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飞虎队:中医药真是中国独有的吗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6月27日 转载)
    飞虎队更多文章请看飞虎队专栏
    
     前段时间,网上网下都在激烈争论中医药是不是伪科学,我对争论中医药是不是伪科学不感兴趣,反正我又不信这个,我家里也没有人信。相信中医药的人往往都是“热爱中国文化”的人,他们要信中医吃中药把命送掉,我是不会挽留他们的,因为我认为“热爱中国文化”的人越少这个世界就越美好。 (博讯 boxun.com)

    
    但是,我对研究中医药的起源和历史,还有其他国家民族是否有类似东西这些问题很感兴趣,而且,爱国贼们,“民族主义者”们,很为中医药的“独特”而得意,视为国粹,标榜这是中国的“文化特色”,还大言不惭要去申遗,我于是产生了怀疑:中医药真是中国独有的吗?
    
    于是我花了点时间查了些书,发现了一些很有趣的资料,但是一直没有时间整理出来,正好最近据说“林妹妹”被中医药害死了,对中医药的问题又开始争吵起来了,为给大家增加点谈资,凑个热闹,于是整理出来跟大家分享一下。
    
    首先说中药,其实最初不过就是原始人类在长期的寻找食物过程中,慢慢地发现哪些东西可以吃,那些东西不能吃,逐渐又意识到身体不舒服时哪些食物吃了感觉好点,哪些吃了感觉不好,然后,慢慢地就会有选择地吃一些食物来让自己感觉好一些。这个本来就是一种生物本能,连很多动物都具备的。最开始食物和药物也是不分的。
    
    如果光是停留在这种凭经验的阶段上呢,虽然懵懵懂懂,但是至少也还比较符合朴素的唯物主义,但是中国人偏要用什么虚头八脑的阴阳五行来附会解释药物的疗效,没有任何物质根据地编造出些什么药性温凉,君臣佐使之类的幻想,用来指导下药,就纯粹是南辕北辙了。
    
    说到所谓疗效,在古代其实也不过就是一种感觉而已,现代科学这么发达了,药物作用的生化原理搞得这么清楚了,也没有谁敢说用现代高科技制造出来的这些化学合成药,抗生素,激素类药物的疗效会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只有一个治愈概率的统计。但是古人什么科学知识都没有,根本不知道细菌,病毒为何物,不懂化学,生物化学,微生物学,药理学,病理学,毒理学,他哪里搞得清楚那些食物药物难分的东西有什么所谓的疗效,或者怎么起作用的,就是凭个感觉,反正把一大堆乱七八糟的东西混在一起弄成个大杂烩吃下去,如果凑巧好了呢,他就认为是其中什么东西把自己治好了,如果没好,只能怪自己运气不好。
    
    明白了这个道理,就知道中药既然只不过是一种凭动物本能都会有的经验认识,那其他国家民族都会同样地产生类似的东西,而且更多,更精。
    
    比如说古埃及,他们曾经使用过的药物超过七百种,能够把药物配成从药丸到敷剂共十多种不同的形式,他们有专门的油膏作坊,把药物和油膏混合,制成药膏。从金字塔内遗留的壁画上可以看到:他们有完善的药物调制工艺流程,先是用杵将药物在钵内研磨细碎,然后裹成圆粒,再放进沸腾的动物油中熬炼。
    
    古希腊最著名的医学家希波克拉底(Hippocrates,公元前460年),曾经使用过260种药物,如强心药海葱,泻药驴奶,瓜煎剂,黑藜芦,催吐药白藜芦,牛膝,麻醉药莨菪,罂粟,收敛药橡树皮,熏剂用硫磺,柏油,明矾,皮肤病用铅,铜,砷,等等。
    
    古希腊人用来退烧的柳树皮浸膏,其作用原理和成分与今天的阿司匹林类似。
    
    另一些资料:【在古埃及的几种古写本莎草纸医书中,埃伯斯(Ebers)发现的公元前1550年的古医书记载着大约700种药物和800种药方,其中动物药有蜂蜜、胎盘、脂肪、肉、脑、肝、肺和血液以及粪尿、乳汁和胆汁[4,5,6]。动物和人的粪便、脑浆常涂抹在体表驱魔,蜥蜴、鳄、鹈鹕和婴儿的粪便治疗眼疾,鸟粪和蝇屎也作口服。各种动物的血液都是药物,在拔除倒睫后涂上动物血,预防再长。尿用来与其它药物混合灌肠或外敷,人尿可以洗眼。牛和山羊的胆汁广泛作为药用;鱼胆用于明目,猪胆祛除眼睛里的邪气。未交配过的驴子的睾丸治疗眼疾。动物的脂肪用于制备油膏。治疗秃头的方子有狮子、河马、鳄、猫、蛇和野山羊的脂肪混合物,加上黑驴的睾丸泡酒,以及加入黑蜥蜴的雌驴外阴和阴茎浸液搽头[4,5]。还有用油炸老鼠搽头,防止头发变白;(注1)老鼠烧烤成灰和以乳汁治疗儿童咳嗽 [5]。动物的鲜肉用于外敷伤口,吃肉作为药膳。草纸古医书上记有食动物肝脏治疗“看不见”和失明(sharu-blindness)的病例,医学史家对后一例失明是否为夜盲症意见分歧[4,5]。(注2)
    
    美索不达米亚的药物与古埃及的十分相似,动物的各个脏器(特别是肝脏)、脂肪、血液、肉、尿粪和碾碎的骨屑,以及人的头发都是常用的药物[6,7①]。印度古代吠陀医学常用的动物药材有蜂蜜、胆汁、脂肪、骨髓、血液、肉、粪尿、精液、骨和肌腱、角、蹄甲、头发和毛鬃等[6]。《医理精华》是七世纪中期吠陀医学的代表著作,其中动物药有牛、羊奶和酥油,以及各种家畜、家禽、鱼类和野生动物的肉。动物的尿用于去痰、驱风、杀虫、解毒,治疗黄疸、
    水肿、皮肤病、痔疮、肿胀和尿道病[8]。
    
    英国的《1618年伦敦药典》也包含许多动物药,如胆汁、血、爪子、鸡冠、羽毛、毛皮、毛发、汗液、唾液、蝎子、蛇皮、蛛网和地鳖。】——(摘自《关于传统动物药及其疗效问题》祖述宪,安徽医科大学)
    
    上文提到麻醉药,而中国古代传说中的华佗,据说曾经使用过一种叫做“麻沸散”的麻醉药,于是中国又被吹嘘成了世界上“最早发明麻醉药”,呵呵。
    
    先不管这些传说是否真实(据陈寅恪等人考证,华佗的传说其实只不过是中国古代文人根据印度神话改编而来的,华佗的原型来源于印度医师),就使用麻醉药这一点来说,只是有传说说华佗曾经使用过一种自名为“麻沸散”的药物,但是这种药物到底是什么植物成分或者矿物成分,则根本就搞不清楚,而且这之后就莫明其妙地“失传”了(骗子为掩饰骗局暴露惯用的托辞)。
    
    但是,实际上,坐井观天的中国人不知道的是,其他国家民族早就在使用各种各样的麻醉药了,如古希腊和印度都曾经使用过的曼陀罗煎剂,还有罂粟,莨菪,等等。曼陀罗中含有的一种莨菪碱,直到近代都还在用于妇产科手术。
    
    中国不仅不是所谓的“世界上最早发明麻醉药”,而且,实际上中国人从来就没有“发明”过什么麻醉药,来源于印度神话的华佗传说,和那成分不明又突然失传的“麻沸散”,恰恰印证了在西方长期而广泛使用的各种麻醉药传入中国时,中国古人对此产生的那种蒙昧认识的历史痕迹,而后世民间流传的所谓“蒙汗药”,其实也不过是从西域传入的,其他国家民族早已使用了数千年的曼陀罗之类麻醉剂而已。
    
    中国人是个造假成性的民族,中国古书中充斥的是大量吹牛撒谎的内容,但如果说中国古代的吹牛撒谎造假多少还可能是由于古人的迷信无知,自居天朝的狂妄自大而无意为之,那么今天中国的这些爱国贼们,“民族主义者”,为满足他们种种肮脏,阴暗,卑劣的政治需要,经济企图,通过他们令祖宗都望尘莫及的种种流氓手段,犯罪手段,已经成功地将中国打造成为了世界上最臭名昭著,当之无愧的第一号造假大国,吹牛大国,撒谎大国,耍无赖大国。
    
    再说古罗马,虽然古罗马在科学上不像古希腊那样有那么多独特的创见,但是在技术上倒还是有很多精深的造诣。在医学上他们继承了古希腊的遗产,跟中医开药方类似,他们下药也是要开列很详细的处方,将特别的药物逐一列出,并一一注明详细的份量。
    
    罗马早期的执政官卡图,写过一本医书,记载了很多药方和草药。
    
    古罗马医生赛尔苏斯于公元25——35年间编著过一部百科全书,记叙了希腊自荷马时代以来的医学发展情况,其中用了整整一卷专门论述药物和外伤治疗,记载的药物广泛,包括有泄剂,发汗剂,利尿剂,吐剂,麻醉剂,灌肠剂。
    
    古罗马药物学家底奥考理德于公元77年写的《药物学》一书,直到十六世纪之前都还是欧洲药物学的基本典籍。
    
    古希腊和古罗马所积累的医药学知识在中世纪时传入阿拉伯,在此基础上,阿拉伯人将药物制造技术更进一步发展提高,他们能够使用萃取,蒸馏,发酵等方法制造高浓度的提纯药物,还制造出了硫酸,硝酸,盐酸,酒精和醋类等。其药物剂型有糖浆,舐剂,软膏,擦剂,乳剂,油脂剂,香草冷饮,浸汁剂等多种多样的形式。
    
    最著名的阿拉伯医学家阿维森纳所著的《医典》一书中,记载了八百多种药物,并分类叙述了各种药物的功能,用途,组成成分,适用症状,剂量,以及毒性,非常详细。比如他曾用水银药膏成功地治疗过皮肤病。
    
    我们再来看看中医药的历史,中国最早的药书《神农本草经》(《黄帝内经》是医学理论书,而且只是伪书),著于公元前一世纪,记载药物365种。与我们上面列举的其他国家医药著作相比,中医药,不仅发展历史远没有其他国家的悠久,而且所知的药物种类也远没有人家的丰富。根本无甚可吹的。
    
    而且,与靠家庭私传,跑江湖式的中医相比,与这种不入流的发展方式相比,古埃及,古希腊,古罗马,阿拉伯,都有专门的公共医院,医生都是专职的。
    
    再说中医理论,本来是原始时代一种巫术迷信的产物,并没有什么神奇之处,这是那一个民族,那一种文化都曾经出现过的东西,但是随着时代的进步,科学的产生发展,其他国家民族特别是西方逐渐抛弃了这些历史垃圾,但是中国人顽固地将其保留下来,然后还可笑地拿着这些其他国家民族抛弃了的垃圾向世界炫耀:看!这是我们独有的文化宝藏。
    
    推崇中医的人最喜欢炫耀的就是中医所谓独特的诊断方法:所谓的:望,闻,问,切,不熟悉科学史的人,很容易被他们的吹嘘所迷惑。事实上。那一个民族和文化中的原始医术不是这样看病的呢?望,闻,问,不必多说,哪一个医生给病人看病,不会自然而然地看看病人的脸色,问问病人哪里不舒服,听听病人说话是否有气无力,嗅嗅病人身上有没有异味。
    
    就拿中医最喜欢拿来装神弄鬼的切脉来说,实际上这根本不是所谓中医才独有的诊断方法,西方古代医生给病人看病也是要把脉的。比如古罗马。(参见:塔西陀《编年史》)
    
    中医的阴阳五行说,虽然我们都知道那是荒诞无稽的。但是作为一种文化现象,也颇让人觉得有趣。但是其他民族和文化的古代医学理论其实也是大同小异的,而且更为精致,如古希腊医学,以四种体液的平衡作为医学的理论,认为四种体液失去平衡,是导致人体患病的原因,这是跟中医的阴阳失调的理论异曲同工的。
    
    而且体液说比阴阳五行说说要符合科学得多,至少体液是更接近实在的东西,而中医的阴阳也好,气也好,经络也好,穴道也好,都被现代科学证明了只是子虚乌有的东西。
    
    四体液说来源于四元素说,四元素水,火,土,气,又分别对应冷,热,干,湿四种自然特性的组合,而由此而来的四体液说也有种种阴阳寒热之类的性质的,如平衡失调就会致病,也跟人体的具体器官有一个对应关系。这跟中医理论是不是很相像?而且比中医理论逻辑上更为明晰。
    
    古希腊的四元素说是在创立者做实验观察的基础上建立起来的理论体系,符合朴素的唯物科学观(虽然跟真实的物质构成原理还有一定偏差,但是至少古希腊还提出了另一种原子学说,可作为补正,这就为以后向正确的科学方向发展埋下了基础),不像五行说五行之间的生克关系那么自相矛盾,完全是靠没有物质实验根据的玄想而来。
    
    我们把金木水火土五行说跟古希腊的四元素说做个对比的话,会发现,希腊四元素说在模式上显得更具原初性,更符合逻辑,而五行说明显带有加工过的痕迹,似有在传播过程中走样的迹象,其中有两种单元金,木,都是多余的。因为已经有了液态的水,固态的土,这两种最为常见的物质,但还要画蛇添足地再加上两种性质跟其他千百种常见物质相比并不突出的固体金和木,却没有气态的“气”。五行说跟四元素说一比,就显得残缺,粗陋,累赘,不对称。而四元素说在反映物质世界上更为精当,简洁。
    
    故此,考虑到希腊的四元素说在产生时间上远远早于五行说(早在恩培多克勒正式将其提出之前在希腊已经萌芽成型了),我大胆地猜测,中国的五行说很可能是受四元素说的影响而产生的。
    
    而阴阳的概念,据林梅村先生考证,也是从波斯传入中国的。
    
    而古希腊医学从希波克拉底(Hippocrates,公元前460年)和盖伦时起,就对人体有了详细的解剖,所以古希腊医学是建立在坚实的实验和物质基础上的相对科学得多的古医学。而中医完全是没有解剖知识的玄想,中医所谓的五脏六腑都是跟人体实际器官不管在位置还是功能上都根本不能对应的虚概念。
    
    再说印度,其最早成型于公元前六世纪的两大医学古典——《遮罗迦集》(Caraka Samhita)与《妙闻集》(Susruta Samhita),系统地讲授了种种内科和外科手术治疗法。
    
    他们也类似于《黄帝内经》一样,借圣者迦尸(kasi)国王德罕温塔里(Divodasa Dhanvantari)之口论述了“阿输吠陀”(Ayurveda,直译为生命学问,也就是古印度的一种医学)的八科学:1、一般外科学,2、特殊外科学,3、体疗法,4、鬼神学,5、小儿科学,6、毒物学,7、不老长生学,8、强精学。
    
    摘录如下:【一般外科学:讲述去除种种之草、木片、石、沙尘、铁、土、骨、毛、爪、脓汁、分泌物、胎儿等异物之法,称之为‘锐器’与‘钝器’之医疗器械的用法、腐蚀法、烧灼法及肿疡诊断法。特殊外科学:讲述治疗锁骨以上之病,即与耳、眼、口、鼻等相关诸病的治疗方法。体疗法:讲述关系全身之病,即热病、下痢、大出血、肺痨、疯癫、癫痫、癞病、泌尿病等的治疗方法。鬼神学:讲述为攘除由天(Deva)、阿修罗(Asura)、干闼婆(Gandharva)、夜叉(Yaksa)、罗刹(Raksas)、卑帝利(Pitri)、毕遮舍(Pisaca)、龙(Naga)、羯罗诃(Graha)等引起的殃及精神方面之病,以祈祷、咒语或供物来抚慰恶灵,使其远离的方法。小儿科学:讲述育儿法、母乳消毒法,以及治疗因恶质乳汁或羯罗诃所致诸病的方法。毒物学:讲述如何中和因被蛇、昆虫、蜘蛛、蝎、鼠等咬、刺伤时出现的中毒症状,以及诸种毒物或食物混合食用引起的中毒症状的解毒办法。不老长生学:为返老还童、保持长寿、健脑、强壮、祛病之法。强精学:讲述通过使精液量微者变充足、质恶者变纯净、凋萎者增殖、微力者育成,而使性欲旺盛之法。阿输吠陀之八科学,有如上述也】
    
    他们是这样论述病理的:【病中有偶发性、躯体性、精神性、自然性之四类。其中,偶发性为因外伤引起的疾病;躯体性为因饮食物引起,或因体内体风素、胆汁素、粘液素及血液之一、二、三或全体异常性变化,导致均衡失调而引起的疾病。精神性为因怒、忧、恐、狂、喜、丧胆、嫉妒、悲叹、吝惜、肉欲、贪婪等爱憎违顺的精神性扰乱而引起的疾病。自然性是指如饥、渴、老死、睡眠,自然而生者。是等之病,以心与身为依托。作为治疗此等疾病的“因”,在于恰当地使用净化剂、镇静剂、食饵疗法及摄生法。】——是不是跟中医很像?
    
    论述药物:【然药物亦有植物性与动物性两种。植物性的东西分为:1、无花而有果的乔木,2、有花与果实的乔木,3、灌木及蔓生植物,4、果实成熟则枯萎——即草本。动物性的东西亦分为:胎生、卵生、湿生、萌生之四种。其中,家畜、人类、野兽等为胎生,鸟类及蛇和其他的爬虫等为卵生,蠕虫、昆虫、蚁等为湿生,萤、蛙等为萌生。得于植物的皮、叶、花、果实、根、球茎、乳、脂、精、油等,以及得于动物的皮、爪、毛、血等,可供药用。属于地界之物——即矿物中,有金、银、宝石、珍珠、鸡冠石、土、土器、瓦等。】
    
    论述疾病跟环境气候季节的关系:【由“时”(kala)所生之物,如风之有无、晴与阴、月的明暗、寒、暑、雨、昼、夜、半月、月、季、半年等,为源于时之变化的特异性。此等的“时”,或可成为使自身病素(dosa)蓄积、增长的因;或可成为使之镇静、治愈的因,〔有关时的知识〕在医疗上有用也。
    于此有诗颂:
    “上述四种(食物、有机性药物、无机性药物、时)作为使躯体性病症加重,或使之快愈之因,为众多的医家所言说。偶发症中有两种,某些起于精神,某些起于身体,故其疗法亦有两种。对于起于身体的偶发症,使用与身体性疾病同样的疗法;起于精神方面时,其疗法依靠赋予患者快感的声等(色、香、味、触)。”
    以上,略说人、病、药、医疗与时四项。人,成于五元素之结合,是由肢体(头、胴、四肢)及体部(额、鼻、颐、指、耳等)、皮、肉、脉、腱、韧带、神经等的集合而构成之物。其次病,是指因体风素、胆汁素、粘液素、血液之某一,或二、三,或全部之不调而引起的所有病性现象。其次药,论药物性质、味、效能及消化。医疗,论截除、切开等外科性手术及油脂药涂擦法;又时,论所有行治疗的时季者也。】
    
    他们甚至还规定了非常严格而妥贴的行医资格:【学习了医书,并理解其意义;见习了手术,并经过亲自演习;熟记医书所载内容,并得到国王的许可的医生,剪短指甲与头发,清洁身体,着白色衣,持遮阳之伞与手杖,穿鞋,外无傲慢之貌,内怀善心,语言充满爱善,无欺瞒之事,以人类为友,有好的助手相伴——如此这般的医师,始可往病家应诊。】———很人性化吧。
    
    论述诊断:【疾病的诊察,实际有六种方法。即:依靠耳等五官,以及现在所说依靠询问的诊察。
    其中依靠“听官”可以诊察的征候,在“疡流出液”(第22章)与“疡诊察章”(第28章)中详述之。在如此之病时,以了解血液的流出是否伴有气泡与空气的响声。依靠“触官”所能了解的是,冷·热·粗·滑·硬·软等,以及热病、肺痨等在触觉方面的症状。依靠“视官”了解的是,身体的胖瘦、活力的表征、力与色的变化等等。依靠“味官”所能知道的是,泌尿病等场合出现的味的症状
    [12]
    。依靠“嗅官”知道的是,死兆等方面的、及脓疡或非脓性疡的气味特征。依靠“询问”,可察知地、时、种姓、饮食物的嗜好、病的起因、疼痛的增进、体力、消化火力、下风、二便通否、病程等方面的特征。如果采用上述诊察方法,不论是亲自动手,或是由他人代替,皆可知道疾病的究竟。】
    
    该书还记载了非常详细多达八类的外科手术疗法:【所谓“八种外科手术”,即:切除、切开、乱刺(lekhya)、穿刺、拔除、刺络、缝合、包扎。全文如下:
    可使用切除法者为:痔瘘,粘液素性结节肿,母斑,瘤肿,痔核,表皮赘生物,骨与肉上的异物,黑子,上颚肉肿,上颚腺肿,腱、肉、脉的坏疽,蚁塚状小结节,sataponaka(痔瘘的一种),急性扁桃体炎,阴茎脓疡、肉肿,智齿阻生。可使用切开法者为:深部脓疡,除全病素复合性之外的三种结节肿,丹毒,阴囊肿,腹股沟与腋窝的结节状肿疡,尿崩症引起的疖肿
    [18]
    ,肿胀,乳房疾患,阴茎脓疱疮,眼睑囊肿,足部溃疡,瘘疡,两种喉头肿,阴茎小脓疱疹,阴茎溃疡,多种的轻症,上颚肿及齿龈肿,扁桃腺肿疡,硬性咽头肿,其他已成脓的肿疡,结石引起的膀胱病,脂肪引起的某种肿疡。
    可使用乱刺法者为:四种咽喉炎,白斑,癞,舌下肿疡(蛤蟆肿),脂肪引起的剧烈的齿龈肿疡,结节肿,眼睑肿,舌肿,痔疾,圆斑状癞,赘肉,隆肉等。可使用穿刺法者为:各种静脉、阴囊水肿,腹水。可使用探针法者为:瘘疡,含有异物、有异常瘘管的创伤。
    可使用拔除法者为:三种砂石——牙石、耵聍块、尿石,异物,死胎及堆积在直肠的粪便。
    可使用刺络法者为:除源于全病素之外的五种深部脓疡(体风素性、胆汁素性、粘液素性、血液性、外伤性),各种癞性皮肤病,体风素性疼痛性的局部肿胀,耳垂的溃疡,象皮病,脓毒症,源于各病素的瘤肿,丹毒,结节肿,生殖器的炎症性肿疡,乳腺病,腹股沟与腋窝腺肿,齿槽脓疡,咽喉肿,棘状舌苔,龋齿,脓血性齿龈肿,伴有恶臭的出血性齿龈脓疡,坏血病,疼痛性齿龈脓疡,源于胆汁素、血液、粘液素的口唇病,及大部分的轻症。
    可使用缝合法者为:源于脂肪的脓疡破口后,已尽可能除去了内容物者;突发性,尤其是位于可动连接部位的创伤。碱、火、毒伤,伤口内有空气流动者,又疡内含有血液或异物时不宜采用缝合法,此时必须妥善清除与洗涤。若不清除患部中的尘埃、毛发、爪及可动性骨片等,可形成肿物、使化脓、产生种种的疼痛,故必须除去此等的外物。应抬高这样的肿口,置于适当的位置,以细线缝合。又可以asmantaka(Bauhinia
    tomentosa)的树皮制成的纤维,或麻线、亚麻线、弓弦的纤维、马尾毛,或murva(Sansevieria
    Roxburghiana)、guduci(Tinospora cordifolia)的纤维徐徐缝合。
    缝合法又有如下四种样式:交叉状缝合、吊绷带状缝合、连续缝合、断续缝合。可在适当的场所适当地使用。
    体内肉少之处及关节处,宜用长2指的圆形针;肉多之处,宜用长3指的三角形针。急所 [19]
    、阴囊、腹部,宜用弓形弯针。此三种针必须具有尖锐的前端、适当的形状。其针头应制成圆形、与茉莉花梗的前端粗细相等。手术时必须将针从距离伤口不远不近的地方插入。距离伤口过远时,产生疼痛;过近时导致针脚绽开。将适当缝合之处用亚麻布与棉覆盖,可用priyangu(Aglaia
    Roxburghii)的果实、方铅矿、甘草、rodhra(Symplocos racemosa)的树皮粉末全面撒布。或撒布sallaki(Boswellia
    serrata)果实的粉末、或烧亚麻布的粉末,然后适当施以绷带,并应就食物及其他摄生法加以注意。
    以上就八种手术略加叙述。到治疗篇中还将充分细述其具体内容。
    利器的操作不达其度,或过度,或误斜其方向,及术者自身的过伤,被称之为八种手术中的四类灾害也。
    若为医师而无智、贪慾(吝惜药品、器具、助手等设备费)、对于被手术者没有友人的安慰之语,施术时因恐怖、狼狈及其他各种事情而恶劣地施行手术,可至引起其他疾病。欲求生存之人,应犹如面对猛烈的毒蛇一般,远离大概不熟知碱、锐器、火及药品之使用方法的医师。如此医师的手术明显伤害急所、关节、静脉、神经〔腱、韧带〕、骨。接收愚医手术的患者,可刹那间,或早晚被夺去生命。
    眩晕、呓语、卒倒、昏睡、肢体运动、反射性运动、发热、肢体弛缓、失神、体风素性剧痛,流出色如洗肉水的液体或血液,所有感觉器官终止与对象的交涉,此乃五种急所(关节、静脉、神经、骨、肉)受到伤害时的征候。
    静脉被切断或切开时,大量洋红色的血液流出;而且因伤形成的恶化体风素,可引起种种疾病。神经被切断的人,佝偻弯曲、肢体弛缓、运动不能、剧痛。可动或不可动关节受到伤害时,肿胀、极度肿大、剧痛、衰弱,以关节的肿痛及功能丧失为其特征。骨受伤害时,剧痛昼夜不休、渴、肢体弛缓、浮肿且痛。筋肉的急所受到伤害时,触觉丧失、色变苍白。
    对于手术极度拙劣,以至术中以锐器自伤而自杀的恶医,希求长生、用心深远之人应远离之也。
    前已说过,使用锐器的方向如果不正确会造成无谓的伤害。故在使用锐器时应注意避免此种伤害。患者虽然甚至是怀疑父、母、子、亲戚,但却对医师信任不已。自己将自身献作牺牲,亦对医师不加怀疑。故为医师者应如其子般地守护患者。就“时”而言,有一次手术治好病者,亦有通过两次、三次,乃至四次之手术而治愈者。
    外科医依靠其手术获得有利的立足之地,得到德、财、显赫名誉及善人的至高赞赏,来世即可得生于天。】
    
    ——这就是中国古代虚构的华佗外科手术传说的真正的历史原型!
    
    (以上据《阿输吠陀中的“妙闻之论” —— 印度传统医学经典介绍》(廖育群,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史研究所)一文转引自大地原诚玄日译《スシュルタ本集》,临川书店1971年)
    
    光是《妙闻集》这一本古典医书,就长达数十章,内容极为丰富浩繁,比之中医可以说博大精深得多,而且对疾病,药物,治疗的论述比中医科学得多,合理得多。该书与《遮罗迦集》(Caraka Samhita)和《八心集》(Astangahrdaya-samhita——内外科综合概要)同为阿输吠陀的三部基本典籍,今天仍然是印度古典医学正规教育所使用的基本教科书。
    
    其实,中药中很多的药物都是从波斯印度通过西域传入的,这个是历史常识,不仅如此,就中医理论来说,从我们上面列举的种种资料来看,中医的阴阳五行等理论,与希腊波斯印度的体液说,元素说,非常相似,特别是跟印度的“风,胆,痰”病理学说,简直如出一辙,考虑到这些域外古医学理论在发展时间上都早于中医,我们有充分的理由认为中医很有可能是从印度希腊波斯通过西域间接传入,或者至少也是受到了很深的影响而产生出来的。
    
    综上所述,不管中医药是宝贝也好,是垃圾也好,都是别人外国人早就玩剩了的,而且比你玩得好,那还有什么可得意可炫耀的呢?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南京中医药大学贪污:大陆向港澳输出腐败
  • 万人签名促取消中医药 中医药管理局:一场闹剧
  • 中医药申报世界文化遗产 正式启动
  • 痛苦的广州中医药大学教职工—孩子入学要高价赞助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