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曾德成儲位做香港特首/王岸然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6月27日 转载)
     曾德成當局長,是儲位準備在二○一二接任第四屆特首,這其實是彰彰甚明的事實。香港的評論者、民主派卻很奇怪地對這事實避而不談,反而設法找一些曾德成適合當局長的理由,淡化事件,既在欺騙香港人,也在欺騙自己。這個心態與一個患了癌症的病人沒有兩樣,病人的親友固然千方百計以找樂觀的理由安慰病人,連病人自己也會這樣,大家不談的,是死亡的事實!
    
       讓筆者道出一些人人皆知的事實,一些大家在欺騙自己這不是事實的事實。 (博讯 boxun.com)

    
      曾蔭權作為一個半生與「左仔」敵對的殖民地官僚,沒有可能會主動找曾德成這個大左仔當局長,他們也許沒有直接敵對的經驗,但也沒有共事合作互相了解的經驗,如果要招攬左派入局,首選只會是他了解的民建聯政客,一些他知己知彼熟絡的左派,而非曾德成這類深沉不可測的左派。曾德成是中央派給他的,這是支持他做特首而他不得不接受的條件。
    
    思想開放有限
    
      大家都在美化曾德成是開明、能幹、有學問的左派,也是肯聽別人意見的謙謙君子。這是事實嗎?筆者當然不認識也沒有見過他,不能充當政治分析八卦化的代言人,但請問由他當主編十多年的《大公報》是什麼樣子?這是一張在左派思想最開放的八十年代及九十年代,還是堅守最教條主義、最死板、最僵化立場的左報;說他思想開放,請問從何說起?當然,大家會說《大公報》是第一黨報,不由他一個人說了算數,但他能安於其位十多年而不另謀發展,他是開放極有限的人了。記者為何不問他在六四時的立場如何?很多有良心的左派在那時都反叛離開了,他可以沒有個人感想面對大是大非嗎?說他深沉可怕,是抹黑而非事實乎?
    
      與天真的民主派不同,中共在七一之後所念的,並不是開放民主以求香港安定,其思維正正相反,是在表面的開明之下加強有效的管治;更根本的,是將治港的實權收回,交託予可以信任的港人手中。這幾年中央一直強調治港者必須是愛國愛港的港人,這不是威嚇,而是真正的大策略;左派進入治港班子,進而領導一切,這是開放直選之前先要安排的實事。
    
      還有一個事實大家視而不見。在強調年輕、專業、能幹的曾蔭權新班子之中,不可能有一個六十三歲對教育沒有認識的老油條孫明揚!他的存在只為霸?位置,等待讓位給明年不再選立法會的曾鈺成!
    
    改變港人恐共意識
    
      曾氏兄弟掌管了特區的文化政策與教育政策,是令到香港在未來的歲月?,意識形態與神州大地日漸趨同的部署。曾德成在記者招待會上說他更關心國家在四十年後的富強,不言而喻,他的責任是要令到時香港人的文化觀、意識形態與國家觀,與國內不再有類似現在的大分歧。
    
    曾氏兄弟的理想、願景與任務,正在這?,是希望藉文化與教育政策的改變,扭轉港人恐共、拒共及反共的基本意識形態。
    
      香港人特別是天真的民主派似乎不相信中央會正式奪權,以為這是不可思議的事。在個人自由能有效保持及經濟生活水平有上無下的情況下,為何不可能?換轉我是中央領導人,我也會判定這幾年是最佳奪權時機,也請別忘記曾氏兄弟皆土生港人,中共並無違背「港人治港」這個對港人及國際的承諾!
    
      中央不怕港人作亂乎?這幾年不會,以後還何須擔心?曾德成一句「存在決定意識」,可圈可點,這大概不算是他的見解,北京一眾社會科學家也是這樣判定香港人。一百五十年的殖民統治,從來不是公平合理,港人何曾作亂?當中央直接掌權成為事實並存在之後,功利現實的香港人會調整自己的意識形態加以配合,只要香港人的基本生活情況不變、個人自由、言論自由程度亦得以保持,二○○三年的七一大遊行只是歷史的偶然而不是必然。中央及左派直接掌權的事實,成為不可逆轉的存在事實之後,港人的意識形態自然會加以改變,加以配合。
    
      不以個人主觀意願為出發,筆者也只能同意「曾特首」所說存在決定意識之論。港人所支持的民主派,只知走精面,出風頭,檢現成便宜,華而不實,是不是事實?這便是港人的現實與無奈。那位要組織影子內閣的影子特首,去了哪??為何不敢出來評論曾先生的新班子?筆者早說他是曾蔭權的「真兄弟」,大家信乎?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