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大概是这篇文章的第104488个读者,谢谢!    [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17大前的几件要案,胡锦涛将矛头直指政法委书记周永康/昭明
请看博讯热点:十七大权力变更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6月16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首先,去年九月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上海市公安局长武警政委江泽民的外甥吴志明,派出身着便装与工装的警察保安人员,对中纪委调查组的下塌地点实施包围监视,声称上海市委听说中纪委调查组受到“暴力攻击威胁”,受公安部指示特意前来保护。
    
     这一事件是典型的地方反叛中央,是叛乱,是上海市委陈良宇倒台事件的转折点。身为武警上海市总队第一政委的吴志明派人包围中纪委调查组,是否报告了政法委书记、公安部长周永康?如果报告了,那么周永康难逃其责,属于同谋。如果没报告,那么事后周永康为什么不将吴志明罢职?这算不算包庇? (博讯 boxun.com)

    
    第二,天津政法系统宋平顺案表明,各地方政法系统完全烂掉了。肯定不只是天津才有此类问题,全国各省市都有,但就是揭不开,为什么身为政法委书记的周永康不能纠正政法系统自身的问题,而要靠中纪委来解决。难道真的是政令出不了中南海吗?
    
    第三,山西黑砖窑奴役案表明,地方公安系统不仅不能执行法律,警、匪、黑帮、窑主简直串通一气,人口贩卖、奴役、剥削、谋杀、灭口、获取暴利、包庇一条龙分工协作。为什么本应属公安部的职责,但却要依靠访民上网、媒体介入才能揭露调查?本来已经是严重的违法,严重危害公共安全的事件,已经不是简单的劳资纠纷,但为什么公安机关不能解决,而必须要政治局委员、总工会主席王兆国同志亲自出马来抓?
    
    公安部有如此众多的情报资源,为什么对付几个上访群众、以及替民众维护权益的律师维权人士兴师动众,如此的高效率?而对付警匪一家是如此的不知情、无效率、不情愿?大海捞针式的监听截收电话邮件都能做到,维权人士放屁打嗝都能记录在案,为什么面对如此众多的失踪孩子家长的长时间大声呼吁,却充耳不闻也不问?为什么只有被媒体爆光后,面对强大的国际、国内压力,警方才那么不情愿地行动?当地从上到下的派出所长、公安分局长、局长、厅长、政法委书记、省委书记的罪恶比那些黑窑主更大,没有他们接受那些黑窑主的贿赂上供,就没有这些黑窑主的存在,就不会有人类文明史上最邪恶的奴役。
    
    公安部难道都他妈是瞎子啊?瞪着眼睛看不见?眼睛全长在屁股上了?那叫屁眼!公安部如果不能负担起公共安全的责任,那就应该改名叫‘权贵集团安全部’‘特权老爷安全部’‘江氏集团安全部’,简直是一群死人,代表着一小撮权贵集团的根本利益,都他妈该枪毙一百回,都他妈给我滚!
    
    胡锦涛同志的确有理由在政治局扩大会议上宣布‘如果公安部长、政法委书记管不了事,就让贤,不能在其位不谋其政,让王兆国同志亲自来抓。这是广大人民的要求,全体党员的要求,绝大部分党代表中央委员的要求,以及来自国际社会的压力。周永康你为什么拒不检讨,你过得了群众这一关吗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十七大前的较量——政权在谁手里?胡锦涛还是曾庆红/昭明
  • 十七大前地方诸候的表态效忠与站队,是跟胡锦涛,还是跟江系人马/昭明
  • 宋平顺自杀,天津现任公安局长武长顺的结局可想而知/昭明
  • 谁是六四屠杀的现今责任者/昭明
  • 六四,中共犯下的最后一个滔天罪孽/昭明
  • 十七大前股市突涨狂跌,政治阴谋与内斗的味道太浓/昭明
  • 十七大前的较量——胡锦涛与江氏集团围绕陈良宇案的较量/昭明
  • 十七大前的较量——中央党校副校长李君如暗批胡锦涛无能,不具备领导中共与中国的能力/昭明
  • 十七大前的格局——胡的“科学发展观”在中央党校内难有立锥之地/昭明
  • 十七大前的格局——江氏集团制约胡锦涛的几个重要战略布局/昭明
  • 十七大之前的政治较量——从陈良宇案中看曾庆红与胡锦涛的政治意图及超级权谋/昭明
  • 十七大之前的政治较量—江系权臣曾庆红意欲封杀胡锦涛封神成圣/昭明
  • 曾庆红有实力而无名器,胡锦涛有名器而实力不足/昭明
  • 昭明:也不能连孩子带脏水一块泼掉!——再评俞可平的《民主是个好东西》
  • 昭明:这孩子乔装打扮又来了!——评俞可平《民主是个好东西》
  • 一场由恐惧加上形势误判引发的战争/昭明
  • 陆文:昭明太子读书台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