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如此下去,中國會有希望嗎?/李大同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6月19日 来稿)
    
    周年「回顧」不容易
     (博讯 boxun.com)

     上世紀90年代以降,中國大陸每逢某事件的周年紀念,變得敏感甚至超級敏感起來。每年當局都要嚴禁的,第一當然是6.4。後來舉凡是和執政黨的錯誤有關的事件,如反右、如文革,都不能提了。對年輕一代而言,這是一種「洗腦」,讓你腦中對這些歷史事件的資訊為零,從而喪失思考能力。今年6.4,當局這種努力收穫了一個讓人啼笑皆非的報償:負責審查廣告文字的三個年輕人因完全不知道「64」的含義,於是在《成都晚報》上登出了「向堅強的64受難者母親致敬」的廣告。
    
     今年沒有受到禁止的,是恢復高考30周年的回顧,於是各種媒體大做文章,但都小心翼翼地局限在1977年決策者和報考者的軼事上。而實際上,恢復高考制度30年的歷程回顧起來,難免不令人嗟嘆。
    
     1977、1978兩年中入學的大學生,有半數以上是當年的下鄉知青,這些人被耽誤了10年,如今有了讀書機會,無不懸樑刺股,老教授們至今回憶起來,莫不讚歎這兩屆的大學生的學習精神。更特殊的是,這些知青大學生們,多年在社會底層生活,深知中國國情,文革開始階段對毛澤東的迷信早已煙消雲散,對體制的懷疑和思考早已開始。這批人中的相當一部分,在專業學習之外,大量涉獵西方民主理論,積極參加校園內外的民主活動,成為整個八十年代大學生的精神領袖。這種精神氣質用一句話來概括,就是憂國憂民,與此相聯繫,幾乎每隔一年就會發生一次全國性的學潮,直至1989年引發大規模的民主運動。
    
     90年代至今,中國的大學和大學生發生了什麼變化呢?憂國憂民的氣質早已消失殆盡,大學前所未有地蛻化為官僚衙門,經商獲利的驅動遠遠超過了教書育人。幾乎是奇跡般的,大學生們縮在自己的小天地裏,只想著怎樣才能有個好工作或者出國留學,昔日校園裏的政治明星一夜之間讓位給了經商能手。進入20世紀以來,大學學術之腐敗到了前所未有的地步,名教授剽竊時有所聞,卻沒有哪個被開除教職。最近,美國杜克大學商學院發生一起MBA學生集體舞弊事件,作案者竟全是中國大陸學生。而香港城市大學一名內地女研究生,為「買」個好分數,竟給老師1萬元錢,被舉報後判行賄罪。這些學生不過是把中國大學中盛行的「潛規則」搬到了境外去。
    
     高考制度恢復30年來,本應當逐步向世界學習,本著學術自由和教授治校的基本原則,改造中國的高等教育,使學生學會學習,成為合格公民,沒想到演變成為今天這個樣子。究其根本原因,黨辦教育、官辦教育乃為禍首。筆者不少朋友寧花高額學費也要把子女送到國外或香港去上大學,理由是國內大學「會把孩子教壞了」,自嘲為「勝利大逃亡」。
    
     如此下去,中國會有希望嗎?
    
     文.李大同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美國工人階級唱著國際歌到中國來了!/李大同
  • 誰的「大國」?/李大同
  • 一個納稅人的恐懼/李大同
  • 李大同:致日本读者
  • 刘晓波:八九运动中的李大同和卢跃刚
  • 刘晓波:对李大同落井下石的新左派
  • 刘晓波:向李大同和卢跃刚致意
  • 秦耕:专制是对一个内心怯懦的民族的惩罚—有感于李大同、陈杰人的反抗
  • 李大同:回复李而亮的“几点意见”
  • 《冰点》前主编李大同在东京做专题演讲:在中国可以说不的人在增多(图)
  • 李大同谈中国媒体现状(图)
  • 李大同新著:《用新闻影响今天 — <冰点>周刊纪事》
  • 《冰点》主编李大同反驳左派学者的攻击(图)
  • 冰点主编李大同:中宣部惹了大麻烦
  • 李大同:中国新闻体制的僵化越来越严重
  • [浦志强转贴]:李大同、卢跃刚关于《冰点》停刊事态发展的联合声明及附件
  • 李大同、卢跃刚关于《冰点》停刊事态发展的联合声明及附件
  • 《冰点》消息最新通报:李大同、卢跃刚被免职
  • 李大同:申訴希望未破滅
  • 《冰点》周刊主编李大同勇气可嘉
  • 李大同递交申诉书 争取《冰点》复刊(图)
  • Rfa:专访《冰点》主编李大同
  • 刘晓波:明亮的冰点和阴暗的官权—读李大同公开信有感
  • 李大同:就《冰点》周刊被非法停刊的公开抗议
  • 李大同“万言书”反响巨大 《中青报》修改考评办法
  • 观点碰撞 李大同公开信 中宣部封杀 总编回复
  • 李大同:就中国青年报新的考评办法致李而亮总编辑并本届编委会的公开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