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无耻者与无良者/冷月寒星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6月19日 转载)
    作者:冷月寒星
    
     清朝,临池王半朝为显示他家有文有武,建造了一座功德牌坊,请蒲松龄题副楹联。蒲松龄知道:这王半朝排行第八,为人狡诈霸道,人称“王八”。就写了“三朝元老”四字,然后写下一副楹联:“一二三四五六七,孝悌忠信礼义廉。”王半朝以为这是称颂五府的,就请有名的工匠把这副楹联刻在牌坊上。大家仔细一琢磨,不禁大笑起来。原来,上联隐“八”,即忘(王)八;下联隐“耻”,即“无耻”。 (博讯 boxun.com)

    
     山西的事情如今让全国人民包括党中央在内都出离的愤怒了。当年阎锡山先生在山西的所作所为今天又重现在了一个名叫和谐社会的国度里,我党极力要表现的旧社会矿主如今和这帮最先进的人蛇鼠一窝,难怪要遭到全人类的一致唾骂。
    
     今天,南方新闻网上有一篇文章,题目是《黑窑事件怎不见有人辞职》。这篇文章写的真是好,他给我们某些个自认为是文明的政府提供了一条出路,那就是为自己过失引咎辞职。作者还认为,没有羞耻心,就没有良知;没有良知,如何能担当作为众人之事的政治?呵呵,我认为这恰恰是作者先生的不对了。
    
     我们中华民族有个光荣的传统,总是把廉耻挂在嘴边,那些所谓的士大夫整天摆出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鸟样,什么事情在他们看来都是淫邪的、俗气的,即便他们在大肆屠杀民众时都要打着为人民服务的招牌,在我们的东汉末年,有一位名叫董卓的人,想必大家都知道,应该来讲,如今的拆迁办没有学习董卓精神是他们的“失职”,看,如果使用董卓先生的手段保证事半功倍。
    
     当年,董先生上挟持皇帝,下强迫民众和他一起迁都长安,他命令他的铁卫队跟在人群中间,凡是不走的或是走的慢的就地格杀,并且董先生说了一句非常有名的话:“吾为天下计,岂惜小民哉。”非但如此,董先生他们在临行前还把洛阳城付之一炬,为下届政府拉动GDP的增长做出了杰出的贡献。在中国历史上,像这样“全心全意为人民着想”的人物可谓数不胜数。不久前,我们著名的导演张艺谋先生用大手笔讴歌了这样的好人好事。
    
     《英雄》想必大家都看过,尤其是攻城放箭的那一幕甚是雄壮,充分展示了虎狼之师的战斗力,以至于我军在上个世纪70年代在末攻打越南时依旧使用着这样的办法。当满腔怒火的刺客站在秦始皇面前,聆听皇上的一翻教诲后打从心眼里对自己所犯的种种罪行后悔不迭,然后发自内心的愿为皇上的统一大业贡献出自己的最大力量。统一,就这样被强加在人民的头上。
    
     当然,我是支持统一的,但是,我们能不能换一个方式呢?我们能不能成立联合政府呢?我们能不能进行民主选举呢?我们能不能全民制定一部法律限制所有人和所有的社会制度呢?不能,刺客没有这样想过,皇上更没有这样想过,因为在皇帝的眼睛里,天下都是他的,人们都是奴才,而刺客呢?反正都是奴才,何必呢?正如鲁迅先生把我们的历史概括为两个时代即:“想做奴隶而不得的时代”与“暂时做稳了奴隶的时代”。中国人就世世代代的在这样的酱缸里煎熬着。
    
     现在,我们再回过头来看山西的矿奴事件,从那里洞悉官场,洞悉文化,和大家一起问问这片古老的土地和厚重的历史。这里,曾经爆发过旷世惨烈的长平之战,四十万具赵军被活埋的尸骸如今已经化为枯骨,两千多年的风雪,他们静静的躺在那里向无数的过客控诉着什么,又昭示着什么?我们可曾听到,看到。难道那些考古工作者的任务仅仅是把他们的尸体挖出曝光于天下,然后津津有味的研究他们是怎么死的么?古往今来,我们听过几声谴责这种暴行的声音呢?
    
     李华先生的《吊古战场文》向统治者问的好,苍苍蒸民,谁无父母?提携捧负,畏其不寿。谁无兄弟,如手如足?谁无夫妇,如宾如友?生也何恩,杀之何咎?可国人有几为之动容,王于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中华民族的历史是一部集战争与诡计于大全的历史,其中,有几场战争是与我们全民族有仇的呢?
    
     我相信,这次山西乃至中央的高级官员都不会因此而引咎辞职,也不需要引咎辞职,因为我们的老农整天都在呼唤着包青天这样的人物,对待他们,一道罪己诏就足够了。我们政府的某些部门从上到下都是无耻的,而且是非常的无耻,极度的无耻。他们为什么会这么无耻呢?因为他们身后站着一群自轻,自贱,自私,无良的人民。山西的奴隶,就是他们珠联璧合的产物。
    
    中国《维权联盟》评论
    
    2007-6-18 来源: http://www.wqyd.org/bbs/viewthread.php?tid=1820&extra=page%3D1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