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呼吁国际社会严重关注中共借计划生育为名,普遍严重侵犯人权的暴行! /安均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5月23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安均更多文章请看安均专栏
    
     “ 综合香港媒体报导,在高压的反超生计划政策下,本月初开始,博白县爆发冲突,事件更蔓到附近十个乡镇,近万名乡民火烧镇政府大楼、推倒围墙、烧公务车、砸烂招牌、追打计生官员。 (博讯 (博讯 boxun.com)

    
     博白县旺茂镇派出所一名廖姓官员向香港「星岛日报」证实,全县三十二个乡镇近日有七、八个曾发生骚乱,民众聚集在政府大楼外掷石块,抢走政府财物和殴打公安,连日来已有至少十多人受伤,当局已拘留了三十多人。
    
     香港「东方日报」则报导,规模最大的一场骚乱发生在五月十九日上午十一时四十分左右,博白县沙陂镇大批民众涌往沙陂镇政府示威,抗议镇政府粗暴执法,以「三光政策」(抓光、罚光、抄光)对付超生民众。
    
    
     据表示,引爆发连串冲突的主因是博白县去年因计生工作不达标,被上级政府警告,于是今年推出「超常规」措施,连续有二十八项计生政策出炉,强调要以「铁的决心、铁的手腕、铁的纪律」对付超生者。“
    
     政策规定,凡是一九八零年以后超生的,不管以前有没有被罚款,现在一律要缴交一至七万元人民币的「社会抚养费」。
    
     缴不起钱的,计生工作队就抄家,将值钱的电器、农具带走,猪、鸡、牛、羊抓走,不值钱的生活用品如锅、茶壶等,统统用铜管打碎,甚至连家中赖以为生的口粮都要抢走、屋子也砸烂再说。政策一实施,县内顿时民怨沸腾。
    
    综合上述报导,这是一起恶性的借“计划生育”为名,行敲诈勒索之实,继之对超生民众采取黑社会手段“抢、抄、砸”严重侵犯公民人身权力、生命权力、公民的财产权力的法西斯党匪的血腥的暴行!
    
    我们不妨来分析一下中共博白县委的意图:“博白县去年因计生工作不达标,被上级政府警告”所谓的不达标,成了中共政权对人民实行暴力、实行黑社会手段的唯一的借口!请问中共:你们的达标是根据什么?根据<人口与计划生育法>吗?这个法,你们只是提倡“计划生育”,所谓的提倡,我想你们是制订法律的,自然应该知道什么叫做“提倡”。把提倡的东西,当作强行推行的指标,这又怎么解释呢?这就等于是明确地向各级政论下达了命令。博白县去年因计划生育不达标,而被上级警告。就说明了:中共表面上说“提倡”而实际上却在强制!现在问题暴露出来了,中共应该深刻地反省自己:为什么把提倡的东西,拿来当作强制的?中共博白县的暴行,难道不是中共的“始作蛹”吗?难道不是中共的幕后导演吗?
    
    “政策规定,凡是一九八零年以后超生的,不管以前有没有被罚款,现在一律要缴交一至七万元人民币的「社会抚养费」。”好一个美其名曰的“社会抚养费”!从目前中共的社会腐败的总趋势来看,博白的中共官员们,也没有逃脱“一切向钱看”的腐败逻辑!打、砸、抄的目的,就是为了钱!过去超生的、现在超生的动则要交上万元的“社会抚养费”!这不是黑社会的手段,又是什么?!这不是黑社会收取“保护费”又是什么?!请问中共:是你们的哪个法律上写过计划生育超生的要向你们交纳“社会抚养费”啊?如果你们既然没有法律规定,凡是超生的要向中共交纳“社会抚养费”,那么,为什么在中国“向超生的人民群众收取保护费”成了习惯和惯例呢?这在中国实行了数十年的:超生就要“重重地罚款”、甚至要“家破人亡”、对人民群众采取日本帝国主义的“三光”政策!这种三光政策,不是黑社会的“保护费”又是什么?。。。“缴不起钱的,计生工作队就抄家,将值钱的电器、农具带走,猪、鸡、牛、羊抓走,不值钱的生活用品如锅、茶壶等,统统用铜管打碎,甚至连家中赖以为生的口粮都要抢走、屋子也砸烂再说。政策一实施,县内顿时民怨沸腾。”这样的事情,不要说是在博白,全国哪里不是这样呢?请问中共,这样的行为,与黑社会有什么区别?交了钱的,就没有事了,与交了“保护费”就受保护了,它们之间有什么区别?不交钱的、交不起钱的,就要受到打、砸、抄,这与黑社会的:不交保护费就被打、砸、抄有什么质的不同吗?
    
    鉴于:中共借计划生育为名,实行侵犯人权之恶劣的暴行!笔者呼吁国际社会、世界人权团体、联合国人权大会关注中共的这一普遍侵犯中国人民人权、财产权力、生命权力的法西斯暴行!
    
    2007-5-23 _(博讯记者:末代公民)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我为“世界顶级旅游景点”剪彩/安均
  • 安均:制衡兽权、监督兽治<第六集>
  • 莫巨烽先生的“英雄”梦,何时能实现?/安均
  • 奇闻共赏:中共在中国推行“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安均
  • 从学习“方永刚”看中共洗脑形式的转变/安均
  • 安均:关注08“奥运”警惕野兽重演法西斯伎俩
  • 诗选:第一集《黑暗的思考》/安均
  • 制衡兽权、监督兽治《第五集》/安均
  • 是谁偷换了东方野兽的属性?/安均
  • 博讯被打成“敌对组织”互联网反映热烈/安均
  • 飞翔吧,我的歌/安均
  • 由博讯被打成“敌对组织”的感想/安均
  • 孑木的遭遇评论:这样的“确认”温总认可吗?/安均
  • “兽生”与“民生”/安均
  • 由声援孑木记者想到/安均
  • 制衡兽权、监督兽治《第四集》/安均
  • 给物权法的法律作用定位/安均
  • “和谐”排斥自由吗/安均
  • 贼喊捉贼与野兽喊“捉汉奸”/安均
  • 安均申诉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