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贵阳市的跳蚤市场——维权感想/陈西(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5月31日 来稿)
    上世纪八十年代,在全民经商的浪潮中,贵阳市的市民们在僻静之路段——延安东路,首开了延安路一条街的地摊市场。谁知这一开,改变了贵阳市的城市布局,原本位居市中心的“大字十”,让位于“喷水池”;原本最繁华,人气最旺的中华路,让位于延安路。这一格局的改变得益于贵阳市的跳蚤市场创立于此路段。
    
贵阳市的跳蚤市场——维权感想/陈西

    记得,当年兴起跳蚤市场得到了贵阳市民和各阶层各政府机构的大力倡导与支持。“任何人,只要他们愿意,在政府规定的时间、路段,可自由经营他们合法的商品。他们不必注册登记,只要依法经营、依法纳税即可。”二十多年过去了,政府的优惠政策仍然如此,贵阳市的跳蚤市场依然红红火火。
    
    跳蚤市场对脱贫和走向市场经济的中国来说,功不可没。据一篇《‘底层创业’是民生和安定之基础》的文章报道,跳蚤市场对于计划经济的中国是新鲜事,对于早就市场经济化了的世界其它国家却是习以为常的事。跳蚤市场对反对资本主义制度,实行配给制的党中国久违了,可对商品交换或买卖的人类社会并不会陌生。
    
    你个人生产或制作的商品,你认为是多余的,只要你高兴,你就可拿到市场上去买卖或交换。其实,跳蚤市场伴随着人类而生,伴随着人类而长已经是不需要历史记录的了,只可惜,许许多多常识性的东西,如今在咱们中国都感觉到是陌生和需要费大力气,甚至是用生命来捍卫的。
    
    像我们贵阳市的跳蚤市场,当初的政府说,这解决了就业难的问题。并且,搞活了流通,搞活了企业,搞活了市场经济。对广大的市民来说,有职业的利用业余时间去摆摊,去分享一下经商创业的经验和艰难,去处理一下自己多余不用的商品,何乐不为。而无职业,生活确无经济来源的,去跳蚤市场摆地摊不适为一条生存之路。跳蚤市场容量虽小,里面生发的有益因素,新生事物切切多多。像娃哈哈集团的创始人宗庆后,他曾经是城市街头小贩当中的一员。如果为了城市的“面子”或者继续走取消小商小贩的计划经济,还会有娃哈哈集团?
    
    最近,网络上有一个名为“上海地摊创业联盟”的QQ群,里面90%以上是30岁左右的年轻人,各有自己的工作,业余时间会约好去摆地摊,还在网上分享摆摊经验。不仅上海,全国各地都有类似“地摊联盟”兴起,还有人倡议成立“中国地摊联盟”。倡议摆地摊的还有许多“白领”。“白领”与“摆摊”放在一起,似乎难以让人理解。刚走出办公室,就与乞丐为邻,还要担心城管人员的冲击,“尊容”何在?摆摊的白领们何苦来?不为别的,只为自己头上的那片天。
    
    白领摆摊当然涉及收益,不过却不是纯粹为赚钱。上海地摊联盟的口号是“创业可以从地摊开始,地摊不是目的,只是开始”。正是从练地摊起步,一些白领积累经验走向了实体商铺或网上销售。所以,白领摆摊的真正价值在于,现在社会上有了这样的创业氛围和意向。
    
    “上海地摊联盟”为什么能够兴起?
    
    一个是得益于上海始终在历史上有“通商口岸”先驱者之名,另外,还得益于上海地方政府的重商政策。据上海2007年02月28日《新民晚报》报道:一份政府制订的“城市设摊导则”今年在上海诞生,“五一节”已开始实施,“导则”允许在上海市中心部分区域、路段的小摊小贩“有序设摊”、“卫生设摊”。
    
    与此相反,对贵阳市的建设发展有贡献有功的“贵阳市跳蚤市场”以及其它路段的小摊小贩——“夜市”,在新的贵阳市官员的“整脏治乱,提升城市规格”的面子工程中,即将不复存在。贵阳市官员既不像上海地方政府制订出“城市设摊导则”,反而欲花费纳税人的数千万钱去整治“夜市”。
    
    最近,笔者参与了几次贵阳市“夜市”的维权,已经看到政府开始以一个摊位支付1万元的代价欲撤消“夜市”。此项计划如果成行,按目前贵阳市有夜市摊位总数约4千个计算,将花费贵阳市纳税人的4千万资金。一方面,花费纳税人的大笔钱于不该花的地方不说;另一方面,上万名的小摊小贩将被迫强制执行取缔,他们的生存权将受到威胁。
    
    中国大陆近些年来,人们常听闻见得到许多的城市对街头摊贩的“扫荡”行动,相关人员甚至可以直接将摊贩的摊子砸烂、物品没收。在贵阳、陕西、北京有城管人员与小摊贩发生冲突的事件。贵阳有小摊贩与城管人员发生纠葛,卖红薯的小贩杀死两名城管干部,自己被法院判处徒刑死刑,立即执行的事。2007年4月10日上午,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对“崔英杰案”──即所谓“北京小贩刺杀城管一案”,判决崔英杰犯故意杀人罪,判处其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案又是一例。中国城市,一些城市思想解放,一些城市思想不解放;一些城市以民为本,一些城市以官为本。贵阳市与上海市就是一个明显的区别。
    
    世界上的许多国家和地区,都能普遍容忍街头摊贩的存在。媒体有报道说,美国人可以在白宫门前300公尺处摆摊。纽约市市长曾经否决过市议会的“人行道摊位修正法案”。该法案对于严重影响公共交通的街口摊位给予取缔,否则将终止核发或续发其营业执照的条款。市长的否决大受纽约市华裔和韩裔超市业者的欢迎,他们认为,一旦市议会通过了这一法案,将直接扼杀全市超过2000个蔬菜水果零售商店、超级市场和花店的正常经营,扼杀移民社区的经济发展和新移民小生意业者的生存权利。
    
    马路摊贩,关系到本地千家万户的生活,为市民百姓生活提供种种便利和实惠。而成千上万的小摊贩,藉此养家糊口的,取缔与否,关系太大了。然而,仅仅是属于城市科学管理的问题,属于城市官员人文素质的问题,却把它推卸在小商小贩的身上。是的,马路小摊小贩有碍市容整洁、有碍城市交通(管理无方时的情况如此)。难道就要以此为由,不加分析,不加公证的一概加以粗暴的禁止。禁止的结果常常是丑化或妖魔化了双方。一方,小摊小贩不满意,市民也不满意,不断与城管人员发生流血冲撞;另一方,官员的无法无天,任意侵权,横行霸道,营私舞弊。浪费资源,低效率不说,还影响人民生活与社会和谐。
    
    近年来中国个体工商户的数量逐年减少,创业维艰。中央党校研究室副主任周天勇指出,除了税费负担重以外,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就是,在中国,相当多的自然人性质的工作、非正规就业、灵活就业都必须登记注册,擦皮鞋、卖冰棍、修理自行车等如不注册,就是非法经营。“跳蚤市场”的功用已经逐渐被一些官员遗忘,小商小贩的GDP作用不明显,不被官员重视,大都会城市型发展的定位,官员认为,摆地摊式的“跳蚤市场”有碍于日益发展的大都会城市形象(据2006年8月21日《人民日报》),小商小贩可有可无。可是,财大气粗有权有势的官方并没有看到这样一个事实:日益凋敝的乡村,日渐衰落的小农经济,一无所有的人们,迫切需要到城市寻找新的生存空间;轰轰烈烈的城市化运动,农民手中的土地在迅速流失。一旦土地被征,农民立即变成无地(失业)、无资本、无基本社会保障、无城市谋生技能和岗位的“四无人员”。中国已经有十分之一人口在流动,除了从技术和资金含量最低的街头摊贩做起,他们中的很多人在城市几无立锥之地。如果把他们逼到走投无路的境地,他们就只能转而通过其他更具危害性的违法犯罪手段谋生。
    
    贵阳市的“跳蚤市场”还能可继续发展吗?贵阳市的街头夜晚一景“跳蚤市场”还能够继续存在吗?
    
    贵阳市的街头地摊不可能与白宫前的地摊比,不能与纽约市的街头摊位比,因为人家是讲人权,民主法治的国家。我们能不能与上海市的“地摊联盟”比?人家上海可称为国际大都会,繁华气派的市中心都能容纳得下“地摊”,你贵阳市要上规格就容纳不下“街头夜市”?
    
    市容面貌与生存权两都应该抓,但是,在市容面貌与生存权之间,“生存权优先” 允许马路设摊,又要把它管理好,是一门大学问。马路小摊小贩最大的特点,就是人数众多而分散,有很大的游击性,管不胜管。管会产生矛盾,不管恐怕矛盾越积越多。没有好的管理制度,没有优秀的管理人员,根本无从管起。你贵阳市能不能把搞“政绩工程”的大劲头,分一点到为社会的弱势群体做点实事。像上海市一样也出个《城市设摊导则》,让早已存在的“贵阳跳蚤市场”走向可持续发展的道路,创造一个宽松环境,让长期存在的地摊户自己出来参与政府的地摊经营管理,与政府一道来解决马路摆摊的大难题。也如上海市一样,成立一个“贵阳市地摊联盟”,迎接来一个前所未有的贵阳市跳蚤市场的新时代。
    
    
    
    贵阳市民:陈西
    
    2007、5、31 于大西门市西河边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后极权时代的公民与维权 ——采访贵州人权研讨会主持人陈西/刘飞跃
  • 为章诒和女士分担艰难“书记治国论”该休矣!/陈西
  • 余志坚陈西李海等推荐周志荣为魏京生斗士奖的联名信
  • 我们需要一个什么样的国庆节/陈西
  • 呼唤警察执法与国际接轨/陈西
  • 还我高律师的尊严和自由/陈西
  • 06号独羁室/陈西
  • 奉劝共产党人认罪/陈西
  • 法治社会的拦路虎“敌情”/陈西
  • 贵州民主人士陈西与当地公安对话
  • 陈西贝,你的大腿属于人民
  • 九省市民主人士集聚西安缅怀——民主斗志林牧前辈/陈西(图)
  • 贵阳街头出现议论政治的乞讨/陈西(图)
  • 贵州民主人士陈西与当地公安对话
  • 贵州著名民主人士陈西10年刑满获释(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