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上海萧又青致习近平书记的一封公开举报信(图)
(博讯2007年5月21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上海维权: http://boxun com/hero/shpzw1更多文章
     习近平书记:
     近来着到上海《解放日报》的一篇文章,叫做“他们扑向第一信号”,讲述了上海信访部门的工作如何如何好,2006年全上海80个信访部门受理信访总量110万件,基本上做到了“件件有着落,事事有回音”。此文一出台,即遭到上海市民的强烈抗议!我认为写这篇报道的人是居心叵测的无耻之徒,这些年来以陈良宇为代表的上海腐败势力,干了大量侵犯群众利益的事。上海的腐败己成盘根错节的势态,成千上万件冤案中几件得到了真正的解决?要鉴别这句话的真伪太容易了,习书记不访在每个星期三上午到人民广场市府信访办门口去看看,恐怕要倒吸一口凉气,有那么多的访民在诉冤,这就是“件件有落实,事事有回音”的真实写照。
     今天给习书记去信,谈谈我自己对这件事的感受(兼举报)我是上海市淮海中路3号地块(也有人故意将此地块叫襄阳路地块或襄阳路市场)的私房业主。由于准海中路3号地块的非法动拆迁,是典型的官商勾结,钱权交易的结果。1979.12.19日,我家被非法强迁,私有房屋被拆毁,大量私有财产遭掠夺,人格受到极端的侮辱。九年多来的投诉与信访,从来没有得到落实,至今没有得到解决。
     由于我不断地上访,2003.10.21日,在徐汇区党校内为我这件事召开了一个大型的《信访调查会》,并由上海市委副书记刘云耕带队参加,可谓声势浩大。我在这个《信访调查会》上据理痛陈了淮海中路3号地块的种种腐败违法行为以及对我的累累迫害。我的控诉,使会议基本上呈一边倒的气势,许多参加会议者嗟唏不已。会议将结束时一位人民代表和一位政协代表,当着刘云耕的面走到我的跟前与我握手说道:肖先生,你所说的一切我们都听懂了。会议结束时刘云耕也来与我握手,他说今天的会开得很好,大家把心里的话都说了。(有会议全程录音为证)。是啊?话是说了,但是这样一个大规模的《信访调查会》 (据说是上海最大型的一次听证会),竟然是做一场戏,连个书面回音与结论都没有。至今己三年多了毫无音讯,这件事的后果十分恶劣、十分严重,开了一个腐败渎职的先例。以后上海召开访民们的信访调查会或听证会几乎都步履这样的模式。客观上造成了2003年以后大量的上访,在这件事上刘云耕应负全责!在以后历次的信访会议上,刘云耕又讲了大量的漂亮话,完全是说一套做一套,十分无耻!上海《解放日报》的言行应该寻觅得到根源。
     讲第二件事:2006年的10月份(陈良宇下台二个月后),我给当时的代理书纪韩正写了一封公开信(据说互联网上也刊出了,上海公安部门立即来向我凋查此事,我承让信是本人写的。怎么会到网上,本人也不知,但有人紧张了)此信很简单,但是将淮海中路3号地块的腐败事实及刘云耕,徐汇区政府的作为都一 一呈上。倒是有回音了,一封简短的回信,几句官话就将我打发了(现将此信也附上)从此又再无音讯了。韩正自当了代理书记以来,在许多公开场合讲了许多肉麻的漂亮话,什么“阳光是最好的防腐剂”啦;“透明本身就是一种监督”啦等等。但是一旦百姓们真的要其见阳光;真的要其做事透明,马上就变成了另一付咀脸,要么对投诉的百姓不予理睬,要么对反抗的百姓实施打压。上海访民段惠民就是韩正 “阳光政策”的牺牲品,拿韩正与陈良宇、刘云耕来pk的话,他们真是伯仲之间,难分高下。
     再讲一件事:最近得知中央九部委将联手彻查房地产领域内官商勾结,钱权交易的腐败行为。我认为上海准海中路3号地块的腐败大案该见天了。三月十二日,我以举报的形式将淮海中路3号地块的腐败大案邮寄到北京最高人民检察院。最高人民检察院收到信函后以最快的速度(三月十六日)给我寄来了收件回执。四月中旬,上海徐汇区检察院与我电话联系,联系人姓魏,她说巳收到了上面转下来的案情,要与我沟通。说“时效”己过,原则上不予受理。我说“如果几年前我从未登过你们检察院的门,那么现在你讲这种话也许有些道理,但是当初我确实进过你们的衙门,当时就推托不受理。所以现在作再讲此话就没道理。再说举报腐败也有时效吗?”我并将当初接待我的人名都报了出来。这位联系人又问我:“那么当初他们不受理的理由是什么?“我说倒也没有什么特殊的理由,就是很通俗的回绝了我:“算了,老肖,胳膊拧不过大腿嘛”。联系人听了先是哑然,后回答我要请示了“领导”再说。四月二十五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召开了全国电视电话会议,部署全国检察机关开展查办城镇建设领域内的行贿腐败案件,予以重点打击。并强调促进涉及民生问题的解决,是检察机关践行“立检为公,执法为民”的执法宗旨的实际行动。然而就在第二天(四月二十六日)我收到了徐汇区检察院的来信,信中写道:“肖又青你的来信巳收到,经查,你反映的问题不属我院管辖,不予受理。”检察院拒绝受理举报腐败案件,居然这样干脆,这样简单,而且直言不属检察院管辖的范围!直接挑衅中央的反腐决定以及最高检四月二十五日电话会议的精神。这封信是请示了“领导”以后回答我的,这位领导是谁?请他站出来直接面对我,直接面对上海的广大民众,直接面对中央面对最高检。当然,也应该直接面对你习书记,因为前几天你刚对上海的政法系统进行了视察及调研并讲了话。习书记你能容忍这种行为吗?
     以上三件事,是我近来的遭遇,也是我对上海《解放日报》虚假新闻的亲身感受。上海的陈良宇、韩正、刘云耕等人的所作所为无不表明他们身上深刻地打上了“上海帮”的腐败烙印。也就难怪上海市府(信访办)门口的冤民们呼天唤地。而上海的报纸照样可以闭着眼睛说瞎话。大家都不难看出上海《解放日报》事件背后那些作祟者清晰的身影。习书记!你看看!这就是目前上海官场对待广大百姓以及欺骗上级的现状,《解放日报》的文章不是写给我们百姓看的,而是写给习书记与中央领导们看的。请千万明鉴!!
     淮海中路3号地块腐败案概况:
     淮海中路3号地块位于徐汇区的最东部。是徐汇区最好的一块地,也是上海市最好的地块之一。九十年代以来,围绕着该地块的变迁,官商勾结,钱权交易,腐败丛生。成了上海市建设用地非法建规操作的缩影。揭开此案的表层,立即就能察觉到此案的腐败程度非同一般,如再纵深追究利益的渗透,将涉及到一大批官员。我是准海中路3号地块的受害者,多年的投诉举报,始终遭受到有关方面的压制。我以上讲的三件事,就可见上诲腐败势力多么猖獗。现在我们再来看看准海中路3号地块的腐败事实:
     一、94年左右,徐汇区以旧区改造的名义,开始了淮海中路3号地块的第一期动迁,实际上是徐汇区籍此举动来吸引外资的投入。国内外各大商家早就对此地块垂涎己久(法商、意大利商),这种商家捉不准官员们所好,一时难以“对症下药”。香港有一个万都集团公司,老板叫钟建国。此君深通此道,几个回合即将区长张正奎摆平。以将来张正奎在香港万都企业内当董事长为条件,将淮海中路3号地块拿到手。(见《解夜日报》1996.5.29[96]外企字第105号外商投资企业法人登记公告)
     二、勾结了原上海房地产管理局局长蔡育天,以私人名义协议非法签订了“国有土地出让合同”{沪房地(1996)出让合同第8号},淮海中路3号地块的出让从一开始就显示出了官商勾结的事实,官商一开始就结成了利益共享的同盟,也必然造成以后一系列的违规违法的行为。
     三、钟建国是个皮包级人物,资金的不足,决定了他在开发项目的过程中必然受阻。但急于事成,便开始了违规操作。在“项目建议书”及批复“工程可行性研究报告”及批复“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建设用地批准文书”都不具备的情况下串通徐汇区房管局非法出具了“房屋拆迁许可证”尤其是第二期以“批租”的名义开出的“房屋拆迁许可证”(徐房拆许字(96)第12号)是百分之百的非法产物决定了淮海中路3号地块动拆迁的非法性质。
     四、钟建国的公司没有拆房资质,遂签订了委托拆迁和市政配套公司。他与谁签了这个合同呢?经查:与徐汇区土地规划局签了这份合同,徐规土局是政府的职能部门,这是一份商业合同,签了就是违法!况且徐规土局同样不具备拆房资质,(这种腐败十分典型)。再由徐规土局将这份业务转给了《新上海国际商城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称《新上海》)。《新上海》只是一个拆迁公司,在这里的角色充其量只是“拆迁实施人”。所以《新上海》介入淮海中路3号地块从一开始就没有合法手续。但是此时发现港商钟建国的问题太多了,所以从徐汇区房管局开出的“房屋拆迁许可证”(徐房拆许字96第12号)干脆将《新上海》这个拆迁公司列为“拆迁人”。以后《新上海》在淮海中路3号地块便以“拆迁人”自居,干了一系列非法勾当。
     五、《新上海》冒名当了假拆迁人以后,接踪而来的问题更大了。《新上海》更拿不出项目批准文件,《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建设用地批准文书》等。按法规规定:如不具备这些法律文件,就属非法用地。国家建设部和国家土地局于1997年就对《新上海》的行为作出了批示,指出其属非法用地,如情况属实按国家有关的法规,进行查处。当年我将二份书面批示带回上海,交给了上海市府信访办,给吞设了,但我留下了复印件。现附上。
     六、由于开发商是皮包级人物,换了假拆迁人《新上海》同样不具备开发能力,所以淮海中路3号地块这块宝地就闲置了。是徐汇区28块闲置用地之一。又严重违反了国家的规定,后来干脆再由《新上海》作为管理单位,在这地块开辟了一个以买假货而闻名的襄阳路市场,非法牟取暴利达6年之久,好几个亿非法的市场租金流向了何方?
     七、随着时间的推移九年多了,未建造任何项目,形势也不容许再久拖了。陈良宇在下台前授意上海二块黄金地块赶快动工。以地铁市政的名义来带动商业开发。这二块地是淮海中路3号地块和河南中路地块。但淮海中路原开发商钟建国无实力开发,只得换开发商。经过“操作”以36个亿的巨资将淮海中路3号地块转让给了香港新鸿墓集团,匆匆开工。这一大笔钱到钟建国手中了吗?不可能!那么这笔钱又流向何方?
     八、以上种种现象,都无视了一个重要环节。那就是这块工地的真正合法使用人是谁?我是这块地的合法使用人之一!虽说被上海的腐败势力非法强迁,但是至今合法拥有该地块的《国有土地使用证》及《房屋产权证》(国有土地使用证:沪国用徐字第1386号,房屋所有证:沪房徐字第05675号)翻开土地使用证,上面清楚地写着:“持有此证者,受到国家法律的保护。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侵犯”。这是国家和共产党发给我的证件,现在我被强迁了,被侵犯了,是颠覆国家和反对共产党的行为!这个问题不解决淮海中路3号地块的开发将永远打上“非法”的烙印。
     我给韩正写的信,没有起任何作用。现中央九部委联手彻查房地产领域内的腐败,我再写此信,希望习书记看了以后给百姓们一点希望吧!
    此致
     敬礼
     上海访民:肖又 青
     联系地址:上海罗秀路罗秀三村22号402室
     电话:64769695邮编:200231
     2007.5.7
    
    上海萧又青致习近平书记的一封公开举报信
    
    附件一:
     1996.5.29, 《解放日报》刊出“企业法人公告”明确地证明了原徐汇区区长张正奎与港商钟建国勾结的事实。徐汇区的区长将来在港资的企业内当董事长,其结果是港商如愿拿到了准海中路3号地块的这一宝地。这点明了一个事实利益诱贿_____为他人谋利益 + 官商勾结的开始。
    上海萧又青致习近平书记的一封公开举报信


    
    上海萧又青致习近平书记的一封公开举报信


    附件二:
     国家建设部与国家土地管理局对此案的批示,都指出了《新上海国际商城发展有限公司》在不具备《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及《建设用地批准文书》的情况下进行动拆迁,属违法如属实按国家有关法规查处。但上海方面一直将此案压到现在,说明该腐败案的利益渗透可追究到上海的高层!
    上海萧又青致习近平书记的一封公开举报信


    
    上海萧又青致习近平书记的一封公开举报信


    
    上海萧又青致习近平书记的一封公开举报信


    附件三:
     这是我于2006年10月22日国给韩正的信及2006年11月1日中共上海市委信访办公室的复信。至今没有丝毫动静,这就是所渭的“件件有落实,事事有回音”可以十分清楚地看出,韩正面对腐败的态度,完全是说一套做一套。他们将我的信转给了“有关单位”。这些单位也正是被举报的单位,能指望他们来解决什么问题吗?
    上海萧又青致习近平书记的一封公开举报信


    
    附件四:
     上海市徐汇区人民检察院收到了最高检转下的“淮海中路3号地块的腐败案情”后,请示了领导,给我的复信。该信刻划出上海的司法腐败是上海百姓有冤无处申,有苦无处诉,造成了大量上访的主要原因,将压力推向中央。目的和动机都十分险恶!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上海被强迁9年的受害者萧又青致韩正书记的一封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