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巴雅古特: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性中国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6月04日 来稿)
     作者:巴雅古特
    
     有一首人人皆知的歌,歌名叫“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直到前几年,党还是把这首歌唱得很响亮,电台仍把它播得响彻云霄。然而近几年,如此“嘹亮的歌声”居然悄然销声匿迹。这个说明,一向会自夸炫耀、招摇过市的当局,因为把中国破坏得实在不像话,连自己也不如以前那样把自己涂脂抹粉得“理直气壮”了。 (博讯 boxun.com)

    其实,“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这个话没有错。但是新的不一定比旧的好,这个道理谁都会明白。然而,思维僵化的党,就用一个“新”字,忽悠了被他们宣传、洗脑而同样僵化了的红朝愚民们。
    “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这是千真万确。但是中国的“新”是表现在哪里呢?
    就目前“新中国”的几百万个“性工作者”而言,她们全是“新”的,按党的一贯的说法,那应该叫“新人新事”或“新生事物”。这些“新生事物”,可不能与旧上海十里洋场的仅几千个妓女同日而语。“性工作者”们无论在队伍规模上,“经济效益”上,远远超过了旧中国。
    就是“党的领导”培养出了这些“新生事物”。首先党在农村歧视和压榨农民,使农民“绝对贫困化”(马列理论用语),结果他们的子女不得不进城而走向卖淫。因为农民的土地归于“国有”,农产品缴税,农民变得除了身上仅存的“性”以外别无所有了。他们不得不利用这个唯一能够属于自己的性器官而维持生存了。党搞“教育产业化”,使贫困女学生不得不出卖她们仅能有的女性自然属性而交学费。这还得“感谢”党搞的“市场经济”呢。
    既然是“市场经济”,就得从供需两方面说明问题。“卖淫”只是“供应”,市场没有需求是不行的。正好,党的“先让一部分人富起来”的政策,制造了能够消费得起“性商品”的权贵资本家和官商勾结的富人。他们“衣食足而思淫欲”,就义不容辞地享受穷人的性器官了。特殊商品终于有了特殊的消费者群体,那的确是穷人们的幸运和福星,那还得“感谢党”啊!
    按马克思的理论,光有“经济基础”还不行,还得需“上层建筑”的相应变化才成。“上层建筑”包括思想观念领域。中国人的性观念的转变,也是“党领导”完成的。党的媒体炫耀宣传“先富起来的一部分人”,不管富豪用什么手段爆发的,一旦抬出来就把他们塑造成一个个“成功者”的典范,在那些新贵富人面前让贫寒者感到无地自容。结果人们“笑贫不笑娼”,卖淫也就成了穷人翻身的必要手段了。
    另一方面,在“新中国”,党彻底改变了旧中国“男女授受不亲”等几千年的传统观念,把中国男女个个都改造成官能享乐主义者。结果,人们宁可乱伦,也不想放弃性享乐。在官员和富人那里,性贿赂、性骚扰、嫖娼、抱二奶成了他们日常生活必需的一部分。
    这样,“黄色娘子军”成了“新中国”最鲜明的“国色”“之一,即所谓的中国特色之一。于是,百万卖淫大军遍布“新中国”,无论从繁华城市,到最偏僻的乡镇,无处不有没有红灯的“红灯区”。
    妓女现象古今中外都有。卖淫场所在现代正常的社会是,政府专辟一地,挂牌标识,特别管理,那就是所谓的“红灯区”是也。它绝不像在“新中国”这样到处泛滥。然而在“新中国”,明里禁止,暗地纵容,这个和某些人白天装得像正人君子、背后搞偷鸡摸狗的双重人格是一致的。
    今天“新中国”既然变成了“性中国”,那就应该改口唱“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性中国”了。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巴雅古特:巴音布鲁克的“蒙古加盟国”案
  • 巴雅古特:“应急预案”为军事政变打开了豁口
  • 巴雅古特:现成的“文革博物馆”--毛泽东纪念堂
  • 巴雅古特:扎进吐波心脏的钢刺—写在青藏铁路通车之际
  • 巴雅古特:“为人民服务”的真正含义
  • 巴雅古特:从“知识越多于反动”到“以愚昧无知为耻”
  • 巴雅古特:制造“无产阶级”的魔术师
  • 巴雅古特:幽灵
  • 巴雅古特:共党的扫盲和造盲
  • 巴雅古特:为了你们,也为了我们
  • 巴雅古特:82+28的故事
  • 巴雅古特:要求和呼吁恢复内蒙古高度自治权力
  • 巴雅古特:致蒙古族出身的傅莹大使
  • 巴雅古特:“四个现代化”实现了吗?
  • 巴雅古特:我的退党声明
  • 旧诗改新--我的剽窃/巴雅古特
  • 巴雅古特:致袁红冰先生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