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李宏志:乡政府给饭店打欠条13年重1公斤:给公款大吃大喝者定罪!(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6月07日 转载)
    李宏志:乡政府给饭店打欠条13年重1公斤:给公款大吃大喝者定罪!
    
    经称量,乡政府打下的欠条重1斤9两。
    
     据大河报6月5日消息, 河南开封一乡政府给饭店打欠条13年重1公斤!
    
    欠条1斤9两重。13年间,乡政府历任书记、乡长都曾在饭店签单。“这些都是当时的欠条。”昨天上午,万国生拿出了自己“珍藏”了多年的欠条。在摊开的欠条上,记者看到,有些欠条纸张都已经发黄了,就连那些用来别欠条的曲别针有些也都已经生锈了,但欠条上的签字尚清晰可辨。记者发现,其中时间最长的一张欠条标有“1993年3月27日”的字样。“这些是351张。”万国生将那些已经由有关领导签字同意报销的8沓欠条数了数对记者说,这些都已经经有关领导签过字了,但一直都没能支付给他。“这是347张欠条。”万国生数完另外7沓欠条对记者说,这些是几年前的欠条,但一直都没有领导签字,好在大岗李乡政府有关领导已经口头同意“认账”了。“1斤9两。”在附近一商户的帮助下,万国生将自己所有的欠条称了一下。“还有一本没有用完,没有算到一起。”万国生苦笑着说,要是将那些也一起称的话,估计都得有2斤多了。万国生说,他原本是大岗李乡政府职工食堂的职工,1992年6月承包了大岗李乡政府职工食堂,当时约定不再发放工资,每年上交乡政府2000元钱,食堂除了要保证乡政府职工的就餐外,还承担着乡政府的接待任务。自1993年起至2005年底,大岗李乡历任领导,都以工作宴请为由,在他承包的饭店签单,13年来,共计拖欠就餐费用近70万元。“后来,乡政府一直欠账,承包费用我也不交了。”对此,万国生并不否认。“直到我2005年年底退休,欠款也没有要完。”万国生说,几年来,他曾经多次向大岗李乡政府催要欠款,原来一年还能给个3万~4万元钱,但随着大岗李乡政府原来的领导有的调到开封市任职,有的调到通许县其他局委任职,要账便更难了,跑得勤了,解决个三千两千的,要的钱还不够还账呢。
    
    李宏志:乡政府给饭店打欠条13年重1公斤:给公款大吃大喝者定罪!


    
    发黄的欠条上,签字仍清晰可辨。
    
    要账的常堵住家门。“乡里欠我的,我也只能欠人家的”
    
    “乡里欠我的,我也只能欠人家的。”万国生说,大岗李乡政府一直都没有支付给他钱,他想还欠别人的钱,都无能为力。 “很多都是熟人,一些东西都是靠赊账。”万国生说,以前不论乡政府有啥事情,只要一说安排吃饭,哪怕他欠着外面的肉、菜、烟、酒等款项,也不能让大伙饿着肚子,没想到,到最后,落在自己手中的是近2斤的欠条。“每逢中秋节、春节,要账的人堵住门。”万国生说,他最怕的就是过年过节,人家都能安安稳稳过个节,他们家却要为应付那些要账的人而头疼。春节前后,乡政府归还给他的5万元钱还没暖热,要账的人就已堵住门了,一天半时间,5万元钱便全部用来还账了。尽管如此,没要到钱的人,还是让他听了不少难听话。“一直到现在通许县幸福路附近,我都不敢去。”万国生说,因为拖欠人家的菜钱、面钱、肉钱,只要走到那里,到处都是要账的人,而乡政府一直没有还账,他也不知道自己该怎样面对那些要账户。万国生的家人对记者说,不仅万国生不敢去幸福路,就连他的女儿上街都是绕着菜市场走。
    
    每年计划还1万元。“等我将欠账全部要回来,得活到100多岁”“欠人家的钱这是事实,这个账想赖也赖不掉,但这些都是历史遗留问题。”昨天下午,开封市通许县大岗李乡政府一王姓负责人说,尽管他是2007年1月份才调到大岗李乡政府任职的,但对于乡政府拖欠万国生饭钱的事情,多少还是知道一些,至于到底欠万国生多少钱,还说不清楚。他告诉记者,目前,由于乡镇经济税收很有限,也使得乡镇包括大岗李乡政府经济都十分困难,不仅拖欠有万国生的账,还有其他一些外欠账,都没有归还。不过,他们已经与万国生协商过了,只要乡政府有钱,就慢慢地还,“到底双方当时是怎么说的,得落实之后才能知道。”随后,他又与大岗李乡政府一姓罗的负责人取得了联系,5分钟后,他对记者说,春节前后,曾经还给万国生5万元钱(据记者调查,其中通许县交通局支付25000元,通许县水利局支付25000元),后来,双方达成了还款计划,每年由乡政府还万国生1万元,如果乡政府经济富裕的话,可以还得更多。“每年归还我1万元,不算利息,等我将欠账全部要回来,也得活到100多岁呀。”万国生说,今年他都是56岁的人了,再等个六七十年,自己能不能看到欠款还完,还是一个问题,总不能让儿子、孙子也跟着要账吧
    
    河南开封一乡政府十三年间给饭店打的欠条就达1斤9两重,共计拖欠就餐费用近70万元。“等我将欠账全部要回来得活到100多岁”,让那些公仆脸红,让债主无奈,让人民政府的牌子蒙羞!
    
    记得长沙市曾规定市直各单位的接待费每半年公布一次,将接待费按增幅多少汇总排名,呈送市级领导,并向各单位一把手通报该单位接待费开支情况。同时,市纪委还通报批评接待费增幅排名前10位的单位,要求认真分析原因,切实检查整改,做出书面说明。但是效果怎么样?没有下文了。
    
    在我国,公款吃喝风由来已久,是有着光荣传统的,而且愈演愈烈。上级来人,要吃吃喝喝搞接待;同级单位来人,也要热热情情搞迎接,遇个周年庆典,要吃吃喝喝搞庆贺;招个商,引个资,要吃吃喝喝热热闹闹;真是开会也吃,闭会也喝,没事也可以找个理由吃喝一下,没办法,吃是我们的食文化么。不论办什么事,先吃上一顿再说,要不毛泽东同志怎么会批评“革命不是请客请饭”呢!
    
     在一些地方上,利用公款海吃豪喝、耗费之大已到了令人叹为观止的地步。报道说,交通、城市建设工程款累计拖欠高达亿元的陕西府谷县政府,在一次公务宴请中一桌饭花8813元;广东省陆丰县部分官员更是在人民大厦豪吃,一顿饭能吃15万元!真是公款一顿饭,百姓几年粮!呵呵,现在猪肉涨价,是不是和这些公仆的馋嘴有关呢?
    
    据有关方面不完全统计,全国公款吃喝开支 1989年为370亿元,1990年达到400亿元,1992年超过800亿元,1994年突破1000亿元大关,2002年,达2000亿,等于一个三峡!这只是六年前的数字。与长期以来全国上下都呼吁遏制公款吃喝的情形形成鲜明对照的是,这一数字不减反增。随着经济效益的大幅度增长,公款招待费用也呈现大增趋势。2005 年,我们光荣、勇敢、坚决地突破了3000亿元大关,而据有关数据统计,06年这个数字已猛增至5000亿!
    
    一年公款吃喝了5000亿,中国人,错了,中国的老百姓是没有机会公款吃喝的,应该是那些“人民公仆”的如蝗如猪的嘴巴子太厉害了!就这样,我国财政的近百分之十用于公款吃喝了。中央下达了无数次文件,禁止大吃大喝,可是,却管不了我们中国人,看,又错了,应该说是公家人的一张无底的嘴!
    
    据悉,在西方发达国家,每年年初,所有花费财政资金的政府部门,都会向政府财政管理部门提出预算申请,申请详细到复印纸多少,墨盒多少,信封多少,而不是如我们一样是笼统的办公费用。而且政府财政管理部门汇总后,还要上报给行政首脑,最后再递交给立法部门批准。财政预算得到立法部门批准后,必须严格执行,违反预算,就是违法。我们呢?如果有,也是私营和外资企业。
    
    是时候了,我们还要等到什么时候?现在就应该给利用公款大吃大喝者定罪!如不这样,就是中央一天下达三百六十五个文件,也是没有实际效果的。真的,是时候了,如果不管住公仆的那张馋嘴,他们敢把红色江山给吃光了!
    
    目前在我国,公款吃喝过度,还只是一个小小的违纪问题,还远没有上升到贪污、腐败和定罪的高度。为此,李博客呼吁,我国已到了给公款吃喝者定罪立法的时候了,因为,从其种意义上讲,公款吃喝者已经对社会财产进行了侵占!
    
    所以,李博客以人民的名义,以一个普通公民的名义,强烈要求中央人民政府尽快对公款大吃大喝情况进行摸底调研,在此基础上,制定出相关的法律,给那些公款大吃大喝者定个“挥霍浪费罪”,以此从根本上杜绝这种严重腐败的现象发生!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中国李宏志 :最具风险又最让人羡慕和热衷的职业是官员!
  • 谁在欺骗总理温家宝和小民吴田丽/李宏志
  • 李宏志:毛泽东改变泰森一生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