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解龙将军名著《岩浆》预言山西奴工制度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6月20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第十章
     (博讯 boxun.com)

    死生交界
    
    一,灭他九族
       历史上最深刻的死寂来临了,比罗马帝国灭亡后的“黑暗时代”,比中国共产党发起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还要黑暗、还要革命、还要血腥!因为,这是中国的“无君世纪”之谷底,是世界历史上最大最久的政治实体的最彻底最漫长革命的黎明前的极度黑暗!
    
       这时,仿佛一条黑色的寿衣盖上死者的遗体,我们希望奇迹再现,不再像一百年来用尽各种垂死的挣扎,来力挽狂澜。但我们是否太愚蠢了?中国还能复活?不是作为内外分裂的支那而是作为内外统一的中国!
    
       中国,象你现在这样的赖皮狗,即使死去,也不会有人为你哭泣,没有人来凭吊,甚至没有人来同情,因为一切哀伤的表示,永远只在同种间进行,而你,却是这世界最孤独的文明,最孤独的种族,虽然你过去包容过世界,但现在却并不为世界所容!
    
       中国,你僵直地挺卧在孤独寂灭之中,忘记生机勃勃的过去,忘记令人赞叹的岁月,你已走到生命的尽头?
    
       中国,你的文化推崇孝道,难道为此,你竟然会落得断了绝孙的凄凉晚景?难道也得象埃及人、巴比伦人、罗马人那样灭绝?所以,你的子孙已经开始异化,洋化得羞于自冠以“中国”的称号!
    
       现代中国人如我们,不过是无耻的支那人罢了,不过是古代中国龙种的跳蚤后裔罢了,因为是古代中国人与四夷杂交的混蛋。我们这样的混蛋杂碎有辱先人,竟然对洋鬼子顶礼膜拜。什么马列主义毛思想,什么月亮也是外国的圆,什么解散中国、叁百年殖民地,都是异化于中国的杂种口舌、混蛋语言,该灭九族、施宫刑的!如不满门抄斩、灭他九族,中国就该满门抄斩、灭尽九族,如日本人,朝鲜人,蒙古人,西伯利亚各种族,印度支那半岛人,太平洋各种族,都是中国的九族。
    
       生与死,白昼与黑夜,中国与外夷,一字之差,攸关我们的全部命运。
    
       现在,天上没有月亮,地上没有星辰,萤火生的一点微明都被剥夺,人间灯火已是昨日黄花,我们生长在史无前例的黑暗世纪。但是,为了中国,请拒绝西方的诱惑!我们不是东夷的倭寇,为了我们的尊严,请拒绝西方的真理!我们不是北狄的俄人,世界上最黑暗的地方,莫过于人的心灵深处,如栗我们能照亮自己的心灵,中国将被照亮;如果我们能洞察自己的需要,世界将被照亮。使自己获得重生,也就是再造世界。
    
       绝对的黑暗,黑暗的绝对,毒蛇的嘶嘶作响,猫头鹰无声盘旋,四周布满了陷防……这反而更好?在绝对黑暗中,入眼发生了超越视觉的功能:为光亮而设计的眼晴,在英雄无用武之地的黑暗中,创造了巨大的乐观、巨大的幻象?它的内在喷吐骄傲的火舌,跳出视觉功能的限制,象通灵的盲诗人,沉浸在天堂的乐音中。
    
       绝对黑暗的妙用,琳琅满目、五光十色,它在万象之上,包容万象的光。它使人性中无益的喧嚣部分静息下来,逼入升天之途;它隐喻,生命之花若不以符号之果为归宿,将多么短暂!绵延的痛苦,需要巨大美感的阶梯。绝对的黑暗,超象的圣光!使人耳目一新,令人心灵淋浴,既定的沉沦轨道,中国的无君世纪,必产生结束暴君统治的超级暴君,正如五胡乱华的黑暗,必定产生唐宋的文明。
    
      
    
    二,硕大孤星
       冬天的蛇皮,怎能经得起春风的吹拂?
    
       看啊!一颗硕大无朋的孤星,从阴沉绝望的渊底冉冉升起,它没有月亮的体积与专宠,没有太阳的能量与威严;它只有,刺透人心的力量。它兴致勃勃地琢磨,无人知晓的秘密。从没有见过这样迅猛的勃兴,没有人知道它从哪里来,没有人知道它向哪里去,全世界的天文学家,没有人知道它的名字。因为它外于天文视野!当它突然出现,连瞎子都感受到强烈的不安与骚动! 顾盼自雄的星辰!久已习惯黑暗的人,闭上眼睛,不敢瞧视。巨大的星辰,不因人民的闭目而敛迹,不因寂寞而气馁,天大的障碍不过是小小的不顺,它在漆黑的天幕上,和神秘的永恒进行愉快的交谈,以孤寂的刺亮,穿透厚实的天穹。不为这世界所接受的光,注定要投射到另一世界……
    
       星辰,你不能从下界得到任何资助与友谊,只能得到施舍、赐予的机会以及厌烦甚至诋毁!“历史”是头恶魔,她渴望活血、鲜肉的祭祀,历史如果“吃素”,那将浪费多少人的青春!那将置人于何地?那时,世界将被失业者充斥。
    
       冬天的蛇皮,怎能经得起春风的吹拂?
    
      
    
    三,历史真相
       希腊罗马文明的基础是什么?奴隶制度。
    
       西藏神秘宗教的起源又是什么?农奴制。
    
       美利坚合众国的立国基础是什么?黑奴贩卖和强迫劳动!
    
       澳大利亚、南非,就不用说了。前者是罪犯麇集地,后者把黑人当猪狗。
    
       创立现代欧洲乃至世界格局的三叁位征服者----拿破仑、列宁、希特勒----无一不是奴工制的推广者。列宁的劳改营和希特勒的集中营就不说了,甚至号称“解放者”的拿破仑也不遗余力地执行所谓“义务兵役制”!什么义务兵役制?不就是现代世界最大规模的奴工制吗!对我们来说,并不能因为“一系列强盗国家”(列强)都采行它,就违心地否认它是种不等值的、强迫性的奴隶制度:各个所谓民主国家的士兵,实际上只是没有人身自由的囚犯与奴工罢了。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如果真的没有这个万恶的奴工制度的存在,那么,这些强盗国家能不能继续活命,立即就会失去繁荣发达。
    
       事实证明,任何一种社会生长运动,无论是军事、政治的形式,还是经济、文化的形式;当它开始转变历史趋势时,注定要牺牲多数人的利益甚至他们的生命;而无法细细计较个人是有罪的还是无辜的。否则,那累积成文明大厦的剩余价值,从哪里来?否则,一切变革将形同虚设,无从实现艰难的转折。历史的游戏规则残酷无情,成功的革命具有多大的度数,完全可从它造成的牺牲来测度!
    
       奴工制已经被猫择洞筒子(毛泽东同志)用为改造中国的杀人武器,并将继续如此被他的继承人作为“战略工具”。不要幻想,一场革命会给多数入带来利益。世界历史上上从来没有这样的革命发生过,将来也不会有。这不仅由于人心险恶,而是因为革命,乃是各种不可调和的矛盾力量的公开冲突,是调整社会关系的最后手段;它本身不能创造财富而只能消耗财富,它造成的伤害当然会大于它造成的福利。所以,一次革命所带来的福利若与它带来的灾害相抵,就是莫大的恩惠了。
    
       革命的悲剧仅仅在于,为了号召群众并凝聚力量,常常不得不做出无端的许诺、画出子虚的蓝图;结果历史上每一次革命之后,社会都继之以灰心、绝望的气氛;过分的奢望,只能加重张皇失措。
    
       新的革命则不然,它预先发出警告,置之死地而后生。它让人民以最强的心理准备,去对付最恶劣的处境,从而赢得最有利的结果。
    
      
    四,奴工复国
    
       作为不可逃避的劫难,任何彻底的革命,都会使一切金融货币系统完全解体。钞票和一切旧社会的灰烬一样,成了无信誉的废纸,商品经济还原为实物交换,任何协议变得可疑……这时,没有比奴工制更经济实惠的征召方式了。这不是古代劳役制度的简单复活,而是暂时以政令来替代纸币,维持社会的基本运转……这就是“革命的奴工制”存在理由!大批的奴工是以各种罪名(而不象古代黔首那样仅仅以义务),在茫茫荒原、窄窄工厂,默默无声地劳作、勤勤恳恳地倒毙,为新的社会打地基。没有名宇,没有遗迹。古代的奴隶总管只是问:“他们的劳动成果怎样?”现代的犯人教导员还要问:“他们死了多少?怎样才能让他们死得快些?”社会的巨大转型,使触犯刑律变得那么容易,这些囚犯的来源也就不会枯竭。这种时代精神,并非共产党人的发明,但我们也决不回避,因为我们正在艰苦创业新的社会,不同于末代西方人的脑满肠肥。
    
       书斋里的经济学家会指责奴工制不仅在道义上声名狼藉,且在成本上得不偿失。但我们计划:
    
       一,这一切应该悄悄进行,以减少道义上的损失;
    
       二,它的效率虽然不高,但在成本上不仅绝对合算,且太富于诱惑----最彻底地吸收了剩余价值;
    
       三,通过人口的减损,为中国每年节约购买农产品的几十亿美元外汇;
    
       四,可以镇定乱世人心,促进秩序的恢复;
    
       五,对奴工以外的人,具有不可言传的工作示范作用。
    
       这些益处,不仅有经济价值,还有心理和文化价值:开辟严肃、律己的社会气氛。这是一切“怀抱巨大创造潜能的新社会实验”一再证明有效的。这个历史规则表现为社会规则的破坏与改造。我们预见,将有两种奴工制并行不悖且相辅相成于中国,
    
       一,被迫的奴工,专司生产;使用不会说话的工具。
    
       二,自愿的奴工,专司管理;使用会说话的工具。
    
       后者的精神对未来文化的塑型作用,当然大于前者。但前者也是决不含糊的,他们不仅以肉体力量打基础;且以其沉默的升华,废物利用,锻铸民族新魂的材料。
    
       如此看来,奴工制的积极因素是不可讳言的----它是一切创业条件中的第一要素!而且,有意识、有计划、有步骤、有掩护的奴工制,将更有效。例如,党和国家乃至许多“宗教团体”,实际上就是奴工组织!并且是靠吸取奴工们的血汗奉献,而茁壮成仉长!!
    
       在可以预见的未来,由于社会压力的不断加大;普及它,完善它,将是中国复兴的前提。这个巨大的社会工程,通过强大的物质压力来形成精神压力;再透过强大的精神压力创造物质财富……这双管齐下,对一个新民族的塑造,必不可少。
    
      
    
    五,走出沙漠
       那一天,将有一个民族横越沙漠、高唱战歌去迎接死亡。
    
       他们象蚁群涌过火堆那样,欣然无畏地穿越民族的壁垒。一直禁锢着他们强大精力的重重柳锁,终于被无情地粉碎。阻遏他们伸张正义的内忧外患,一扫而空。
    
       在这热血沸腾、兴奋不眠的历史时刻,人们被辽阔壮观的视野陶醉了。这个民族因此忘却了死亡、忘却了痛苦、忘却了罪恶、忘却了一切令人胆战心惊的东西---不是通过传统宗教的涤罪作用,而是通过新型哲学的饮酒功能。
    
       他们的歌声仿佛教堂的安魂曲,他们的步伐犹如自信的梦游者。他们以超然镇定,一一做完他们最勇敢的先行者都不敢尝试的、他们最富想象的先知者都不曾梦想设计的事业……
    
       走出沙漠的民族!你们以摩西的队伍为样板,你们不是十二个部落,而是十二亿人。你们不是混沌初开的原始民族,而是腐败透顶的支那!你们面对的不是埃及的法老,而是整个现代化的地球的压力!坚忍的民族,你们的苦难终于有了报偿。在渡过沙漠的旅程中,你们锤炼了自己的品质、提升了自己的品位、重整了自己的品行!这二百年的抽疯炼成的盖世叁品,比你们祖先五千年荣耀的传统,更具强大的活力。
    
       是沙漠的艰辛,激起了你们克服沙漠的勇气;
    
       是沙漠的绝境,逼使你们开始了创造绿洲的运动。
    
       你们知道,一切成功反抗侵略的活动,最后都必定要结出反向侵略的果子。秦人是这样反抗关东各国的,俄国人是这样反抗蒙古人的,日本人是这样反抗朝鲜人的,日耳曼人是这样反抗罗马人的,罗马人是这样反抗迦太基人和希腊人的。希腊人是这样反抗波斯人的,甚至侵略成性、杀戮为业的亚述帝国,也出于对巴比伦人数百年压力的总反击!
    
      
    
    六,世界需要你们
       你们知道,现代世界各种族、各国家、各民族、各个阶级种姓的佼佼者们梦寐以求的事业----只能由最善于承受艰辛的人们去完成!
    
       “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的时刻,已经不远;不过,不是由共产主义来促成,而是由秦入、罗马人这样的“被压迫民族”!这,就是历史的报应。无往不复、无陂不平(《易经·系辞》)的日子已经不远。
    
       古典文明的“全世界无产阶级”就是“罗马公民”,现代文明的全世界无产阶级,将是谁呢?
    
       被压迫人民啊,你们在绝望的沙漠中熬炼出来的结晶,不会白费。对沙漠的反弹和日亿,是你们的持久激励。
    
       让我为你们衷心祝福!
    
       让我们为你们的扩张辟开恩想的空间!
    
       我们,是为你们而活着的。
    
       那一天,将会有新的《雅》与《颂》,从中国的大陆深部流出,文化的废墟变成了文化的绿洲。
    
       那一天,新的民族将说着新的语言,他们饶舌,仿佛在操练一种战略。人们仿佛知道他从哪里来,却不知晓他向哪里去----他对世界的关怀,并不能使人宽慰;因为他所开启的一切,过于巨大,以致托出无限的本期。
    
       这是一种宗教吗?
    
       或者,仅仅是某种纯朴的感情。
    
       它是世界政治的艺术总谱?
    
       或者,仅仅是某个民族的意志。
    
       但无论如何,它并不是黄河流域几个小小部族的娱悦品,
    
       它的范围,也不再限于“汉字文化圈”----它不仅影响植物的生长和动物的繁殖,还会改变地球的气候,过度的工业化也许会缓和。
    
       它不像文中子的《雅》与《颂》湮灭,消失在历史的湍流中;因为它不是临摹品,不是发自个人的怀古幽情。它不是文字的工夫,甚至不是深厚的修养,而是某种原始的吼叫,一种孩提般的吵闹:仿佛一轮朝日突然耀眼四方,仿佛雪山崩溃时的巨响。
    
       教育的压迫、风度的榨取、学识的奴役、修养的阻碍……都不足挡住他的前进。他刺破历史的青天,舔舐清纯的眼泪,掠过稠密的鲜血,透明的精力、空灵的魔术,为他献舞。
    
       新的光合过程将产生新的种族、新的文明!
    
       新的《国风》将和新的《雅颂》一同兴起----作为世界喜剧的开场白。它的《前言》说,历史其实是喜剧,悲剧只是喜剧的间隙。所以,视悲剧为恶兆的成见,毫无意义。
    
       新的《国风》,将是新民族破土而出的爆裂声。所以,它来自悲剧,但并不固执于悲剧。中国民族的天良、中国文化的冲动,呼吁我们:为了结束近代中国的苦难、耻辱,一定要以新的体验去开辟新的道路!
    
       为了不让我们的牺牲付诸东流,或者仅仅是为了回报的必要性,也必须这样做!更何况,大地在我们脚下,正展开多么新奇而辉煌的远景----
    
       让我们为了它,而忍受眼下的坎坷吧!
    
       让我们从悲剧的优美中,获得本体的安慰!
    
      
    引自(http://us.geocities.com/dragon_slayercz/)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