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万里:为纪念六四泼瓢冷水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6月08日 转载)

民运人士是否都到了“闲坐说玄宗”的时候?———
    摘要: 曾子曰:吾日三省其身。十八年来,第三个要反省的是,信仰与行动!既然自称为民主主义者,那么靠什么来证实呢?靠心里想着我是民主者那么就是吗?错!信仰必须要靠行动来证实!
     (博讯 boxun.com)

    
    作者 : 万里,
    
    年年六四,今又六四!
    
    十八年前,中共当局悍然使用国家机器,对用和平方式表达反腐败,反官倒,争取民主自由诉求的青年学生进行了残暴的镇压。一时,广场成了战场,人海成了血海。尽管我们现在回过头来看,6.4运动甚至对苏联的解体起了间接作用,当年的苏联民众在游行中开始打出了“反对屠杀”的横幅。但作为六四学生运动发源地的北京,中共当局在六四凌晨的采取的军事行动显然成功扼杀了中国民众追求民主自由的理想,达到了维持其共产专制政权的目的。
    
    中共当局用赤裸裸的暴力对和平学生所进行的残酷屠杀,这一幕在中国历史上并不见得独一无二,满清政府做过,北洋军阀做过,国民党政府在大陆和台湾也作过,但中共当局镇压烈度比起他们来说,让前者显得几近仁慈。也盖因烈度之甚,历史也必将把作出此等残酷决策者打上永久的耻辱柱。
    
    笔者几乎可以相信:在永恒的历史老人面前,屠夫们必将被宣判有罪!
    
    但是,笔者行文主要原因却并非为口诛笔伐当年的屠杀者而来,也决不是为了加入缅怀六四“英烈”的队伍中来。
    
    在残酷的六四镇压中,成百上千的无辜者倒在了血泊中,于是便有了无数可歌可泣的故事。这也正因了一句话:苦难是造就文学家的温床,是制造感情充沛者眼泪的催泪弹。或许,有人对我在这个敏感而伤感的日子说的这番轻佻的话而愤怒。
    
    但!我固然乞求死去的亡灵的原谅,而决不准备向还活着的诸位道歉。
    
    六四,六四!许多人在那个日子里失去了生命,按中共前头子的话:人,第一宝贵的是生命。于是,这个有着图腾般的时段俨然成了一个“节日”。有人的在自己家里关起门点燃几枝白蜡烛,有的人则在天安门广场上怀着一颗虔诚之心悠闲散步,有人在网络的瓶瓶坛坛里自个儿玩怀旧沙龙;吃饱喝足的人则在补充了最后一杯酸奶后慎重宣布开始六月四号的一日绝食,感情丰富眼眶发酸的人们自然开始制造一首首感人的小诗,当然,少不得的是,当年学生运动的主角们要怀念他们“恰同学少年,激扬文字”的青葱岁月。
    
    然而,对于中国的民主运动而言,对于曾积极献身民主事业的人来说,真正需要的是沉思还是反省呢?难道说,以在中国实现民主制度为己任的民运人士们已经到了“白头宫女在,闲坐说玄宗”的时候吗?十八年,一个可以使呱呱坠地的婴儿长成翩翩青年的时间,如果一个人用十八年去学习一门技艺,他可以成为此中高手,如果一个人用十八年去经营生意,或许他的公司已经可以上市。
    
    光阴荏苒十八年,作为“民运”人士而不是一个别的什么人士,首先要做的应该是反省。
    
    反省什么呢?
    
    首先要反省的是对“组织化”的理解。政治斗争本质就是不同政治集团间的博弈,谁的组织化程度更高,谁就能获得多数力量的支持,从而登上历史舞台,去实践自己的政治理想。那么,民运的组织化程度如何呢?作为一个靠代理软件上海外网站的普通人,我看到的是什么呢?党派林立,工党,民阵,社会党,正义党,而光民主党就有三个。而现在本土所生的又有个大陆泛蓝联盟,看上去煞是热闹,但是谈到对大陆本土,对现实的影响力呢?几乎可以说微乎其微。如何去建立民主的意识形态,如何完善组织结构,如何产生影响现实社会的活动,如何发展成员和壮大队伍?一句话,如何让组织化程度更高?遗憾的是,几乎没有看到这方面的表现。也许,这倒应了柏杨的话:一个中国人是条龙,三个中国人是条虫。现在,在“民运”这个圈子龙很多,却无组织起来的具有足够力量的巨龙。做不大的理由可以列出许多,甚至每个都可以很精彩,却一切的一切都掩饰不了组织化乏力的苍白事实。
    
    在午夜梦回,独处黑暗,坐看天光的时候,我的脑海中常常浮现出一连串的名字:王炳章,彭明,秦永敏,黄金秋,王森,张林,许万平,杨天水,任自元…….,这些志士们的名字或许能列出许多许多。黑社会人士受伤尚且有大哥送安家费,基地组织的恐怖分子殉难还有人照顾其家小,而上列的志士们只是为了信仰而非利益陷难于暴政之黑狱。那么,身处自由状态甚至身处自由之地的民主主义者,是否能在某个时期记得曾经的战友们呢?当为世人所不容的基地恐怖分子们都可以为了袍泽而到处向他们的“同情者和支持者”募集费用来抚恤 “烈士”遗属。未必,背靠全球民主国家的人,还有理由说:我的手脚被更有权势的人束缚了吗?那么,十八年来,要反省的就是“价值观和友谊”。
    
    曾子曰:吾日三省其身。十八年来,第三个要反省的是,信仰与行动!既然自称为民主主义者,那么靠什么来证实呢?靠心里想着我是民主者那么就是吗?错!信仰必须要靠行动来证实!2005年4月,山东青年教师任自元兄弟奔走全国,北上天津,南下东莞,走上海,过武汉,简单的书包中除了洗漱用品就是他心血的结晶——民主之路。这是一个真正的信仰者的行动精神。虽然不过一面,笔者却不得不对其精神动容!说起真正的信仰,不能不提一个众所周知的例子——法轮功,他们面对残酷的政治镇压和压迫,并没有一蹶不振,“法轮功抵抗运动”们发传单,贴标语,插播电视,口说真相,发九评光盘,面对迫害,法轮功勇敢反抗的精神让人惊叹。说到“信仰和行动”,甚至不能不提中共,49年前姑且不论,你说共产党徒是被洗脑也好,是为了“三十亩地一头牛”而参与武装颠覆中华民国也罢,至少他是在用实实在在的行动来证明了自己的信仰。十八年前,中共当局使用暴力屠杀学生,导致自身的孤立和统治道义的丧失殆尽,但它并没甘心坐以待毙,反而使出浑身解数,花样不断翻新,全力以赴的维护自身统治。那么,作为信仰民主的民运人士,是否在实践信仰上也达到“使出浑身解数,全力以赴”的行动水平呢??
    
    十八年,弹指挥间,对于历史或许不过一瞬间,而对于人生,则是最重要的一部分,掐头去尾,十八年甚至可以说是一生。无所作为者必将为历史潮流所抛弃,借用中共首脑形容过他们党内政治对手或党外反对力量的词,那就是“向隅而泣”。十八年,二十八年,N十八年,一直到成为“寂寞说玄宗”的白头宫女。
    
    今年六四,我不感伤,也不绝食,更不缅怀过去。
    
    如此,而已!
    
    万里
    
    2007年6月5日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诗歌:历史的六四/果平
  • 满江红 六四屠城
  • “六四”不平反,天理难容/孟和平
  • 张铭山:北墅六四“同学录” 陈兰涛
  • 张铭山:北墅六四“同学录”之十四 李楠
  • 教授季淳:为什么“六四”民运这么难获得平反?(图)
  • 郭平在旧金山纪念六四18周年的声援王炳章发言
  • 牟传珩:“六四”情节还在演绎着
  • 韩东方:"六四镇压" – 中共政权和中国国家悲剧的开幕式
  • 六四的根本问题是杀人/牛乐吼
  • 丁子霖致全美学自联:沉重的六四、寄予希望的六四
  • 刘晓波:天安门母亲的诉求与转型正义—“六四”十八年祭
  • 张铭山:北墅六四“同学”录——张本先
  • 江棋生:关注六四抗暴者—在6月2日华盛顿纪念六四18周年烛光晚会上的书面发言
  • 今天的《成都晚报》惊现纪念六四广告/沉舟(图)
  • 张铭山:北墅六四“同学录”之十二——陈延忠
  • “六四”之后的中国问题/武振荣
  • 王德邦:十八年的证明——在八九“六四”民主运动纪念日的感言
  • 孙文广:今夜家中通宵明灯悼六四
  • 镇压六四立功手表捐给“天安门母亲”
  • 一周新闻聚焦:“六四”十八周年,人们拒绝遗忘(下)(图)
  • 一周新闻聚焦:“六四”十八周年,人们拒绝遗忘(上)(图)
  • 浦志强:“六四”十八周年前夕:我在天安门广场被违法“传唤”((图)
  • 北京、清华百名教授六四前申请维权游行被叫停
  • 纽西兰奥市举行“六四”纪念活动 (图)
  • 《成都晚报》刊登「六四」广告被查处
  • 今天的《成都晚报》惊现纪念六四广告
  • 张先玲、黄雪芬等:六四屠城十八周年祭文(图)
  • VOA:蒲志强在天安门广场谈氛围说六四(图)
  • 六四后 营救民运人士黄雀行动总指挥露面
  • 立刻释放六四屠杀十八年后仍在狱中服重刑的北京市民
  • 西安民运人士今日祭拜林老 纪念六四 (图)
  • 厦门要游行到六四:污染厂由台湾通缉要犯陈由豪投资
  • 美国国务院声明∶至今为止仍有六四200人被关押
  • RFA张敏:访丁子霖、张先玲:“六四”十八周年祭(组图) (图)
  • eBay惊现六四军功表(图)
  • 天安门母亲”“六四”18周年座谈纪要全文 (组图)(图)
  • 天安门母亲港支联会纪念“六四”十八周年
  • 邓丽君演唱“家在山的那一边”声援六四学运
  • 抗争腐败政府强征暴敛而被软迫害的冤案冤魂不亚于六四法论功所受迫害人数的总和
  • 丁子霖:老革命“六四”失爱妻
  • 【六四国殇】蔡子强:人民不会忘记
  • 中国之春记者: 荷兰民运界六四致胡锦涛的公开信
  • 【血的见证】刘淑琴的证词(“六四”遇难者彭军的母亲)
  • 【六四说画】天安门大屠杀的图片证据(图)
  • 一名六四被处决者的家庭悲剧
  • 丁子霖、蒋培坤:六四失踪者的命运-纪念六四惨案14周年
  • 【六四挽歌】图雅: 我读史--有如在黑夜中走过巨大的刑场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三)
  • 【六四因果】当年“六四”事件与当今腐败泛滥之间的因果关系
  • 【六四见证】香港《文汇报》北京采访组:屠城四十八小时实录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一)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三)
  • 【六四母亲】 ·丁子霖· 致读者——《苍雨》代序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四)
  • 【六四史实】 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二)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 (一)
  • 【六四见证】八九年戒严部队军官访谈录
  • 【六四传单】 全体静坐抗议学生告全体公民书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二)血字碑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四)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五)  
  • 【六四屠城】《明报月刊》报道:腥风血雨的时刻——军队镇压民运过程纪要
  • 【六四见证】 我们好好活着回来作证—香港学生的血泪见闻(1989年6月)      
  • 【六四见证】一封戒严部队士兵的信
  • 【六四回忆】我想呼喊你们大家的名字
  • 【六四对照】“民国以来最黑暗的一天”——“三一八”惨案七十三周年祭
  • 【六四见证】 关于六四之夜的回忆
  • 【六四英雄】谁是王维林?
  • 【六四英雄】王维林去了哪里
  • 【毋忘六四】华叔:向陈婆婆致敬!
  • 补充通知:六四是中国民运清明节,逝者要奠,活人要救!
  • 【六四】天安门大屠杀的责任不容推诿或转嫁
  • [永远的记忆---六四之歌]马连环:日历
  • 六四真相另一章
  • 六四: 怕它再向人民施暴
  • 纪念六四政治笑话集
  • “六四”坦克碾人真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