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如此‘专家’可以休矣——驳张宏志《不能为国民党抗战平反》/张成觉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6月20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张成觉更多文章请看张成觉专栏
     日前博讯有一篇‘北京时间2007年6月16日转载’的文章,来源为‘作者惠寄’。该文题为《不能为国民党抗战平反》,原载于博讯2005年8月21日,作者张宏志,自报的身份是‘陕西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享受国务院津贴’。阅后既为该‘抗战史专家’的颠倒黑白深感愤慨,更为事隔将近两年后此人老调重弹而嗤之以鼻。
     (博讯 boxun.com)

     该文称,05年8月19日凤凰台杨锦麟在《有报天天读》中谈到,已封存十年的反映国民党抗战的影片《铁血昆仑关》即将在内地上映,而《血战台儿庄》在北大放映时,学生为银幕上出现的青天白日旗‘热烈鼓掌’。为此,张于05年8月20日去信给中共中央提出三点意见:
    
     一是‘有些人醉心于为国民党抗战呐喊,为台儿庄`桂南会战喝彩。在国民党战史中,台儿庄之战真相始终是被隐瞒的,至今已被隐瞒47年了!
    
     《国民革命战史》第三部第五卷六款载:‘台儿庄方面,战区以第二集团军之一部(第三十一师)固守。’仅此18字。国民党战史中回避台儿庄之战,国民党并不认为是大胜利。试问喝彩者,你们的根据是什么?!’
    
     张继称桂南(昆仑关)之战蒋军以27个师25万人,攻日军1个师团1个旅团1.7万人,主攻10万人攻日军1个大队800人,47天没攻下,‘连蒋介石都感到羞耻’。有人‘却极力鼓吹,反衬出唱赞歌者多么地不知羞耻’!
    
     二是95年1期中共《民情与信访》刊登陕西广播电视报记者94年10月对张的访谈,题为《把真实的历史告诉人民》,在访谈中张不仅否定上述两战,更全面否定国民党抗战之功。当局已接受其意见,决定《铁》不准上映,《台》不再上映。
    
     三是请专家对上述两战进行调查,如其所言属实,则‘应维持中共中央94年原决定,’《铁》`《台》‘当然不能上映,决策人应对党负责,对历史负责,不可为了某种需要而亵渎历史。’
    
    
     在访谈中,张表示:‘不是不能说国民党抗日,也不是不能描写国民党在抗战中的牺牲,但核心问题是要尊重历史,尊重事实,尊重人民,不能把无说成有,把败说成胜,把疮疤说成鲜花!’俨然一副真理在手,正气在胸的卫道士形象。
    
     可惜,作为这位专家立论基础的第一点,就是完全不合事实的胡说八道!
    
    
     有关台儿庄之战,《国民革命战史》第三部第五卷六款只写了上述18字吗?否!
    
     据笔者所见,该书由‘蒋纬国将军’任‘总编著’,其第三部题为《抗日御侮》,分卷纪录八年抗战史实,第五卷主要讲徐州会战和武汉会战。台儿庄之战属于徐州会战之内,书中称为‘台儿庄附近战斗’,时在民国27年3月17日至4月19日,其系统记述至少10页,即139至148页,不包括后面对敌我双方战略战术战果得失的分析评论。另外还有此战的附图17,18,19共三张,分别名为‘台儿庄附近战斗’《战前态势要图》`《经过要图(一)》和《经过要图(二)》;又附表四份,名为‘台儿庄附近战斗国军指挥系统表’。
    
     该书(第五卷)由台湾黎明文化事业公司印行,民国67年8月31日出版。所谓‘六款’是张专家杜撰的名称,书中并无此字样。按其体例,于‘徐州会战’题名下,在介绍双方参战兵力,战略目的,地理概况后,对会战全过程有一概括性的总述,继之以三项分述,冠以‘壹’`‘贰’`‘叁’字样,各有小标题。其‘叁’题作《会战经过概要》,底下是‘一。国军攻势时期’,其间按时间先后逐一记述四次战斗:(一)济宁`汶上附近战斗;。。。(四)台儿庄附近战斗。以篇幅而论,台儿庄之战最多。按每页23行,每行30字算,达6900字。
    
     至于张专家所引18字,则是在会战的概括性综述里,其最末‘固守’二字之后乃逗号,接着是‘以第二十军团先向日军之侧背峄`枣攻击,旋以主力南下直冲台儿庄日军之侧背。’至此方断句。底下还有五句继续交待此战,讲日军被围激战至四月六日不支,最后撤出台儿庄据峄`枣一带待援。总共有197字被张专家隐瞒起来,从有变成无。
    
     据此,仅以概述和分述这两部份而论,‘六款’就有7110余字记述此战,是张专家所言的395倍!说‘国民党战史中回避台儿庄之战’,不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吗?
    
    
     诚然,国民党军队内部派系林立,蒋与李宗仁(桂系)有矛盾,既影响了此战的战果,也反映于国民党战史中。但无论如何,‘此战歼灭日军11984人,击落日机2架,击毁日军装甲车11辆,大小战车8辆,缴获步枪1万余支,重机枪1千余挺,大炮31门。台儿庄战役的胜利,打击了日军的嚣张气焰,振奋全国人民的抗战精神,名扬中外。台儿庄亦被誉为中华民族扬威不屈之地。’(《中国抗日战争大辞典》,章绍嗣等主编,武汉出版社95年4月版)事实上,当时的国民政府也在其管治区内广泛组织了祝捷活动,郭沫若的抗战回忆录《洪波曲》即对此有所反映。笼统地讲‘国民党并不认为是大胜利’,能算‘尊重历史’吗?
    
    
     在此想冒昧地请教张专家,您老对此战是否也‘并不认为是大胜利’呢?若然,则我给您老提个醒:时任中共中央军委副主席的周恩来,战前曾向李宗仁提出‘阵地战和运动战相结合,把敌人消灭在台儿庄’等作战思想,获得采纳,故对此大捷与有荣焉,毕竟这是中国军队抗击日本侵略者的一场大胜仗。如果您依然对此战说三道四,评头品足,那么请您想一想鲁迅当年的一句话:您之所为,是否有悖于中国人为人的道德?
    
    
     张专家在访谈中诘问:‘难道历史可以把王铭章`孙连仲他们流的鲜血记到老蒋的功劳簿上吗?’对此的回答是:可以的。
    
     因为,当时领导抗战的最高统帅是‘蒋委员长’,连毛泽东也高呼‘蒋委员长万岁’,也承认‘老蒋’是民族领袖。试问,除了老蒋,谁能膺此重任?斯大林不是也认为中国政府首脑非蒋莫属(所以西安事变一发生他即严令中共要和平解决)吗?此一史有定论的问题,相信张专家不会不以为然吧!
    
    
     下面将话题转到桂南会战。张专家指责国军无能,47天也没拿下昆仑关。这也是胡说。
    
     据上述《中国抗日战争大辞典》113页,‘桂南会战’项下写道:‘1939年12月18日(国军)北路军向昆仑关发起进攻,至31日歼日军4000余人,击毙敌五师团二十一旅团旅团长中村正雄少将,收复昆仑关。’
    
     不知张专家的47天之说‘根据是什么’?如此诬蔑我浴血奋战的国军将士,您老不感到丝毫的内疚吗?当然,此战并非没有问题。《国民革命战史》三部七卷53页,有‘昆仑关攻击之检讨’(此处‘检讨’意为‘总结分析,研究’,属中性词),其下列出两点:一为‘初期攻击侦搜不确影响作战指导’,以致进展缓慢;二是‘实施包围运用适切’使日军陷于孤立无援,再攻时获致良好战果而克复昆仑关。’
    
     也许出于老年人视力退化的关系吧,如同对台儿庄7000多字的记述视而不见,对于七卷243页的一段‘双方部队战力之比较’,张专家也只字不提。鉴于该段文字之重要性,兹原文转录如下:
    
     ‘本战役期间,国军部队,由于国际补给线几被全部断绝,装备补充不易,战力更为降低。甚多部队有编无装,尤其火炮`战车及车辆等,更难获得。至民国三十年末,战力概已降至最低度,此时所以仍能支持,战争者,厥赖人力`士气与最高统帅之决心及卓越战略指导。。。。但较之日军相对单位战力,仍相去甚远。
    
     本战役期间,国军师之编制,均陆续改为三团制,日军之师团,亦多改为三联队制,两者之编制武器火力笔,概仍为1:3,但以国军师之缺装`缺员及无空中火力支援,其与日军师团实际战力之比较,依历次会战及其结果统计,概为1:8至1:12之间。‘
    
     就桂南会战而言,双方师数兵力比为1:10。
    
    
     这就是说,中日两军正面对峙攻守,国军至少要出动8个师才能对付日军1个师!
    
     明乎此,再来看张专家所云:‘从7.7事变至45年4月10日豫陕重阳店失守’,蒋军大量丧师失地损失人口,‘国民党这样的失败,哪能找得出第二例?’这叫站着说话腰不痛!
    
     按中日两国当时的国力等实际情况,抗日战争必然是持久战,并且分为战略防御`战略相持`战略反攻三阶段。(这并非毛独家发明的理论,兹不赘)试问,再防御和相持阶段,弱小的一方能不丧师失地损失人口吗?正面战场能跟敌后战场打游击一样吗?
    
    
     值得庆幸的是,胡锦涛在2005年9月3日的讲话中,首次公开承认:‘以国民党军队为主体的正面战场,组织了一系列大仗,特别是全国抗战初期的淞沪`忻口`徐州`武汉等战役,给日军以沉重打击。’没有再使用以往所谓国民党‘消极抗战,积极反共’的说法。看来张专家那些似是而非的胡言乱语没被最高层听进去。《铁血昆仑关》也终于得见天日了。
    
     对此,张专家会否认为有人‘为了某种需要而亵渎历史呢?
    
     (2007-6-20)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张宏志:不能为国民党抗战平反 (图)
  • 张宏志致总书记胡锦涛的公开信:不能为国民党抗战平反
  • “研究员”张宏志的“思想”举报/张耀杰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