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终结中医:所谓“名人”的“娱乐营销”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6月21日 转载)
    
     来源:海波博客
     (博讯 boxun.com)

    内容提要:看完了这些所谓名人大言不惭的鼓吹“终结中医”的论调时,我却再也难以“坐山观‘愚’斗”了,不禁想从一个职业策划人的角度,来剖析这场号称要“终结中医”的带有阴谋性质的“娱乐营销”策划内核。
    
    近日,由腾讯网发起的“今日话题”中,纠集了一帮所谓“名人”,发动了一场号称“终结中医”的运动,声称“中医的理论核心是伪科学”,“中医危害着人民群众的身体健康”……其荒诞论调可称其极无耻,亦可看出其极无知。
    
    作为一名职业策划人,我一直在冷眼旁观这些所谓“名人”的娱乐表演,不论是木子美的“下半身”写作,还是“芙蓉姐姐”的热辣POST。因为人们物质生活丰富之后,是需要一种“娱乐”精神来调剂和消遣的,这也是娱乐经济大行其道的原因。但是,看完了这些所谓名人大言不惭的鼓吹“终结中医” 的论调时,我却再也难以“坐山观‘愚’斗”了,不禁想从一个职业策划人的角度,来剖析这场号称要“终结中医”的带有阴谋性质的“娱乐营销”策划内核。
    
    在“眼球经济”时代,人气就是财富,各种各样的“作秀”、“表演”已演变成为现代策划的重要策略,无论是从芙蓉姐姐、后舍男生、超级女生、好男儿的火热,还是从郭德纲、易中天、于丹的成功,我们都真实的感受到了娱乐化精神正在成为新时代策划的风向标。在这种精神的推动下,不甘寂寞的政治家和企业家也扮演起“娱乐”作秀的领先角色,“卖什么偏不吆喝什么”正在成为策划的至理名言。美国总统小布什可以在访问中国时骑自行车“秀”一把自己,俄罗斯总统就能够在访问中国时以空手道黑带高手的身份与少林寺武僧过招,卖房子的潘石屹在长城脚下让人设计出十几栋别墅,却偏偏说自己不是“卖房子”的而是“搞艺术”的,公开申称自己是章子怡式的娱乐人物。
    
    但是,假如一本正经拿“学术权威”压人,动不动就就给人“扣帽子”、“揪辫子”、“打棍子”的所谓三板斧“名人”,居然也开始玩“娱乐营销”了,也学起了“不卖什么偏吆喝什么”,这实在是让人觉得除了可笑之外,还总有些极不舒服的感觉。
    
    粗略看了一下他们的“终结中医”的“驴调”,不难发现这场“闹剧”中的阴谋策划技巧。
    
    概念炒作:紧扣“帽子”号(嚎)天下
    
    人都是有攀比心的,尤其是对于象何阼庥、方舟子这样擅长“没事找势”的“名人”,很长一段时间社会上没有了他们的奇怪“声音”,不要说他们自己倍感寂寞,连我都觉得不太正常了。为什么呢?因为时代进步了,环境转移了,一切都在娱乐了,策划的格局也就随之发生演变,讲三国大故事的易中天火热了,讲论语小故事的于丹也走红了,这些现象,多多少少让某些不甘寂寞的“教授”们眼红心热,欲一比高下,争个雌雄。
    
    但是,每个人的成功走红,都有其核心的因素,即他们的品牌个性,或曰“人生生态定位”。对于一辈子只会“扣帽子”、“揪辫子”、“打棍子”三板斧的某些“名人”来说,象易中天那样去讲讲故事走红,自己也没那水平和智慧,难以起到良好的效果,再说这也有违自己坚持的“反伪科学”的“品牌定位”,搞不好就“得不偿失”,“老马失蹄”了。那么,该怎么办才能继续吸引全国网民的眼球,达到“哗众取宠”的策划效果呢?
    
    经过一番“密室”之谋,三板斧“名人”们,终于抓住了当前处于尴尬地位的中医这个传统国粹,准备在不影响自己品牌定位的前提下,继续对中国传统文化“一反到底”。于是,“反伪科学泰斗”何阼庥、“科学斗士”方舟子、“中国中医废医论倡导者”张功耀,还有那专门研究“西方哲学”的安希孟教授,联袂上演了这场闹剧,抛出了一个骇人听闻的概念----“终结中医”!在此概念下,首先扣下一顶帽子“中医的核心理论是伪科学”(何祚庥语),然后根据这个帽子得出“中医危害着人民群众身体健康”(王功耀语),最后得出“中医还用得着保卫吗?”这个结论(安希孟语)。
    
    一方面给自己戴上一顶“冠冕堂皇”的帽子,另一方面给“中国中医”栽上顶“十恶不赦”的帽子,在那专门研究“西方哲学与基督教”的安教授满文“痞”论里,我们突然发现我们老祖宗几千年来一直在饱受中医的“欺骗”和“折磨”,终于到了我们这一代,等到了安教授这个“救世主”用西方医学来拯救我们了。
    
    多么高明的“概念炒作”呀,多么美妙的“名”人“冥”言呀,差点让我对三板斧“名人” 们“终结中医”的神圣使命肃然起敬起来。
    
    捆而绑之:生死明愚路不遥
    
    三板斧“名人”们,一开始就深知“终结中医”的高难度,虽然“斗士”们喜欢主动挑战,但是面对中医这个已深入国人内心深处,并已演化为“民族文化遗产”和 “国粹精华”的传统医学,难免会显得“势单力薄”,如果还没开战就“理亏词穷”,不但“终结中医”这场阴谋策划毫无意义,更有可能“搬起石头砸伤自己的脚”,毕竟,老脸还是要顾及的。没有人为了去寻找失败的快感而去策划,那也用不着策划。
    
    在“娱乐”作秀中,我们的娱乐选手,在自己“势微”的情况下,通常采用联合“同声相应”者,以捆绑合作,优势互补、壮实自己,各种各样的表演组合应时而生。于是,我们也同样看到了在“终结中医”这场闹剧中,何祚庥、方舟子、王功耀、安希孟进行了联合出击,再现了大众娱乐时代的新“四大天王”形象。
    
    如果可以,我倒还建议“四大天王”们继续把握娱乐策划的要素,给自己微乎其微的“FANS”们,也扣顶帽子戴戴,何祚庥的“FANS”就叫“羞死”吧,方舟子的“FANS”就叫“揍死”吧,安希孟的“FANS”就叫“蒙死”吧。
    
    在娱乐作秀中,光形成一个组合还不够,要制造出娱乐选手的人气,还得需要一个“亲友后援团”来增加份量,于是,一大群作古的名人,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纷纷 “鬼使神差”,扮演了“四大天王”的“亲友团”,他们对中医的某种误解言论,为“四大天王”拉来不少选票,迷惑了不少单纯的人。
    
    “四大天王”口口声声说是为了追求真理、追求科学。但是让我颇觉疑惑的是:连天地都有缺陷,名人的话,就是真理吗?就能“一句顶万句”不成?不管多大的名人,都不能以偏概全,一笔抹杀。何况,这些阴阳相隔的十大“名人”们,他们本身对中医都没有深入的研究,有什么资格来谈论中医,仅仅因为个人偏见就能抹掉中医的历史和成就吗?
    
    所谓名人“冥”言,无非也是一场策划的“把戏”和“道具”而已。此领域的天才,也许在彼领域就等同于白痴。
    
    有些事情,看穿了,就是如此简单。
    
    逆而反之:回避事实崇虚谈
    
    在“终结中医”这出闹剧中,为了达到出奇制胜的策划效果,就要“反之又反”,运用商务策划的“逆反法”策划技术,这样既能乱言“哗众”,又能谎言“取宠”。就象芙蓉姐姐一样,在全国网民的一片呕吐声中,矢志不改的继续帖出她的POST造型照,并且坚持她的身材就是全天下最美丽的身材,她的舞姿就是全世界最动人的舞姿这个“真理”,在“反其道而行之”中,挑战国人的胃部承受力,大红于天下。
    
    在这些三板斧“名人”们精心炮制出的用来论证“中医不科学”的观点中,主要阐述了以下几点:1、中医不具有可证伪性;2、中医不会主动寻找反例;3、中医不能用还原法解释;4、科学崇新、中医崇古。
    
    我的天!三板斧“名人”们还真无聊,连我这样对中医西医迷信科学一窍不通的旁观者,都觉得问题的可笑。中医不具有可证伪性,是因为中医的经络和穴位都是用仪器检测不出来的,是我们肉眼看不见的,凡是我没看见的,都是“伪科学”。我想问:******生你这个过程你看见了吗?你都没亲眼看见怎么能说你是******生的呢?中医不会主动寻找反例,只治病不治命,西医是不是就敢于治命呢?那为什么每个医院为什么要设太平间呢?西医治死了人就是该死,中医不能治命就是“伪科学”?中医不能用还原法解释,妇女生小孩后发烧,中医叫“受风”,却不能解释为什么空气的流动会使妇女发烧致病。这种“风”本是中医的一个名字,谁规定的它就表示空气?难道不能用循环系统来解释吗?科学崇新、中医崇古,无“古”之基,何来“新”之有?
    
    在安希孟的“中医还需要保卫吗”的文章中,安教授以基督“救世主”的身份,惊恐的认为在缺医少药的农村实行中医,就是拿老百姓死活不关心,在他的眼里,我们的祖先这几千年,利用中草药治病救人,是在何等的苦难中渡过的呀。他认为中医药是带泥沙的烂草。我不知安教授平时吃不吃草?吃什么草。满纸的痞子言论,不懂装懂。让我对这个他是“教授”还是“叫兽”,产生了深深的疑惑。
    
    一直把自己标榜为“反伪科学泰斗”的物理学家何祚庥,是一个极善于见风使舵,不注重学术研究,偏好嘘吹万能的“伪学者”,业内多恶其名,常送雅号“不知羞”。何大泰斗一直强调:“中国传统文化有90%是糟粕。”反对中医的理由也非常简单,是因为他的母亲不喜欢中医,把自己父亲的死亡责任简单载祸于中医身上。颇觉幼稚好笑,我想问的是,现今交通事故居高不下,那么因为车祸导致死亡的家属是否就应该发起一场“终结汽车”的运动呢?当然,何大泰斗看见我的这一番话又会说了:“我主要就是说它在理论上落后。什么虚啊、实啊、气啊、补啊、阴阳五行等等,这些概念都是不准确的,不知所云。什么叫做虚火上升,什么叫做寒症,这些语言是不科学的。而且阴阳五行、金木水火土这套理论是完全不科学的。”我又迷茫了,中医的名词为什么一定要用西方的名词来取代呢,你对中医的概念不知所云,自己也申明过自己不是这方面的专家,那你多虚心学习不就进步了吗?就象我对你所研究的物理学上的一些概念和名词同样的一头雾水。谁是全能的天才呢?但是你要强迫中医的名词改成你理解范围内的名词,这恐怕是有些“强人所难”,非“教授”而近“禽兽”了。就象假如我强迫你何家公子非要跟我姓李一样,实在是太没道理。
    
    在那些所谓的反“伪科学”权威专家眼里,所谓的“科学”,好比是一只母鸡,你有足够的权威和力量,你就可以“强奸”它。这就是策划中的“势能”运用。
    
    孙子兵法云:“以正合,以奇胜!”中南大学的张功耀教授,则摇身一变,将“终结中医”的策划闹剧,化身为“开启民智”的工程,认为自己是被逼上这条伟大而艰巨的道路上来的。“开启民智”,确实非常必要,问题的关键是,到底谁需要被开启,这才是一个核心问题,如果对象都搞不清楚,那么策划很可能就是失效的。我倒建议张教授要多参加参加这样的工程,并且有必要放下自己教授的架子,虚心学习,这样才更利于“反思和觉醒。”
    
    至于方舟子的文章,我倒是都懒得看了。
    
    在逆反法策划中,一定要“反之又反”,才能博得眼球经济,起到出其不意的策划效果。“四大天王”以教授学者身份,极尽无知之言,以本专业没有的知识结构来评判他领域的成就,印证了“大言不惭”的道理,可谓把“逆反法”运用得炉火纯青。让我不禁想起了在超级女生海选中,那些评审专家们“无厘头”式的点评,居然也有惊人的相似。
    
    移而接之:他山之石可通玉
    
    看“四大天王”要“终结中医”的劣拙表演,在腾讯网网友的评论中,我发觉了95%以上的网友都对其言论极其厌恶,甚至谩骂之语,不绝于耳。
    
    当然,骂人的人,不一定就是素质不高的人,我也想骂,但我在写这篇文章时,居然没有了骂人的冲动,因为中医理论教导我们要懂得养生:“怒则伤肝!”我倒是突然间觉得好笑。
    
    好笑自然有好笑的原因,那是因为我想起了一个人----芙蓉姐姐。而这场“终结中医”的策划闹剧,其策划技巧与“芙蓉姐姐”的成名之道居然如此的近似,在商务策划中,把这种摹仿芙蓉姐姐制造声名的创新方法归纳为:移植法。
    
    据“野史”记载,在北大、清华的BBS上,芙蓉姐姐的风头比众多明星都劲,她以别样的文字和独特的自拍照片引起无数学子的关注,并迅速蔓延到网络社区中,轻松地名声大噪。甚至传说她创造了一个5000以上的人同时在线等待她“妩媚”的经典S造型,连华尔街媒体记者也为她的声名趋之若骛。
    
    “芙蓉姐姐”说:“我很喜欢跳舞,看过我跳舞的人一定还记得我吧,不是因为我的疯狂,而是因为我的投入。跳舞是件快乐的事,因为它可以让人忘记一切,从我的舞姿上,你可以看到我丰富而激情的内心世界。”
    
    同样,张功耀教授也说:“可以说,我是被“逼”出来的,因为我越来越发现,中医这个问题太严重了。这是一个开启民智的工程,不能急于求成。如果大家现在这么快就都接受了,也就显示不出我的价值了,真理往往是从少数人开始的。当然,也有部分大众媒体对我的过分渲染和对我的观点的扭曲,让我现在人不人鬼不鬼的。”
    
    当然,种种相似的言论,读者可以从网络上自行发掘,颇有趣意,假如策划出一个芙蓉姐姐PK“终结中医”语录版,我想一定会非常流行的。
    
    在注意力经济时代,为什么越来越多的人都想“出奇制胜”,甚至不惜成为“呕像”?究竟是谁,捧红了芙蓉姐姐?有人怀疑这“芙蓉姐姐”子虚乌有,是一个恶作剧;有人怀疑她是个疯子,急需看心理医生;有人怀疑这是一起比照片姿势更高难度的炒作策划……
    
    作为一个职业策划人,我完全认可芙蓉姐姐成名后的策划内密,就象我也认定要“终结中医”的“名人”们,他们也并不是疯子,而是另有策划深意一样。
    
    一些社会学家对网络作秀现象表示担忧,他们认为,今天有芙蓉姐姐,以后难说会有人选择更加过激的行为来引人注意,如果社会只是对此包容,甚至在某种程度上加以鼓励,就会造成社会道德边缘化。当社会价值观念因此变得模糊,我们又该如何面对?
    
    当号称要“终结中医”的“四大天王”们,步芙蓉姐姐之后尘,又一次以一种类似于“疯子”的行径,来“开启民智”,我抑制不住“呕吐”的冲动了。
    
    因为我仿佛听到芙蓉姐姐在评价她自己的身材:166cm的身高,一尺六寸的腰围,不足45公斤体重,胸至少比现在大两倍……
    
    然而,芙蓉姐姐也太不走运,千年一遇的成名机会,竟然转眼即逝。因为超女在蒙牛等商家的怂恿下,将人们的视线从芙蓉姐姐那敏感区引开,至此,芙蓉姐姐凋零了。
    
    不过,跟“终结中医”的“四大天王”相比,我还是觉得芙蓉姐姐的美是值得我们去发掘、欣赏和肯定的,毕竟,她只是单纯的在娱乐,不象有些人,戴着一本正经的专家的帽子,正在“愚乐”着。
    
    我突然想大声的喊出来:芙蓉姐姐,我爱你!
    
    思而悟之:疑古思潮是何因?
    
    任何的策划,我们都要探询其深层次的策划动机是什么,为什么何祚庥之流要反“伪科学”,而把反“伪科学”的主要火力集中在中国传统文化之上,并且得出了“中国传统文化有90是糟粕”的结论。
    
    我本人没有跟以何祚庥为首的三板斧“名人”们交流过,对策划的阴暗面是难以清楚的。但是,还是可以从“疑古”、“废古”这些思潮中察其端倪。
    
    中国近代的新文化运动,高擎“科学”、“民主”之大旗,反对旧礼教、旧道德、旧文化,在一定程度上,对封建统治思想的清算,产生过积极的影响和深远的意义。但是,物极必反,在对封建统治思想的“痛恨”中,有部分心理存在一定障碍的学者,产生了一种过激的情绪,全面否定中国传统文化,对中华民族的历史和文化遗产一反到底。据史学界研究发现,这种疑古、废古思潮,与当年日本侵华思想有某种内在联系,正与日本对中国的思想侵略和政治侵略互为呼应。
    
    在1909 年,日本御用学者白鸟吉库,为了配合日本政府推行的以亚洲国家身份在亚洲实行西方列强的侵亚路线,专门写了一系列否定中国历史的文章,提出了“尧舜禹抹杀论”,其目的在于藐视、贬低中国,是日本扩张侵略的舆论宣传重要组成部分,其论调,自有他们便利侵略,不可告人之隐衷,并非所谓“科学”之成果。
    
    而中国的疑古运动代表人物钱玄同,在日本受到白鸟吉库文章影响后,回国在《新青年》发表过激文章,认为“废孔教灭道教最彻底的办法,就是将中国书籍一概束之高阁”,主张废止汉文,否定中国有尧舜这样的圣人,认为“许慎的《说文》是一部伪古字、伪古义、伪古礼、伪古制和伪古说之大成的书。”学白鸟之舌,在有意和无意间,沾染了帝国主义御用学者的毒素,虽非有意为日本反华张目,但在实际上做了侵略者想做而难以做成的事。直到日本侵华,才使钱玄同在临亡前有“治学迷途之叹”,另一疑古干将顾颉刚亦有“另辟蹊径,重起炉灶之心”,对早年疑古过勇的行为产生自责。
    
    可见,所谓的学者如果只钻学术而丧失智慧,以西学为准而证中学之伪,就很容易在不自觉中,成为西方国家的“文化侵略”中国之帮凶。
    
    “终结中医”之后,这些三板斧“名人”们,又会“终结”什么?到最后我们的传统文化还能不能留下什么?这些问题是我们需要深思的。
    
    如果这些“名人”发动的“终结中医”,仅仅是为了个人出名而找一个看似正当的理由,我们还可以象看待“娱乐”一样一笑而过。假如不是这个原因,我们就必须警惕了。因为:
    
    策划,随时都在进行中!
    
    有时候,看起来最聪明的天才,其实完全有可能就是猪头三。
    
    “小小寰球,有几个苍蝇碰壁,几声凄厉,几声抽泣”。
    
    以主席的词句来结束对“终结中医”的总体看法,再恰当不过了。
    
    作者:李海波,战略管理学者,高级商务策划师,中国道商谋略学倡导者,国家人事部人才流动中心“商务策划师”资质评价项目评审专家,国家人事部人才流动中心“商务策划师”培训教师、上海道商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总策划。博锐管理在线、世界咨询师网、全球品牌网、中国管理传播网、华夏营销网、中国咨询频道、商国志专栏作者。
    
    策划研究领域:文化产业、旅游产业、美容产业、餐饮经营、娱乐经营、城市经营等。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中医在国外的真实地位
  • 卫生部副部长痛斥何院士:“中医害死陈晓旭”说法很缺德
  • 陈晓旭的去世印证了中医的极大缺陷
  • 南京中医药大学贪污:大陆向港澳输出腐败
  • 一位老中医給各国医药科研者,心脑血管病专科医师、教授、专家们的一封公开信/谢天方(图)
  • 谈谈传统中医的非科学和现代西医的伪科学本质/何斌辉
  • 中医与西医的路子都是朝一个方向/陈满维
  • 大宗师:大力发展现代化的中医
  • 赞同德国教授观点,强烈支持中医中药创新发展
  • 德国教授警告:不能废除中医中药(图)
  • 传统中医理论对建设和谐社会的启示
  • 为中医辩护/冼岩
  • 赵达功:不必打倒中医,中医自己倒下了
  • 李土生:打倒中医,居心何在?(图)
  • 中医是怎样被淘汰的?
  • 中医中药 精华大于糟粕
  • 天津中医二附属医院的无人道医德和医风
  • 德国教授警告:不能废除中医中药
  • 江西中医学院爆发A肝群聚感染
  • 万人签名促取消中医药 中医药管理局:一场闹剧
  • 江西中医学院一学生因欠学费自杀
  • 中医药申报世界文化遗产 正式启动
  • 姚红霞:无泪的控诉-芮城县中医院进行“活体实验”
  • 痛苦的广州中医药大学教职工—孩子入学要高价赞助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