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公民社会的通俗化解释/张鹤慈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6月21日 转载)
    
    一直关注维权成功案件,也一直关注舆论管制的突破。总认为,这是公民社会的建立,中国良性变化的基础。
     (博讯 boxun.com)

    我对这一个奇怪现象提出了疑问:为什么只对维权运动的失败,特别是维权运动的被镇压关注?为什么对维权运动中的成功案例毫无兴趣?为什么人们对一个人被警察打了的关注,会大于百万人通过手机短信,使厦门政府不得不改变决定的关注?
    
    如果想在中国建立公民社会,最重要的是,让人们懂得,每一个人,除了义务,还有权利。
    
    让人们懂得,自己有权利,维权胜利是非常重要的一步.不单使胜利者知道,自己有权利,可以通过自己的力量,保卫自己的权利.更重要的,是让其他人,看到,他们也可以同样的争取到,自己的权利。
    
    我看重公民社会的建立,但到底什么是公民生活?恐怕不是每个人都能够说清楚。我自己也尝试解释一下,我所认为的公民社会。
    
    我想有尽量通俗的语言来解释。
    我同意,通俗化本身就是曲解,如果能够用中学生的语言完全解释相对论,那么,爱因斯坦就是故弄玄虚。好的通俗化,也只能是尽量保持原汁原味的偷工减料。
    
    既然是通俗的解释,就难免有不到或错误的对方;我试着看,是否能够说清楚我的意思。
    
    我对公民社会的通俗解释,就是简单的两句话:一,每个人都是他自己的主人。二,每个人明确的知道可以做什么和不可以做什么。这可以简单的解释权利和义务,自由和法制,公法和私法等的界定。
    
    一,每个人都是他自己的主人。
    
    这也是为什么我不同意东海一枭,把儒家作为民主理论基础的原因之一。儒家强调的是人在社会中的关系,三纲五常等。从来没有把人作为自己的主人放在首位。一个人首先是他这个个体的主人,然后才是他的社会角色和家庭角色。
    
    这也回答了巴哈的对非正义的命令是否应该执行的问题。一个人首先是自我,然后才是干部,工人,教师,警察,士兵。所以,他首先应该按一个对自己负责任的个人来要求自己,然后才是服从职业的要求。公民社会的个人,当然应该按公民的标准来衡量,而不用是下级,执行命令者的标准来衡量。
    
    作为家庭的成员,首先考虑的也不是你的角色是父亲,丈夫,。而首先是独立的个人。这样就没有了夫权,父权这些东西存在的理由。
    
    二,每个人明确的知道可以做什么和不可以做什么。
    
    这样简单的一句话,但也存在不少误解。先说不可以做什么
    
    “不可以”做什么,和“不应该”做什么,有着根本的不同。“不可以”做的决定是法律,“不应该”做的决定是道德,习俗。
    中国的过去,每每把“不应该”拔高到“不可以”,今天这种情况仍然如此。胡锦涛的八荣八耻就是混淆法律和道德界线的一个示例,【以好逸恶劳为耻】好逸恶劳是“不应该”,【以违法乱纪为耻, 】违法乱纪是“不可以。”
    
    公民社会的个人,只要不违反法律,做什么都可以,违反习惯道德,习俗的,别人可以批判,谴责,但不能强制干预。人们可以用舆论封杀他,但他如果不在乎,你也没有办法。西方历史上离经叛道的人,特别是艺术家,层出不穷。而中国,多在萌芽阶段就被闷死。
    
    “不可以”是统一的,而“不应该”不是,即时社会上有主流的道德,习俗,但多元的道德标准,多元的习俗习惯应该是被允许的。
    
    下面的问题,谁和根据什么来划分“不可以”和“不应该,”我觉得还是应该用前面说过的第一条:每个人都是自己的主人。
    如自杀,西方宗教视为“不可以”,中国过去也视为“不可以”,如自杀者被称为自绝于人民,虽然叫不叫反革命,对死者已经没有什么影响,但对死者的家属,被称为反革命的家属,的确有很大的压力。按每个人是自己的主人来看,自杀只能称为“不应该。”
    
    再如,现在对抽烟定为“不应该”,吸毒定为“不可以”,其实,按照自己是自己的主人这点看,吸毒也只能是“不应该”,相信将来的法律会对吸毒者越来越宽松。当然,这里还有一个药物依赖的问题,吸毒者可能无力成为自己的主人。
    
    
    再看看可以做什么,这里同样有一个误区,就是把可以变成了必须,再不美好的可以,也是一种权利,我可以要,再美好的可以,也只是一种权利,我也可以不要,一旦把可以变成了必须,就是进天堂也变得没有吸引力,因为这时,权利变成了义务。
    
    人们把权利理解为取,得到,把义务理解为给,付出;所以有什么义务劳动,义务献血的说法。这主要是因为,认为权利是对自己有利的,对自己有利的事,不需要强迫;而义务是付出,对自己不利,所以需要强迫。这其实是一种误解。
    同样一件事,只要看是否有选择的自由,比如征兵制,如果是志愿制度,参军就是公民的权利,如果是强制性的义务制,参军就只能是义务。
    
    澳洲的强制选举,还允许你故意做废票,也允许你接受罚款而不去,但澳洲的强制选举,我还是觉得有一些违背民主原则,仍然有改进的空间。
    
    中国把权利变成义务的事情,就举不胜举了。所以,中国最怕出救世主,毛泽东给了中国人民一个天堂,你不要都不行。于是中国人长期以来,就只剩下了义务,而没有了权利。也习惯了只有义务而没有权利。
    
    让中国人懂得自己应该是自己的主人,自己有自己的有权利,让中国人分清楚什么是权利什么是义务,认清楚,再美好的东西,一旦变成了强制,就不再是权利。中国人有权决定走自己的路,有权拒绝天堂。
    
    厦门的人民,在有毒化工厂的建厂问题上,同仇敌忾,是因为作为厦门的每一个个人的权利都收到了损害。一个人想在强大的对手面前,坚持自己做自己的主人的权利可能不容易,但成千上万的人,为了同有件事,都坚持自己的权利,就能够成功。
    
    厦门人不管什么上级的影响厦门的繁荣,稳定的说法,因为这些说法如果成立,也只是“不应该”;厦门人找到了根据,是政府做的“不可以”,而不是市民。他们找到了法律根据,有毒的化工厂应该建立在离市区100公里以外,而现在的厂址知离厦门十几公里。
    
    厦门人做的的无锡人也应该能够做的。
    
    这是公民教育的第一课,也是最重要的一课。这也就是为什么,我看重维权斗争胜利的原因。
    
    
    张鹤慈。03。06。07。 北京 _(博讯记者:张鹤慈)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谁种的苦果?/张鹤慈
  • 能否再现89年的全民说“不”?/张鹤慈
  • 张鹤慈:十四岁的我眼中的反右斗争
  • 就林彪评价的商榷/张鹤慈
  • 刘宾雁证明了曹天予是由公安部门送进北大的/张鹤慈
  • 悼念郭世英/张鹤慈
  • 6.4北京第一批被枪毙的祖建军/张鹤慈
  • 围堵马英九--国民党内的反马势力,民进党,和中共的一次统一行动/张鹤慈
  • “党天下”和“东方红”:右派储安平的儿子和共产党的帮闲/张鹤慈
  • 被杀的孩子====纪念反右五十周年/张鹤慈
  • 张鹤慈:民主为什么这么难?
  • 正面看妥协/张鹤慈
  • 已经很难看的马英九/张鹤慈
  • 张鹤慈:仍然是清华大学政治辅导员的胡锦涛
  • 打压和封堵下无和谐/张鹤慈
  • 张鹤慈:迟来的支持―就章怡和的书被禁谈起
  • 张鹤慈:林昭的背后有什么道义资源
  • 张鹤慈:不要用狼的标准
  • 张鹤慈:对陈光诚的律师,谈谈我的一些看法
  • 张鹤慈:我不会忘记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