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吕加平:请胡锦涛警惕流血政变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5月28日 转载)
     中共党员吕加平2007年5月10日发表文章,题目是:“二十多年来中共执政党的领导地位和核心作用存在吗? ”
    
     吕加平写道:众所周知,毛泽东对共产党与军队之间的关系所确立的原则是:党指挥枪而决不允许枪指挥党,这是中共立党立国一党执政的根本基石。可是自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初至今的二十多年里,中共的这个根本性原则被严重地破坏了,甚至被颠覆和取消了。其最突出的表现是党军分开,军权大于和高于党权而凌驾于党之上,使党处于被枪指挥、受军权控制摆布的从属地位。如此一来,也就出现了以下的怪事: (博讯 boxun.com)

    
     一个不是中共中央委员、也不担任任何国家公职的中共普通党员,竟然可以堂而皇之地担任中共中央军委主席而独掌军权,并且可以凭自己个人的喜怒好恶,随心所欲地多次改变、更换和推倒不合他意的中共领导人。在他枪杆子的强权之下,党和国家的创建者毛泽东被他以否文革的"妖魔化"给否定了,中共中央三个最高领导人在短短的几年时间里接连被他端掉了。其中一个总书记因受到沉重打击使心脏病骤发而猝死,另一个总书记因为支持反官倒腐败和同情学生要求民主改革而被他用武力强行推翻成为"阶下囚",要求民主改革者们也被开枪镇压,死伤无数,事后还冠以"民运分子"而长期以敌相待。而这两位总书记还是为他能够恢复职务重获权力和为他的经济改革立下汗马功劳的他的大恩人。接着他用枪造出了一个符合他意的新政权,使中共变成了臣服于他的派系党。后来他虽然在名义上交了权退了休,却仍还做了可以"垂帘听政"继续控制军队和在党之上指挥党的"太上皇"。
    
     然而这个枪指挥党、"太上皇""垂帘听政"的故事并没有因为这位老"太上皇"的年老故去而结束,仅过了五年,这个历史怪事又再度重演:又一个不是中央委员的中共普通党员,在中共十六大上,通过在幕后暗中策划的"军人特别动议",突然袭击地推翻了中共十五届党中央关于胡锦涛同志对党政军全权接班的决议而强行连任了中央军委主席,用军之强权剥夺了胡锦涛总书记应该同时接任中央军委主席的权力。这场变相军事政变使军权又一次地凌驾于党之上而指挥党、强迫党,于是也就在中国出现了两个权力中心:一个是以他为核心的军权中心,一个是以胡锦涛为总书记却没有军队的党的中心。由于军权依然大于和高于党并干预和压制党,甚至到2004年时这位强持军权者的死党心腹还在狂吠道:要他(指胡锦涛)当中央军委主席,这是白日做梦,痴心妄想,鸡蛋碰石头,根本不可能的!所以党被架空和凌辱而倍显软弱无力和无可奈何。这以后这位强持军权的中共普通党员虽然在党内外强大压力下被迫在2005年9月向总书记交出了中央军委主席之职而退了休,成了一个普通百姓,但他却又与他前任"太上皇"一样,如法炮制、故伎重演地做起了中共第二代"太上皇""垂帘听政"起来。所以直到现在对党的领袖和中央领导班子还只能称"以胡锦涛
    
     为总书记的党中央",而不能称"以胡锦涛为核心的党中央"。而他也紧盯在总书记身后频频上镜,又还大肆宣传吹棒他的什么那几个代表,什么军事思想、国防理论和什么"传"和"选"的,还要高官们、甚至全党全军奉若"圣旨"地大学特学,大敬特敬,以此来反衬和突出他这个枪杆子"太上皇"依然是压过总书记和在中共中央头上的领导核心的存在和作用。
    
    来源:摘自议报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从战争角度看文革/吕加平
  • 吕加平:朝鲜进行核试爆 认定美国不敢炸
  • 朝鲜坚决保核和非要核爆的原因与目的简析/吕加平
  • 吕加平:朝鲜如果成功核爆可能会出现的情景预测
  • 吕加平:朝鲜为什么一定要进行核试爆?
  • 吕加平:朝鲜变脸为核爆!
  • 朝核会谈的神秘使者与特殊使命/吕加平
  • 吕加平:第四次朝核六方会谈复会后将会提出什么解决方案
  • 无担保的选择与大韩核帝国梦/吕加平
  • 吕加平:什么是朝核会谈六方都能接受的解决方案?
  • 吕加平:美国在台湾问题上的战略转变和政策调整
  • 吕加平:中国大陆敢攻台打美吗
  • 吕加平:布什当选后中国对美关系可否作相应 战略调整
  • 厦门一位网友给吕加平的匿名来信:查腐败的专案组成员吃霸王饭还殴打服务员
  • 萧喜东、朗智:强烈要求湖南绍阳市公安局立即无条件释放吕加平先生的儿子胡大林
  • 爱国的荒唐事:吕加平上网议论国事,儿子建网站被无端拘留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