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楚廷:日本的考古诈骗案是怎样曝光的?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6月18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世界上每一个国家的历史都是客观存在,不可能像橡皮筋那样随意拉伸。但是,日本的古代史却于20世纪80年代起的20年期间在一位考古学家的“操作下”发生了一次大幅度的伸缩。
     (博讯 boxun.com)

      这个人就是日本东北旧石器文化研究所前副理事长藤村新一。他今年53岁,没有上过大学,仅是高中毕业,也没有经过考古的科班训练,但是他却从20世纪的80年代开始,通过自埋自掘石块的把戏不断地给本国历史注水,最后竟使日本古代史“三级跳”似地蹦到了70万年以前。直至2000年11月,日本《每日新闻》将他的伎俩曝光,伪造的日本古代史才得已显现原形。
    
      藤村新一混入考古队
    
      据说日本的土壤呈酸性,人和动物的骨头难以长期存在,因而不能变为化石。而考古人员只能靠找远古地层中的石器来了解当时人类的文明。藤村新一恰恰钻了这一手段的空子来伪造历史,并使其本人成为日本考古界的“巨擘”。
    
      1981年9月25日,31岁的藤村新一与他人一起开始在宫城县岩出山町“座散乱木遗址”进行考古调查。第9天即10月3日,他因从4万多年前的地层中“发现了最初的石器”而一举成名。当时的考古报告中写着:“发现了期待已久的石器!!”后面的标点符号用的是双感叹号。当时“出土”石器有49枚。这些石器如果属实,即可证明4万多年前日本本州岛上有人生活过。难怪日本文化厅文物主任调查官在调查报告中写道:“可以说日本是否存在石器时代早期(即旧石器时代)的争论至此得出结论而划上了句号。”从那以后,“座散乱木遗址”被日本政府定为国家级历史遗址,成为在藤村新一造假丑闻暴露前日本学者研究本国石器时代早、中期的基本出发点。
    
      那天是星期六,藤村新一下午干完自己的活儿后赶到考古现场,抄起铲子就挖。不大一会儿,就听见他兴奋地大声喊道:“出来了!”这时正对着火山灰地层蹲着干活的人们一齐围了过来,只见藤村新一的铲子头上有一个小石块,那就是旧石器。这时距藤村新一把铲子拿到手里才5分钟。藤村新一从此一发而不可收拾,“成果”不断涌现。只要有他参加,肯定就能发现石器。
    
      继“座散乱木遗址”之后,藤村新一又相继在仙台市内的“遗址”——10万年至3万年前的地层中“发现了”石器。1983年,他在宫城县大和町的“中峰C遗址”“发现了”37万年前至14万年前的石器。1984年,他在该县古川市的马场坛A遗址“出土了”约17万年前的48枚石器。
    
      接着较为重要的“发现”是在宫城县筑馆町的高森“遗址”。藤村新一“发现了”15枚石器。1993年5月,东北历史资料馆举行记者招待会,在藤村新一发现的成果基础上宣布“高森遗址”是“约50万年前的遗址,是日本最古的遗址”,并且说它证明“日本在北京猿人时期也存在猿人”。藤村新一因对未提他的名字而对资料馆产生不满,转而去寻找其他“遗址”调查。同年11月,就在距“高森遗址”仅有500米左右的上高森地方,藤村新一“发现了”约40万年前的22枚石器;1994年10月,他又“发现了”50万年前的6枚石器。
    
      考古发现大跃进
    
      1995年10月,富山大学学者通过古地磁法地层测定,确认上高森属于约60万前的地层。于是,上高森便正式成为日本最古的“遗址”。这回藤村新一干得更带劲了。这年他在这里不仅“发现了”60万年前的15件石器,还有一个被称为“划时代的发现”,即“发现了”埋藏石器的遗迹:在45厘米长、25厘米宽、7厘米深的圆形坑内呈T字形摆着5枚小石器,其周围呈U字形摆着10枚大一点的石器。
    
      这一堪称世界级的发现,使日本部分考古学者和媒体欢喜若狂。几名权威级的考古专家联名在日本的《科学》杂志上发表文章,称小石器摆出的T字形可能是象征男性性器,而大石器摆出的U字形则可能是象征女性性器。当年猿人摆下这一图案,可能是为了祈祷上天保佑庄稼丰收。还有一名著名的考古学家在网上发表论文,文章在分析了石器图案蕴含的几种可能性后指出,“有一点可以肯定:上高森遗址的猿人使用复杂的语言,有时间观念。”“这是决定性的证据,足可以推翻欧美等国家的考古学者主张的猿人智力低的部分学说。”
    
      1997年,藤村新一同样有奇迹般的“发现”。他竟然在相距约30公里的两处“遗址”中发现了约10万年前的可以完全对接在一起的两枚石器断片。据说,在那以前世界上出现过在相距两地发现可对接在一起的石器的先例,那是在德国相距几公里的两处遗址发现的约2.5万年前的两枚石器。对这一先例,藤村新一也进行了模仿。
    
      多次轻易得手使得藤村新一的野心和胆量越来越大。2000年2月,藤村新一在琦玉县秩父市的“小鹿坂遗址”“发现”“柱坑遗迹”。柱坑的直径为10厘米,位于约50万年前的地层。这种坑共有10个,呈一边为55厘米到1米的两个五角形排列。在两个五角形中间,各有7枚石器。当时的报告推测说这里可能是猿人的建筑遗迹。实际上,这样古老的建筑遗迹在世界上尚未有先例。
    
      6月,在北海道清水町的“下美蔓西遗址”,藤村新一又“发现了”约50万年前的石器。该“遗址”位于北纬43度,进行调查的札幌国际大学和东北旧石器文化研究所宣布,“这是超过北京猿人(距今70万年前至20万年前)的亚洲最北的猿人遗迹”。
    
      7月,藤村新一在和“小鹿遗址”相同的秩父市的“长尾根遗址”“发现了”约35万年前猿人挖的两个直径分别为60~90厘米、深分别为30~60厘米的圆坑,其中的一个坑中间还有3枚石器。琦玉县教育委员会煞有介事地宣布说,如从石器被作为陪葬品考虑,这里可能是世界上最古的墓址。
    
      10月,他从“上高森遗址”“发现了”60万年前的65枚旧石器,以及5个约60万前的直径为20~30厘米、相距约40厘米的柱坑。当时一些学者还一本正经地分析说,从建筑物大小判断,这些坑是存放石器用的建筑遗迹,这也是世界上最古的建筑遗迹。
    
      藤村新一还公开吹嘘他就要发掘出100万年前的石器,作为送给恩师的礼物。他还称有可能在日本找到原始人的骨头化石。
    
      自藤村新一在“座散乱木遗址”的“发现”打开了日本石器时代早、中期的大门之后,日本列岛的人类史的追溯过程取得了任何人都想不到的飞跃进展。1993年,“高森遗址”被宣布为50万年前的遗址,进入“猿人时代”;琦玉县“小鹿坂遗址”、“长尾根遗址”有过“秩父猿人”;北海道也有过猿人,那时日本列岛出现了“猿人热”。到了“上高森遗址”被认为是70万年前的遗址时,这种古代传奇热达到了顶点。俨然在石器时代早期,世界上最先进的文化就在日本的东北地区,而日本猿人则是世界上最具智慧的猿人。
    
      漫长历史终缩水
    
      “多行不义必自毙”。这年秋天,藤村新一又到“上高森遗址”埋石器,被每日新闻社记者布下的摄像机将其龌龊行径拍了个正着,并暴露于光天化日之下。直至此刻,日本的许多考古学者才忽然发现自己约20年间的研究都是建立在伪造的基础之上的,自己的研究成果随同藤村新一给日本创下的那些辉煌考古成果全都归了零,心境不由得失落万分。
    
      藤村新一在考古领域造假事件使日本的考古事业整整丧失了20年的光阴,它造成的不仅仅是1/5世纪研究成果的崩溃,还造成了人们对日本考古学这门科学的深刻不信任。日本《每日新闻》指出,日本考古学因此而信誉扫地。教训是非常深刻的,也是令人痛心的。然而,人们不禁要问,是什么原因使藤村新一这样的考古骗子如入无人之境呢?
    
      说起来,原因并不复杂。日本在二战中战败,但是其一直想跻身于世界大国之列的野心并未泯灭。今天,它不满足于目前它已取得的世界经济大国、科技大国和长寿大国的地位,还想成为政治大国、军事大国和古代文明大国,等等。日本关于本国历史最早的文字记载当属《古事记》和《日本书纪》,但这两部大部分是传说和神话的史书只有1300多年的历史。即便中国记载日本的史书《汉书·地理志》,也才2000年左右。
    
      在这种背景下,考古学在日本备受重视。究其原因,说它肩负着大和民族的期望并不为过。于是,藤村新一的造假行为就有了其发展的温床和活动的空间。这就是为什么藤村新一没有拿出一篇像样的学术报告,所有“发现”均出自他一人之手而混迹于考古学界多年,乃至被考古界和舆论界推崇为“石器之神”、“神手”的原因之所在;这也是他的所谓“发掘成果”得到政府重视和被一次又一次地写进高中日本史教科书的原因之所在。
    
      但是,考古毕竟是一门严肃的科学。而且到哪里,好人总是占多数。日本参与考古事业的多数人发展还是尊重科学的,他们对少数人出自狭隘的民族主义情绪和政治野心,借机美化日本历史的行为深恶痛绝。这些年来,藤村新一接连不断的奇迹般的发现也引起了日本考古界和新闻媒体有识之士们的警觉,一些专家就曾对石器的形状、排列和地层表示过质疑。
    
      事件曝光后,日本考古学会郑重宣布,日本尚未发现石器时代早、中期遗址,也没有在列岛找到存在过猿人的证据。三省堂、东京书籍等多家教科书出版社决定删除书中有关旧石器的内容,重新改写日本古代史。2002年5月26日,日本考古学协会举行全体会议,由甘粕健会长宣读的大会声明表示,考古协会向追求真实历史的国民表示道歉,并宣布今后将制订这方面的伦理规定。今年5月24日,日本考古学协会的调查研究特别委员会经在各地验证而严肃宣布,藤村新一参与过调查的9个都、道、县计162个古代“遗址”均有捏造行为,所谓石器时代早期、中期(3万年前)的所有“遗址”均不成立。接着,日本考古学协会于7月6日宣布,经对石器出土的地层复查,发现日本国内迄今为止出土的最古石器所具历史不过为八九万年。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楚廷:《雅尔塔协定》是助纣为虐的万恶之源
  • 楚廷:纪念1894年日本制造的“旅顺大屠杀惨案”
  • 楚廷:1999年“921全台大地震”是台湾衰亡的开始,不可逆转?
  • 楚廷:宋太宗的后代为什么都很悲惨?
  • 谢楚廷:托克维尔的法国革命论适于解释中国社会的走向
  • 谢楚廷:计划生育是中华民族的自杀!
  • 谢楚廷:社会主义国家与美国奴隶制相似
  • 《河殇》的梦想:当中国称霸海上时……/楚廷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