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高举毛泽东“文革”旗帜的民进党万岁!/安田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6月15日 来稿)
    安田更多文章请看安田专栏
    
     作者:安田 (博讯 boxun.com)

    
    今天电视上的重点话题,几乎全部是:黄伟哲宣布和自己的亲妹妹黄智贤割袍决裂。黄伟哲何许人也?随便古狗一下,就会知道,老兄是民进党的立法委员,美国耶鲁大学、哈佛大学双料硕士。这样一个优秀的人竟然大义灭亲,宣布和自己的亲妹妹断绝关系,一定是黄智贤犯了不可饶恕的罪行吧?非也!唯一的原因,竟然是黄智贤反对民进党贪污腐化的七年执政。
    
    但凡一个中年以上的大陆人,都很熟悉黄伟哲的举动。太熟悉了!不就是“文革”时候的那个情景嘛!因为政治观念的不同,兄弟反目、夫妻划清界限。这种家庭悲剧无可计数。大陆在“文革”后开一代风气的伤痕文学中,许多脍炙人口的名篇描述的都是这一类因为政治挂帅造成的人伦悲剧。而今天,打着民主旗号的民进党,竟然步独裁政权中共的后尘,政治挂帅,灭绝人伦。可叹可笑之至!也充分验证了安田的先见之明。早在四年前本人就痛批了民进党的政治偏执狂,在我看来,凡是把政治极端化的政治组织,本质上都是法西斯主义者的狂人大杂烩。德国的纳粹、毛邓时代的中国共产党、今天的民进党,全部是一丘之貉!在他们的为了“主义”而不惜牺牲人伦常情的背后,是一小撮党魁国首为了权力而无所不用其极的狡诈。那些被虚幻的“主义”“理想”吸引而抛头颅洒热血的普通民众,注定将成为社会悲剧的主角。翻开世界历史,哪一次的历史悲剧中会缺乏激情洋溢的理想?无论是为了纳粹理想,还是民主价值观,这些悲剧的共同点,都是人伦常情的颠覆,最终的苦果也都是普通民众买单。
    
    这一次,民进党的黄伟哲大义灭亲,是又一出典型的悲剧重演。就是他自己面对电视采访的时候也无奈说:难道家里一个人有罪,就要满门抄斩吗?
    
    被逼上梁山的感觉,黄伟哲一语言尽。看起来,他对大陆毛泽东的“文革”知道得不多,否则,一定不会把自己的妹妹比喻作“罪人”。“文革”时候那些被家庭成员抛弃的人,有什么罪?不过是离弃他们的家人明哲保身罢啦!发展到最后,中共元老薄一波都劝儿子薄西来和自己划清界限。所有法西斯政权们的一个惯用的伎俩,就是宣传鼓动,就是戈培尔的名言:谎言一百遍即是真理。为了一党之私而营造的那些荒谬理论,在政治机器的操弄下,最后必定会取代过往的人伦常识,而成为新的社会规范。纳粹的种族屠杀、毛泽东的造反有理,无不是因为政治需要而一步步最终演变成社会道德共识。今天,黄伟哲的大义灭亲,不过是民进党行之经年的族群操弄政策的一个必然报应,哪里是他所谓的因为黄智贤有罪的缘故呢?在一个民主法制的地区,黄智贤有罪与否,既不是黄伟哲说了算,也不是选区的选民说了算的。但是,黄伟哲却偏偏不得不接受那些卖春药的绿营地下电台的宣判:黄智贤有罪,其罪就在于她批评民进党腐败无能的政策。
    
    如果放在毛泽东的时代,她当然有罪,甚至其罪当诛!但是这是二十一世纪。在美国,共和党的斯瓦辛格得到自己民主党太太的大力支持而当选加州的州长。而处处以美国的民主价值标榜的台湾民进党,其立法委员却不得不和政治观念不同的亲妹妹划清界限。这难道仅仅是黄智贤的悲剧吗?她面对媒体的时候,一脸无奈:我曾经那么相信党外时期的民进党,如果它做得好,我又如何会反过来批评它是法西斯呢?
    
    但是,黄智贤批评了,也就得到了现在的结果!一个民主进步党,党徒们竟然容不得一个批评者,说出来,应该是一个可以登录吉尼斯的世界笑话。但是在民进党短短的二十年历史中,这种“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死亡判决书,却下达过不止一次。就是它自己的几任主席,许信良、施明德、林义雄,不是也被那些狂热的民进党信徒们逼成了党外人士?从这一点上说,黄智贤大可不必感叹。俗语:要它灭亡,必先让它疯狂!纳粹如此,毛泽东如此,今天的这些民进党徒们,也不会有什么更好的下场。为了鼓励他们尽快从狂热走向疯狂,我们不妨套用一句“文革”的毛主席语录呼吁一下:
    
    高举毛泽东“文革”旗帜的民进党万岁!万岁!万万岁!
    
    
    2007-6-14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不要让“六四”成为“二二八” /安田
  • 别了,陈水扁!/安田
  • 马英九,应该拿王金平祭旗!/安田
  • 由赵承熙枪杀案看待美国的“潜规则”/安田
  • 陈良宇,欢呼胡锦涛万岁吧!/安田
  • 安田:今夜,让世界看到历史的伤口
  • “六四”:理想主义的墓志铭/安田
  • 安田:天使的自由—悼紫阳
  • 安田:今天的名字——悼紫阳
  • 从西安田宝兰案管窥中国的司法生态/李中柱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