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陈永苗:假如没有中央政府—评山西黑窑童奴解救行动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6月19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目前地方政府的政治权威已经丧失,而中央政府尚未被污染殆尽,而且没有到最后时刻,人民都对中央政府保持希望。一方面,他们不能不保持。不保持,那他们就没招了。另外一方面,中央政府有时还能出于国家利益,遏制地方豪强。中央政府即使和地方政府一家人,有时地方政府太为非作歹的,也扁扁他们。有专家认为,中央政府还有十年时间,还可以维护自己。
     (博讯 boxun.com)

     人们对为非作歹的地方政府,已经恨之入骨。“揭竿而起”的欲望,时时蠢蠢欲动。可是人们知道,已经到了热兵器时代,不容易抗争。中央政府的军队,是站在地方政府一边。这点是毫无疑问的。所以人们对为非作歹的地方政府,徒呼奈何。从这一方面来看,中央政府要依赖于地方政府执行政策,毕竟是脑袋和身子的关系。中央政府在一定程度上,也是地方政府为非作歹的尚方宝剑。这里颇为奇妙,中央政府也是人民的尚方宝剑。
    
     市场经济到了今天,最大的问题,都是没有政治体制改革,形成地方政府与民争利,黑社会化。可以说,放到“社资”之争中,“左”才是黑窑童奴的根源。当然资本主义才是,但是如果有限政府,地方政府就不会成为首恶和黑恶资本家的保护伞。受害的人民,不害怕资本家,可以起来抗争,但是他们害怕政府,尤其是地方政府。如果再加上言论出版结社自由,就可以形成对抗和博弈。这样黑恶资本家,就被迫变成绿色健康资本家。
    
     说来说去,地方当局保持“左”是为了维护权力,维护权力是为了与民争利,是为了实行黑恶资本主义。黑恶资本主义只有在“左”的羽翼下产生。“左”造成过去人民是自愿的包身工,拿着少部分工资,替公家干活。公家积累增值完成,被权贵分光。这是“左”的必然结果。现在造成人民是被迫的包身工。如今的毛左,不过是没有在黑恶资本主义中分到好处的失败者,他们鼓吹左,不过想自己成为黑恶资本主义。
    
     中央政府是纵火队中的消防员。纵火也部分归于中央政府,消防也归于它。没有了中央政府,这个由左派放出来的黑恶资本主义之火,目前也无从拥有有效力量来收拾。所以我们还是乐见中央政府来遏制地方政府和黑恶资本主义。中央政府并不能因此获得人民的感恩戴德,因为这是他们对人民的赎罪。人民并不因此就顶礼膜拜,而应该把“问责”抛掷在温|家宝泪流满面的脸上。因为政府理所当然是公仆,这是他们的义务,而不是施舍。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陈永苗:对赖昌星,不能用当局的眼光看
  • 陈永苗:以一个史诗般的理由崇拜赖昌星
  • 陈永苗(北京):五四运动:文化的,还是政治的?
  • 以保守主义的方式发动和遏制革命/陈永苗
  • 大张旗鼓地重提共同富裕/陈永苗
  • 陈永苗:这三千年的“共同富裕”
  • 陈永苗:物权法的死穴:政治体制改革
  • 陈永苗:大张旗鼓地重提共同富裕
  • 陈永苗:龙应台先生请毋以文乱法
  • 陈永苗:邓小平百年祭
  • 陈永苗:现在的工人阶级是虚假的
  • 陈永苗:儒家复兴就是军国主义的崛起
  • 陈永苗: 绞杀萨达姆与笑蜀的人道主义
  • 陈永苗:司法宪政主义中的革命与司法—革命自由主义之二
  • 陈永苗:站在启蒙巨人肩膀上维权—第七次中道论坛主讲稿
  • 范亚峰、秋风、陈永苗、滕彪等:乡土中国问题的宪政之维——中道论坛之六
  • 陈永苗:民主斗士郭飞雄为什么被轻慢
  • 陈永苗:余杰们“民运神学”与重建公民社会
  • 陈永苗:《施琅大将军》:我忍不住说了陈明和秋风
  • 陈永苗:“史上最牛钉子户”把《物权法》钉进维权时代(图)
  • 5月20日宪政学者陈永苗作客中国学术论坛网聊天室 (图)
  • 范亚峰秋风李柏光陈永苗:用维权延长改良—中道论坛之五
  • 陈永苗:对经济纠纷政府是一个凶器
  • 陈永苗致台湾人权促进会前会长魏千峰律师的信
  • 陈永苗等接受冯秋盛的委托,太石村选举法律后援团成立
  • 台北中央广播电台:爱琴海事件-林辉&陈永苗
  • 爱琴海事件“违宪审查”申请代表团成立,陈永苗担纲首席代表
  • 陈永苗(北京)太石村事件:中央政府应该支持维权运动
  • 王怡和陈永苗谈恐怖主义和自由主义“基要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