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陈永苗:甘阳就是一个鼠目寸光的大忽悠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6月27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这次《读书》换帅风波,依我看十有八九,缘起最近一期头篇甘阳的忽悠文章。怀着最大善意,仔细去读,甘阳的大见识从来都是忽悠。他的很多在新左派中受到崇拜的观点,用一个理性的标准来看,根本靠不住。无中生有,或者横生出来。只能说,甘阳是巫师在搞巫术,从而有很多内心本来有毛病的人崇拜他。周瑜打黄盖。
     (博讯 boxun.com)

    退一步来说,即使回到甘阳搞神化巫术的政治性和意图来看,放到政治哲学的视野,也是极其可笑和失败的。基本上是被德国哲人卖了并且替人数钱的货色。他所渲染和崇拜的那些东西,我接触的前辈学人,心里都很明白。但是出于审慎,或者其他原因,不敢说出来。只有甘阳,才无知者无畏,才嚷嚷,并且还有一些精神智残学术小青年的崇拜,让他越发,越发激动起来。
    
    最近几年他在报纸上或者杂志上推销的一些东西,都属于贩卖假药,或半生不熟的,什么社会主义新传统、通三统、新改革共识,儒教社会主义。“通三统”
    
    不知道猴年马月能通?都通了好几年,还是一批青蛙跳进湖里,扑通扑通(不通不通)。如果说甘阳在表达一种激情,也激情呐喊的高潮也够持久的,几乎可以和“六十年了还是中流砥柱”的社论媲美。他最近又提出,重新形成新改革共识,可是邓小平一个改革共识,已经把中国人民惨兮兮地忽悠了三十年,难道还要忽悠了三十年?他说1949年之后儒教社会主义共和国,其精神是平等。连至少的自圆其说也说不通,阐释都不通。刘小枫的《儒家革命源流考》是从圣人正义论入手论证中国革命的儒家性质,无法提供甘阳支撑。作为现代性价值的平等,如何存在于被甘阳放在古今之争中作为软实力的儒家中?好像是空中掉下来的,或者用甘阳的鼻涕粘上去的。儒家有平等么?圣人君子小人之分历历在目呢。
    
    1949年之后的政治崇拜,或者政治宗教,是毛泽东为教皇的政治宗教。史华慈把民族国家作为政治宗教,讲得很清楚。这种政治宗教,是民族国家的,与只有“天下”的儒家,不知道有什么关系,还是用甘阳的鼻涕粘上去的。这种政治宗教,不管是日本的神道,还是儒教,都是在模仿基督教。例如洗脑与忏悔之间的相似。1949之后政体来自国民党,中央集权方面进一步,社会改造也是民国和国民党的延续。1949之后仅仅是国民党的继承人,执行者。但是还自己吹牛的“时间开始”了。
    
    四五一代的眼界,有两种,一种囿于改革时代,这是自由主义倾向的。一种囿于1949年之后,一共六十年的历史,这是新左。这60年,自由主义倾向的比较重,倾向于前后三十年矛盾,而左派,有的前后三十年矛盾,而甘阳认为统一。
    
    甘阳以为自己眼光长远,其实作为曾经的红小兵,他根本就没有从一个谎言和诅咒中走出来。这就是谎言和诅咒:毛泽东的“开天辟地”的新天地意识或者胡风“时间开始了”。除了吸食了政治海洛因,搞得身体快完蛋了,什么都没有新,不仅没新,而且比国民党还糟。所以社会主义新传统,还是眼光短浅的象征。即使刘小枫也支持这个社会主义新传统,我还是很不以为然。
    
    社会主义新传统的提出,受制于毛泽东的“开天辟地”的新天地意识或者胡风“时间开始了”,其肉身和精神都处在这种规定性之中,其提出的中国问题的解决方案,也被这种谎言磁化污染。可是良好的意图带来了灾难,如此良好的意图即使“原教旨”了,回到当初的乌托邦想象中,还是会带来灾难。社会主义新传统与毛左一样,共享原教旨的思维方式,与毛左不同,他们用非信仰、哲学、社会科学的语言在意识形态深处,来重建或维护。他们的文化解决方案,放弃了政治解决,放弃了改造世界,而诉诸于人心,诉诸于保留一些高贵的种子,从德国的历史来看,是很扯淡很荒唐的做法。
    
    社会主义新传统的思考框架,有一个内在的时间感,那就是将来革命之前。革命就等于黑暗虚无。他们的这种时间规定性,是因为恐惧和焦虑。恐惧和焦虑来自他们文革死亡体验,进一步移植到将来的暴力革命中去。而且这种恐惧和焦虑,还有中国近一百年革命历史的挫败感和绝望感来背书。也就是说革命历史的挫败感和绝望感强化了恐惧和焦虑。避免革命种下龙种,收获跳蚤,是良好的意图。可是良好的意图也被用来掩盖或者强化。
    
    社会主义新传统,并不是直立行走,而是匍匐于被污染的大地,被吸附着,他们不是同现实和解,而是屈从于现实,并且把这种屈从当作和解。,拒绝社会主义新传统,其原则是世界文明主流价值,也是在民国就奠基的。因此有着超越四五一代的眼界,直接抵达民国,宪政文明降临和奠基的民国,从而摧毁胡风“时间开始”和新天地的谎言。
    
     如果按照阿伦特《论革命》中政治自由和社会问题(贫困民生)的关系来分析,孙中山的政治革命与社会革命之思路,就变得很清楚,而且在毛泽东和邓小平身上进一步展开。从毛泽东的政治运动,下降到邓小平的政治经济学运动。毛泽东是不惜一切代价,甚至使用极权手段实现政治自由,而邓小平加以改变,知道社会问题政治无法解决,只能转化。邓小平让解决社会问题先行一步。从孙中山到毛泽东邓小平,是辩证法式历史展开,从合题出发,到毛泽东的正题,再到邓小平的反题,如今又到正反合一。
    
    如此,奔向未来的宪政中华,与回归源头民国浑然一体。向前的乌托邦冲动,同时也是回归的时间之箭。回归的时间之箭,同时也是向前的乌托邦冲动。保守主义的诉求和现代性的不断进步的渴望,拥抱共振在一起。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陈永苗:假如没有中央政府—评山西黑窑童奴解救行动
  • 陈永苗:对赖昌星,不能用当局的眼光看
  • 陈永苗:以一个史诗般的理由崇拜赖昌星
  • 陈永苗(北京):五四运动:文化的,还是政治的?
  • 以保守主义的方式发动和遏制革命/陈永苗
  • 大张旗鼓地重提共同富裕/陈永苗
  • 陈永苗:这三千年的“共同富裕”
  • 陈永苗:物权法的死穴:政治体制改革
  • 陈永苗:大张旗鼓地重提共同富裕
  • 陈永苗:龙应台先生请毋以文乱法
  • 陈永苗:邓小平百年祭
  • 陈永苗:现在的工人阶级是虚假的
  • 陈永苗:儒家复兴就是军国主义的崛起
  • 陈永苗: 绞杀萨达姆与笑蜀的人道主义
  • 陈永苗:司法宪政主义中的革命与司法—革命自由主义之二
  • 陈永苗:站在启蒙巨人肩膀上维权—第七次中道论坛主讲稿
  • 范亚峰、秋风、陈永苗、滕彪等:乡土中国问题的宪政之维——中道论坛之六
  • 陈永苗:民主斗士郭飞雄为什么被轻慢
  • 陈永苗:余杰们“民运神学”与重建公民社会
  • 陈永苗:“史上最牛钉子户”把《物权法》钉进维权时代(图)
  • 5月20日宪政学者陈永苗作客中国学术论坛网聊天室 (图)
  • 范亚峰秋风李柏光陈永苗:用维权延长改良—中道论坛之五
  • 陈永苗:对经济纠纷政府是一个凶器
  • 陈永苗致台湾人权促进会前会长魏千峰律师的信
  • 陈永苗等接受冯秋盛的委托,太石村选举法律后援团成立
  • 台北中央广播电台:爱琴海事件-林辉&陈永苗
  • 爱琴海事件“违宪审查”申请代表团成立,陈永苗担纲首席代表
  • 陈永苗(北京)太石村事件:中央政府应该支持维权运动
  • 王怡和陈永苗谈恐怖主义和自由主义“基要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