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王德邦:极权之下无良政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6月10日 转载)

——从中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遭遇权贵阻止来看
    作者 : 王德邦
     (博讯 boxun.com)

    4月24日,中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签署第492号国务院令,公布《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至今已经一个半月了。一个半月来,据中共新华社公开报道响应此条例而布置实施政府信息公开的地方各省市与国务院下属各部委,可说寥寥无几。从五月份《新京报》等几家媒体先后连续两次就政府信息公开而采访国家环保总局副局长潘岳,请他谈政府信息公开的意义,以推动政府信息公开的实行,可以想见响应信息公开的部门的极其稀缺,要不然媒体肯定会多采访几个部门领导,或者干脆让各部门轮流出来谈公开的,而不会出现这种围绕一个部门领导转的现象。事实上,据我所知在国务院公布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后,第二天国家环保总局就公布了本部门响应信息公开条例的实施方案,然而之后就很少看见其他部门与各省市政府对此的表态,更很少看到切实推行信息公开的报道。今天,我上网再查国务院《政府信息公开条例》时,竟发现有些政府部门网站已经将此《条例》删除了,而有的却只留下个点不开的标题。由此可见,中国有关《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已经遭遇各级权力部门的消极抵制,进而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使这个政府行政公开改革的标志性法规几近名存实亡。
    
    中国国务院公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据国务院法制办公室副主任张穹在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所说:“阳光是最好的防腐剂,政府的权力运行过程公开透明就会大大地降低腐败发生的几率。”从公开报道显示,信息公开条例旨在保障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依法获取政府信息,提高政府工作的透明度,促进依法行政,充分发挥政府信息对人民群众生产、生活和经济社会活动的服务作用。看来《信息公开条例》初衷是良好的,并且在中国行政改革上是具有推进政府行政向现代文明迈进的真正作用的。然而这样一个具有一定现代文明内涵的条例,却被中国各级权力部门在短短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就置于消音状态。
    
    从一些在中共体制内的朋友与各级政府部门打交道中所了解到,针对《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各级政府部门很是开动过脑筋、聚集过智慧,也采取了一系列切实有效的方式来应对的。信息公开显然对权力私用的腐败是一种很大的克制,而中国目前权力私用已经是各级政府部门的第一要务,若没有这种私用的动力,可能中国各级政府部门就失去了活力,甚至可能陷入瘫痪。可以说中国今日各级政府权力就是用来谋取本部门与权力拥有者个人私利的工具,这已经是个不争的事实了。现在中国国务院推出信息公开,那不是公开地夺他们的饭碗,封他们的口袋吗?因此各级权力部门肯定不会答应。从目前了解的情况来看,各级政府部门对《政府信息公开条例》不仅没有任何积极性,而且已经采取了一致的应对之策,具体可以归结为如下几步骤:第一是拖延悬空:即采取尽量拖延,消极等待,让时间来消磨掉这一政策,慢慢等待风头过去了,这个政策也就跟以前出来过的不少对权力私用有碍的政策法规一样,成为一种高悬于纸上的改革了,到时中国各级权力部门,还是一如既往地渔利分赃天下;第二是虚假掩盖:即是在迫不得已时政府也会应付性地公布一些信息,不过这些信息通常都是“过去时”,或者“将来时”,而“现在时”那是通常不公布的,实在要公布通常也是不牵涉部门利益的,如一些重大项目,土地征用,矿山资源开发,招投标等等,那是绝对不可能在网上查找到的,或者干脆就来个胡编乱造,毕竟老百姓上网的就少之又少,而上网又懂得政策来核对的,更是凤毛麟角,所以一般欺上瞒下是没问题的。对此我记得有个到下面去调查过一个土地案子的朋友曾经跟我说,他去当地了解情况时,也曾直接问当地政府这块土地征用有合法手续吗?这依照政府信息公开条例上过网吗?结果当地政府拿不出来手续,也就无所谓公开了。虽然如此,但当地政府却振振有词地说他们土地征用都是在网上公示的,是事先让老百姓知道的。于是那个朋友就上网去查,结果发现全是多年前的老项目,而现在的项目却一个也没有涉及到。于是他又去问当地政府,结果政府以经费紧张,维护网站困难,信息更新跟不上为名来推脱,总之就是现在真正牵涉利益的信息那是不会公布的,公布也是不真实的;第三是增资增员:即利用政策来对抗政策。你上面不是说要公开信息吗?那你就给我投资,搞信息建设工程,给增编,组织信息管理队伍,若没有这一切,那信息公开自然也做不到。而如果增加这一切,又势必与政府提倡减员节支相矛盾,于是各级政府只要不断强化这种矛盾,使政策陷在两难中,最后事情就会不了了之。
    
    当然在中国权力在没有科学规范、监督、约束的情况下,任何好的政策,通常在“上有政策与下有对策”的过滤中,最后落实的也只有对权力的部门利益与个人利益有利的,而那些真正限制他们权力私用的政策的最终命运,要么是出不了中南海,要么是出来也完全变了味。而那些真正得到彻底,甚至强化落实的有关政策、法规,必定是因此能带来又一批人以此获利的、寄生于其上的。如中国的计划生育政策,这让中国多少官僚因此而暴富,并且非常惬意地寄生于其上。他们是坚决支持计划生育,忠实执行计划生育,并顽强抵制一切质疑计划生育的人。在此,计划生育的落实是立足在这个政策衍生出从中央到地方一个大的利益集团,造就了一个新生渔利团伙,而这个集团又进一步强化了这个政策,于是两厢依靠,互为推进,形成中国计划生育如火如荼的形势。类似政策比比皆是,我们甚至可以说,中国绝大多数的政策,都是在这种造就渔利集团情况下推行,所以中国任何一个政策的推行,最终造成的是对民间的深一层掠夺与侵害。
    
    今天《政府信息公开条例》遭遇无声的冷落,这是中国极权政体下的必然结果。在一个权力完全私用的时代,首先权力的来路就不正,因而也就导致权力在行使过程中逃离监督与约束,而拒绝公开与透明。这样一个不正的权力,在无限的行使中,结果只能成为残害天下、鱼肉百姓的工具,而绝不可能给社会带来幸福与和谐的。所以从一个并不坏的《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的命运,我们可以更进一步看到中国极权政体下,任何良政都不可能产生。中国今天若不能从权力的根本上,即权力的来源上医治权力的腐败,别的一切努力将都是虚空!
    
    2007-6-8于北京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王德邦:十八年的证明——在八九“六四”民主运动纪念日的感言
  • 王德邦:浅议中国结盟运动 —由启蒙、结盟与结社的历史发展看今天
  • 王德邦:还有多少没有“右派”身份却承受“右派”苦难的人
  • 王德邦:从梁山早期王伦到晁盖看一个组织的蜕变
  • 王德邦:重判举报、打压上访、镇压异议——后极权社会的应有景观
  • 王德邦:反思十八年——与一些民主追求人士商讨
  • 王德邦:清明时节给“六四”英烈的一封信
  • 是不懂?还是不从?——对中国官僚阶层对人类普世价值状态的评点/王德邦
  • 王德邦:中国社会变革的第三种力量
  • 王德邦:十八年
  • 王德邦:从《冰点》到《百姓》,中国疯狂言禁又一年——回顾与展望
  • 王德邦:超越邓小平,还是回到毛泽东?——中国的十字路口
  • 王德邦:后极权社会的恐惧综合症
  • 王德邦:为跛足经济改革寻求注解的《大国崛起》
  • 王德邦:中国必有一战——走出吊诡时局的门槛
  • 王德邦:从五分到五十元的子弹费变化看中国司法的“进步”
  • 王德邦:中国非暴力不合作运动的新探索——话说“八毛钱赎回选票运动”
  • 王德邦:从陈光诚案看中国依法治国的伪诈!
  • 王德邦:百年一场宪政梦
  • 王德邦所了解的湖南永州珠山民众暴动情况
  • 王德邦: 从李柏光被捕看当局对维权人士的打压(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