天經地義。從國權主義來看,「沒有國哪有家」;從民權主義來看,沒有民、沒有家哪有國?
    國權主義是中國憲法的憲政觀念,民權主義是香港基本法的憲政觀念。基本法雖由憲法第三十一條所衍生,但憲法的其他條文對實行基本法的香港並不適用。否則,依憲法第六條,香港就要實行社會主義公有制;依憲法第四十九條,香港人就要有「實行計劃生育的義務」了。
    因此,在國權主義與民權主義發生矛盾時,香港應遵循民權主義的準則。
    回歸十年,所有的政治矛盾,都是國權主義與民權主義的矛盾。所有的爭論,都是個人尊嚴、個人權利,與民族尊嚴、國家權力之爭。所有的集會、遊行、示威、抗議活動,大體上都是香港人要維護個人尊嚴與權利的活動。而我們也相信,只有維護了個人尊嚴,與包括政治權利在內的個人權利,才是從根本上維護社會的整體利益與國家的利益。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回歸十年,香港的反智愛國教育/李怡
  • 語言的暴力與媚力/李怡
  • 香港應開展一次護法運動/李怡
  • 兩類愛國與另一類假愛國/李怡
  • 香港老左的生涯/李怡
  • 社會道德的集體沉淪/李怡
  • 不停釋法就是洪水猛獸/李怡
  • 「權力根植在法律」是港人一貫思路/李怡
  • 大偽之士對幼稚的初生之苗的戕賊/李怡
  • 自由行騙與一國兩騙/李怡
  • 政治熊貓難令港人樂盈盈/李怡
  • 不改革是等死,改革是找死/李怡
  • 香港人的恥辱,還是中國的恥辱?/李怡
  • 中國沒有權利義務的觀念/李怡
  • 「新民主」與「人民民主」/李怡
  • 中共新設一個「网络宣传局」/李怡
  • 打架與酣睡/李怡
  • 黨內關係的「潛規則」/李怡
  • 上海突然狂踩歐洲名牌,無非就是報復/李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