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秦耕:写给公元1989年出生的孩子
请看博讯热点:六四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6月02日 转载)
    秦耕更多文章请看秦耕专栏
    
     (博讯 boxun.com)

    作者:秦耕 文章来源:民主中国 更新时间:5/31/2007
    
    
    你们生于公元1989年。那不是普通的一年。中国官方的统计数字表明,在公元1989年,中国大约有1200万个孩子降生。在你们这1200万个孩子中,我只认识其中3个,她们分别是我两个朋友和一个同事的女儿,一个生于8月,一个生于7月,另一个碰巧生于1989年6月4日。按照正常学习经历,你们像我认识的那三个孩子一样,今年在读高中三年级,6月4日之后,就是你们参加高考日子了,后半年将进入大学读书。你们这1200万个可爱的孩子,经过漫长的18年,已荣幸成为中国最年轻的公民。在我距离公元1989年17周年之远时,曾写了一篇《为公元1989年辩护》的文章,那是写给我同辈人阅读的;现在我距离公元1989年已18周年之远,我觉得应该在今年为已经成为中国公民的你们写篇文章了。
    
    在中国20世纪的100道年轮上,公元1989年也许是最特殊的一个年代,生于公元1989,既是你们的幸运,也是你们的不幸。说幸运,那是因为在这一年,饱经苦难、被奴役了数千年的中国人发出了争自由的怒吼,以前所未有的反专制勇气、真诚捍卫人权和人的尊严的巨大热情、决心、牺牲精神以及在这一过程中迸发的人性光芒,照亮了那个年代的夜空,凝固为历史的一道年轮,永恒闪光,你们就在这时降生,见证历史,你们伴随民主、自由、人权的价值而生;说不幸,那是因为在这一年,中国留给历史的,不只是光荣与梦想,密集的枪声、压过大街的坦克、寒光闪闪的刺刀、象征原始暴力的大棒,也面目狰狞的并排进入历史、进入你们出生的年月,为你们留下恐怖的合影:迸发的眼泪与子弹、喷涌的鲜血与惊天动地的哭声、永恒的弹孔与花朵一样凋谢的年轻生命……你们在血中与火中、在枪声中与哭喊声中降生,你们降生在历史上血腥、恐怖与悲惨的一年,你们降生在历史被羞辱的那个刻度,你们降生在民族最悲伤与最黑暗的那个时刻!
    
    你们,公元1989年的孩子,虽然欺骗是可耻的,但你们已经在欺骗中长大成人。18年了,从你们出生的那个时刻开始,你们就被刻意欺骗了,你们的眼睛被遮蔽了,你们的耳朵被堵塞了,你们已经知道的历史,是被他人化妆过的历史,你们已经知道的真相,是被他人精心剪裁过的真相,而1989年的真诚与血腥、光荣与羞耻,至今仍被囚禁在无边的黑暗中。1989,当你们在如花的唇间说出它时,它其实不只是一段被风干、脱水的时间。在你们正式成为公民的这一年,别人如何想那是别人的事,而我要将我知道的历史指给你们看——生于这一年的孩子,你们有权知道属于自己这个年代的事。因为从今年开始,你们将以公民身份,正式参与到中国未来的历史中,你们出生那年的事,也并非与你们无关。
    
    那一年中国没有发生“反革命暴乱”、“反革命动乱”或“春夏之交的那场风波”,但那一年中国发生了大屠杀。那一年发生的事,是中国人以行动证明自己不是统治者眼中的畜生,不是统治者眼中默默无声的下贱生命,更不是统治者任意宰割的羔羊,他们是公民,知道自己作为公民需要什么、知道自己的权利被谁剥夺了,因而也知道向谁争取、如何争取,他们没有别的要求,说穿了,他们在那一年所做的一切、所说的一切,其实就是想要回自己的主人身份,想回到主人的位置,也想让仆人回到仆人的位置,他们聚集起来,在长达两个月的时间,一次又一次结队来到街头,以主人的身份来到中国首都、来到中国每一个城市的街道、甚至村镇的中心,向仆人发出要做主人的吼声。这几乎就是1989年发生的全部事实了,如果没有接下来发生的悲剧的话。接下来发生的事,首先从北京开始,坦克来了,枪炮来了,刺刀和大棒来了,仆人开始屠杀主人,将整个1989年浸泡在流淌的血水中,也将每个善良者的心打碎,浸泡在泪水中……
    
    那一年中国人在青年学生和知识分子的带领下,亿万民众团结得像一个人,为了一个共同目标,那就是在中国结束专制统治,实现真正的民主、法治,收回被攫取的权力,由自己选择统治自己的人。在我看来这不是非分之想,也不是非法要求,而是最正当、最普通的要求,是作为公民而提出的理所当然的要求,是任何一个公民都有权利提出、而且必须首先提出的要求。但是,争取民主权利的公民行动被指控为“反革命暴乱”、“反革命动乱”,遭到血腥镇压,而且从此全民禁声万马齐喑,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再说到1989年时只轻描淡写的用一句“那场风波”带过,仿佛中国人的时间从1988年直接跳跃到了1990年,以至于当你们长大到18岁时,对1989年的印象竟然是一片空白。
    
    那一年中国人并不孤独,走在前边、和今天的你们年龄相仿的青年学生不孤独,走在前边的知识分子也不孤独。那一年在2个月的时间,我曾走过中国21个省、市、区,在他们的身后,我看到从北京到全国,从城市到乡村,几乎每个中国人都是他们的后援和替补,和他们一同呐喊、欢呼,也和他们一同哭泣、流血。学生、知识分子和全体公民绝非傻瓜、弱智,他们未受任何人煽动、任何人也无如此大的能力煽动他们,原因很简单,因为他们的确是人而非畜生,所以他们才要人权、要民主、要法治,才拒绝继续被当作畜生对待,才要求今后以人的方式生活。他们背后没有煽动者、也没有任何黑手。他们身后只有诽谤——来自屠杀者的诽谤。
    
    那一年中国人甚至得到了全世界的支持,当时只有600万人口的香港,100万人可以连续10天上街游行,支援大陆公民争取正当权利,当时已被海峡隔离40年的台湾,全体民众的心也和大陆民众同一个节拍跳动,因为专制是每个人的敌人!正因为如此,在全世界的每个国家、在每个有华人的地方,都同时发出了和北京一样的吼声、发出了和全体公民一样的吼声,那就是反对专制、要求民主!他们也得到全世界一切正义与善良的民族的声援、鼓舞与支持,从总统、高官、商人到街头民众,中国人的心还从来没有像那一年那样,与全世界每个民族的心如此贴近,如此同步跳动,休戚与共,那一年全世界都在为中国人高兴、呐喊和哭泣,也只有在那一年,中国人强烈感受到自己并无所谓“中国特色”,自己始终与全世界融为一体、不可分离,是世界的一部分。也是在那个时刻,中国人觉得自己的力量是如此强大,任何专制暴政都是纸老虎,都会在人民的吼声中被摧毁,但那一年,这一切最后在无情的、常人所难以理解的枪声与鲜血中湮灭、破碎、沉寂……
    
    那一年中国人第一次发现,自己渴望了几千年的自由,原来就在离自己最近的地方,几乎伸手可及,从每个城市到乡村,从每个学校到每个中国家庭,数以亿计的人在兴奋、在激动、甚至开始提前狂欢。但1989年对他们来说,既是美梦也是噩梦,既是美好的记忆也是不堪回首的伤痛,一觉醒来,自由依然遥不可及,直至你们长大成为新一代公民,保证你们自由的公民权利,还是那么遥远,让你们继续接受和父辈一样被奴役和屈辱的命运。
    
    那一年也是中国人情感最丰富的一年,没有笑过那么多也没有哭过那么多,没有兴奋过那么多也没有悲伤过那么多,没有自豪过那么多也没有绝望过那么多……中国人也许从来没有那样笑过,没有那么多和那么开心的笑声;中国人也许从来没有那样真诚、高尚过,没有那么多从内心深处自然涌现的真诚、高尚;中国人也许从来没有那样互相爱过、信任过,没有那样纯真的爱和可靠的信任……而在最后回报这一年的,是恐怖、黑暗和绝望,是流血、逃亡和被捕。
    
    ……时至今日,我在任何场合依然拒绝公开指责1989年。虽然我知道那一年远谈不上完美,甚至有许多不应有的失误和低级错误。那一年的中国人和此前此后的中国人一样,依然具有自己根深蒂固的民族缺点、文化偏失和群体非理性,但指责1989年不够完美的人,谁敢说自己可以让它完美?批评1989年犯有许多错误的人,谁又有办法让它事先避免?如果不能够,那么在事后指责有多少价值?我以为与其指责1989年,不如去规划自己在将来如何把事情做得更好。尤其当杀人者还在全面屏蔽1989年、诽谤1989年、指控1989年的时候,我们要做的,首先应该是拒绝遗忘。
    
    这可能就是我写这篇文章的目的了。我无法肯定1200万个你们,有几个人能在信息专制的国度看到我的文字?但我要对每个有幸看到它的人说:欢迎你们在今年成为公民,要记住1989,但更要为未来努力,剩下的路,让我和你们一起走。
    
    2007-5-31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秦耕:戏说海峡两岸之“三党演义”
  • 秦耕:叶利钦的背影
  • 秦耕:三月港特选举与民主化进程
  • 刘晓波:自由人面对铁窗的微笑—— 为秦耕《中国第一罪—我在监狱的快乐生活纪实》作序
  • 秦耕:陈光诚与温家宝的荒诞关系
  • 秦耕糊涂了吧?评秦耕陈水扁辞职一文/方应看
  • 秦耕 :“傻瓜”的胜利—中国人对甘地的三重误解
  • 秦耕:专制是对一个内心怯懦的民族的惩罚—有感于李大同、陈杰人的反抗
  • 秦耕:是68条罪证还是不朽的丰碑?——读许万平《判决书》有感
  • 秦耕:宪政英魂草没了—谒宋教仁墓
  • 秦耕:我为什么要给赵紫阳献花篮?
  • 秦耕:官方荣誉与民间荣誉——致王怡与任不寐两先生
  • 秦耕:政府无权伸手“抓道德”——致海口市委书记王富玉的一封公开信
  • 秦耕:权利的残尸—评所谓“骨灰级钉子户”(图)
  • 秦耕: 无耻,但并不更加无耻—《评突发事件应对法》草案
  • 秦耕: 合法避税还是非法逃税?—评“王子鞋城偷税大案”
  • 秦耕:冬天的童话——有感于《冰点》停刊事件
  • 秦耕:广东政府:你应该拿什么奖励郭飞熊?
  • 秦耕:历史每天从眼前流过——回望2005
  • 秦耕等:走,到番禺看守所看望被关押的英雄去
  • 秦耕、小乔等四位网友10月6日探访番禺看守所纪行
  • 秦耕:在“反共”与“反独”之间—简评马英九的新中间主义路线
  • 秦耕:2005年1月21日抓捕秦耕始末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