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社會道德的集體沉淪/李怡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6月23日 转载)
    內地網站有網友仿劉禹錫《陋室銘》作一文諷喻山西黑磚事件,文曰:
    「山不在高,有『西』則名;若想富貴,造磚就行。一國三制,全仰山西。打手持刑杖,狼犬守前庭;鞭笞有鷹犬,幹活有白丁。可以僱童工,不給薪。有工會替管理,有警察可擺平。一旦出了事,公僕來調停,齊曰:惡意討薪。責不在黨,震驚就行。罪不在罰,道歉就靈。通報安天下,批示慰民情。派出工作組,封鎖萬民聲。可以捧八榮,批八恥。往來有權貴,治下皆白丁。孔孟曰:和諧社會。」
     山西黑磚奴役、虐待童工事件,揭開了大陸社會慘痛的傷痕,引來中央領導人的「震驚」和「批示」,山西省政府也立即行動,要求在十天內解救所有被困農民工。然而,即使奴隸被解救了,也抓了幾個主,判了幾個人口販子,事情是不是就了結了?類似這樣令人髮指的事情,在將來中國某個地方,是不是還會發生? (博讯 boxun.com)

    相信不會有人給出一個肯定的答案。從中央和山西省對這件事的處理來看,震驚、批示、判刑、道歉,以求安天下、慰民情,事情似乎就「圓滿」解決了。然而,有沒有去「正本清源」地面對「本」和「源」的問題呢?
    至少有一千名八歲至十三歲的孩子,被騙或綁架到山西黑磚廠當苦工,四百多位父親在網上聯名發求救信,才救出四十餘名落難孩子。在有關報道中,我們看到從騙綁架、運輸、販賣,整個過程有完備的販賣人口鏈條。人販、司機、中介、包工頭、監工、包工頭所僱打手、黑主、幫主辦手續和檢查的人,是連串直接的參與者。間接參與者或利益分沾者則是當地的官員(山西省紀委直至前天才介入查處)。除了這些人之外,還有旁觀者,包括只允許家長解救自己孩子的警察,直接間接參與者的家人朋友,黑所在地的村民,他們看到或知道黑磚的慘無人道,怎麼都視若無睹?或許他們的良知已處於昏睡狀態?
    
    
    
    
    我們只能喟嘆,是整個社會的道德集體沉淪。
    如果不面對這種道德集體沉淪,那麼類似事件還會在別的地方、別的時間發生,而且說不定已正在發生,只不過沒有揭開蓋子而已。
    在市場經濟的發財誘因下,要挽救社會道德的集體沉淪,不能只靠國家的刑罰,也不能只靠育。刑罰與育都只能治標而不能治本。正本清源之道,在於民間輿論、民間組織、中介機構的建立。只有靠社會的力量而不是靠國家和黨政的力量,才能使社會的自治功能得以生長。自中共建政以來,黨與國家對個人生活全盤接管,使舊時代的社會自治功能全被廢止。改革開放之後,市場經濟在法治不健全的情況下發足狂奔,經濟大潮鼓勵人們追逐金錢慾望,鼓勵不擇手段的叢林定律。當金錢規則沒有了民間輿論、民間組織的制約,也就沒有任何力量可以阻止人們以種種非人性的方式去斂財。
    正如黎智英不久前撰文所說,中國是只有屋頂(市場)、牆壁(政府)而中間沒有樑柱的大屋。這樣的社會沒有良知,沒有道德束縛,當大屋的屋頂倒下來,人民往哪躲?
    還是用內地網友的帖文作本文的結語:
    「我們的理想──共產主義;我們的經濟──資本主義;我們的政治──封建社會;我們的人民──奴隸社會。」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不停釋法就是洪水猛獸/李怡
  • 「權力根植在法律」是港人一貫思路/李怡
  • 大偽之士對幼稚的初生之苗的戕賊/李怡
  • 自由行騙與一國兩騙/李怡
  • 政治熊貓難令港人樂盈盈/李怡
  • 不改革是等死,改革是找死/李怡
  • 香港人的恥辱,還是中國的恥辱?/李怡
  • 中國沒有權利義務的觀念/李怡
  • 「新民主」與「人民民主」/李怡
  • 中共新設一個「网络宣传局」/李怡
  • 打架與酣睡/李怡
  • 黨內關係的「潛規則」/李怡
  • 上海突然狂踩歐洲名牌,無非就是報復/李怡
  • 認錯非懦弱/李怡
  • 自導自演搗毀新疆恐怖組織/李怡
  • 貪腐潛規則/李怡
  • 模稜兩可/李怡
  • 廁所文化你能否消受?/李怡
  • 餓狼一族/李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