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權力根植在法律」是港人一貫思路/李怡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6月16日 转载)
    香港大學民意網站公佈最新民意調查,發現港人對中央、特區政府和一國兩制的信心全面下跌,其中對中央的信任比率,更下跌八個百分點。民調主任鍾庭耀分析,中央信任比率下跌相信與吳邦國有關香港高度自治權的言論有關。
    有港區人大代表撰文表示,吳的言論是針對香港內外的反動力量,他並指有人以「普選」為切入口,重拾「權力根植在香港的港英舊思路」。
     筆者不知道這位人大代表從甚麼地方看到「權力根植在香港」是「港英舊思路」。「權力根植香港」(高度自治權)和要達致雙普選的目標,不是基本法中所標示的嗎? (博讯 boxun.com)

    實際上,港英留給香港人的「舊思路」,不是「權力根植在香港」,而是「權力根植在法律」。基本法無疑是訂明,全國人大授權香港「依照本法實行高度自治」。吳邦國和為他辯解的人士強調的是人大的「授權」,而香港人長期信任和依賴的是「依照本法」。吳邦國早前說過,「香港的政治體制是中央的權力,不是香港特區的權力」;一貫相信「權力根植在法律」的香港人,由港英時代留下來的「舊思路」是,政治體制是憲法(及其衍生的基本法)的權力,既非香港特區的權力,也非中央的權力。
    權力根植在中央或香港,與權力根植在法律,是人治與法治的根本差異。一個講權,一個講法,中央與港人對基本法的思維,是兩條不同的軌道。中央擔心香港普選,是擔心一旦權力從中央轉移到香港,中央就會失去了香港的「一切」(其實,中央甚麼也不會失去)。最近,中央有逐漸收緊香港特區自治權的趨勢,連行政長官揀選政務司司長的權,按唐英年所說也已經操在中央手了。吳邦國更明言,「中央授予香港特別行政區多少權,特別行政區就有多少權」。然而,從法治觀念來說,則是基本法授予香港多少權,香港就有多少權。香港人依從及信賴的是「法」,而不是權力常有變化轉移的中央的人事,不是鄧小平講過甚麼話,也不是江澤民、胡錦濤提出過甚麼保證。
    筆者前天提出「護法運動」時,說我們不習慣講「擁護基本法」,而要講保護基本法。但在中國內地,過去一直講「擁護憲法」,現在也講「擁護」香港基本法,香港的應聲蟲們也是連聲「擁護」。擁護一詞,帶有擁抱、擁戴的感情色彩,意味對掌權者的愛戴、支持。這是把憲法、基本法都視為授權法的人治思維。而保護基本法,則純以維護法律條文為要旨。我們要保護的是法律,而不是要爭奪權力來源。
    
    從中共權力政治傳統來看,對香港的多次釋法,已經是「依法治港」了。且看中國內地,憲法中的人民權利(言論出版、集會結社等自由)從沒有貫徹。大陸的共產黨權力無處不在,人大從來沒有也毋須「釋憲」。今天在內地提出維權的人士,所維的都是憲法所定的人民權利。但維權人士反而被當局打壓。這可以說是人治的極致。面對香港的法治社會,以釋法來伸展在香港的權力,對中共來說已算是「依法」了。然而,其實這只是以法律作為權力的工具。這是「以法統治」(RulebyLaw),而香港人所習慣的,以及世界法治社會所認同的準則,則是「法的統治」(RuleofLaw)。甚麼是「法的統治」呢?就是「法」是至高無上、沒有權力可以凌駕的權力。香港首席大法官李國能在九九年一月二十九日的判詞中說:即使是人大的決定,假如不符合基本法,香港法院也不會遵循。所體現的,就是「法的統治」的精神。
    香港人要護法,是要護這種「法的統治」之基本法,而不是內地那些新老「護法」們所護的權力之法。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大偽之士對幼稚的初生之苗的戕賊/李怡
  • 自由行騙與一國兩騙/李怡
  • 政治熊貓難令港人樂盈盈/李怡
  • 不改革是等死,改革是找死/李怡
  • 香港人的恥辱,還是中國的恥辱?/李怡
  • 中國沒有權利義務的觀念/李怡
  • 「新民主」與「人民民主」/李怡
  • 中共新設一個「网络宣传局」/李怡
  • 打架與酣睡/李怡
  • 黨內關係的「潛規則」/李怡
  • 上海突然狂踩歐洲名牌,無非就是報復/李怡
  • 認錯非懦弱/李怡
  • 自導自演搗毀新疆恐怖組織/李怡
  • 貪腐潛規則/李怡
  • 模稜兩可/李怡
  • 廁所文化你能否消受?/李怡
  • 餓狼一族/李怡
  • 公民意識從何而來/李怡
  • 人大代表代表「人大」/李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