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网上卖母是道德勒索还是悲情控诉/王石川
(博讯2007年5月20日 转载)
    
    沈阳一名女子,由于58岁的母亲身患癌症无钱医治,于是在网上发帖,称“如果有70岁左右的大爷愿意救我妈的话,我们愿意把我妈嫁给他”。这种“卖母”行为受到网友指责,但她说,只要能让妈妈活下去,就不怕被骂。(5月16日《辽沈晚报》)
     (博讯 boxun.com)

    
    
      2005年,天涯社区“女大学生陈易卖身救母”事件惊动网络上下,此后,卖身救女、卖身救妻、卖身救妹、卖身葬“母”、卖身救夫等事件井喷涌现,令人目不暇接、晕头转向。就在前段时间,一则“女孩网上卖1.5米长发救治母亲”的消息再度引得轩然大波,尽管该消息完全属实,并且女孩的记者母亲熊倩是当年轰动一时的“一分钱官司”主人公,但是女孩照例被不少网友痛斥。这一次,女儿网上 “卖”绝症母亲的消息依然难逃被网友谴责的命运,尽管该消息依然被记者求证为属实。一起又一起悲剧次第而来,一次又一次引得人们鄙薄,这耐人寻味。
    
    
    
      曾几何时,索捐一词进入公众视野,因其强烈的道德勒索意味而为人贬斥,两相对照,卖身式的网求救同样也有道德勒索的成分。把离奇的悲惨景遇往网上一晒,希图博取网友同情,然后坐等捐款捐物,这一晒不当紧,围观的网友就成了道德烤架上的祭品,要么熟视无睹,这样良心上受煎熬,要么恻隐之心大发,乖乖地献上金钱。值得注意的是,当事人为了吸引眼球,往往不惜采用激烈、夸张甚至疯狂的方式,如卖身,如卖母……这种方式不管是不是噱头,显然都挑战伦理底线,让人坐卧不安、心口发紧,有强烈的被强行奉献爱心之感。因此,类似卖身救母这样的网络事件有道德勒索的意味。
    
    
    
      但是,我们不能不承认,除了极少数浑水摸鱼者是网络行骗外,绝大多数网络求助都是查有实据。他们之所以说得声情并茂、声泪俱下,无非是最大程度刺激受众的善念。如果不是走投无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谁也不会自曝家丑,将家庭的不幸遭遇大白于天下,除非他(她)如祥林嫂一般偏执;如果还有转圜的机会,如果还有富余的资本,如果还有可资利用的渠道,谁也不会兜售身体、以身体作赌注换取金钱,因为身体是尊严的最后一道防线,如果连身体都要拱手献给他人,这该是一种多么无奈的绝望?因此,我们有一百个理由原谅网络求助者的“莽撞”,有一百个理由深味他们的不幸。
    
    
    
      别再埋怨网友的麻木不仁乃至冷酷无情,谁也没有权利苛责网友必须大发善心,否则这会陷入另一种不道德。况且,网络求助者太多了,一起又一起,绵延不绝,每一起都足以让人心有戚戚、潸然泪下。然而,善心总有被折磨成顽石的时候,当求助悲剧日复一日地喷薄而来时,网友总会有“审美疲劳”的一天。最关键的是,网友不具备天然施善的必然责任,如果每一起悲剧都有网友解决,将我们的社保部门置于何处?两会期间,罹患“进行性肌营养不良症”的李燕申请安乐死,李燕说:“我爱生命,但我不愿活。”究其原因,救济机制的不健全以及保障体系的不完善。现实中有太多的李燕,也有太多的卖身救X悲剧,挽救他们靠的显然不能是网友。
    
    
    
      轻言“卖”母是道德勒索,当然有悖常情,但这确实是一种让揪心和烦神的现象。其实,我们更需追问,是谁导致了“卖”母事件成为道德勒索?这一幕后推手是谁?显然,比“卖”母、卖身者更不道德的是让这些陷入困境的人走向绝境。因此,我们不能仅仅把“卖”母当作单纯的道德勒索,它实际上是悲情控诉,是“污点证人”,通过自虐的方式向社会追问,通过曝光个人悲惨的景遇向机制发难。有朝一日,如果我们的救济机制健全了,保障体系完善了,也许类似的“卖”母事件虽不至于绝迹,但势必减少,若如此,我们也就会少些良心折磨,多些温婉和平静。 (博讯记者:薰衣草)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福布斯取消中国慈善榜的现实隐喻/王石川
  • 法律缺陷不是权力寻租的挡箭牌/王石川
  • 权力荫庇下的银行发家史/王石川
  • 王石川:“大学衙门化”导致“教育侏儒化”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