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中国民主化的策略/郑酋午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6月27日 转载)
    
    我国政治民主化的步伐虽然还没有真正迈出,但民主化的历史潮流是任何人也阻挡不了的,换句话说,我国政治民主化是历史发展的必然趋势,因为民主是历史的方向,因为民主是正义的要求,因为民主是国民的福祉。尽管现在我国的反民主的力量还很强大,尽管我国距实现民主化还有很长的一段路程,尽管在实现民主化的过程中还充满着艰辛和困苦,但民主化的实现是一定的,是谁也改变不了的,我们必须对此充满信心!我们说的民主是符合世界标准的民主,不是有中国特色的“民主”,有中国特色的“民主”实际上是一种集权主义,这种“民主”历史上蒋中正讲过,毛泽东讲过,邓小平、江泽民也讲过,从现在看来那是骗人的。自从美国建立起来以后民主就有了真正的样板,这个样板的基本构架是自由公正的选举、立法行政司法三权分立与制衡、军队国家化、多党制、地方自治和言论出版信仰自由等。尽管许多国家在实现民主化的过程中采用的民主的具体形式不一样,有的国家采用总统制、有的国家采用内阁制、有的国家采用半总统制等等,但这个基本构架是一样的。这就是世界标准!离开这个标准去谈论民主那都是在胡说八道。对我们中国人来说,现在要谈论的问题不是要不要民主而是如何现民主的问题,因为要不要民主的问题孙中山先生早在1912年以前就已经谈论清楚了。要不要民主是目标问题,如何实现民主是策略问题,所谓策略就是根据形势发展而制定的行动方针和方法。那么在我们这样一个专制势力很强大又具有上下五千年专制传统的国家里如何才能实现民主化呢?这是民主战士必须面对的问题。
     (博讯 boxun.com)

     一、 目前的形势
    
    今天的中国同以往中国有很大的不同,经过将近三十年的改革开放,已经建立起了市场化的经济体制;通过股份制改造和破产拍卖,公有经济在国民经济中所占的比重已大为下降,私有经济反而大为增强;由于全球化浪潮的冲击和加入世贸组织,有部分企业走出国门的同时也有大量外国资本涌入;农村土地实行承包制,大量的土地已承包到户,农民早已能够自主生产自主销售;城市特别是大中城市的快速发展已使到农村人口大量涌入城市;在经济领域已有了充分的自主性和自由,但是在这种自主性和自由之下也存在着贫富的巨大分化。在文化和宣传领域,也有所松动,在报刊上能够看到不同的意见,宗教信仰也有相对的自由,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从九十年代末有了互联网后,互联网上更是有不同的意见甚至是相反的意见发表,中共想控制都没有办法,只能是事后惩罚部分人。在政治上,对有不同意见的官员也不再像老毛时期那样要被打成反革命或被批斗或坐牢及杀头,现在只是或被软禁或被开除公职。我国的这些变化对民主化来说都是好事情,第一、开放,尽管只是经济领域的开放,也能带进各种信息、各种新思想和各种新时尚,这对人民的思想解放能起巨大的推动作用,别的不说,就说对反革命的看法,以前大都认为是十恶不赦的大罪,一个家庭中只要出了一个反革命,那么周围的人都不愿意跟这个家庭的人来往,现在则不同了,大多数人已经不再是这种看法了。这就说明经过开放,人们的思想发生了变化,有了变化就说明人们也有可能接受新思想,包括民主思想。如果有越来越多的人接受民主思想,那么就意味着人民的觉醒,觉醒的人越多民主化的进程就会越加快。第二、私有经济的大发展,就意味着掌权者对经济控制的削弱,这种新兴的势力,也有可能成为冲击掌权者的力量,我们需要这种冲击力量,特别是在社会动荡的时候。这样也就为民主战士掌握或引导这股力量为民主事业服务提供了可能性,因为这股势力毕竟已经不是掌权者手中的势力了,它是独立的力量,既然是独立的力量,它就有可能中立也有可能向某一方向靠拢.,这也就不能排除向民主战士靠拢的可能性.当然也不排除其它的可能性,既然存在各种可能性,这就需要我们去争取。第三、经济领域有了自由,人员能自由流动,私人企业能自由经营,农民能自由种植和销售,久而久之,人民就会形成自由的习惯,有了习惯就会对自由加以认可,这样有谁要是想侵犯这种自由就会招惹众怒,常言说众怒难犯。有了这种自由习惯那么民主战士去追求政治自由的时候就会得到支持至少是理解。第四、有了相对的宗教自由,一方面久而久之就会形成各种不同的宗教势力(现在事实上已有不同的宗教势力),有的宗教力量共产党是控制不了的,甚至会成为反共力量;另一方面宗教的本性是追求公义和爱,这种追求会激发人民的正义感宽容之心,而民主化正需要人民有正义感和宽容之心,因为民主是正义的要求。第五、媒体能发表不同意见,官员有不同意见而不会被坐牢或杀头,这些人就会思考,就会追求,就会形成自己的见解,在全球化的时代有的还会有民主思想,而事实上已有不少官员有了民主思想,这些人在关键的时候还有可能分裂出来,支持民主化进程。第六、人员能自由流动,互联网难于完全限制,这就为民主战士加强联系进行宣传提供了广宽的空间。第七、贫富分化产生了尖锐的矛盾,这种矛盾可能会引发社会危机,面对这种危机民主战士可以加以引导为推进民主化进程服务。
    对民主战士来说,这些都是有利的一面,我们必须要看到这一面。如果我们看不到这一面,那么我们就不会看到希望看到前景。但是,我们以上说的只是事情的一个方面,还有另一个方面,这个方面我们也必须看到,否则我们就会盲目乐观,甚至犯盲动主义的错误。比如,专制势力还很强大,随着经济的发展,他们手中握有的经济资源越来越多,他们手中还掌握着全国的军事力量和警察力量,这些力量手中握有的是现代化武器,而思想却是野蛮的马列主义和落后的中国传统奴才意识的结合物;他们手中还掌握着大部的舆论工具除部分互联网无法控制外;他们贪污腐败引发社会道德沦丧;人民的民主素养还不高;等等等等,不一而足。这些事实都说明,中国民主化的历史进程还很漫长,道路曲折,民主战士还要做出很大牺牲。这样,一方面要求我们的民主战士要有坚定的民主主义信仰,要为民主主义理想而工作为实现祖国民主化而奋斗;另一方面要求我们民主战士要有大无畏的勇气,勇往直前的意志和决心。因为只有这样我们才不会被困难所吓倒,才不会在遇到险阻时退缩,才不会贪图名利色权而被收买,才不会辩不清历史前进方向而被历史所淘汰!现在,在这种形势下我们民主战士必须战斗,那么该如何去战斗呢?
    
    二、构建网络
    
    
    从1978年改革开放以来,我国民主战士的人数愈来愈多斗志越来越强,特别是1989年“六.四”事件以后迅猛发展,尽管有无数人在坐牢,有无数人在被迫害,有无数人在流浪,但都没有能够把他们吓倒,他们还在继续战斗,这就是伟大的民主战士,他们是多坚强的人啊!虽然“六四”事件给世界政治带来了变化,特别是给苏联和东欧国家的政治带来变化,加速了世界民主化的历史进程,但是在这伟大的事件被中共镇压之后,我们中国又陷入了黑暗之中,我国的民主化进程又变得其路漫漫,然而令人真正感到痛心的并不是民主化进程路漫漫而是民主战士的分裂和各自为战。要知道阻扰我国政治民主化的专制势力是多么的强大,而我们民主战士却处于分裂状态,各干各的,请问:能战胜对手吗?现在不论是身处海外的民主战士还是身处国内的民主战士,都是四分五裂,像一盆散沙,国内的各省干各省的,一省之内各人之间不是猜疑就是互不服气;国外的各有各的帮派,各有各的地盘,相互攻击,好像是死对头一样。请问:这样进行内耗能有精力来共同对付专制势力吗?请问:散处各处的沙子能击垮铁拳吗?我们应该是为实现中国民主化这一伟大理想而战,不是为实现个人利益而战,中国的专制势力很强大很野蛮,从事民主活动只有危险而很难有利益,如果要为个人利益而战,那么请不用加进来;如果是为理想而战,那么加进来后就不必进行内争,民主不分先后,不靠资格带路只靠智慧领引。因此,民主战士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团结起来,因为团结就是力量,要形成翻江倒海之势就首先必须团结。这是最通俗的道理,连三岁小孩都懂,何况是大人呢!
    团结就意味着联合,一提到联合,也许就会胆战心惊。自从1978年改革开放以来,民主战士尝试了多次全国性的联合但都因中共的镇压而陷入困境。最早的是魏京生和傅申奇等人的民刊协会,这是二十多家民办刊物机构的松散联合,但因魏、傅等人的被捕而告吹,那时魏办的刊物名为《探索》,傅办的刊物名为《人民之声》,魏被判刑十五年(还因其他事),傅被判七年。第二次联合尝试是1983年郑某人、上海的任海明、长沙的刘力平(后来堕落了)、重庆的雷元凯、贵阳的彭光忠(后来叛变,据重庆的王明说现在是公安局长)和北京的何德浦等十多个省市的民主战士结成的中国民主大同盟,后因郑和任被捕而告吹,郑被判十四年、任被判十年。第三次全国性的联合是1989年的六四事件前后的“高自联”、“工自联”,这次联合规模很大,“六四”运动被镇压后这两个组织处于瘫痪。第四次联合是1998年的中国民主党,一共有二十三个省市的代表出席了成立大会,但因多个省市的领导人被捕而四分五裂。由此可见,中共对民主战士的联合是害怕的,镇压是不留情面的,因为它知道联合就是力量,分散就没有力量。中共尚且懂得这个道理,难道我们民主战士反而不懂得了吗?中共怕民主战士联合,民主战士就应该联合,当然这样说不是不考虑里面存在的危险性,因为中共虎视眈眈,只要民主战士一联合它就会把他们中的为首分子投入监狱,这就是危险性,如果不考虑这一点那么就意味着对民主战士青春的忽视,因为坐牢是痛苦的,是对青春的摧残。但是为了伟大的民主事业为了民主主义理想为了我们祖国的光明前景,尽管存在危险性我们还是要前进,我们还是要联合起来,只是在联合的时候我们应该吸取以前的教训,讲究方法讲究策略。
    以前的联合而被摧残的深刻教训是,我们是以一个组织的名义出现的,所以一产生就引起中共的高度警惕,接着来的就是被抓被关被判刑,这个教训是深刻的。一坐牢少则七八年多则十三四年,一个人有多少个七八年有多少个十三四年啊!因此我们现在国内的联合一定要变换策略,我们不应再以一个组织的面目进行联合,我们只能构造一个网络,我们必须在这个网络中交流、沟通、讨论和表决,最后根据表决行动。当然这种表决必须符合民主原则,必须是少数服从多数,但要尊重少数人的意见,决议一旦做出网络中的民主战士不管其赞同还是不赞同都必须执行,这才是民主!这个多数要根据情况来确定,重大问题应是三分之二的多数才能通过,不是重大问题只要简单多数即可通过,而是不是重大问题半数表决通过就行了。网络中应有层次,至于如何形成层次最后由实践来决定。如果决议已经做出而不执行,那只是乌合之众绝不是民主战士。这对我们的民主大业是有百害而无一利的,我们必须端正认识,否则我们就是再搞二十年也实现不了中国的民主化。这样我们就将是历史的罪人、中华民族的罪人和全人类的罪人,因为我国是一个有上下五千年历史有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土地有十三亿人口的大国家,我国实现了民主化对世界没有实现民主化的国家来讲是一种意义一个福音,我国的民主化进程延缓了也就是世界民主化进程的延缓。简单地说,我们必须联合,但为了避免危险我们的联合又应该讲究策略,目前我们的联合形式只能是构成网络,在网络中讨论、决策和行动。那么如何构成网络呢?通过各种方式特别是利用互联网进行交流和沟通形成共同的认识,在有共同认识的基础上,进行充分的联系,探讨形成网络形式和网络层次问题,并进行民主理论学习、国情学习,提高民主素养,加深和巩固民主主义的信仰和增强为快速实现民主化而奋斗的信心和勇气。经过学习加深认识后,通过民主的形式和民主的方法形成网络骨干和网络核心,在网络骨干和网络核心产生后,在进行充分的民主讨论的基础上制定目标、路线和行动纲领。这是一个大步骤,完成这一步可能要用很长的时间,因为民主战士个性强都有自己的想法又互不服气,这需要很长时间的沟通,在这个过程中还可能会有争吵,甚至翻脸,这就需要我们要有耐心、智慧和高度的责任心。然而完成这一步还仅仅是第一步,走这一步所处的阶段叫做“整合和形成网络”阶段,以后的路还很艰难。
    
     三、两种方式
    
    第二步是选择两到三个大城市将我们的民主战士集中,为什么要集中呢?我们民主战士现在的状态是,一部分人在海外,这部分人是被中共流放到外边去的,他们中有民刊协会的人马如魏京生等,有“六四”的人马如王丹等,有民主党人如王有才等,还有暴力党人如葛红兵等,在他们之间相互争吵相互打仗,原因很多,粗略分析起来大概有如下几点:(一)理念有些不同引发争论,如有主张通过暴力手段达到目的的,有主张通过非暴力手段达到目的的。这两种人的总目标是一致的,那就是在中国实现民主化。对这个问题应该怎么看?我个人的看法是,人类社会是不断向前发展的,人类发展所显示出来的趋势是越来越文明的,文明就意味着解决问题特别是政治问题的方式应该是非暴力手段(和平方式),而不是相反。但是具体问题又要具体分析,有时也是免不了使用强制力的,比如当你面对的是一群狼时,要把狼制服,没有强制力肯定不行。我的意思是,在我国实现民主化的过程中,我们要反对暴力手段而采取和平方式,但是我们又不能在必要的时候不采用强制手段,1989年的“六四”事件就是血的教训。我想双方应该在这一点上达成共识,就实际情况来讲,时代不同了暴力革命已不可取,不仅是野蛮的问题而且是不符合实际,当然这里不包括政变,因为政变不一定流血,历史上就有很多不流血的政变。暴力论者应该睁眼看世界和未来,和平主义者也应脚踏实地看看中国的国情,只有这样才能把握形势达成共识,而达成共识对我国的民主大业有利。(二)极左派在捣乱,中国的极左派实际上是毛主义分子,王希则就是这样一个人物,1981年的时候和徐闻立、何求等人组建中国共产主义同盟被中共判刑十四年,当年在广东省怀集监狱和郑某人坐同一监狱(同监的还有广州的何求、香港的刘青山)就多次表示反对“六四”学生运动,这人思想极左但很会伪装,经常打着民主的旗号干反民主的事,其人擅长拨弄是非,他经常在民主战士中间散布谣言,使民主战士引发口水战。(三)中共害怕民主战士联合和团结,经常派出特务捣乱,到底有没有特务呢?应该说是有的,但是思想敏锐和有经验的人是能够识别的,特务的面目是能够揭穿的,民主战士千万不要患上特务恐惧症。(四)民主战士之间互不服气,有的人自以为资格老看不起后来者,有的人自以为自己很有能力而看不起人,有的人有钱而看不起人,其实这都是没有必要的,推进民主化进程要靠千千万万的人,民主应该不分先后,不分能力大小,不分贫富,只为一个共同的目标努力,只有这样才能团结和联合大多数人共同奋斗。另一部分民主战士在国内继续战斗,英勇无畏,令人感到可钦可佩,但往往是各自为战,如郭永峰搞公民监政,唐荆陵搞收回选票运动,等等,并要时不时防备同一战线的人冷嘲热讽,孤立无援,稀稀啦啦,一个省八九人,最多的也只是二三十人,又自以为是,像一盘散沙。在这种状态下,需要钢筋和水泥,如有钢筋和水泥就能将沙子凝固。国内民主战士互不协调的原因与海外的情况也差不多,在这样的状态下,如果不集中那么在可见的时期内各处也还只是十几个人,零零散散不成气候,就像在茫茫的原野上开着几朵惨白惨白的没有生气的花。如果照这样下去也不知要到何年我国才能实现民主化。如果集中起来那么就能在一定范围内形成万花丛,造就一个艳阳天。从军事战略上讲,这是一种集中优势兵力打歼灭战。为什么要这样做呢?我们民主战士一是力量薄弱二是分散于各省,如果不集中而是遍地开花,那么要造成一种大局势,按现在的速度恐怕要三五十年,这个过程很漫长啊。要不要加速民主化进程呢?我想加速是必要的,要加速就必须改变目前的运作方式,要改变就只有集中了。集中在两三个大城市,一方面我们容易集中优势兵力,另一方面容易在关键环节突破,这样就能够造成大局势。1988年民进党成立不久就把兵力集中于高雄在比较短的时间里发动了有五千多人参加的示威活动迫使国民党开放党禁实现民主化就是这一伟大策略的正确运用。要集中有如下问题要解决:(一)心理问题,我们多数民主战士过惯了自由自主的生活,要他们集中就意味某方面的自由暂时受到限制,似乎与他们奉行的自由主义信念相矛盾。这就需要我们的民主战士调整心态,从大局去考虑集中的问题,从祖国民主化进程加快和人民福祉的高度去考虑集中的问题,我们是为民主主义理想而工作的,民主在我国的实现是我们最大的愿望,为了这个目标可以牺牲某些东西,不是这样吗?因此必须排除心理障碍。(二)财力问题,把这么多人集中需要花钱,而且不是一个小数目,如果集中于三个城市,每个城市集中三百人,每人每年花两万元,一年之内就要花掉一千八百万元人民币,对民主战士来说,这是一个天文数字。去何处弄这么钱?钱解决不了集中也是不可能的。因此国内外的民主战士必须设法筹款。(三)避开警察视线问题。原来有的民主战士是在警察的掌控中的,一下子离开了原地不知去向必引起警察的高度警惕,他们会向上级汇报,从而引起中央警觉。所以,我们民主战士离开原地时必须将事情办妥。当然,在这三个问题中最主要的问题是钱,弄不到钱就无从谈起。
    集中的问题如果解决了,下一步就是一方面发展和壮大自己,另一方面是在自己被安排的城市里搞工运和学运。在城里,工人的数量是最多的,又是相对集中的群体,改革开放以来他们失去的利益最多,他们是城市里最不满现状的人,在可见的二三十年内,中共无法满足他们的要求和愿望。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国有企业职工下岗普遍存在,私有企业职工经常处于失业之中,他们的合理权益得不到保证,因此,容易集中他们的力量搞突发事件。但是我们民主战士也要有一清醒的认识,在大多数的工人中,他们是缺乏民主意识的,换句话说,他们的民主素养不高,这样一方面我们必须向他们灌输民主主义思想使他们警醒,另一方面我们必须为他们争取合法权益满足他们的利益要求,只有这样他们才会跟着我们走。很显然,这是一项很艰巨的工作,任重道远,虽然如此,但是我们还是要做这项工作,因为它的意义太大了。想想看,如果这个群体中的大部分人对民主化进程不理解,不跟我们跟中共走,或者持观望态度,我们会有多少力量呢?在城里较有理想主义色彩的群体是大学生,我们必须争取学生,我们工作的一个重点应是搞学生运动。从1919年的“五四”运动以来,在重大的历史性关头,学生运动都发挥着应有的作用,不能不看重学生运动,就是已经掌握大权的毛泽东为了搞倒对手也懂得利用学生搞运动。如果不是大学生搞串联,“文革”能发动起来吗?当然,从历史发展的过程来看,“文革”是灾难,但是,不能不看到学生运动的威力。1989年的“六四”运动,后来发展为市民的大运动,也是从学生运动开始的。伟大的“六四”运动虽然没有击垮中共,但是影响了苏联和东欧的人民使到他们迅速觉醒从而推翻了专制政权。这是具有划时代意义的事件,这一事件为民主运动指明了方向。学生运动的威力我们不能不看到,我们必须重视学生运动,运动的方向往哪里走,那是由人来掌握的。毛泽东掌控了学生运动,运动就为他所用,同样的道理,民主战士如果掌控了学生运动,运动自然就会为实现我们的民主化目标服务。如果经过七八年的努力,我们的力量壮大了,群众的基础搞好了,然后再找一个社会动荡临界点,发起大规模的声势浩荡的伟大的群众运动,那么中国的民主化目标的实现也就为期不远了。
    以上讲的集中是在我们能筹到大笔钱的情况下才能够运作的,如果我们筹不到钱我们就必须改变运作模式,那就是只能在我们形成网络后,在原地发展势力,待到我们的势力壮大到足于搞一场大运动的时候,又刚好碰上社会动荡的临界点,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就从全国各地向北京进军。这种方式意大利的墨索里尼使用过并且达到了目的。当然,墨索里尼是法西斯主义者,他的反民主反人类的目标我们是要坚决反对的,但是这并不妨碍我们学习其成功的斗争经验。这种方式要达到目的,三个关键点必须抓住:(一)要有足够的力量,也就是说,民主战士形成网络后,一方面要有计划有步骤的发展力量,各省各地的民主战士应该通过各种方式联络更多的人,形成势力圈;(二)全国的网络核心必须协调行动,寻找社会动荡临界点以便做出进军的正确决策;(三)进军的路程线路必须策划好并要考虑会出现的各种不利情况,只有这样才有可能取得成功。也许这种运作方式较为符合我们民主战士的实际,因为我们民主战士的财力很有限,想筹大钱恐怕太难。
    实际上,如果条件允许的话那么两种运作模式中的任何一种都可以运用,也可以同时交叉使用,要运作好这两种模式还需要解决一些问题,比如,在使自己的网络扩张的同时必须注意联合战线的问题,通俗地说,就是在壮大民主战士自身的力量的同时注重团结他人,孤立中共。联合战线其实是很重要的,虽然,参加这个战线的人可能没有民主思想,但他们肯定是一股力量,我们民主战士如果不去团结他们,那么他们也有可能被反对民主的势力拉拢过去,这对我们来说是危险的。我们一方面先把有民主思想的人拉入我们的网络,然后通过我们的网络去影响一些人使他们慢慢具有民主思想使他们向我们靠拢成为我们的同盟军成为我们的外围,另一方面我们又应该和一些不满现存政权的人保持联系,让他们跟着我们走,但是关系不能颠倒,通俗地说,我们不能成为他们的尾巴,我们必须引导他们为实现民主主义理想而奋斗为实现我国民主化的伟大目标而奋斗。具体来说,比如法轮功,它是一股反共势力,但它的目标不是实现民主化,因此我们要在联合他们的同时,把握准情况,不要被他们所俘虏成为他们的尾巴。又比如王希则这帮极左派、毛主义分子,他们没有民主思想,或者他们打着民主的旗号把民主作为他们实现专制目标的策略,对这样的人我们也要联合他们,但是我们必须把持清醒的头脑,认清他们的面目,不能成为他们的尾巴。我们民主战士的联合战线的基本方针只能是,我们要联合其他力量但联合的目的是这些力量必须在我们的引领下为实现中国民主化服务。
    
     四、群众运动
    
    不管使用何种模式运作,接着来的应该是在壮大我们民主力量后在适当的时机在适合的地点发动一场伟大的群众运动。为什么要发动群众运动呢?有的人说,我们有互联网,互联网是最现代化的手段,使用它就能达到目的了,搞什么群众运动!这种认识对吗?我个人认为这种观点有对的地方也有不对的地方。对的地方在于认识到互联网的作用,不对的地方在于将互联网绝对化,看不到群众运动的伟大作用。上世纪七十年代欧美就已经使用了互联网,我国是在九十年才开始使用,据统计到现在我国已有近一亿人上网,网民数量之大居世界前列,这是一个好的现象,这为我们民主战士进行民主活动提供了广阔的空间。我们民主战士可以利用互联网进行宣传、鼓动、启蒙、提议、策划、呼吁和联络,中共想限制也没有办法,这是互联网的不能低估的作用。但是在做了宣传等工作之后就完事了?还要不要走上街头?还是要的!比如我们民主战士通过各种方式包括互联网号召群众进行抗议活动,这是不是群众运动?答案是肯定的。因此不管以何种方式进行运作到最后还是要号召群众走上街头使事情演化为群众运动。不论是从东欧、苏联专制政权垮台的过程来看,还是从亚洲国家民主化的过程来看,都有一个共同的地方,那就是首先发生声势浩大的群众运动接着是专制集团发生分裂而后实现民主化。再看东欧、苏联民主化进程开始之前的历史,除了日本和西德这两个被盟军所占领被迫实现民主化的国家之外,其他自己走上民主化道路的国家在实现民主化的过程中都发生过伟大的群众运动,只是有的运动采取和平方式,有的运动采取非和平的方式;铁的历史事实告诉:没有一个自己实现民主化的国家不是走这条道路的!请问:中国会例外吗?声势浩大的群众运动是一种力量和力量的展现,在这种力量面前,掌权者必须做出选择,专制集团内部各种不同的人就会发生分裂,,这种分裂自然就会削弱专制集团的力量。不管他们的动机如何,机会主义者想利用这种形势达到自己的窃取成果的目的,理想主义者想推动历史往前走。我国1989年的“六四”运动,规模宏大,尽管最后被镇压下去了,但运动产生后促使专制集团内部发生分裂这个历史事实谁也否人不了。我国历史上的辛亥革命运动产生后也使专制集团发生分裂,机会主义者袁世凯从满清统治集团中分裂出来利用当时的有利形势窃取了运动成果。
    也许有人会说,就算巨大规模的群众运动发展起来了,统治层也发生分裂,但最终还是会被镇压下去的,就好如“六四”事件那样。持这种观点的人其实只看到历史上发生的事而没有看到“六四”事件时的形势和现在的形势已经不同了。“六四”事件发生时,我国的改革开放还只有十一年,宣传工具又牢牢掌握在中共的手里,长期以来它的宣传欺骗和蒙蔽了很多人,在长期的欺骗和蒙蔽下,人民对中共还抱有希望总以为它是人民的救星它是正义的化身;特别是军人,在兵营里受到中共的严厉控制,中共在意识形态方面的灌输更是严格,士兵几乎成了机器人只听从他们的指令,因此中共一声令下士兵就举枪,全国多数人也认为镇压是天经地义的事;这是当时能镇压的大背景。苏联和东欧国家就没有这个大背景,那些国家里的共产党想镇压士兵不听他们的,因为这些国家早与欧美广泛交流人民和士兵思想开放。现在的中国就不同了,改革开放已近三十年,人民和士兵早就不相信中共所宣传的那一套,加上中共如此腐败,它在人民和士兵心中早已不是什么正义化身了,尽管我们的人民和士兵也没有多少人有民主思想,但是如再发生大的群众运动,在现在的背景下士兵肯定是不会举起枪的。除了这个背景之外,当时我们中国还有极其特殊的情况,那就是在军队中、在中共里和在政府内,还基本上是革命时代参加革命的人掌权,在历史上这些人杀人如麻,只要反对他们的人就是反革命,反革命的命如蚂蚁之命是一样不值钱的。这些人心理上的残忍程度是难于用语言来形容的,大权掌握在他们手中,他们不镇压才怪呢!然而今天的中国就不同了,那些革命者也死得差不多了,就是有命活下来的也退出了岗位,不是他们想退,而是岁月不饶人。现在主要是这些革命者的后代及与他们有裙带关系的人掌权,他们很腐败但没有他们的前辈那样残忍。当时还有一个特殊的情况就是邓小平还在,这个人革命出身,历史上杀人无数,反右时又不手软,在中共内在军队中在政府里盘根错节,根基很深,而这样的人现在已经没有了。总之,现时代与以往不同了,如果在现时代有一场声势浩大的群众运动发生那么胜利者一定是人民而不是掌权者。
    也许有人会说,时代不同了,民主化变革应等中共从上而下慢慢来,搞群众运动没有必要。这种观点是错误的,试想一下,历史上实现民主化的国家有哪一个是掌权者自己自动改革而实现的?日本、西德的民主化是美欧盟国推动的,因为战争失败这两个专制国家被盟国占领,美国在日本推动了民主化进程,美国、英国和法国在西德共同推动了民主化进程,如果不是被占领,随着发展自己实现民主化不知道还要多长时间付出多少代价呢!占领反而给他们带来福祉。由此观之,现在的伊拉克被美国占领那是它的福气,还搞什么爆炸!苏联和东欧实现民主化是共产党自动改革而成的?不是嘛!那都是先有群众运动然后促使统治层发生分裂而实现的。共产党国家是这样,不是共产党国家也是这样,比如印尼和菲力宾也是这样。不要说国家就是一个小地区也是如此,比如台湾,是国民党自动改革实现民主化的?也不是嘛!还是民进党人发动群众运动促使国民党改革而实现的。由此可见,只要民众不被唤醒没有声势浩大的群众运动要想实现民主化那是白日做梦,特别是在中国。我国领导层从地方到中央能爬上去是这几种人:一是革命后代、二是有裙带关系的人、三是改革开放后有钱用钱买上去的人、四是拍马屁拍到至极的人,这些人都是机会主义者不是理想主义者,他们连民主是什么还没真正懂,他们会去推动民主化进程吗?而且长期以来大权在握都不知贪污了多少,这是既得利益者,民主化要触动他们的利益他们会自动去推动民主化进程吗?放去幻想,准备斗争,这才是民主化的唯一出路。斗争之后才有可能逼迫统治者召开制宪会议通过民主新宪法。
    如果有了声势浩大的群众运动,伟大的运动在民主战士的引导下将会把我国引向自由民主的方向。自由民主这种政治理想在我国已存在将近百年了,近百年来有无数的民主战士为了实现这个美好的伟大理想而做出了巨大的牺牲,然而现在的我国离实现这个理想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在民主战士的前面还有洪水猛兽还有艰难险阻还有监狱牢房还要做出牺牲,我们民主战士还需要有坚定的信念和大无畏的勇气,除此之外还需要有判断形势制定正确策略的伟大智慧,只有这样我们才会取得胜利。我们的目标已经明确,我们的前进方向民主前辈已经指明,剩下的是我们自己必须制定正确的方针和方法,按我个人的看法,我们的正确方针和方法应该是形成网络壮大力量采用正确方法联合能够联合的人在适当的时机发动群众运动促使掌权者发生分裂从而实现民主化。如果方法不对策略制定得不正确那么就有如在茫茫大海里行舟知道了方向却无法到达彼岸那样令人无奈,与此相反,如果方法策略对头了我们前进起来就会一帆风顺。民主战士们,让我们采用正确的策略沿着正确的道路前进吧!光明就在前头!
    
    新左翼民主劳工论坛李原风(摘录)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