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超越”的意义/武振荣
(博讯2007年5月20日 转载)
    为《超越马克思主义》一书的电子版问世而作
    
     武振荣 (博讯 boxun.com)

    
    
    
    一、一桩可能将会遭遇“普遍冷淡”的中国思想史事件
    
    公元2007年5月16日,刘利华的大作《超越马克思主义》(以下简称
    《超越》)在洪哲胜先生的主持编辑下,成功地推出来了。可是,在
    我们这个吵吵嚷嚷的时代里,这种事件却如作者所言,“可能将会遭
    遇“普遍冷淡”(见《民主论坛》《发表〈超越马克思主义〉一书电
    子版感言》)。事实上,我也有同样的感觉,这一本电子版书籍本身
    的学术价值我目前还不能正确地评估,因为这部73万字的书,我没有
    读完,就是读后,也不可能立马就发表评论,但是,这书的基本思想
    和却是可以评价的,因此这篇文章不是要评价《超越》一书本身的学
    术价值,而是要评价它发表的意义,如果说这种价值并不仅仅关乎作
    者自身的情况,同时也关乎着社会的“大气候”的话,那么作者则是
    幸运的。
    
    依据作者所言:“5月14日,我已经将《超越马克思主义》(征求意
    见稿)的打印稿交到中国人民大学党委宣传部,”并向之提出了“转
    交至中共中央最高领导层”的建议。于我个人想象不同的是,她的这
    个建议“中共中国人民大学党委宣传部办公室主任表示,他一定会
    帮”作者“上转”。我的看法是:1949年之后,写作类似文字的作者
    何止刘利华一人,把自己的作品上达到“最高层”也不止她一人,但
    是作者因此而不获罪,她却有可能是第一人。我的判断是:在今后的
    时间中,如果“中共中央最高领导层”没有因此而追究作者的“刑事
    责任”,只批评她的“思想错误”,或者对她的“思想错误”采取
    “不斗争”的方式(斗争的方式在过去造就了几代思想英雄,他们可
    能是记取了这方面的教训),用“不争论”、“不表态”的行为来对
    待她和她的大作,以求在“冷淡”中降低社会舆论以及学术界对此书
    的关注,来一种“冷处理”,完全是有可能的。
    
    即使这样,我以为《超越》一书发表的价值亦是每一个中国人所不应
    该忽视的,就是说,在近半个世纪的时间中,中国人终于“超越”了
    思想犯罪(它和文字狱有着性质上的不同)的时期,仅仅就这一点来
    讲,这一本电子书的发表价值就是任何别的书不可能取代的。要知
    道,那些没有吃透我们民族自己文化的人可能完全不知道下述的区
    别:在中国的中世纪,虽然时断时续地存在着“文字狱”,但是却没
    有“思想犯罪”的这一款;“思想犯罪”是西方基督教中世纪的产
    物,倒是随着1949年的马克思主义化被“引入”到中国来了。在这50
    多年的时间内,反对马克思主义,或者对之不恭敬事实上都会被当作
    “刑事犯罪”行为来处置的,上至国家主席,下至平民,概没例外。
    在这个意义上,《超越》一书“超越”的东西不是一般的东西,而是
    我们民族所走过的一段历史。因此,这本书自身价值是一回事,它的
    公开发表所有可能产生出的价值又是一回事,因此即使在前一种价值
    还是没有理清的情况下,我们亦可独立的论述后一种价值。也正因为
    如此,作者刘利华也是一种幸运,在她之前,有多少人因为说出了她
    今天要说的话而付了生命的代价和坐牢的痛苦!
    
    的确,这里有着一种历史的进步,有着一种民族的发展,如果说这一
    切和在中国行使“执政”的中国共产党没有“同步”意义上的联系的
    话,那么中国人在思想上也有着自己的权利,而这种权利的运用和表
    达充分地体现在思想不自由的情况下所发生的思想抗争,而此种抗争
    不再接受政治权力的裁判就构成了一段新历史。就此而言,马克思主
    义在中国“超越”了国家、政党,而可以接受“个人”批评,就是
    《超越》一书公开发表所负载的价值。
    
    二、“个人工程”的价值
    
    马克思主义如果被“国家”所占有,它无论如何都不可能逃避自己和
    “国家”一起堕落的危险,它在被政党占有时,而这个党又不是生活
    在“多党制”之中,情况也完全一样,因此,我认为只有它在只被
    “个人”占有的情况下,并且在可以承载起来“个人批评”的功能时
    才有可能充分地实现其思想价值。其实呢?情况不止对于马克思主义
    来说是这样,对于任何的一种人类的思想,我们都可以说这样的话。
    就此,我认为《超越》一书托起了中国人“个人”与马克思主义的关
    系,和“国家的”、“政党的”、“领袖的”对马克思主义的占有不
    是一回事。于此点相应的是,提出此种马克思主义的人也并不必然地
    就是“马克思主义者”。
    
    孤立地看待上述问题,我们也许发现不了《超越》一书发表的价值,
    但是,我们把在此之前,马克思主义被共产党把持,而把持它的又不
    是严格意义上的共产党“整体”,而只是党内的“实权派”人物,那
    么,《超越》中的马克思主义就已经具有了“超越”的意义了。把思
    想还给思想着的“个人”──这就是《超越》的发表价值。一个“自
    觉”地拒绝做传统式的马克思主义的人的这一研究马克思主义的大
    作,在我们中国大陆的马克思主义研究中是独树一帜的。
    
    我们大家还记得吧,2005年11月初,胡锦涛搞了个“马克思主义基础
    研究和建设的工程”,一下子就摔出了2,000万人民币。他要学习江
    泽民,也搞“世纪工程”。我不知道为什么,当下就没有看好这个
    “世纪工程”,写了一篇文章,叫它“中国最大的豆腐渣工程”。现
    在看来,我的批评好象没有错误,在过去了两年的时间后,还没有建
    成的“世纪工程”已经淡出国人的视线了,谁还希望自己再看到它
    呢?劳民伤财的共产主义“工程”害苦人了。所以,现在看,这钱也
    是砸了。也就在这个时候,刘利华──一个普通的大学女教师──站
    了出来,搞出了没有花“国家”一分钱的“个人工程”就令人佩服。
    她是在没有任何外援、任何资助,而且还面临着危险的情况下独立地
    完成它的,表现出了一位中国知识女性的非凡气质和卓越才能。在一
    个长期受到马克思主义统治的国家中,将要产生一批又一批高水准的
    马克思主义研究者,这好象是“必然”的事情,于此,我在最初接触
    到这本书时,并不感觉到意外,如果说有意外的话,那就是我绝对想
    不到是刘利华。根据前苏联、东欧的情况看,一些“个人马克思主义
    者”大多数都是“权力圈”内的人,若不直接的生活在权力圈中,亦
    生活在它的边缘之人,而唯独刘利华于“权力”不沾任何的边,没有
    任何的“权力”背景。思想的力量在这里得到的是最纯粹的体现,这
    又一次地证明了“在某种生命里,思想是唯一真实的事件”(杨维
    尔.纳.米勒《危险的心灵》)的话语的真理性。
    
    值得说明的是,《超越》一书是一部严肃的思想性书,所以,她完全
    地摆脱了近半个世纪以来以“政治”方式研究“思想”的习惯,使思
    想成为真正的思想。庶几,一种思想历史的轨迹就在她的研究中被科
    学地“遵循”着,对思想史做了顺理成章的思想方式的处理,它使思
    想朝着思想的深度去发展,而不使它停留在简单“政治否定”层面。
    所以这一本书所达到的“思想深度”我目前虽然不敢妄言,但是,它
    已经使思想朝着有利于“思想深度”的方向发展却是可以肯定的事
    实。如果说这样的思想和过去的统治的“马克思主义思想”有着一种
    “历史”的联系的话,那么思想史独立于政治史,从而使思想的“人
    类价值”“超越”特定政治时代的沟壑而变成为“普世价值”,就是
    我看好的一点。
    
    正因为作者是这样认识和看待问题的,所以她自己在进行这一部书的
    写作时,克服了近半个世纪以来的那种套在思想上的政治紧箍咒的束
    缚,没有避任何人的讳,即不避毛泽东、邓小平之讳,不避马克思主
    义思想史上各大家之讳,不避中国当前体制内学者之讳,也没有避民
    运人士之讳。书的内容涉及到了王若水、刘国凯、王希哲、高寒、郑
    义、徐水良、仲维光等人的马克思主义研究(也包括我在内)。谁都
    知道,在目前中国的思想和舆论控制中,这些人是被官方指定要消音
    的人;刘利华不然,她的马克思主义研究是兼容并蓄的,不排除她所
    了解的任何一家之言,这一点已经在我们中国是难能可贵的了。可见
    在写作上,她是一个完全自由了的人,也是一个很自信的人。
    
    三、由“超越”马克思行为所引出的对人的回归
    
    和西方马克思主义不同,刘利华的马克思主义研究没有引出对马克思
    主义的“回归”,也不向中国时下某些具有开明思想的学者那样,要
    重新安排或者解读马克思主义的价值,而是通过她自己的马克思主义
    研究行为,“用逐渐深化着的对人类普遍价值的领悟和认同去开拓自
    由思想的空间”(引《超越》一书),也正因为如此,作者的这一研
    究才打破了前人的窠臼,给了我们中国人以特别的视角;就着它看,
    过去被我们认为是“人类最高智慧”的思想也还是一个“带病”的东
    西哩。明白了这一点,我们回过头去理解罗曼.罗兰的下述话,就可
    以悟出许多的道理:
    
      “一切民族,一切艺术,都有它的虚伪。人类的粮食大半是谎
      言,真理只有极少的一点。……每一个民族都有每个民族的谎
      言,而且都称之为理想”(《约翰──克里斯朵夫》)。
    
    既然说到真理,马克思曾经明确无误地说:
    
      “真理是普遍的,它不属于我一个人,而为大家所有;真理占有
      我,而不是我占有真理。”(《评普鲁士最近的书报检查制
      度》)
    
    这句话说于1842年,时年马克思24岁,用我们中国人的话来讲,他是
    一个“热血青年”。但是,在马克思主义统治我们的那些年代里,人
    家不叫我们这样的看待问题,要我们承认马克思“占有真理”,而不
    是“真理占有”马克思。如果说这样的行为以国家的法律作为后盾的
    话,那么马克思所批判的“普鲁士书报检查制度”对我们中国人的被
    迫就相当于青年马克思所遇到的被迫了。
    
      “我只有构成我精神个性的形式。‘风格如其人’。可是实际情
      况怎样呢?法律允许我写作,但是不允许我用自己的风格写作,
      我只能用另一种风格去写。我有权利表露自己的精神面貌,但是
      必须使这种精神面貌具有一种指定的表情!哪一个人不为这无理
      的要求红脸?”(引文同上)
    
    《超越》一书表明,我们要走出让人“红脸”的时期,兑现马克思要
    “个人”“用自己的风格写作”的诺言;还有一点比这更重要的是,
    她对于“红脸”时代的研究也打破了通常的“否定模式”,在批评、
    批判的同时,提出了“自觉超越马克思”的问题,她说:
    
      “在我的理解中,自觉地‘超越马克思主义’是中华民族今天要
      进一步发展不能不面对,不能不解决的理论问题。要改变中国目
      前政治落后,实现真正的宪政民主制度;要改变中国目前的文化
      落后,自觉地提升到以人类普遍价值为底线来发展民族文化和重
      铸民族精神;甚至实现两岸的和平统一、等等,都以自觉地超越
      马克思主义为理论前提。”(《发表〈超越马克思主义〉一书电
      子版感言》)
    
    我非常赞成上述议论,并且完全认同她的我们没有理由“误在马克思
    主义里出不来”的主张,如果说21世纪的人类进步不光体现在物质和
    技术方面的话,那么政治的民主化、思想的解放和精神的自由发展等
    问题,都被作者涉及到了。在过去的时间中,我们也曾经说到过“解
    放思想”的问题,但是,千说万说,“指导”人们“思想的理论基础
    是马克思主义”这一条“根本原则”没有被触动过,因此,这样的
    “思想解放运动”仅仅是“走”了一个政治上的“过场”,是没有多
    少更积极的思想内容。但是这一次,《超越》一书的公开发表却是一
    个“思想解放”的“样本”,但愿这个“样本”不再重蹈以往那许多
    人的极端悲剧式的覆辙。
    
    四、后记
    
    2007年4月,黄河清先生给我发来了一封电子邮件,寄来刘利华《超
    越》一书的前面几个章节,并且特别提醒我说,书中涉及到我的有关
    马克思主义文章,他建议我同刘利华建立通信关系。此后我和刘利华
    有过几次信件往来,她谦虚谨慎的精神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其
    实,在1992~93年时,我在陕西省机械研究院上班时,也写作了两部
    专论马克思主义的书稿,一本叫《经典马克思主义解析》,一本叫
    《流行马克思主义概述》。但是,我要说明的是,时间只过去了十多
    年,情况却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我写作的上述两部稿子的内容和
    《超越》有许多相同的见解,都是在拒绝做马克思主义者的同时提倡
    对马克思主义作认真的研究,“都不是绝对否定,更不是咒骂。对马
    克思主义,其态度是超越”,可是在那时,我的书稿只能秘密地写
    作,其内容也只能对几个身边的知己透露,要是张扬开来,就必然要
    招徕“反对马克思主义”的“罪名”,重则坐牢,轻则被敲掉饭碗,
    殃及妻子儿女。正因为这样,所以稿子中的内容就不可能为外间人所
    知晓。到韩国后,我在网上写了几篇文章,透露了其间的一些思想,
    没有料想到它竟然受到刘利华的重视,在《超越》一书中说到了它。
    我的马克思主义可以当成“我们中国人的黑豆杂粮”的比喻,也被她
    所引用。批评马克思主义而不“否定”它的历史──这就是我们思想
    之间的相同点,我提出的“走出马克思主义”和她的“超越马克思主
    义”是对同一件事情的不同表述。当然,我得承认,和刘利华比较起
    来,我是一个“半路出家”的人,不是学者。因此,我在接触到《超
    越》一书时,感受到了很大的启发,这样一来,我在20多年前写的下
    述的话就好象受到了一种支持:“中国不是没有思想家,而是产生思
    想家的土壤被冰给封住了,所以,待到解冻的那一天,中国思想家就
    会向春秋战国时代那样地纷纷产生出来。”
    
    在这一篇文章的最后,我还得要提一提洪哲胜先生,他慧眼识人,一
    下子就看准了《超越》的价值,于是我们就看到了这样的效率:“73
    万言大书,18本电子书,18天刊完”。在大陆,当真正的“值钱货”
    无人问津,而那些“水货”到处有人“推销”时,《超越》一书即使
    价值连城,也难逃“劣币逐良币”的命运,可是洪先生编辑发表这一
    部电子版,就改变了上述命运,对于刘利华来讲,这也是不幸中的幸
    事。
    
    就《超越》一书的电子版问世,写了这一点感想,以表明我个人的态
    度。我相信,这一部大部头的作品的发表也许真正地报道了中国思想
    界春天将要来临的信息,思想压制的时代将一去不再复返!
    
    (2007-05-18)
    
    
    民主论坛 _(博讯记者:武振荣)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第十三讲:瞬息万变的人和/武振荣
  • 第十二讲:自由的得而复失/武振荣
  • 第十一讲:观点──自由人的灵魂/武振荣
  • 《野百合花》托起的冤魂——为纪念王实味死亡60周年而作/武振荣
  • 关于政治冷漠的分析/武振荣
  • 评《茹嫣》(下)/武振荣
  • “四.五”运动民主意义再探/武振荣
  • 人民思想家的诞生/武振荣
  • 让民意得到真实表达/武振荣
  • 说民主的话/武振荣
  • 用民主的观点看待人(下)/武振荣
  • 用民主的观点看待人(上)/武振荣
  • 解开邓小平的三个“不字套”/武振荣
  • 应当怎样认识中国民主之现状/武振荣
  • 民运的新气象/武振荣
  • 论民主理论中的阶级问题/武振荣
  • 论民主的“减肥”/武振荣
  • 民主能作为检验思想的标准吗?/武振荣
  • 我说邓小平……/武振荣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