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加工资的策略:只做不说和只说不做——与老婆子讨论加工资的问题/吴高兴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5月27日 转载)
    
    有的事情只说不做,有的事情只做不说,我早就听说这是邓小平的名言。比如经济改革中,资本主义的东西是只能做不能说的,因为这个东西好比臭豆腐,嗅嗅是臭的吃起来却是香的;但所谓坚持以公有制为基础云云,却只是说说而已,并不做的,不但不做,还得借改制的名义私分国有资产。邓小平理论确实是在不断发展的,如今已经把这个理论创造性地运用到工资改革上去了。最近几天才得知,公务员、教师、垄断事业单位的职员等等吃皇粮的,刚刚去年加过工资,最近又在加工资了,一般的公务员和大中小学教师,少的每月加五六百块六七百块,多的达一千多块。这些群体的工资不仅年年涨,而且闷声不响地涨——从来没有看到过哪个报纸和电视报道过这个事情,这不是只做不说吗?报纸电视上能经常看到的是要提高低收入群体的收入这一类宣传。记得去年夏天,增加工人农民收入,缩小贫富差距,实现社会公正的歌声唱得漫天价响,报纸、电视、网上,到处都是,以致好多人要想不欢呼都忍不住呢。当时我的老婆子也异常高兴,说增加社会底层收入的政策终于来了。我说,你不要做梦了,给企业工人涨工资,谁出钱?老板?国家?你当老板愿意吗?国家直接出钱可能吗?让农民多赚钱,如果猪肉每斤七块能买到,青菜每斤一块就够,你愿意出十块买一斤肉,出两块买一斤青菜?她笑而不答,但不肯相信我的话。可是现在她不得不相信了,“原来是只说不做的,”她若有所悟。我说,这就是邓小平理论的高明之处,这是对邓小平理论的应用和发展呵。
     (博讯 boxun.com)

    老婆子接着问:工人农民够穷了,卖茶叶蛋的跟造原子弹的差距也够大了,为什么光给有钱的人加工资?我说,如今有钱的都是“上手人”,没钱的都是“下手人”,我们的天下从来都是“上手人”的天下,“上手人”是不是需要“稳定”?维持稳定还不是靠“上手人”?不给“上手人”一点好处谁为你卖命?老婆子问道:毛主席领导的时候工人农民那么吃香,知识分子是“臭老九”,怎么现在“上手人”跟“下手人”就倒过来了?毛主席为穷人说话,邓小平却为富人撑腰。我说,这不仅不能说明邓小平理论跟毛泽东思想有矛盾,而恰恰说明邓小平理论是对毛泽东思想的继承和发展。让大老粗当“上手人”也好,让“九爷”当
    “上手人”也好,都是巩固红色江山的需要。时代不同了嘛,要与时俱进嘛!
    
    老婆子又问道:加工资的事情有时只做不说,有时只说不做,是不是上面对报纸电视的宣传有规定的?我说,这个不需要什么规定,报纸和电视都有数的,比如你是记者,如果你不懂行,报道了公务员又在涨工资的事情,上面领导只要打个招呼,“这样的报道不利于社会稳定”,下次你就有数了,什么事情该报道,什么事情不该报道,慢慢你就变聪明了,变乖了,就像小孩子说了大人不喜欢说的话你瞪他一眼,说了大人喜欢说的话就夸“这孩子真乖”,天长日久孩子当然就乖巧伶俐了。喜欢跟大人唱反调的孩子当然有,例如你的老头子,八九年六四,报纸电台明明说是镇压反革命暴乱,天安门没发一抢一弹,没死一个人,却偏偏要发动学校师生上街游行,抗议什么大屠杀,这样的蠢货坐牢活该。老婆子笑着说:“又在反革命宣传煽动了。”我也笑着说:“你又要做反革命婆了!”
    
    据老婆子说,现在街上猪肉已经由去年的七块多点一斤涨到十一块十二块了,鸡蛋去年还只有四块多一斤的,现在要六块多了,她埋怨这是因为机关单位和教师的工资加得太快了。我说,农副产品涨价应该跟机关单位和教师涨工资没有关系,因为猪肉鸡蛋这些东西现在属于生活必须品了,高收入阶层收入再提高,对农副产品的需求不会增加。但想不到在这个问题上从来没学过经济学的老婆子比我高明。她说怎么没有关系?比如假设你当教授,原来的工资虽然高,但请保姆你还是请不起,现在再给你加了一千多块工资,你就有钱请保姆了,这样保姆的收入提高了,保姆一家人原来很少买猪肉,现在可以多买猪肉了,那猪肉不就贵了?再说现在当保姆的机会多了,养猪不如当保姆,养猪的人少了,猪肉不就少了?不就贵了?我说哎呀老太婆你真厉害啊,你懂得国民收入再分配理论啊。不过我对她说,邓小平的理论高明是高明,有权有势有钱的人钱更多了,这些钱确实会从指缝中间漏一部分到穷人手中,但你穷人命里注定只能给富人创造幸福,这好比养牛的人要牛好好犁田,总得给牛吃草是吧?给牛吃草是为了要牛犁田是吧?多给它添把草让它吃饱才能给你多犁田是吧?老婆子这下子会心地笑了。
    
    (原载《自由圣火》)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论解救政治犯和良心犯的策略——透视政治迫害案背后专制当局的成本-收益算计/吴高兴
  • “自觉接受媒体监督”是大白天的梦话,还是暗夜里的鬼话?/吴高兴
  • 吴高兴:论解救政治犯和良心犯的策略——透视政治迫害案背后专制当局的成本-收益算计
  • 吴高兴:朋友们,小心上圈套!
  • 吴高兴:“熊的帮忙”——严正学案出庭作证受阻记
  • 爬行的民主之路是个幻想/吴高兴
  • 吴高兴:怀念拘押中的严正学
  • 是“天下为公”的道德人,还是“惟利是图”的经济人?/吴高兴
  • 面对见义勇为者的困境,政府应该做什么?/吴高兴
  • 贫富悬殊:经济问题政治解决/吴高兴
  • 朱春柳探监回来说严正学对《绝命书》等很不满意/吴高兴
  • 台州急电:严正学夫人朱春柳突然失踪,仍杳无音信/吴高兴
  • 台州民代表按手印联名上书为严正学蒙受不白之冤鸣不平/吴高兴
  • 严正学即将被遣送衢州十里坪劳改农场/吴高兴
  • 严正学案:吴高兴遭软禁,毛国良被警告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