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来自李劼的明晰与混乱/西风独自凉
(博讯2007年5月18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西风独自更多文章请看西风独自专栏

    李劼更多文章请看李劼专栏

     前段时间王朔为新书发行高调复出,从余秋雨到“80后”,能骂的都尽量骂了一遍(后又挨个道歉)。追腥逐臭的大陆媚体和各大门户网站的专访、评论铺天盖地,只有两篇相关文章给我留下了印象: (博讯 boxun.com)

    一个是吴稼祥的《王朔:从小说到妄说》:

    “如果才能和勇气都不足,又想有更多的高潮,就会像王朔这样,做个“伪造反者”,找一只死老虎或纸老虎开骂或开打,假扮打虎英雄,实际上是在取悦于那只正在宝座上笑眯眯看着他的真老虎:比如上世纪八九风波之后他大骂“暴民”,公然宣布对“暴民”就得镇压;今天,他则把和谐社会建设领会为简单的平等诉求,于是,用力标榜自己是毛泽东的学生(“我是毛泽东教育出来的”),起劲地歌颂毛泽东“不惜毁灭整个国民经济也要平等”,不知道他是否把毛泽东当年领导的农民造反归入暴民运动,而干部进五七干校,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是否符合他当下鼓吹的“众生平等”?这分明是在把拍马当打虎,肉麻当有趣,狡猾当粗鲁”。

    还有一个就是李劼的《从王朔的背后看王朔》,辛辣地讽刺了王氏井底之蛙似的“大院情结”。今天拜读李劼首发于《博讯》的新作《<大国崛起>的文明崇拜和图强心态》,却让我吃了一惊,“痞子作家王朔的胡言乱语,成了当今中国文人最高智慧的表达”,可谓一篙子打翻了一船人:王朔不惜满地打滚进行炒作是“最高智慧”,那代表中国文人良心的袁伟时、贺卫方、龙应台、方舟子等人的表达又算得什么?

    《<大国崛起>的文明崇拜和图强心态》旁征博引,对引起巨大反响的《大国崛起》的指摘清晰明了、头头是道:“《崛起》之所以那么津津乐道于后发国家的权力作用,骨子里还是缘自对权力那种难以消除的崇拜”,但也充满了矛盾与混乱,既然“文明再先进,也是物性的。文化再柔弱,却始终指向存在,指向精神,指向灵魂,指向与宇宙相对称的内心世界”,又怎么会得出《大国崛起》“一扫《河殇》的浮躁之气”的结论?

    袁伟时之所以认为“《大国崛起》比《河殇》差了一大截”,我想,正是因为《河殇》从精神文明而不是物质文明的层面,彻底颠覆了国人对“老祖宗”不加分析地进行崇拜的传统,富于雄辩地指出:中国欲富强,除了敞开胸怀面向“蔚蓝色”的西方文明,别无选择。

    别忘了,马克思主义也是来自西方。我在《美国早已被和平演变》一文里说:“从大的范围来看,正因为有了前苏联的政治实践,在相互政治、军事、文化的竞争中,促使西方资本主义世界不断修正自己的策略,以保证在竞争中胜出。现在世界和平的局面和大量福利国家的出现,以及包括中国在内的绝大多数国家,对人权、自由、法制这些普世价值表示认同,都与这种人类历史上最大规模的竞争有关系。”

    也就是说,在某种意义上,“西方”没有逮捕、审判鼓吹无产阶级推翻资产阶级统治的马克思,并允许他为穷人伸张正义的学说公开发表和传播,才避免了资本主义迅速灭亡的命运。

    英国制定现代工业革命和政治文明的摇篮《大宪章》的时候,明朝统治者还在大修长城,坚持“不许片帆下海”。统治者独尊崇拜权力、扼杀人的自由性灵、一百万年也不可能产生自由民主思想的儒家,大兴文字狱的恶果,终于在晚清遭到了报应。

    自古希腊的雅典城邦民主,西方就有神权、王权、贵族权、民权等各种权力和文化的纠缠、交流与撞击,这种相互制约、谁也难以独大的关系必然产生新的健康的政治文明:人权、自由、民主、科学、宪政。中国呢?自从被始皇帝焚书坑儒吓破了胆,儒生就发誓夹着尾巴做一个惟权力马首是瞻的奴才。等到“治大国若烹小鲜”获汉朝统治者赏识,一家独大,更是为权力效犬马之劳。蒙古、满清、日寇饮马黄河,都必须借助儒家这个愚民最得力的武器来维持其统治。

    《<大国崛起>的文明崇拜和图强心态》对《河殇》的傲慢与偏见,是否正是因为对儒家(在“独大”的情况下)这种吃人的文化缺乏认知造成的呢?

    另外,其开篇即冷嘲热讽:

    “饱读诗书、学贯中西的中国知识分子,理当十分清楚地看出,正准备跟蒋介石争夺天下的毛泽东骨子里的来龙去脉。然而,偏偏有那么一大批十三点兮兮的文化人,包括梁漱冥、章伯钧、罗隆基在内,全都屁颠屁颠地在国共两党之间,满怀孔丘式的热情,奔波个不停。他们相当自觉地配合人家的统战政策,苏秦不像苏秦、张仪不像张仪地一会儿说项,一会儿依刘,忙得不亦乐乎。最后,全都为毛泽东一九四九年的登基,立下了汗马功劳。这些个文化十三点,一直到被毛泽东当众羞辱、公开庭训,打成右派,才如梦初醒。如今,那段历史成了如烟往事,被人诉诸了白头宫女说玄宗式的诉说。说是悲剧,却着实好笑;说是喜剧,却又实在悲惨得可以。”

    实在让人莫名其妙。人非圣贤,西方文化思想界巨子如萨特、加缪、罗素,对共产主义情有独钟,甚至加入共产党(后退出)----几乎是当时世界范围内,先进的大知识分子的必然选择。而李劼夹枪带棒一逞口舌之利,对知识分子在寻求真理的过程中,难免出现的挫折、彷徨和痛苦缺乏起码的敬畏与同情,是否也有一点“十三点兮兮”呢?

    《<大国崛起>的文明崇拜和图强心态》固然才气淋漓,对其混乱和错谬之处,却不吐不快。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李劼:《大国崛起》的文明崇拜和图强心态
  • 李劼在“阿钟诗歌朗诵会”上的发言
  • 朱学渊评《李劼:胡锦涛的崇祯路》
  • 李劼:反共,还是反专制?
  • 李劼:请归还严正学和力虹的言论自由权利
  • 李劼:《如焉》触动了什么和触犯了什么?
  • 李劼:从王朔的背后看王朔
  • 朱学渊评《李劼:邓小平——失败的曾国藩》
  • 学渊评李劼:评点国家主义歌剧《秦始皇》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